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诸天之万界天庭 > 82,天道对决
    “一个小小的冒牌货,吓老子一跳!

    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识多了是一件好事,然而一知半解的状况就很危险。

    例如李浩知道了截面虚影所代表的意义,如果没有知道截面虚影攻击之后所遗留下来的痕迹的话,李浩将会直接被世界树给吓退,毕竟莽是一回事,而无脑莽又是一回事。

    于是恼羞成怒的李浩愤怒的在天空之中喷出一口龙息,强大的太阳真火直接从李浩的口中疯狂的涌动而出,携带着太阳般的恐怖高温一溜烟的向着世界树燃烧而去。

    而与上一次李浩放出太阳真火就直接坐观不同,李浩的身形隐藏在太阳真火的背后,等待太阳真火发出第一波攻击之后,自己再紧随其后的直接致世界树于死地。

    伴随着太阳真火的疯狂涌动袭来,利用强大水元素精灵覆灭过上一次太阳真火攻击的世界树此时已经受到一定的反噬,毕竟那怕截面虚影再怎么简陋,那也是天神的标配技能。

    世界树一个还没有到上神的凡物虽然能够在天道的支撑之下强行的使用,但是也必然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此刻再次面对太阳真火的焚烧,已经知晓了普通的水流无法浇灭太阳真火得情况下,世界树再次强忍着召唤水元素精灵的反噬,发动了天神标配技能的截面虚影。

    顷刻之间,一个巨大的水元素精灵再次呈现个上一次不同的是。

    这次世界树为了彻底的解决掉持续向着自己发动攻击的李浩,所召唤而出的水元素精灵所具备的能力稍稍加强了一点。

    而也正是这稍稍加强的一点,再次给予了李浩巨大的生死危机。

    无尽焚烧的太阳真火以一个汹涌的姿态疯狂的咆哮而过,炙热的高温仿佛将整个天空都已经灼烧了一般。

    使得周围的空气都为之疯狂的战栗着,这来自天神的力量。

    仿佛天生就具备着天神那无可匹敌的强大威势,极为凶猛的灼烧着凡间的一切。

    在这恐怖而强大的太阳真火的覆盖范围,与之正面相对的水元素精灵虚影形成了一面盾墙阻挡在太阳真火的面前。

    已知水元素精灵只是一个阻挡太阳真火前进的一次性道具,所以李浩根本就没有理会水元素精灵的存在痕迹。

    而是直接做着等太阳真火消失之后的攻击后手,一刻不停的向着世界树的所在冲去。

    按照李浩的战斗态势模拟,自己将能够以最凶残,最爆裂的姿态轻松的撕裂世界树所有的防御力量,最终将世界树连根拔起。

    然而这终究不过只是李浩的设想而已,世界树既不是死物。

    也不是按照既定剧本演绎的NPC,它又怎么可能按照李浩的想法来进行自己的操作。

    所以,以一个泰山陨石坠姿态疯狂降临的李浩,直接撞在了阻挡太阳真火的水元素精灵身上,仿佛一条长虫一般,缓缓的从水元素精灵的巨大手掌之中滑落。

    在向下跌落的过程之中看着天空之中那巨大的,而且正在不断凝实状态的水元素精灵,不,现在不应该称之为水元素精灵,而是应该称之为水之君主。

    比起水元素精灵的虚影状态,身高高达数千丈,仿佛一座巨山一般的水之君主,正在以一个极为迅速的状态,飞速的凝实着。

    充沛的磅礴能量从四面八方被号令,无论这些能量曾经是什么属性。

    但是一旦进入到水之君主的身体之中,便会瞬间变换成为水的强大能量。

    看着以一种BUG状态凝聚成为实体的水之君主,李浩不由自主的说道:“靠,这也太明目张胆的偏帮了吧!”

    在李浩的眼中,这正在以绝对的君主姿态,召集周围的能量向着自己汇聚的所谓水之君主早已脱离了它原本的形态。

    它虽然其外在还是水之君主的形态,但是其内在却早已成为了天道代言人。

    伴随着一道极为淡漠,没有任何感情因素,只有极为严格的逻辑秩序运转的苍青色瞳孔的睁开,一股强大的威压向着李浩疯狂的碾压而来,那来自天道的强大,那来自众生的凝视,那来自万古岁月的恐怖注视,皆带给了李浩极为强大的心灵压迫力。

    身影一个快速的变化,李浩的龙形外在形态瞬间变成了一个浑身披满鳞甲的小龙人。

    抬头看向那如高山般俯视自己的水之君主,李浩眼神之中突兀的透露出一股极为凶残的冰冷血色,他的瞳孔深处猛然从黑色转化为了纯粹的金色模样。

    强大的能量猛然从体内爆裂的宣泄而出,由能量所形成的波浪将李浩整个人给冲到了天空之中,进而与淡漠注视李浩的水之君主相互对视,和之前有些不同的是,刚才的李浩仅仅只是以人的状态面对天道,而现在李浩则是以天道的状态在面对天道。

    荒芜天道vs自然天道

    “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我的。”

    『从你千年之前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

    “那为什么当初不出手直接杀了我?”

    『因为那个时候的你与我无害,与众生无害。』

    “那现在为什么又要出现阻止我?”

    『因为你的存在已经危害了众生的生死存亡,世界树不能死,作为这个世界的最初生命,一切生命的母树,世界树承担着这个世界的演化责任,杀世界树,即是违逆天命!

    现在,退回你的地盘,我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你对于这个世界的未来,也很重要。』

    “真是一个笑话,我退了,你蹦出来就是为了劝我放弃诛杀世界树。

    我怎么就不信呢!”

    『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得上世界的壮大和演化更为重要,于此刻的世界来说,世界树承担着促进众生演化繁衍的任务。

    所以它的生命安全是我所保护的。

    但是当到了这个世界繁荣昌盛的时候,那个时候自然需要一位拥有着统治者天赋的强者来引领这个世界。

    到了你所主宰的时代,你可以想怎样就怎样,但是现在不行!

    因为这不是属于你的时代。』

    听着自然天道这冷漠的没有一点人情味的话语,李浩不由得心底一寒。

    旋即直接向着自然天道问道:“哦,到了我主宰的时代我可以想怎样就怎样。

    那么如果我要是想杀了世界树呢。”

    『如果是到了你的时代,那么请随意!』

    “你竟然怎么无情的吗,帮助你稳定了一个时代的功臣就这么被你放弃了。

    难道你就不觉得愧疚吗?”

    『愧疚,那是什么,我不明白这种情感。

    对于我来说,顺势者昌,逆势者亡,遵从天命而行,这是每一个生命的本分。

    而维护天命的运行,这是我的职责,我又为什么要愧疚!』

    啪啪啪!

    听了自然天道这理所当然的卸磨杀驴言论,李浩轻轻的鼓起掌来,鳞片与鳞片碰撞的声音仿佛两块钢铁相互敲击一般,发出极为清脆响亮的声音。

    “说得好,顺势者昌,逆势者亡,这真是一个真理啊。

    只不过,我天生不信命,你说怎样,我就要怎样,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今天我说要将世界树连根拔起,你要拦我那!”

    相较于自然天道这种一切遵从天命而行的的言论,李浩还是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逆势,所以李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然天道所谓的下一个时代主宰的承诺。

    转而以极为强硬的姿态,对自然天道说出了自然天道绝不可能允许的要求。

    『冥顽不灵!』

    自然天道淡漠至极的说道。

    “不不不,不是冥顽不灵,只是不信命而已!”

    李浩否定的说道。

    轰!

    一道冲天的水珠从大地之下喷涌而起,在经历过漫长空间距离得航行之后,进而在自然天道的手中形成了一根外表华丽的水之权杖。

    此刻的自然天道浑身穿戴着幽蓝色的水幕天衣,幽蓝色的水幕天衣仿佛最为幽深的无边大海一般,吞噬着一切敢于注视祂的光线。

    在祂的手中执掌着一根仿佛天柱般的水之权杖,伴随着自然天道的挥舞,无边的水流自祂的身后喷涌而起,进而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属于水的强大领域。

    手中的权杖直直的指向李浩,自然天道最后发出了一个通碟:“退回你的地盘,等待属于你的下一个时代到来,我可以对你的事情既往不咎。

    你将依旧是下一个时代的主宰!”

    自然天道的诚意从外人看来简直已经是诚意十足了,但是在李浩看来,这所谓的让自己当下一个时代的主宰这一回事,到处充斥着一股不和谐的味道。

    凭什么你说当下一个时代的主宰就当下一个时代的主宰,你算是老几。

    以上就是李浩的想法,一个连天神都没有诞生的世界,还不具备让李浩惧怕的力量。

    所以面对自然天道的最后通碟,李浩的背后瞬间展现出一双黑色的羽翼,旋即仿佛一个战无不胜的战神一样对着浑身笼罩在水幕之中的自然天道无所谓的说道:“我就想在这一个时代当主宰,我就想要干掉世界树,我还想要占据这个世界,以及夺取天道的位置。

    你能耐我何啊!”

    看着一脸冷漠之色的自然天道,李浩以更为傲慢的姿态说道。

    “狂妄的蝼蚁,你是在与世界为敌,你这是在与众生为敌!

    你将受到整个世界一切生命的排斥与严惩!”

    伴随着自然天道的话语,霎时之间,天空之中仿佛凝固了一般,连不断飘动的云朵,也被生生的钉在了天空之中,无法动弹分毫。

    “哎呦,我好怕怕哦,与世界为敌,你算是什么世界,也敢妄图代表众生!”

    李浩高举着自己的双手,恐怖的力量直接粉碎了大片自然天道所粉碎的空间,血色光芒之中带有些许金色的能量猛然的从李浩的体内爆发而出,李浩狂妄的大笑道:“只有强者才能够代表这个世界,才能够代表众生。

    战胜我,那么我将承认你的统治权。

    否则,这个世界我将毫不客气的接纳了!”

    此刻得李浩极为的嚣张,喷涌到爆棚的能量疯狂的在李浩的身体之中涌动着。

    那爆破般的力量给予了李浩挑战这个世界天道的勇气,那怕是在自然天道的地盘,李浩也是丝毫的不惧分毫。

    伴随着李浩那毫不掩饰的嚣张,一个巨大的齿轮转盘缓缓的在李浩的背后出现。

    起初,这个转盘还仅仅只不过是比李浩大上一圈罢了,但是很快的,这个比李浩大上一圈的齿轮转盘就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迅速的扩大到了占据一片天空的姿态。

    这是荒芜天道的本体,是这一千年来李浩所积累的最大本钱,原本在炼妖壶赋予的隐藏能力下,荒芜天道在缓慢的蚕食着这个世界之中属于自然天道的权柄法则之力。

    但是伴随着自然天道的出现,李浩觉得,已经没有了隐藏的必要。

    这并不是说李浩已经积累到了足够的底蕴,能够直接战胜自然天道,并推翻自然天道对于这个世界的统治。

    仅仅只是因为,在自然天道出现的那一刻起,荒芜天道的隐藏就已经暴露而已。

    作为这个世界的最高统治者,自然天道天生就有着一种号令众生的法则能力。

    凡是臣服于自然天道的,又或是听从与自然天道号令的任何生命,那怕是神,也会在天道的权柄法则之下,沦为天道的力量来源。

    这种强大的权柄法则之力,正如同李浩将永生权能植入到弱小生命的灵魂之中一般,时一种无法被反抗的能力。

    只不过因为李浩的权能相对的比较弱小,所以有着足够强大力量的生命是能够打破李浩永生权能的限制的,但是自然天道的这种权柄法则之力却是来自于诸世界的最高统治者,大道的赐予,那怕是神,也无法违背。

    所以这回的争执与其说是李浩的胆大妄为,不如说是从一开始,李浩就没得选择。

    巨大的齿轮转盘之上铭刻这诸多的符文标志,伴随着这诸多的符文标志一一的亮起,再齿轮转盘的中央,一个人形的卡槽突兀出现。

    在卡槽出现的第一时间,李浩的身形就快速的向着卡槽的位置飞去。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李浩便进入到了象征着荒芜天道外在形态的齿轮转盘之中。

    咔!

    一声机关合拢的声音响起,在自然天道的冷漠注视下,李浩整个人进入了荒芜天道之中。

    旋即,一声仿佛来自无尽荒芜时代的声音悠然的在天地间的一切空间之中响起。

    “就让我们来用武力,决定这个世界的最终归宿吧!

    杀!”

    一声愤怒的咆哮,旋即巨大的齿轮转盘疯狂的运转起来,仿佛一个恐怖的黑洞一般,伴随着巨大齿轮的疯狂转动,四周的空间都为之疯狂的扭曲了起来。

    旋即一片恐怖无比的巨大黑暗在天空之中快速的蔓延,就如同来自界外魔神的入侵一般,强大的异种能量正在侵蚀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自然天道很强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世界都是自然天道的一部分。

    理论上来说,当自然天道调动起整个世界力量的时候,李浩根本就不是自然天道的一合之敌,李浩会被自然天道用碾压蝼蚁的姿态,轻松的将其狠狠的捻死。

    但是这终究是理论上的事情,自然天道的强大大部分来自整个世界众生的力量赐予。

    除了自然天道所能够动用的力量之外,祂的大部分力量都必须用来维持世界的稳定,能量的运转,众生的繁衍,以及各种各样维持这个世界存在的平衡。

    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整个世界就会瞬间归于虚无,届时李浩是肯定能够跑得,而自然天道会怎么样,那就不言而喻了。

    世界就是一个王朝,天道就是皇帝,王朝很强大,能够碾压一切反抗力量。

    然而天道这个皇帝所能够动用的力量是有限的,这就是目前自然天道所面对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