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重生甜妻套路深 > 第八十八章 举手之劳
    虽然陈飒作为老师,被一个学生推翻了自己多年来的教学方式,不由得脸色黑了下来。但是,她不得不承认,陆遥的处理方式确实比自己的完善的多,也比这么多年商场奉为金玉良言的定律和缓了许多。

    至少...一点错误都挑不出来,在理论上是行得通的。

    现在,比老师脸色还要难看的,估计就是全班同学了。那脸色,可一点也不比染缸精彩。因为在众人眼里,虽然陆遥今天早上的表现让人惊艳,但是“草包”的帽子在她头上戴久了,所有人都天真的以为,以陆遥的水平,这样的问题秒杀她简直绰绰有余。

    但是,在她的话出来的一瞬间,他们心里不仅仅是惊讶了,更多的是羡陆嫉妒恨。这个草包小姐果真是被鬼上身了吧,怎么一开口就可以秒杀掉以“国际专家”自诩的老师,这可是一个大新闻。

    不不不,如果不是陆遥被鬼上身,那就一定是他们见鬼了!

    “老师,我可以坐下了吗?”陆遥一脸淡然,并没有推翻著名精英理论之后的沾沾自喜的自觉。

    陈飒无奈地扶了扶眼镜,内心有被学生打败的沮丧,也油然而出对她的佩服。

    “请坐,陆遥同学。”连语气都软下来,充满了欣赏的意味。

    这这这......一贯严肃的授课老师居然都被说服了!陆遥究竟是什么人啊!

    教室里的其他人跟着大跌眼镜,纷纷猜测过去的几个月里陆遥经历了什么,才让她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商业天才。

    “太奇怪了。”

    “你跟她关系比较近,知道原因么?”

    “等我回去打听打听。”

    教室里到处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有些嗓门大的说话给陆遥听见了。不过陆遥才不会理会这些无中生有的猜测,真正的陆遥本就消失于天地间了,不是么?

    她理了理衣服褶子,从从容容地坐下,眼中闪烁着不可一世的光彩,彰显出她的不同寻常——当然,这一切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

    思绪回到刚刚。那名戴鸭舌帽女生的的所作所为依然让她十分不解。按别人对她的看法,她被集体排挤是意料之中的事,可她却提供了帮助。虽然陆遥并没有看那名女生记录的答案就是了。

    她最开始便没有听那位老师讲课,自然需要瞅一眼她提出的问题以方便回答。

    其实根据她上一世几十年的经验,这种难度的问题不过是小儿科。受众人推崇的陈飒老师,甚至入不了她的眼。以及人人热切期望的国际中心......

    弱者的跳板,强者眼下的沙砾。

    陆遥冷漠地呵呵一声。她来这儿上课的唯一缘由是她爷爷。当上继承人?只要别主动招惹她,谁爱要谁要去。曾经的最强佣兵不可能把自己困于一个小小的家族内部,她的前方应是无边无际的天空。要她做一只井底之蛙?对不起,陆遥表示拒绝。

    “叮铃铃铃。”铃声宣布下课。周围瞬间变得闹哄哄一片,众人讨论的重点也由“天才”陆遥转为自己的未来。公子哥和大小姐们互相展开交流,对上一节课的内容进行辩论。平时嚣张任性的富二代们难得认真一次,积极思考让自己企业打响名号,发扬光大的方法。

    火热探讨中,一个不甚和谐,尖厉刺耳的声音斜刺进来。

    “陆遥!”

    于是大家朝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陆依依一个人杵在教室门口,双手叉腰,狂妄的视线往陆遥身上扫来扫去。

    可惜她来迟一步,没有见到上节课陆遥的精彩表现,若她当时看了,说不定会因警惕心有所收敛。

    “哼,你得意一时,得意不了一世。”少女骄傲地甩了甩发辫,“爷爷宠你归宠你,再宠也不会任由一个废物当上继承人。陆遥你听好了,我哥一周后便回国,他是学校的高材生,你跟他相比得差十万八千里。到时候你就蹲角落哭去吧。”

    爱记仇的小孩子而已。陆遥瞥她一眼,故意笑一笑,复低头做自己的事了。

    陆依依的哥哥陆铮,她有所耳闻,一个普通人眼中的厉害角色。听说他几岁时就通情达理,机灵的不像个寻常孩子,上学后数学成绩极佳,擅长计算与推断。大人让他接受一系列培养后,惊奇的发现他还是个商业天才,很多长辈做不了决断的事,他来出谋划策,后续效果极好。于是家里花大力气送他去国外最好的学校读书,盼着他成才,毕业后直接进自家公司奋斗。

    想来得知,在陆依依心中,陆铮一定是最完美的继承人人选,废物陆遥则不堪一击。

    年轻人有信心是好事,自信过了头就是打脸啊。陆遥古怪地想,再过一段时间,问问她脸疼不疼呗。

    另一边,陆依依说完一番振奋己心的话,像只打斗胜利的大公鸡一样,翘起脑袋转身离开教室。一些家庭条件稍差的大小姐们急忙腆着笑脸围拢上去拍马屁,试图用最华丽的语言赞美陆依依刚刚的行为,同时努力贬低陆遥。

    仿佛在簇拥一位国王,场面滑稽极了。这是陆遥对此的看法。她耸耸肩,对她们之间的虚假友谊表示嗤之以鼻,拉开座椅准备离开。

    “诶,你。”上课帮助了她的同桌拉住她的衣角,怯怯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同学?有什么事么?”陆遥疑惑。

    同桌顾小九看起来怕生,她紧张地搓了搓手,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啦,我就纯粹是好奇,想问问你的学习方法,我发觉你都完全没有听讲耶......为什么懂得这么多?”

    陆遥笑笑,轻车熟路地转移了话题,“先别问这个,我更想知道,你帮我的原因。”

    老实巴交的顾小九抬头望天,“举手之劳,没什么值得说的啦。”呃,其实她是被陆遥酷炫的表现迷住了,但是这一点她会当面承认么?

    那干净利落的身手,行云流畅的动作,简直是武打冠军才能拥有的啊!看看陈梓晨被吓到那样,就知道陆遥有多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