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八零娇妻 > 92
    张春华走了过来,“嫂子,莲子这情况有些不对,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牛氏也瞧着熊大莲的脸色有点吓人。

    “行,你帮我把她抬到板车上。”

    板车倒是现成的,就在院子里。

    张春华快步去拉了过来。

    两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将人弄到了板车上。

    刘焕这才意识到不对,忙住了口。

    “那女的也不是啥好东西,勾引有妇之夫,你看到她那小孩没有?那小孩已经三岁了!熊大国去年才离的婚,就是因为她肚子有了。”

    “听说没结婚之前刮了好几次呢。”

    “那个三岁的小孩不知道是谁的种,小小年纪就乱搞。私生活乱得很!”

    “她还有脸骂,要不是她,熊大国也不会丢工作!”

    “好好的爷们儿让这女人给勾引坏了!”

    “男的也不是啥好东西,一个巴掌拍不响!”

    刘焕一看情形不对,早躲到厨房里去了。

    “贝贝,你吃不吃煎饼?”刘焕拿起了一个煎饼。

    “我要吃。”小姑娘立着脚一下子扒翻了放煎饼的盆子。

    刘焕忙蹲在地上捡了起来,“老麦鸡,看人都走了,倒是知道躲着吃好吃的!”

    自从自己回来,每餐都是稀得可以看见人影的稀粥,喝得她头晕眼花,若不是身上还存了点私房钱,肯定得饿死!

    这个老女人倒好,娘们俩躲着吃梯己!

    贝贝打翻得真好!

    她恨恨地在上面跺了两倒,犹不解恨,扔到锅灶下面去沾满了草木灰才算罢了手。

    “妈妈,你为什么要在这煎饼上弄脏啊?”

    “因为妈妈闻到了老鼠药的味道。”刘焕面不改色地说道。

    她嫁给了一个二婚的男人,但是对孩子的教导上,刘焕自认尽心尽力。

    也一心想让孩子往好地方展。

    “这煎饼你妈和你姑偷偷藏起来的吃,她们不是好人,你以后有好东西要学会和别的朋友们分享。”

    “妈妈你把那些煎饼给我,我拿出找人分享好不好?”贝贝奶声奶气地问。

    “好,但千万不能拿丢了。”

    她含笑将煎饼递了过去。

    贝贝高兴地接住就朝外跑,“我拿去给熊大丽吃。”

    熊大丽是她四叔的闺子,虽然两个孩子辈分不同,但是在一起挺玩得来的。

    主要是同村的孩子都不愿意跟贝贝玩,就这么一个玩伴,她也挺珍惜的。

    “回来。”刘焕忙叫住了女儿。

    这煎饼被糟蹋成这样子,她自己也觉得有点过份,拿出去“展览”还是算了吧!

    可是看着女儿那张嫩稚的脸庞,刘焕竟有些内心不舍。

    这个孩子,是当初她跟熊大国好的蜜里调油的时候怀上的。

    那时候熊大国是对她真好。

    有求必应。

    无论她想到什么他都想方设法的满足她。

    那时候他们之间没有隔阂,没有家人,也没有柴米油盐。

    她要做的事只是爱他就对了。

    可后来两人结了婚,且不说苏娇兰横在他们中间,更多的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他们变得势利、计较。

    特别是在北京赚了点钱之后,方茹那个贱人带着钱跑掉的时候。

    大雪天,他们只能站乞讨度日。

    熊大国执意要将这个孩子抛弃,是她执意不肯,才得以留了下来。

    那时候贝贝是真吃了苦,脸上、身上长满了冻疮。

    也只有这样,人家才肯给些怜悯。

    记得最多一次一个有钱人给了张大团结。

    他们就是用那钱,买煤、买米。

    安稳地度过了那个冬天。

    所以女儿也由“凡凡”更名为“贝贝”。

    “妈妈给你两毛钱,你拿去,买糖吃。”刘焕想到以前,突然有些恋恋不舍了起来。

    照她原本的计划,她本来是要在这家里大吵一架,把昨天晚上熊大国母子俩联手打自己的仇报了之后,再一走了之的。

    可她现在一看到贝贝就想到了熊大国。

    也许现在的医生医术高明,能治好他呢?

    虽然牛氏有点混帐,但丈夫确实对自己不错,真正到了最后那一刻,舍不得的人反而是她。

    她决定听从自己的心,等熊大国回来再做决定。

    她坐在那里,反省起来。

    想到了他们怎么认识,怎么在一起。

    她那时年纪还不大,家里又穷,兄弟姐妹又多,偏生又喜欢让她到城里去找她大伯。

    其实大伯和大伯娘并不像父母想象中的那么欢迎她。

    可她不在乎。

    她只想看一看外面的繁华世界。

    可是家里太穷了,为了省下五毛的坐车钱,非让她坐熊大国的车。一来二去,就那么熟悉了,但他跟其他人一样在她眼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记得有一次她把兜里揣的两块钱弄掉了!

    熊大国的车顺路捎到县城,从县城去省城要再买票再坐车。

    可除了坐车的钱,她身无分文,偏偏钱掉了,她哪里都不能去!

    她就那样呆呆在县城里走,没注意,一下子闯红灯了,一辆汽车在她面前急刹车停了下来。

    她吓了一跳,“焕焕,你怎么在这啊?”

    听到熟悉的名字,她抬头一看,竟然是他。

    “我……我钱丢了。”

    “啊,你也够倒霉,那现在准备怎么办?先上车再说吧。”能大国开了车门。

    她上了车,他又递过来一个水杯,里面是甜甜的饮料。

    “你从早上一直耽误到现在?”

    她羞涩地点头。

    “那肯定也没吃饭。现在是下午五点了。”熊大国有一搭无一搭和她聊着。

    车停在一家餐馆旁边。

    他给她叫了一碗饺子。

    那是她生平吃到的最好吃的饺子。

    吃完他对她说,“我正好要去省城,刚好捎上你。”

    她感激不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开着车,从县城到省城也不过两个小时。

    可不凑巧的是车在路上坏了。

    又修好已经到了半夜,他们在野外吃了饭。继续赶路。

    可车上太冷了,她冻得直哆嗦。

    他顺势把她抱进了怀里,接下来的事,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渐渐地她肚子大了起来,他给她买宽大的衣裳,但又很漂亮,街上的人看了都问在哪买的。

    为此,她洋洋得意了很久。

    后来,月份大了,她就跟家里说大伯让她在那帮忙。

    父母巴不得她不在家,好少一个人的口粮。

    其实这个时候他给她租好了房子,生下了贝贝。

    牛氏只知道他月工资,却忘了他也有年终分红。加上平时加班接的私活,养活她和孩子绰绰有余。

    现在想想,那时她是那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