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大宋蹴鞠传 > 151.争风吃醋 衙内舞台献花
    高衙内一行人急急忙忙地来到了象棚马戏团,节目正要开场,高衙内买了头等的门票——位置最好的贵宾席包厢,他还让兄弟们小吃随便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內哥,今天大方啦?”鞠朋高兴,揶揄地对高衙内说道。

    “废话,我什么时候小气过。”高衙内不乐意。

    “我没记错,来这个包厢好像才是第二次。”

    “对,对!”陆帅肯定着,“上次是请燕青兄弟,请我们,哥哪舍得花这冤枉钱。”

    “操,请你们看节目还那么多废话,再那么多屁加尿我把你们都轰出去。”高衙内假装生气赶人。

    “别……别!我们还要跟哥一起欣赏美人呢。”

    “鞠朋,你最不是东西!”高衙内探过身要拧鞠朋的耳朵,鞠朋闪开后说道,“俗话讲,好吃不如饺子,好看不如嫂子。”

    “哥,您……你说错啦,那是好玩不……不——”

    “鞠友你别说啦,再说我揍你!”高衙内捂住鞠友的嘴,把话截断。

    “内哥,您看你的美人,我们看我们的大象,咱们两不误。”鞠朋继续调侃。

    这时,观众陆续坐满,马戏团的大幕徐徐拉开,夜来香首个闪亮登场。当她看到高衙内也来看节目时,情不禁地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各位来宾,各位亲爱的朋友,晚上好!今天我要让我的三个宝贝,大象,二象,三象,为大家表演节目,请驯兽员把它们牵出来。”

    话音刚落,三个大象扬着鼻子,在驯兽员的带领下,迈着铿锵的步伐走上台来……

    “许久未来,这三个小家伙都长胖啦!”陆帅瞪大眼睛说道。

    “夜来香大洋马,奶水足!”鞠朋撇着眼说道。

    “放屁!”高衙内专心地看着夜来香,没工夫和鞠朋计较。

    “鞠朋,我妈说,女人结了婚才有奶呢。”陆帅展示着他的才学。

    “还你奶奶说呢。”

    “我奶奶临死前也是这么说的。”

    “好好好!你说得对!”鞠朋敷衍着。

    “哎,你们看,卢来了没有?”高衙内突然想起了他的情敌,转头两眼巡视着观众席。

    “好像还没来。”

    “开演了,还不来?”

    “我猜呀,他准是藏起来了。”

    “胡说!”

    “哦,对了!陆帅,你还傻坐着干嘛,还不快去买花?”鞠朋催促着。

    “对对,进来时忘了。內哥,给钱!”陆帅张手要钱。

    高衙内摸索着从兜内掏出一把碎银子,塞在陆帅的手里,叮嘱道,“快去快回,别耽误了献花!”

    “是!”陆帅答应后,跑步离开了包厢。

    “內哥,你真的以为的卢也看上了夜来香?”

    “什么?你什么意思?”

    “哥,我是骗你的!你的女人谁敢动?”

    “骗我?”高衙内有点不相信。

    “我要不这么说,你舍得请客看节目,坐这么好的位置?”

    “鞠朋,你就骗我吧,我赚点钱就不够你糟蹋的,以后没你的好果子吃。”

    “內哥,你都多长时间没来这里啦?再冷落下去,夜来香怪罪起来,不是我没好果子吃,是你没好果子吃!”

    “爱情岂在朝朝暮暮?”

    “呦呦,和我拽文?还朝朝暮暮,你再不来呀,说不定,夜来香就爱上大象啦。”

    “胡扯!”

    “我这个月老可是认真负责地,不但管牵线搭桥,还管培养感情。”

    “这么说,我应该感激你……鞠朋喽?”

    “对呀,好好感谢我吧!小二,拿一瓶前朝的吐蕃葡萄酒。”鞠鹏见高就爬,转身召唤服务生上名贵的洋酒。

    “不许点!那东西太贵,你点你结账!”

    服务生看到鞠朋扬手召唤,来到包厢近前问道:“客官,你是要唐朝,还是汉朝的葡萄酒?”

    “来一壶茶,越便宜越好。”鞠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诚心给高衙内难堪。

    “高碎儿最便宜,免费的,我给你打去。”

    “等等,小二,要一壶情窦初开。”高衙内不敢点太便宜的茶叶,以免失了身份。

    “好,谢谢客官。”

    “哥,我说你小气你还不承认,上次夏侯员外请我们,那一晚上,我们每个人干了八瓶吐蕃酒,献花差点把舞台堆满啦,你看看人家多豪气。”

    “他请你干什么?”

    “想让我加入他的球队啊!”

    “这个瞎眼夏侯,竟然挖我的墙角。”

    “哥,咱什么感情,是能用金钱收买的?”

    “鞠朋兄弟,我近年来花钱是有些节俭,夜来香早就想嫁给我,可是我没房呀!”

    “哥,你还没房,太尉府那么大?”

    “太尉府大,管什么用?那是军产!是太尉大人谈论军事机密、国家大事的地方。夜来香嫁给了我,住在太尉府,她一个洋妞,汉字认识不了几个,一旦误闯了白虎堂,是不是也像林冲一样发配?”

    “要不这样!咱新建的球场后面有几间空房,我找人收拾出来,装修装修。夜来香是一个好女孩,不在乎你有房没房。”

    “那怎么行?”高衙内摇头。

    “怎么不行?夜来香在球场生出来孩子,长大了,肯定和你一样成为球星。”

    “那地方到了晚上黑灯瞎火的,再碰到了鬼,别扯淡了,看节目吧!”

    他们正说着,陆帅捧着一大把献花来到了包厢。

    “陆帅,你怎么这么慢,刚才的卢都把花献完了。”鞠朋责怪道。

    “我是跑着去的,买花没耽误时间。”陆帅信以为真。

    “陆帅,坐,别听那个碎嘴子的,他就应该和弟弟一样,长成个结巴。”

    “我……我……结巴……有什么不好。”鞠友不乐意了。

    “你好,行啦吧!看个节目也不得安宁。”高衙内有些心烦。

    高衙内确实有些烦,一提起房子他就烦。他早先踢球确实赚了不少钱,可是他那时不在乎钱,大把大把地花钱,花天酒地,随进随出,都糟蹋干净了。有句话这样说:当你不在乎钱是,钱也不在乎你。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当你真正需要钱时,钱反而不来了。

    这时,大象节目表演完成,观众起立报以了热烈的掌声,高衙内也跟着礼貌地鼓掌,鞠朋兄弟也跟着鼓掌,陆帅放下献花也想鼓掌,被高衙内训斥道:“还不快去献花!”

    陆帅听言,一路小跑,蹿上舞台,手捧鲜花献给了夜来香。夜来香手拿献花高兴地舞动着谢幕,在转身回后台的刹那间,深情地看了高衙内一眼。

    “你们先坐着,我出去一趟。”高衙内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

    “憋不住了?——厕所在那边!”鞠鹏诚心往反方向指使高衙内。

    “我不去厕所!”高衙内一心想着夜来香,没发现鞠朋在故意戏弄他。

    “哥……后面……猴……”

    “你说什么?”高衙内问鞠友。

    “我弟说后面有金丝猴表演。”

    “我不看了!”

    高衙内说完大步流星地奔后台而去……

    在象棚马戏团的表演大厅后面,是一个个小的蒙古包,那是演员梳洗打扮、更衣的地方。高衙内对这里非常熟悉,他知道哪间是夜来香的居所,没打招呼,挑开门帘走了进来。

    夜来香这时已经回来,她察觉高衙内跟进来,并没有慌乱,她卸了妆,透过铜镜,冲高衙内报以甜蜜的微笑。高衙内走上前来,从后面拦腰把夜来香抱住,脸深埋进了她的秀发,贴着耳边说道:“香,你想死我了!”

    “想我,为何不来?”夜来香扭转腰肢,和高衙内面对面,俏皮地问道。

    “我这不是来了吗?”

    “为何不自己来,还带了这么多弟兄,是不是一会儿有事?”

    “没事,专程看你来的。”

    “今天还走吗?”

    “不走了!”

    高衙内把夜来香抱起,温柔地放到一条狭窄的小床上,嘴像老母猪啃食,贴了过去。

    “讨厌,我还没收工呢。”夜来香故作扭捏态。

    “我和你进行最后一场的演出。”

    “嗯……”

    夜来香被高衙内强壮的身躯压得喘不上气来,她哼哼唧唧地配合着。她表演的伙伴不再是大象,而是和高衙内,他们的表演不再是马戏团的表演,是真人秀,通常这样的表演是不卖门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