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重生之符道宗师 > 第91章 阴差
    唐清钥也松了一口气,这黄月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么大的怨气做什么,能当饭吃不成。

    唐清钥看了看黄月英的父亲黄瑞祥,一个眼神就看懂了,招呼着人赶紧把拿过来的葬品点着,都是用纸做的,从一个小火苗到庞然大火只用了几秒的时间。

    唐清钥也不敢怠慢,回到供桌后,拿起毛笔沾了沾朱砂,赶紧的在黄纸上写了一大堆的字。

    带去冥府的黄表已经准备好,唐清钥拿过来一旁准备好的符纸,刷力的写了一样陈情符,当符画好,金光一现,尽用一秒的时间褪去。

    黄表,陈情符都已经准备好,唐清钥立马拿起,伸手向着空中一挥,这陈情符联同黄表一起飘向了那大火,两个地方离得很远,有十米多远的距离。

    全部人的目光都随着飘在空中的黄表陈情符,落入大火中,不到几秒的时间,就已经被火烧成了灰,散碎的灰竟然直冲上空,像是龙卷风一样。

    也就在众人抬头看着空中的灰,却没有人发现棺材的上空竟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隐约有些透明,并不是实体。

    没错,这就是黄月英,这时候的她已经恢复了死前的模样,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无血色。

    正感激的看着唐清钥和卜离天两个人,张了张嘴说了什么。

    唐清钥知道,她是在说谢谢,顿时间心情好了不少,这就是帮助人的后果,真的很棒。

    黄月英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张黄纸,看起来有点像唐清钥之前写的黄表,而那张陈情符贴进了她的身体里,已经形成了一层保护。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阴气弥漫在这周围,全部的人都感受到了阴冷,一个个的都有些恐惧,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

    唐清钥感觉时机到了,看向黄月英,发现她身边出现了两个若隐若现的身影,一黑一白,看起来像人,不仔细看像一团黑白的雾气。

    黑白无常要接黄月英离开了,唐清钥对着黑白无常说道:“两位,还请一路好生照顾黄月英,过后一定金宝银宝送上,”

    “先生客气了,我们自然不忘所托,”只听到不男不女的声音传进了唐清钥的耳朵里,这是对自己的回复,点了点头。

    走吧,这算是最好的结局了,一生虽然短暂,下一辈子好好活着,不要再轻生了,活着才能更好。

    冥府的路已经打通,有阴差互送,望你好自为之。

    听到了唐清钥的声音,看热闹的旁人看向唐清钥,却发现她看着棺材的地方出神,明明什么都没有,看的这么入神做什么。

    殊不知肉眼凡胎的他们错过了一场难得一见的场面。

    卜离天全程都没有说话,有唐清钥在,什么都不是问题,对自己看来是这样的。

    阴差带着黄月英走了,这也就结束了,一场错误的开始,迎来了错误的结束,也许这是对黄月英最好的结局,往后珍重。

    一瞬间,只觉得太阳温暖了不少,那一丝丝冷气褪去,一点感觉都没有,晴天白日了,黄瑞祥叫人赶紧的把土填上,直到最后一铲子落下,什么事都没有。

    唐清钥冲着卜离天笑了笑,来自心满意足的笑意,唯独看呆了卜离天。

    这充满阳光的微笑,照进了自己的心里,似乎这两天的事都很值得了。

    “真是太感谢两位先生了,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让我们一家子好好招待一下。”

    唐清钥点了点头,忙活了这么长时间也饿了,只是还有事没有解决完,就是那十个人,侧身看了过去,果不其然。

    他们的身上有些轻微的煞气,并不是很严重,应该是刚才的时候沾上的,就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吧!

    “你们十人回家后多休息两天,会病上一场,不过并不严重,就算是给你们的惩罚了。”唐清钥说完,和卜离天两个人转身离开了。

    剩下的人也都没有太大的意思,真是虚惊一场啊!

    只是两个人走着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声的骂人话,都暗自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你们真是太不地道了,还没见过抬棺材还能偷懒的。”老太太可忍不了这口气,迈着不灵活的步子来到那十个人的面前,本来死了孙女就觉得郁闷,对不起黄月英,酿成了错。

    如今赶紧的弥补自己的过错,却差点被这十个人耽误了。

    以后再有事打死自己都不敢请他们。

    “哼,拿了我们家钱财,就好好干事,真是一群没教养的,亏了我们还不停的感谢。”

    “就是,今天这事算是记下了,以后咱们在细算,”一旁搀扶着老太太的黄母瞪着眼睛,怒气腾腾的看着十个人道。

    原来是收了钱的。

    本着这事就邪乎,昨晚上老嫂子村口碰到那两个先生的事都传开了,今天出殡,哪有人敢干这个。

    还不是见钱眼开的,钱到位自然就有人乐意帮忙抬棺材了,更何况还是十个人,轻松的多,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好活。

    众人都数落着,确实做的不地道,险些酿成大错。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黄家,免不了又是大消费,请吃完事饭,现在也快四点半了,等于吃晚饭。

    唐清钥二人被热情的请到最里面的餐桌上吃饭,一群人围着,都想要套近乎。

    “这次的事,真是太感谢两位先生了,到现在了还不知道两位先生怎么称呼。”作为这一家之主的黄瑞祥赶紧的问到。

    “我是唐清钥,家住离你们村子不远的荒庙村,以后正常人不能解决的事可以找我,但不免费,”这话自然是在大力宣传自己。

    谁都听的明白,不就是遇到灵异事件,就去找她看看。

    在场的人都记住了,想着以后若是有事肯定过去找她,一看一个准,就之前那场面,轮谁都心服口服,唐先生是有真材实料的人。

    “我们知道了,肯定不会忘了唐先生的。”

    “肯定会的,唐先生这么厉害。”

    “他是我的朋友卜离天,比我还要厉害,轻易不出手。”唐清钥笑呵呵的介绍着卜离天。

    却没有发现他愣神的样子,只存在一秒的时间。

    一顿饭吃完,全部人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剩下的残局就给黄家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