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尔北愿世界待你温柔 > 新来的室友,叫吴桐
    原来,宿舍是四个人。

    赵嘉怡把给周璐准备的礼物,放到桌上,有些失落。

    “璐璐真的不来住了?你们见到她了吗?”

    “我见到了!”

    顾盼盼把最后一片薯片喂进嘴里,包装袋被裹成球状,扔进垃圾桶,回忆起见到周璐的情景。

    “前天她来过,拿了些东西就走了,她说什么,有空请我们到她租的房子去玩,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你想她了?”

    推了推眼镜,知道周璐不会再回来,赵嘉怡把礼物放进挎包,说着:

    “就是觉得……挺舍不得的,一起住了半学期,璐璐人挺好的。”

    以前,

    周璐人不错,这个尔北特别认同。

    大一新生刚报名那会,周璐性格开朗,也很热心。

    那时候都是差不多的经济条件,当时为了节约钱,还经常同周璐去西街巷子买包子馒头当晚饭。

    自从她谈恋爱过后,接触就少了些。

    不过,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追求自己认为的那种幸福生活,倒也说不出对错。

    看着那张空荡荡的床,宿舍少一个人,心里还是有些小伤感。

    一罐雪碧下肚,顾盼盼表情突然变得神秘起来。

    “你们说,学校会不会安排其他人住进来?”

    “不会吧?这么快就安排?”

    并不想有新室友的赵嘉怡,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尔北。

    弄的她有点懵,摊开手,摇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咚咚咚!”

    正讨论着呢,门就被敲响。

    有种不好的预感从心里升起,顾盼盼停止抠脚,穿上拖鞋,边走边说:

    “我估计啊,就是新室友!”

    把门打开,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一个穿着打扮,很普通很正常的女生站在门口,身边,是她的行李箱。

    见到顾盼盼,她笑地羞涩。

    “嗨,你们好,我是被安排到这个寝室的……叫吴桐,口天吴,梧桐树的桐。”

    新室友的到来,对顾盼盼来说倒是没什么,跟谁都能三分钟熟络的她,表现地很积极:

    “你好!我叫顾盼盼,那个,个高的叫赵嘉怡,坐床上玩手机的叫段尔北,欢迎你!”

    “你好……”

    “你好……”

    屋子里,慢热的赵嘉怡和尔北说话的语气都一样,不冷不热。

    还不太适应,学校安排来的新室友。

    吴桐,还挺特别的名字。

    趁新室友收拾行李时,顾盼盼了解到,吴桐是转系过来的,原来在医学院。

    “那就难怪会被安排进我们寝室了,正好多个床位。”

    说起医学院,顾盼盼就按捺不住体内那颗八卦心,向她打听起医学院的事情。

    “听说你们医学院解剖室有女鬼,是真的吗?”

    不但不知道是真是假,吴桐还一脸吃惊,反问:

    “不是吧?解剖室有女鬼?我没听说过……”

    “哇,这你都不知道,真怀疑你是不是医学院的!”

    为了证明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医学生,吴桐赶忙解释。

    “我怕鬼,从来不听那些恐怖故事,你……你再问问其他的,我肯定知道!”

    顾盼盼手摸下巴,呈思考装,不知道脑子里又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那……你应该知道宋冬栀吧?”

    说到宋冬栀三个字,她还刻意挑了挑眉毛。

    “当然知道了!冬栀……”

    刚开始,吴桐情绪颇为激动。

    随后意识到不太妥,低下头,语气开始害羞起来:

    “是很多女生的理想型啊……”

    打探到别人的秘密,顾盼盼一脸坏笑。

    “你喜欢他?”

    “我们以前宿舍女生都挺喜欢他的……不过,都知道没什么希望,他那么优秀……”

    吴桐倒是不避讳,喜欢一个如此优秀的男孩子,确实没什么可藏的。

    这下,顾盼盼就更加搞不懂她为什么转系。

    “那,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要转系啊?同院系还能多见面,到我们系,可是连见面的可能都没了。”

    “因为,不想学医了。”

    这是她转专业最主要的理由,不考虑其他。

    关于喜欢冬栀的事情,吴桐后面提到过。

    她说,很多喜欢都没有结果。当她喜欢上一个比自己优秀百倍的男生时,就注定那种喜欢,最后只能因为不可能在一起,而变成欣赏。

    远远的,看着,就够了。

    这种喜欢,顾盼盼很看不懂。在她的思维里,现实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去追,不然喜欢他干嘛?

    所以,她一直没放弃对耿夏的坚持。

    住到一个寝室,就是缘分。

    赵嘉怡从包里拿出那只,原本给周璐准备的钢笔,递给她,模样友好。

    “这个送你吧……”

    接过礼物,吴桐眼里像闪耀着星星,感动到快要说不出话来。低头看着手里的礼物盒,没多久,就听到抽泣声。

    意识到不对劲,顾盼盼走到她面前,发现这人居然哭了。

    “喂,吴桐你怎么了?哭什么啊?”

    用手把眼泪抹干,她抬头,破涕为笑。

    “我就是……太久没收到礼物太激动了……谢谢你嘉怡,你真好!”

    不是吧?

    还有这种操作?

    本来还以为这孩子是想到什么伤心事,原来是泪点低。

    尔北从床上下到地面,在桌上扯过两张餐巾纸递给她。

    “吴桐,你就把这当家,随便点,我们人都很好的!”

    赵嘉怡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除了顾盼盼大嘴巴了一点。”

    “你说什么呢!吴桐,别听她胡说,我是这最好相处的,反正你记住,以后有事就找我,姐给你出头!”

    说这些话的时候,顾盼盼表现的像个黑帮大姐,要是穿上皮衣,那就是如假包换的古惑仔!

    宿舍有这样的人,倒是蛮好的,不说到底有多大能力,至少在气势上能让人安心。

    有了吴桐的加入,宿舍又恢复成当初的样子。

    再也没出现炫富的声音,什么时尚潮流,随着周璐的离开,也没人再提。

    宿舍几个女生,又沦为活在粗糙中的肥宅。

    顾盼盼挂在床架上的塑料袋,都快被易拉罐装满。

    放心不下家里,尔北每隔两天就会给奶奶打电话,关心爷爷病情。

    也开始留意起赚钱的门路,有空,还会去找发传单那种随时缺人的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