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光年彼端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吃醋
    看完那张黑洞照片的介绍信息后,星辰只觉得思海里好像嗡的一声,一下感觉脑袋有些胀痛。

    那一刻,星辰将手抚在额头一侧,皱眉的同时眯起眼睛,好似被什么事情困扰了一般。

    星辰之所以在看到那黑洞照片的时候,瞬间陷入如此困惑,是因为他莫名感觉这个世界有些虚假?

    对,虚假。

    这是星辰闪过脑海的第一感觉,那种虚假,就好比你一辈子都认定人是胎生的,但有一天猛然发现,也许人类也可以卵生一般突兀。

    那照片一侧简短的信息介绍,给星辰的虚假即视感,就如同上面的感觉一般,因为那颠覆了他自来认定的一些人知。

    “你怎么了……星辰?”见到星辰有些异样的表现,苏珊有些着急的语气,昭示了她心中的紧张和关切,毕竟跟星辰有关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丝异样,都足以让她无比紧张。

    因为她是苏珊。

    因为他是星辰。

    “没……没什么……”星辰恍然将抚额的手放下,口中说着没什么,但说话时,他颤抖的语气以及依然紧皱的眉头,却都在明确告诉苏珊,他绝不是没事的模样。

    星辰当然不想表现至此,毕竟他也不希望苏珊担心,但那种认知被冲击的感觉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这感觉再次出现,并且出现在他擅长的领域时,仍然让他呼吸节奏有些混乱。

    一时间,星辰脑海中再次闪过很多念头,这一次,他闪过最多的念头是不可能。

    对,不可能。

    在星辰的认知中,这个黑洞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好比旧地球的太阳,不可能从西边升起一样的不可能。

    如果这个名为曙光的黑洞,距离新地球真的仅有0.3光年的距离,那么星辰就可以理解一件事,那就是为何它的照片清晰至此,但这对他自古以来的认知而言,“曙光”的存在,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才对。

    按照星辰自来的认知,黑洞的形成,需要大质量恒星的死亡和坍塌作为前提,这就是他觉得曙光不可能存在的原因。

    作为曾经的人类联合宇航局宇航员,星辰十分肯定,新地球半径0.3光年范围内,是不可能存在这样一颗足以坍塌成为黑洞的恒星的,如果有,那他不可能不知道才对。

    毕竟千年之前,罗斯128所在星域,一直都是联合宇航局重点关注对象,所以星辰一直以为,除了不知道新地球存在原住民外,他应该是对这星域“了如指掌”的才对,但意识到曙光的存在,一下打破了他心中的想法和认知。

    让星辰惊骇之余,莫名感到不真实的,是那个名为曙光的黑洞不仅出现得没有缘由,还因为它形成的时间如此突兀,或者说如此巧合。

    “2137年,这不是我离开地球那一年么?”

    脑子嗡嗡作响时,星辰止不住涌起很多复杂念头。

    “是巧合么……为何那么巧?”

    无法抑制地,星辰开始想象着这一切。

    千年之前,自己搭乘普罗米修斯号离开地球,并进入休眠后,在距离新地球0.3光年外的地方,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洞?

    胡思乱想中,星辰恍然想到了什么,他意识到如果这不是一个玩笑,那这个黑洞的出现,也许并不是一个偶然,至少并不是唯一的偶然,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离开地球后,那个出现在太阳系中,拯救了人类灭亡命运的那个虫洞!

    间隔并不久,且相继“凭空”出现的奇特天体,这两者间,难道有什么联系么?

    太过巧合就不是巧合,循着这一想法,星辰开始思索这一切如果不是巧合,那可能的真相,就未免有些骇人,因为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那要做到这一切,则必然存在一个以人类的认知和视界,根本无法仰望的存在,或者说存在这样一股能量,一股人类目前认知无法仰望的能量。

    事实上,在知道虫洞拯救了人类之处,星辰就曾有过类似的想法,一个比人类更高级的存在,不希望人类灭绝,所以制造了这样一个虫洞。

    所以重点来了,假设以上的一切都成立,虫洞的出现,是那个未知的高等存在,为了让人类免于灭亡而为之,那这名为曙光的黑洞呢?

    那个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高级存在,将这黑洞放置于此,是为了什么?

    越往深处想,星辰越觉得脑子很混乱,这种混乱,甚至堪比他第一次了解到修真者,了解到四大主神等等冲击他自来认知的存在时,所产生的那种感觉。

    “很神奇,不是么?”星辰胡思乱想时,在一侧观望许久的罗宾走了过来,他看着陷入思索的星辰,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像星辰抛出一个问题。

    “嗯……”恍然被罗宾的话语,将混乱思绪拉回眼前时,星辰有些木纳地回应了一声,一时之间不知说些什么,因为他呼吸节奏仍然显得有些不够平稳。

    至及此刻,苏珊当然已经十分明确到,星辰肯定在想些什么,因为被她牵在手心的手掌,莫名有些发凉,星辰因为呼吸传导而来的轻颤,也很是有些明显。

    虽然心中担忧星辰,但苏珊却一时不知如何作为,因为她知道星辰肯定在想事情,却又并不肯定星辰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联想到某些可能的情况时,她隐隐有些不开心起来,那让她担心的情况,是可能跟一个女孩子有关的情况……

    “看来你来到新地球之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面对星辰因为惊愕而略显木纳的回应,罗宾看了看黑洞的照片,而后又看向了星辰,转口说起一些星辰也许更好回应的事情。

    “确实。”星辰回应的同时,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星辰不得不承认,就像罗宾所言,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他登陆新地球的两个多月里,前面一个多月过得实在太过紧凑,一路奔逃,无数磨难,两度住院,而第二个月里,则是两点一线的实战训练生活。

    如此情况下,虽然星辰一直都在从平常的闲聊,和日常见闻,以及上少有的闲暇上网时,努力去了解这个世界,但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是太多了,比如这超出他认知的,名为曙光的黑洞,他此前就没有任何时间和机会去了解。

    如是想着,星辰转头看向一侧的罗宾,而后道:“方便给我说说么?”

    “当然。”罗宾点了点头,显然不会有一丁点不情愿,毕竟在这样一个民众对地外探索技术充满恐惧和抵触的时代,同好虽说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所以面对星辰的要求,罗宾当然不会不情愿。

    思索一番该从哪里说起后,罗宾已然有了计较,而后淡淡开口道:“你应该也意识到了吧?这个黑洞是你离开地球后出现的。”

    “嗯。”星辰点头回应,虽然刚才的思索让他的头隐隐作痛,但他刚才确实意识到了。

    “事实上,很多人把这个黑洞的出现,视作人类命运被改写的预兆,毕竟在那之后,虫洞出现在了太阳系中,所以这个黑洞才被称之为曙光。”罗宾说话时,将视线转向黑洞照片,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不过这一点,一开始人类并没有注意,而是到达新地球星域后,经过研究才了解到的,所以一千年前发现这个黑洞时,对所有人来说,它都是如此突兀的存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吧?”

    “我知道。”消化着罗宾所说内容的同时,星辰也点头回应了罗宾的问题,因为他确实知道,点头后他继续道:“罗斯128距离地球11光年,所以2137年出现在新地球0.3光年外的黑洞,想要在地球上观测到,至少需要在其形成的11年后。”

    “对。”罗宾点头称是,目光和语气中都带着赞赏之意,而后道:“而事实上,早在那之前,新人类的超巨型行星际飞船早已离开了太阳系,而同样在那之前,地球上剩下的人类,早已随着地球的死亡而灭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吧?”

    “嗯。”星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回应的同时,他只觉得灵台好似又被冲击了一下,而后顺着心中感觉道:“所以人类完美地错过了观察黑洞形成过程的机会。”

    星辰和罗宾的对话,昭示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本就在理论上不可能出现的黑洞,一下变得更加神秘了,因为人类完美地错过了观测它形成的过程。

    一千年前,当人类的飞船穿过虫洞,出现于这片星域时,那忽然出现在观测范围内的黑洞,恐怕把当时的人类也吓了一跳吧,就如同现在让星辰感到惊骇一般。

    以上内容意味着一件事情,理论上,人类已经没有机会去了解到这个虫洞诞生的过程了,除非人类能够瞬息出现在一千光年之外,那样倒是可以捕捉到黑洞最初传播出去的光,因为现在已经过去一千年了,而那可能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以……”了解到这一切后,星辰从黑洞照片中收回目光,看向罗宾,下了一个等于是没有结果的结论:“这个黑洞对于人类来说,等于是绝对的‘凭空出现’了,对吧?”

    星辰相信罗宾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因为通过以上对话,他已经明白到,罗宾算是个十分资深的天文爱好者了。

    “对。”罗宾点头的同时,目光回到了星辰脸上,继续道:“所以我才说很神奇。”

    “确实很神奇。”星辰感慨的同时,萦绕在脑海中的思绪变得更多了,因为他联想到的东西也更多了。

    星辰思海泛起风浪的同时,联想到了目前所有未知问题。

    比如地球是活的,但地球为何是活的呢?

    如同有人刻意放置的虫洞是如何出现的?已然等同于未解之谜的黑洞又是如何出现的?

    人类为什么能修真?

    如果当初刚刚了解到,这个世界跟自己以往理解的完全不一样时那样,星辰又一次感到这个世界既神秘,又陌生。

    “对了,星辰。”罗宾看着感慨后陷入自己思绪中的星辰,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说道:“以你的知识来看,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太阳系的虫洞,还有这个黑洞的出现,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某种……未知的存在,有意而为之?”

    “您也这么觉得?”罗宾的问题,再次将星辰思绪拉了回来,而回应罗宾时,他的语气十分动容,而他的回应方式,也等于是在告诉罗宾,他也这么想过。

    “嗯。”罗宾点了点头,而后感慨道:“这就是宇宙令人向往的神奇所在啊,所以说起来,我还挺羡慕你们那个时代的,我不确定你是否了解过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应该再也没有机会对宇宙做进一步探索了……”

    听到罗宾的说辞,星辰下意识转头看了苏珊一眼,他当然了解过这个时代的人类,对特定科技的技术恐惧,因为这些是苏珊跟他说起过的。

    看向苏珊时,星辰意识到苏珊回应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十分明显的担忧。

    意识到苏珊对自己的担忧时,星辰紧了紧握在手中的纤手,而后转头看向罗宾道:“嗯,这确实挺可惜的。”

    星辰确实觉得挺可惜,作为曾经的人类一线航天人,他十分理解罗宾这种天文爱好者,身处这个时代的无奈。

    心中略显复杂的思绪,让星辰无心再继续浏览,和罗宾道别后,他带着苏珊离开了罗宾的店铺。

    离开罗宾的店铺后,星辰带着苏珊,也带着重重心事,漫不经心的走在商业街区中,心中思绪的困惑,让他一直沉默不语。

    走到一个略显繁华的十字路口时,在无数路人注视下,被星辰牵着的苏珊忽然停了下来。

    星辰被忽然止住脚步的苏珊带得顿了一下,同样被顿住的,还有他正在思考的思绪,将思绪带回眼前时,他下意识转头询问苏珊道:“怎么了?苏珊。”

    “你说怎么了?”苏珊回应星辰时,抿了抿精致双唇,而后稍稍侧头,并用目光指了指星辰前方。

    顺着苏珊目光侧头看去,星辰看到了面前不到一米处的红绿灯立柱,他恍然明白到,如果不是苏珊带住自己,自己怕是已然撞上去了。

    明白到这些时,星辰也意识到,方才沉浸于思绪中的自己,到底心不在焉到了何等地步。

    “苏珊,我……”星辰欲言又止,一下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和喜欢的女孩子约会时,却如此心不在焉,好似确实过分了点。

    星辰不止该说什么时,蹙起秀眉看着他的苏珊却忽然开口道:“快抱着我……”

    “啊?”星辰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眼前到底什么情况。

    “我让你抱着我!”苏珊再次对星辰提出要求时,目光和语气都莫名委屈起来,好似某些堆积起来的情绪,让她就要哭出来一般。

    看着忽然委屈起来的苏珊,星辰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心疼时刻,他条件反射般往前踏步,一下抱住了那完美的少女。

    随着星辰的举动,商业街区顿时喧哗四起,虽然星辰和苏珊在一起的事情,早已传遍整个涅槃城,但当街见到他们亲昵的画面,还是让不少人心碎一地,大概在现在的涅槃城里,星辰俨然已经是一个“国民情敌”。

    拥抱苏珊时,星辰感觉到了怀中但苏珊明显在轻颤,他仍是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他只能将苏珊抱得更紧。

    同一时刻,苏珊也回应了星辰的拥抱,她同样抱得很紧,紧到好似害怕自己只要一松手,就会立刻失去星辰一般。

    紧紧拥抱星辰后,苏珊在星辰耳畔带着一丝哭腔颤声道:“星辰,我……又吃醋了,而且这次是真的……”

    苏珊说出那突如其来的话语时,声音越说越是颤抖,好似就差放声哭出来一般。

    “怎么了?”星辰仍然拥抱着苏珊,感受到对方真切的委屈时,他更是心疼得不行,他迫切想要知道苏珊到底怎么了。

    “你……”苏珊说话的节奏忽然变得有些乱,委屈中也带上了莫名的害怕,她犹豫了片刻,才继续道:“你是不是……又想起星言了……”

    听到苏珊此刻说辞,星辰终于一下明白到,大概苏珊以为自己见到黑洞照片,尤其见到黑洞的形成时间,也许勾起了对往事和星言的回忆,所以才会说自己吃醋了吧。

    星辰能够明白苏珊的想法,越是喜欢,越是在意,作为一个女孩子,自己男朋友如果在想前女友,这让她如何能够不吃醋呢。

    星辰扪心自问,他方才并没有在想星言,但此刻苏珊一说起,他又下意识思索起星言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来。

    在之前的某一次住院时,昏迷中醒来前,星辰在梦中离开了星言,并走向了苏珊,他知道自己已然做出了明确的选择,这样的选择,意味着他全身心的爱都早已经属于苏珊。

    是的,星辰现在当然只喜欢苏珊一个人,因为他必须对苏珊负责,对他们之间的感情负责。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星言就已经完全被星辰在心中剔除。

    星辰现在只爱苏珊不假,但于他而言,星言永远都是一个心结,因为在当初的梦境中,他走向苏珊时,曾对星言许下诺言,只要还有哪怕一丝机会,他也要查明星言死亡的真相。

    各种思绪闪过心头后,星辰轻抚着苏珊柔顺发丝,试着安抚苏珊的情绪,并在苏珊耳畔柔声道:“傻,当然没有啊。”

    星辰回答得问心无愧,因为他现在确实只爱苏珊一个人,至于星言仍然是他的心结,亦不过因为他并不是个凉薄之人。

    “那你刚才在想什么……”听到星辰的回答,苏珊原本颤抖的语气平缓了一些,但手上却将星辰搂得更紧。

    “我在想什么,我和罗馆主聊天时,你不是都听到了么?”星辰提醒着苏珊,他当时想事情,都在和罗宾的聊天内容里了,无非对黑洞和虫洞出现的一些猜想和感慨。

    “真……真的只有那些么……”苏珊切身感受着星辰的温柔,扭动白皙脖颈蹭了蹭星辰后,在星辰耳畔问着,而从她的语气听来,显然她已经相信星辰,只是她需要星辰的一个答复。

    “当然。”听到苏珊语气的变化,星辰也蹭了蹭她柔顺发丝,嘴角带起一丝微笑。

    “嘻嘻……”

    感受到星辰语气中的真诚,原本还有些一丝哭腔的苏珊,一下娇笑起来,她娇笑的声音让人有些迷醉,而她温柔吐息吹过星辰耳畔时,撩得星辰浑身都有些绵软。

    “星辰……”用有些取闹的方式明确星辰心意后,苏珊恍然有些心虚道:“我……我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如是问着星辰时,苏珊小女儿心思却莫名想着,自己只是要……要装一下大度,要是星辰敢说是,看自己怎么跟他闹……

    “傻。”星辰嗅了嗅苏珊发丝间的幽香,而后在苏珊耳畔温柔吐息道:“你管得多我才开心呢,要是换做我,你敢想别的男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听到星辰对自己充满占有欲的说辞,苏珊一时绵软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她抱着星辰的动作一下变得更加温柔起来。

    “呐,苏珊,你已经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了,那……”星辰感受着怀中苏珊的温柔,心中柔情泛起道:“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唔,唔……”苏珊轻轻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因为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思考,此刻她只想享受和星辰拥抱的甜蜜时刻。

    “我在想啊……我们不要再逛街了吧?”星辰轻抚苏珊发丝的动作愈加温柔,同时气息有些绵软地在苏珊耳畔道:“回去吧,这里人太多了,我想回去抱个够。”

    心中的柔情,驱使着星辰说出了心中想法。

    此刻,星辰不再去深入思考那些困惑自己的问题,因为拥抱苏珊时,他忽然意识到,尽管这个世界有那么多让人想不明白,甚至让这个世界变得好像有些虚假的事情,但在这世界上,至少还有一样东西还是真的,尽管那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他就是知道那真实地存在着,那就是爱情。

    有能够让自己身心都找到归宿的爱人,纵使这个世界再多困惑,那又如何呢?爱情的力量,能够让人有勇气去面对这所有的困惑。

    因为以上,星辰在拥抱苏珊时,顿时觉得一切困惑好似都不再重要,因为他身心都已经有了归宿。

    听到星辰撩人已极的说辞,苏珊娇躯轻颤了一下,她俏脸一下羞红起来,芳心跳得好似要从心口蹦出的时刻,她想要回应星辰,却感觉好似什么也说不出来。

    “好不好嘛?”星辰切身感受着苏珊发烫的脸颊,继续在苏珊耳畔温柔吐息的同时,语气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面对星辰如此姿态,如此请求,苏珊只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一丝反驳的想法,她声音一下变得和人一样绵软:“好……”

    路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星辰和苏珊牵着对方的手,离开了繁华商业街区的十字路口。

    星辰和苏珊离开后,商业街区十字路口一侧,一个商铺拐角处走出了一个人。

    那人身材高大修长,一头金发十分惹眼,蓝色眼珠点缀俊逸容颜,赫然正是涅槃城首富之子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从商铺拐角走出来后,目不转睛地看向了星辰和苏珊离去的方向。

    事实上,亚历克斯刚才就已经注意到星辰和苏珊,却又因为某些原因,他不想面对对方,所以在对方离去后才走了出来。

    亚历克斯凝视星辰和苏珊离去的方向时,他身后拐出了一个少女,那少女身着优雅的素色裙子,作着淡雅却又精致的打扮,看上去也十分靓丽惹眼。

    那少女正是艾薇拉。

    看着亚历克斯目光所关注的方向,艾薇拉咬了一下精致下唇,目光中隐隐涌起委屈和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