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我本画倾 > 第九十七章 局势
    宇文佑煜双手扶住他,“你和我不用客气,我送顾老回去休息,你坐一会就回去吧,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画无灵点点头,目送宇文佑煜离开。自己回到座位上坐下,这时比赛已经比完许久,天色也暗下来,参赛的学子陆陆续续的回去休息。画无灵注视着透亮的治疗室,眼神里透着担忧。

    这时,一位参赛学子急急忙忙跑进来,欣喜万分。见到画无灵立刻跑过去,“队长,你知道吗!舞倾之与周尧山的比赛!咱们赢了!”

    画无灵的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原来,她赢了。

    “队长,你还好吗?”跑来的队友担忧的问他。

    “我没事,谢谢你过来告诉我。快去休息吧,明天你也有比赛。”画无灵强忍着眼泪,扯出一个微笑,劝着告诉她这一消息的队友。

    “队长,我知道了。”看着这样的画无灵,这名参赛的小男生坚定的点了点头。

    画无灵心情久久难以平复,原来,她撑到了最后一刻。

    舞倾之获胜的消息不胫而走,此前赛方对于这场比赛颇有争议,所有人都认为是舞倾之输了,其实不然。周尧山在舞倾之前一刻已经进入无自主性的昏迷,赛方一直没有宣布这场比赛的胜负。为确认比赛中存在的不确定性,甚至调动了只启动了联合大赛延续至今只两次的检测水晶。

    在今日比赛的最后,推迟了三个半时辰,正式宣布六大学院舞倾之对战千金宗周尧山的比赛,舞倾之,胜出。消息一出来全场哗然,毕竟他们看到的,更明显的就是舞倾之倒下了,而周尧山被东冻在冰块之中,自然而然大部分人就认为此次是千金宗赢了。官方给出的结果他们不得不信服,圣山之巅的比赛一项以公平公正见著。

    一直低调处事的六大学院,对外公布也只有万人大赛的排行名单。学院学子未经准许不得私自出入环北海山脉之外。想比起千金宗在大陆活动的广泛性,外界不知道六大学院的具体实力,自然声名不显。而在今日,舞倾之三个字,彻底打响。因为大众觉得有望进入前三甲的周尧山,今日败了。

    圣山之巅某处会议室,集结了各方中上段势力的大佬。

    “六大学院做事可真的是滴水不漏啊。”某个势力的大佬不由得感叹一声。

    “他们一直都是这番处事。三年前六大学院虽然没拿到第一的宝座,总体实力还是远远反超了参赛的全部势力。”

    “我看今年,六大学院势必崛起了。”

    “这是两年多前,六大学院对外放出的万人排名赛的榜单,你们瞧瞧今日打败周尧山的舞倾之排在第几。”

    一张带着密密麻麻的复刻卷轴摊开在各个势力大佬的眼前。几位大佬凑近了看这份排名,不由得惊诧。

    “舞倾之竟然排在第三吗?”

    “前两位是什么人!”

    “画无灵....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

    “老钱,你忘了吗!画无灵不就是第九上国东灵的小太子嘛。”

    “竟然是他!”

    “这宇文佑煜又是何人?”

    “第一强国云国皇帝老儿的侄子,大佛宗宗主的嫡孙。”一位老者淡淡的开口,他与大佛宗宗主老头的关系还不错,这个小子小时候算起来还是他看着长大的。没想到多年不见,竟然成长到如此地步了。

    “那不是....前三有两位都是云国的人?”

    “云国果然是强国之首,看来大陆局势短时间内无法变动了。”

    “唉,不论是六大学院也哈,云国也好。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也该歇歇了。”为首的老头一下子好像老了很多,底下许多人都沉默下来。

    他们这些代表中上段势力的人,背后也有自己的国家。现今大陆上局势不明朗,虽有御棂神殿的干预,暂时能稳定住各个强国跃跃欲试的吞并,避免战争引起生灵涂炭。可长此以往也不是个办法,他们这些被重点关顾的吞并对象,不得不报团求取一丝生路。三年一次的联合大赛,先不说在大赛中脱颖而出的各大新秀。其实这场大赛的举办也有为各个大国甄选后备人才之意。

    不单单是各个大国,还包括御棂神殿,圣山之主皆有参与。大赛结束之后各大势力和宗门势必派出今年圣山之巅表现优异的十人前去瞭望塔镇守,直至三年之后等待联合大赛后一批新秀替换。

    大陆上这些年虽看起来水波不惊,实则风云诡谲,早已暗波涌起。每个新秀之人,担负的责任在近十数年将达到峰值。

    舞倾之对战周尧山获胜的消息没多久传到了山下,大路上的赌坊一天之内皆得到了消息。民间也有:少为计长远的人,迅速翻看了六大学院早前放出来的万人排名赛的排名,发现在舞倾之之上,竟还有两名他们未知之人,一时间轰动大陆。

    画无灵这一晚只睡了两个时辰,时刻担心着晚上治疗室舞倾之的变故。幸好在第二天清晨,诊疗室的门被推开了,舞倾之躺在病床上徐徐的推出来。相比起昨日苍白如纸的模样,现在的模样虽然憔悴不堪,但是脸色恢复了血色。画无灵两步走了过去,她所珍视的人儿啊,平常小病小痛都要她安慰半天,如今遭了大罪安静的模样画无灵实在难受。

    “现今已经没事了,把她带回休息的地方就好。”

    “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今日傍晚约上可以醒来了。”

    “好,医师辛苦了,谢谢你们。”画无灵低头深深一礼。九位医师含笑应下,一夜未睡的他们于是也都各自都回去休息了。

    画无灵把舞倾之抱上推椅,往她腿上盖好薄毯,仔仔细细的替舞倾之披上一件斗篷,就往空心榕树而去。

    画无灵不敢推的太快,生怕路上哪里不稳震着她的伤口。去空心榕树的路很长,路上她都在想着,如今倾之不能生育,自然就没有了任何退路。若她今后还对她不好,实在是该遭天谴,小心的推着她走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