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契约宠婚,温总请自重 > 第二十六章 自作多情
    见颜绮罗下意识地躲避,温慕言的心里狠狠地不爽了一下。

    “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样疏远?”温慕言问道。

    “我……我真的不习惯。”颜绮罗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内心:“如果你可以给我什么奖励,那么请你给我一次说出心里话的机会,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要生气可以吗?”

    颜绮罗的脸庞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温慕言。

    温慕言点了点头,把她领到了自己办公室里。

    “想说什么,你说吧,这里不会有人进来。”温慕言打开抽屉,拿出一根雪茄。

    他很久没有抽雪茄了,只有很烦闷的时候才会稍微抽几口。而颜绮罗并不知道他这样的习惯。

    “我很感谢你对我父亲还有对我家的帮助,虽然我家那些亲戚觊觎瓜分财产我已经没有办法阻挡,但是只要我的父亲能够健健康康我已经心满意足,相信我的父亲完全康复后,如果他愿意他还是可以东山再起,如果他也厌倦了以前的生活,我也会好好地陪他过安贫乐道的生活。”颜绮罗深吸一口气:“我和你结婚,是因为你告诉我你只要我能暂时扮演好温太太的角色,等蒋妙语醒来以后把本该属于她的位置还给她就是了,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可是现在蒋妙语的病情不容乐观,她一天不醒来,我一天就像个破坏者一样占据着她的位置,我的良心真的过意不去。我不想破坏别人的感情,不想当个第三者,更何况还是打着帮助你的旗号做第三者,这样太无耻了。”

    颜绮罗看到温慕言并没有什么起伏,便继续说道:“所以,请你和我保持距离吧,我不会多用你家一分钱,你也可以不用给我提供高级的伙食高级的衣物……你就当我不存在吧,我只在外人面前扮演好温太太就可以了。”

    我不想无时无刻在演戏。

    “说完了?”温慕言挑了挑眉,心中的怒火越少越旺,表面却不露声色。

    “嗯。”

    “你倒真是个清高的女人。”温慕言冷笑,“但你不也是在想着不劳而获吗,如果你真的这么清高的话,当初你就不会答应我的条件,你大可以用你出淤泥而不染的性格去自己挣钱,然后救你的父亲。”

    温慕言的话像刀子一样插在了颜绮罗心里。

    “那不一样,健康不能等,你懂吗?”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病情,所以她等不了。

    只要父亲能健康,她就算是……

    她不敢再想,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确很肮脏。

    “没有什么不一样,你是我的货物。”温慕言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我向顾谦买了你,你又答应了我的条件做了我的太太,所以你在我心里,和一件物品没有任何区别。”

    颜绮罗的脸涨得通红,仿佛自尊被碾碎了。

    “收起你的自命不凡,收起你的假清高吧。你以为一件货物也配当什么第三者吗?你以为我接近你对你好是因为喜欢你吗?就算你是我养的一条狗,我也会好吃好喝伺候着你,偶尔陪你玩一会儿。你懂了吗?”

    温慕言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说出来的话,但是他气极了。

    他的好,他和她在一起时感到的快乐,原来都是错付了!

    颜绮罗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喜欢他,没有一丝一毫想要靠近他!自始至终,颜绮罗都是抱着这样里外不是人的想法在和他做一笔交易,所以她如此疏远……

    温慕言瞬间觉得自己曾经对颜绮罗动的一点小心思,都成了笑话。

    “我懂了。”颜绮罗深吸一口气,表情已经恢复了平常,”对不起,温大少爷,是我自作多情了,以后不会了。”

    说到最后,颜绮罗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没有想流泪,如果流泪的话也太没自尊了。

    既然这个男人这样伤害她,这样践踏她的尊严,她就永远都不要再对他抱有一丝好的想法了!

    没错,没什么好感激他的,他都说了,就算是一条狗他也会好吃好喝伺候的。

    颜绮罗夺门而出,她不是狗,不是他的私人物品,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蒋妙语如果两年之内没有醒来,她说什么也会跟温慕言离婚的。欠的钱还给他就是了!

    颜绮罗买了一张高铁票,一刻也没有耽搁就踏上了回S市的路。很久没有坐过高铁了,她看着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有的衣着光鲜,有的衣着朴素。有的面带微笑,有的一筹莫展。这就是生活吧。

    颜绮罗的前二十年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帆风顺,所以她一点能力都没有,不要说才能,就连最基本的吃苦耐劳她都做不到。颜绮罗感到有些羞愧。所以面对问题时,她束手无策,只能走捷径。

    遇到温慕言这样的捷径是她走运,可是如果离开温慕言呢?她能做什么?她会做什么?

    她就只会画画,难道她真的要上街摆摊卖画吗?

    如果离开了温慕言,她能支付得起父亲的医疗费和后续的进补吗?就算父亲总是有股份的,医疗费不用她操心,那她该靠什么赖以生存呢?

    以前在校园这座象牙塔里,她什么都不用担心。里里外外都有人给她铺好了路。

    现如今,路在自己脚下了,颜绮罗却不知道怎么走了。

    就在颜绮罗困扰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

    “是颜绮罗小姐吗?”

    “是。”

    “我是顾景程。”

    “你为什么有我的联系方式?”颜绮罗很警觉,她从来没有和顾景程有过多的交谈。

    “是这样,那天参加宴会,你的手链掉在了花园里,是宴会的主人联系我的。”

    “哦……”那还比较合理,颜绮罗松了一口气。

    “那我该帮你送到哪里呢?”

    颜绮罗心想,自己名义上到底是温慕言的妻子,如果手链这样的贴身物品落在别人手里,的确是不好,而且还很难解释这种巧合。

    “不用麻烦您了,您在哪?我自己来取吧。”麻烦别人倒显得自己和他多熟似的。

    “我在S市园区的茂业大厦36层。”

    “好的,那我大概还有3个小时能到。”颜绮罗看了看时间,三个小时后是下午四点,应该不会下班吧。

    “你现在在哪?”顾景程有些好奇。

    “我在A市回S市的高铁上,到了去园区应该也要一个小时左右。”

    “好的,那我等你。”顾景程的声音十分温和。

    颜绮罗查了一下线路,到站以后坐3号线可以直达,还挺方便。

    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茂业大厦。颜绮罗一上电梯就看到了顾景程的办公室,原来这一层楼都是顾景程的办公室,是个大平层。

    “谢谢你,麻烦你了。”颜绮罗话不多说,直奔主题。

    “你……”顾景程看到颜绮罗风尘仆仆的样子,有点好奇。

    她不是温慕言的太太吗?怎么好像没有专车接送的样子,汗流浃背的。

    “怎么了吗?”颜绮罗擦了擦汗。

    “没人送你过来吗?”

    “没有啊,我坐地铁……”颜绮罗话说到一半,觉得有些不合适:“温慕言还在A市工作,我没带换洗衣服,就直接回来了。”

    “这样啊,那一会儿我找人送你回去吧。”顾景程把手链递给颜绮罗,他似乎重新买了个盒子,把手链装了进去,倒显得像在送颜绮罗礼物似的。

    顾景程的脸上还是挂着好看又沉稳的微笑,带着金丝边眼镜,穿着一身西装。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十分靠得住。

    “不用了,”越是看起来靠得住,越是要回绝:“我打个车就行了。”

    颜绮罗接过手链,作势要走。

    “那你路上小心一点。”顾景程见她坚持,便也没有再多挽留。

    “好的,再见。”颜绮罗把手链揣进包里,有些小跳步地跑了出去。

    她此时的心情是欢愉的,一路上的奔波让她有了一些脚踏实地的真实感。瞧,像别人一样挤地铁,坐高铁,不也很快乐吗?

    以前来来回回都是专车接送,就像金丝雀一样。

    颜绮罗并没有选择出租车,从这里打车回家的价格并不会很低。她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线路,决定还是坐地铁然后转公交。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颜绮罗感到精疲力竭。

    赵姐一开门,就赶紧迎了上去:“哎呀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怎么累的满头大汗,赶紧上去冲个澡吧。”赵姐接过了她手中的包。

    “啊,赵姐,谢谢你,以后你可以不用再照顾我了。”

    颜绮罗想要学着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