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君佐的修仙之路 > 第一百零八章 汇合
    敌军领队的将军在魏荣臻被擒住之后,只是嗤笑一声,或许在他看来,魏荣臻不足为惧,根本就不及他父亲的十分之一,连拿他当人质的欲望都没有,这魏家马上就要倒霉了,也不在乎他再多活几天了,命人斩断他的双腿,然后骑着高头大马倨傲的扭头离开。

    魏荣臻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被十几里外正在翻山赶过来的魏永安看中眼里,看到儿子所带领着的魏家军几乎全军覆没,隐约看到了一个人被押着跪下,被敌军举刀斩下双腿。

    就算是那么远的距离,魏永安任然知道那是自己的儿子,。

    他此刻只很不能插上翅膀飞过来,一瞬间老泪纵横,颤抖着手,“臻儿……”

    站在他身后的士兵一个个目眦欲裂,双拳紧握,通红着眼睛。

    ――

    君佐大概知道了前因后果,点了点头,在魏荣臻述说的这一段时间里,钱子和牛阿五已经把所有还活着的士兵都聚集到了一起。

    放眼看去,也不过一千多个人,有三分之一的士兵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另外三分之一是受了重伤不能动弹的,还有三分之一是跟钱子和牛阿五一样,虽然痛苦却还是能够动弹的。

    此刻他们都用满含期望的眼神看向君佐,君佐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了他们的前面。

    想到了万物生泉水应该对他们能够有一些缓解的作用,是不是该给他们服用万物生泉水呢?

    她身上凡人能够服用的丹药没有了,炼气期的丹药都给了芸娘,剩下的最后两颗也给了钱子和牛阿五,自己所用的丹药他们是不能用的,要是强行服下去,一会爆体而亡的,得先把这些人安顿好了在炼丹不迟。

    想到万物生泉水也不能直接给他们喝下去,谁知道他们能不能承受得起,为了保险起见,把他们聚集到一起之后,君佐刚想开始两手掐诀凝聚雨水,突然又想到自己已经领悟了水之法则,微微闭上眼睛,从空间里招出湖水,她还是没敢直接用万物生泉水,而是用被稀释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湖水。

    水之法则倾泄而出,君佐手指向天一弹,一团被压缩了的水球就飞到了天上,随即快速炸开,跟君佐用法则凝聚出来的雨水混在一起,向这一千多个士兵淋了下来。

    这些士兵被君佐的动作惊得一愣一愣的,大气都不敢喘,眼睁睁的看着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就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一个个被淋成了落汤鸡。

    没过多久,有士兵惊喜的叫了出声,“我好了,哈哈哈,我好了……”

    他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快速的愈合着,连忙把自己的衣服撕开,让背上的刀伤也多淋一些雨水。

    竟然连这里有君佐这么一个女子也没有顾得上。

    “真的?”一个个连忙看向自己的伤口,一个个惊喜的又哭又笑。

    “我不疼啦。”

    “哈哈哈,我也不疼了。”

    ……

    须臾,君佐凝聚出来的雨水停了下来,看着这些刚刚还死气沉沉的士兵此刻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心里微微吐了一口起,感觉到刚进来时被感染了那一丝丝的黑色之气淡化了下去。

    魏荣臻颤抖着手指,有些哽咽,因为没有双腿,所以就这样坐在地上给君佐鞠了躬,“多谢君姑娘。”

    那些正处于惊喜交加的士兵们听见自家少将军的话,一个个连忙激动的站起身给君佐鞠躬,齐声道谢:“多谢君姑娘。”

    君佐也没有谦虚微微的点头,“眼下我们要离开这里,你有什么打算吗?”眼睛看向魏荣臻。

    魏荣臻一愣,“我父亲他……他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君佐现在的神识可以放开了,所以她神识大开,查探着周围的一切。

    却发现十里之外有大概七八万人,身上穿的衣服和眼前的这些士兵一样,这想来就是魏荣臻的父亲魏永安了吧。

    “跟我走吧!”君佐道。

    “去哪里?”

    “我带你们去跟你的父亲会和,不然一会又要发起战争了。”眼神瞟了一眼离这里不远的军营。

    虽然她是一个金丹起修士,对付这些凡人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反手间就能让其死一大片,在这里的她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

    但她心里隐隐感觉自己不能这么做,她感觉到了这里天道的警示,它是希望她来这里拯救它的,不是让她在这里徒增杀戮的。

    为了避免又起争端,还是先离开为好。

    魏荣臻不疑有他,现在他可以说已经完全相信君佐没有恶意的了,就凭她的那一手本事,要是杀起人来也是易如反掌,根本就不需要算计他什么。

    随即对着君佐点头,吩咐士兵出发。那些受伤较轻的主动过来扶着那些受伤严重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大家相互搀扶着排好队,等着出发。

    魏荣臻也被雨水淋到了,现在被斩断的伤口已经没有那么疼痛不堪了,还隐隐的有暖流划过,丝丝麻痒,跟疼痛对比较起来,这种感觉显然要容易隐忍许多。

    钱子和牛阿五一左一右的把魏荣臻架起来,然后看想了君佐。

    君佐点头,带头往魏永安的方向行去。

    就这样,在君佐的带领下,这些人慢悠悠走向魏永安,而魏永安也快速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也不过就是两个时辰的时间,两均会合了,魏永安在看到魏荣臻的那一刻,瞬间就颤抖着身体,一身戎马的一品大将军现在却腿脚发软,通红着眼睛,如何都卖不出去一步,喉咙哽咽的呜咽出声,“臻儿……”两行清泪就这样滑落下来。

    对面的士兵们一个个也都红了眼眶,走时还剩下整整三万士兵,现在却之剩下这区区一千来个人了,还都是参差不齐全部都受了伤,就连他们的少将军也被斩断了双腿,成为了一个废人了。

    “爹,孩儿没事,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要是等敌军休整过来了,这里也就不安全了。”

    “对,对,先离开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走。”

    说罢就扭头准备离开,却突然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君佐,也不怪他,自从在那山顶上看到了这场战仗之后他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儿子,还有为那些死去的士兵心痛。

    “她是谁?”魏永安惊诧莫名,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脱俗的女子,但看到她眼神清澈,没有一点邪恶之感,还跟这儿子一起过来。

    “她叫君佐,是以为能人异士。”魏荣臻这样给自己的父亲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