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快穿之红尘愿 > 第五十一章 梨花五
    跟柏江吟的自来熟不同,同来的女知青罗凤华,话少,平时若没有人跟她说话,她能一整天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干活。而且手脚极快,做惯农活的村妇都赶不上她的手快,什么活一教就会,每天挣的工分都快赶上一个成年男子的劳动力了。着实叫生产队长吃惊了一把,也叫村里人对这些下乡来的知青有点好感。不像其它几个村里下来的知青,听说整天做不了几个活,还抱怨个不停。

    梨花跟罗凤华一向没什么交集,在收工之后,罗凤华一改常态,挽着她的胳膊,硬是把她拉着走。外人看到的是两人亲密地走在一起,柏江吟跟着芳芳在背后议论着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芳芳道了声不知道。

    “你感觉到了吧!有人察觉到了这里。”

    罗凤华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叫梨花分辩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梨花问。

    “你不是经常去后面那座天神劈开的山里寻找食物吗?”罗凤华一脸笃定。

    难道是芳芳告诉她的,这事不是交待她要保密吗?万一让村里人知道了,她们俩准没好果子吃。记得上一个能进山的人是被村中人给活活烧死,向山神赔罪。不管心里怎么想,梨花面上不露声色:“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梨花被罗凤华紧紧钳制着,不敢做多余的动作。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还不能把握住,我们都得灰飞烟灭,消失在这世间。”罗凤华不管梨花的提问,神色严肃。

    “什么?”什么灰飞烟灭,整得跟神话故事似的。

    “你有话要对我说?”罗凤华松了手问。

    梨花终于能喘上一口气了,“你刚才说什么最后一次机会,什么灰飞烟灭之类,是怎么回事?”

    罗凤华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梨花同志,封建迷信要不得。你拽着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不是,你......”明明刚才说的话,怎么能不记得了呢!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梨花白了脸色。“可能是我记错了。”

    梨花离这个古怪的罗凤华远远的,不敢扭头,直接奔回家里,谁叫也不理。

    直到吃饭的时候,还是魂不守舍的样子。梨花妈眼尖瞧见闺女跟丢了魂似的,敲着梨花的碗,“回神,丢魂了。赶紧吃饭,吃了饭,纺点线出来,给你爹做身衣服,你爹总不能光腚出去干活。

    现在村里还保留着原始自给自足的生活,自己的衣服都是自己纺线,织成布,然后做成衣服。

    “妈,问你个事儿?”梨花咬着筷子。

    “啥事,说。”梨花妈向来爽快。

    “今天,那个罗凤华硬是拽着我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事后,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似的。妈你说,是不是那个......”村里对一些东西很是避讳,有些东西不用说,大家都心领神会。

    “什么时候?”梨花妈问。

    梨花:“晚上下工的时候。”

    “很有可能,一些不好的东西会趁着太阳落山的时候附在人身上,出来作乱。一般不要理它,就过去了。”梨花妈又想起来:“我怎么说呢!以为你啥时候同那个闷葫芦有话可说,还亲密成那样。”

    “我还纳闷,她怎么突然找上我了。可是这也太奇怪了,也有可能她想找我做个恶作剧?”梨花问。当时她被挟制住,全身不能动,外人看着她在走,实际上,是被托着走。她的重量也不小,罗凤华看着跟她身高差不多,两人一样的不胖不瘦,按理来说,她是根本托不动自己的。可不这样解释根本说不通,一个人的力量突然间变大是怎么回事。

    “说的跟真的似的,也许是她跟我开的玩笑话呢?”梨花不太相信这个世界真有鬼神之说。常说小孩子眼睛干净,能看到大人不能看到的东西,可是她从小就没看到过那些奇怪的东西,村里的其它小孩子也没有看见过。她认为这些都是大人用来骗小孩子的把戏,为的是不让他们到处疯路,最后找起来麻烦。

    “嘿,你个死丫头,你不信这个跟你老娘还说个什么劲。”梨花妈照例骂一句。“明个趁天色早,你跟我到土地庙去磕个头。”

    “不行。”梨花立马反对。已经跟芳芳约好了,明早去一躺后山。

    “等着吧!等那东西再找上你,到时候,别找你老娘我哭。”梨花妈知道闺女不太信这个,也就不强求,心里正想着桃林里哪棵桃树年龄大,做个护身符让闺女贴身戴着。桃树驱邪,是村中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一般人家,都会用桃枝做成一个小小的三角护身符,穿上细绳,挂在孩童脖间。轻易不让摘取,听说是为了安小孩子的魂,不让被不好的东西侵占,扰了魂。

    梨花不知道罗凤华是怎么知道她上后山的事情,但是江长青不知道怎么的也摸到了这个地方,在梨花带着芳芳从家里出来,赶到天伐山附近的时候,看到了江长青徘徊在山脚下,不停地沿着山脚下的几棵杨树转着圈圈。

    梨花本欲悄悄地从另一边的小荆棘丛中穿过去,芳芳却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跑过去,跟江长青打了声招呼。

    “江知青,你怎么在这里?”听芳芳的语气难掩兴奋,还有丝丝少女的娇羞。

    江长青来到扶江村有段时间,看到村民们只在屋后的山上转悠,从不到这边来,他留了心,还找了村里的老人问,老人都一副讳莫入深不想多谈的样子,面色带着点惊恐,最后只是禁示他,没事的时候,莫到那里。

    越是整得神神秘秘,就越是引起江长青的注意,他想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能进山?

    今天天气好,这边的山体清淅可见。以住他也来过几次,皆因浓雾太大,不甘心地转回去了。这山却是有问题,他来到这处山脚下,不管他怎么走,一直是在山脚下打转。听到背后有声音,他回头,看到的是一枝花跟着一个村姑。一枝花没有开口,开口的是村姑。

    “你们这是?”有村人领路,想必今天可以一暏山中之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