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太白飞歌 > 第91章 你还不死
    孙止戈将书房的所有门窗全部打开,看了看地上的痰盂,不由得皱眉。对于此,他实在有心无力。毕竟,他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这种活,他实在做不来!

    如此,仆人们便遭了罪!但是,他们无可奈何,唯有听命行事。

    孙振邦躺了许久,终于恢复了气力。忙不迭挣扎着坐了起来,疯了一般跑出书房。

    外面的空气清新而冰冷,孙振邦贪婪的大吸几口,回头看向书房,心有余悸。

    此刻,他暗自发誓:今后绝不酗酒,尤其是和某人在一起的时候。

    显然,这个某人就是中年秀士了。他原本隐匿在暗处,现在见孙振邦除了书房,他便悄悄地摸上去,打算拍一下孙振邦的肩膀!

    孙振邦感觉身后有异常,急忙回头查看,一眼发现了中年秀士,不由得连连后退几步,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中年秀士。

    中年秀士见状一愣,这反应何以如此之大!他不由得开始努力回忆昨晚的事情,奈何,任他打破脑袋,也没想起自己有任何出格的举动。

    继而,他发现孙振邦的眼神无比怪异,恼怒之中夹杂着鄙夷。这让他更加不解,难道自己真的做过什么吗?

    “老孙!我对你做过什么吗?说出来,我负责!”

    孙止戈看父亲一脸幽怨的样子,又看看中年秀士一脸茫然的样子,这场景倒是像极了戏文里所讲的,酒后乱性,醒来推诿不知的桥段。

    再说,这可是一对十几年没见的老基友,酒至半酣,抵足而眠,保不齐会发生让人乐不思蜀一些事。

    想及此处,孙止戈心里陡然泛起了一阵恶,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一对大眼瞪小眼的老基友,终于发现了孙止戈的异样。待思及那眼神包含的意思之后,两人不寒而栗。

    这误会,大了!

    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这样不解释。否则,越描越黑。

    “小子,过来!”

    “贤侄,过来!”

    不愧是老基友,同一时间心照不宣的选择了剑锋侧指。

    孙止戈见势不妙,便想夺路而逃。奈何,一对老基友左右夹击,一人抱住一条胳膊,把孙止戈控制的死死的。

    一时间,乒乓乒乓的声音不绝于耳。当然,还有难以名状的惨嚎声。

    许久之后,一对老基友发出了舒爽的狂笑声。

    孙止戈躺在地上,已经体无完肤,尤其是那张英俊帅气的脸,此时完全变成了一副猪头。

    孙止戈浑身酸痛,心里不断的哀嚎:说好不打脸的!说好不打脸的!

    这对老基友解了气,对望一眼,大笑而去。独留下孙止戈躺在地上,咬牙切齿,忿忿不平。

    班房内,杨青一大早便被衙役从大牢内提了出来,押在此处候审。因此,杨青心怀忐忑,惴惴不安。按理说,昨天审过一堂,今天便不会再审。难道,案情有了新的进展?

    州衙公堂上,三班衙役站得整整齐齐,州正孙振邦居中而坐,冷冷的看着那四个盗墓小贼。

    中年秀士躲在后堂内看得分明,这哪里是什么盗墓小贼,而是四个瞿逻人。

    瞿逻人与大衍人虽然容貌相像,但有些深入骨髓的习惯,却是难以改变的。

    瞿逻人的跪资的大衍不同,大衍人跪地之后,都是双手放于膝上,一切顺其自然。而瞿逻人则喜欢十指相对,放于大腿之上。

    因此,中年秀士一眼便看出看了,那四个所谓的盗墓小贼根本就是瞿逻人。这四人想必是奉了大将军王赫连海之命,想要把赫连池的尸首运回西夏。

    想明白这些之后,中年秀士靠近屏风,低声道:“那四个的跪资,乃是瞿逻人。”

    声若蚊音,纵使是孙振邦,也只听了个大概。

    “啪!

    孙振邦猛然一拍惊堂木,把那四个盗墓小贼,更确切的说,称为番邦小贼更为合适。

    那四个番邦小贼本就心怀戒惧,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吓得一激灵。

    “大胆番贼,私入大衍,偷取西夏细作赫连池的尸首,还不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大人,冤枉啊!我们只是听说倒卖尸首赚钱,故而铤而走险啊!我们并不知道什么番贼,还望大人明鉴啊!”

    四个番贼岂能轻易承认他们来自西夏,若番贼的身份坐实,他们焉有命在!

    “嘟!大胆!尔等瞿逻人,奉大将军王赫连海之命,前来迎取赫连池的尸首回归故里。本州知道的,远比你们想到的要多,不要试图挑战本州的耐性!”

    孙振邦一语道破四个番贼的行藏,让他们本就不稳的心境顿时慌乱起来。他们不知道孙振邦究竟还知道多少,疑心生暗鬼,也就埋下了入彀的祸根。

    “来人,给我狠狠地打!他们本就瞿逻人,生死勿论!”

    四个番贼摸不清孙振邦的路数,顿时吓坏了。一时间,四人全部招供!

    画押之后,自有衙役将他们带下。而孙振邦则舒了一口气,最难的关已经度过,下面就好办了。

    “来人,带杨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杨青固然不是孙振邦的仇人,但见到杨青之后,孙振邦更为眼红。

    “杨青啊杨青,本州看你今天还不死!”想到此处,怒喝道:“来呀,抬上来!”

    骤然,四个衙差抬着一个棺材上了大堂。

    杨青为之一愣,事近异常则为妖!看到这不合常理的一幕,杨青瞬间打了个寒噤。

    “杨青,你可识得他!”

    杨青见到这棺材就发怵,更别提靠上去看辨认尸体了。不过,事到如今,并不是他想如何便如何的。

    有两个衙役走上前来,架起杨青的胳膊,不由分说,直接拖到了棺材旁。

    杨青浑身发颤,眯着眼睛扫了一眼。

    “这是……赫连池!”

    尽管赫连池的尸体已经脱水,但杨青还是一眼便看出来了,这就是赫连池!

    一时间,杨青有些纠结,若说不认识,当着赫连池的尸体,谎话连篇,岂非对死者不敬。若说认识,谁知道孙振邦安的什么心。

    最终,对死者的恐惧终于战胜了对生者的提防。

    “大人,此人正是赫连池!”

    孙振邦暗自冷笑,杨青啊杨青,你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来呀!画押!”

    杨青虽然心存犹疑,但还是画了押。

    孙振邦紧悬的心放下了少许,现在只要不出意外,杨青算是死定了。

    啪!

    孙振邦一拍惊堂木,冷森森的目光盯着杨青,一语不发,看的杨青直发毛。

    “大胆杨青,此人乃是西夏大将军王赫连海的亲弟弟,西夏细作赫连池。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

    杨青脑袋“嗡”的一声,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大人,谁能证明他是你说的那个赫连池!”

    孙振邦咬牙冷哼,杨青啊,你可真是不到黄泉不死心!也罢,本州心善,就再送你一程。

    “来呀!带番贼!”

    四个番贼依次上堂,和杨青当堂对质,把杨青吓得面无血色,体如筛糠。

    杨青眼一闭,瘫软在公堂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全完了!

    可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