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创世临仙传 > 第十一章
    枫桦镇内,虽已是夜晚时分,但街道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何平身着新衣,身配护剑,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好歹这是他第一次穿这么漂亮的新衣,以后赚到钱好好侍奉家里的老父亲,等安顿了,就在这座镇子里买间房子,把父亲接过来住,这样自己照顾起父亲也方便,想到这里,他心里美滋滋的,仔细的打量着街道的角角落落,现在看哪里都好看。

    不远处的一个货郎摊旁,一位身着长衫的修士在那里仔细的挑选着什么,腰间的那枚铃铛着实精美异常,他认得他:巫山后学士.薛云宇,如今他跟他一样,都是护宝师。

    何平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袍,乐呵呵的走上前去,“薛兄弟。”

    薛云宇闻声,转身看了一下走上前来的何平,双手一护,施了一个礼,“何兄。”

    何平大大咧咧的笑着,一摆手,“用不着那么客气,薛兄弟这是相中了什么宝贝了?”说着也走到摊前,看了一下摆放的货物,什么都有,乱七八糟的各种小物件,只是在梗摆上有一扇子挂穗十分的精致漂亮,白色的摆穗上一枚玉珠将其束在其中,何平甚是喜欢,但心里一思,手轻捏了一下衣袋,乐呵呵的看着薛云宇,“薛兄弟,你可有相中的宝贝?”

    薛云宇微微一笑,用扇子一指那扇穗,“此物甚为精致,应当是出自上家之手。”

    何平“嗯,嗯”的应了几声,“我虽不知道这物件是出自什么地方的,但确实是精美。”他看了一下薛云宇,嘴角动了一下,想问却被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你俩都在这里啊,正好免得我到处找了。”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俩转身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吴子衡,“丰家主正在厅堂等我们回去说话,你俩速速跟我回去吧,不然的话,等着急了,咱们以后的日子可就真的不好过了,”说完,他转身欲走,看着他俩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别看了,走吧。”

    大厅之上,丰无尘威严的坐在正堂家主位置上,左右两侧站立的是耿忠和江无患,四名护宝师依次站立厅下两侧,厅堂正中站立的是今日最新选拔的六人,一字排开。

    何平仔细打量着丰无尘,剑眉怒目,一脸刚正之气,虽传闻中是枫桦镇的首富,但这股肃杀刚正之气绝不是一般暴发户能持有的。

    “今日传你们六人前来大厅,只为一事,我丰家在此镇守锁尘阁已有三百余年,历经战患无数,想必你们也听说过,近二十年来,总有人在暗中觊觎着我丰家,所谓护宝师一职,就是誓死守护的意思,而守护什么,日后自然有人会告诉你们。”丰无尘看了一下堂下六人,接着说,“你们之中可有人现在有退却之意?此时离开,我绝无怪罪之意,人各有志嘛。”

    六人虽有些意外,但彼此一看,没人想离开,将手一抱拳,“家主宽心,我等定尽心誓死守护。”

    丰无尘轻轻一点头,看了一眼左右,“我身边这两位,不用我多说,大家想必都已经知道了,江无患,耿忠。”二人欠身施礼,众人还礼。

    丰无尘满意的点了一下头,面色微露一丝喜悦,“今日暂且至此,耿忠,无患,剩余之事交给你们了。”说完起身离开,江无患,耿忠将手一抱拳,异口同声的说道:“领命。”

    丰无尘离开厅堂后,径直走向后院,几名金卫见丰无尘来到,拱手施礼,丰无尘轻微一点头,迎面走来一端盏丫鬟,小声问道:“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丫鬟见是丰无尘,立即施礼,“回禀家主,小姐无碍,刚喝了点汤,现在正在调息。”

    丰无尘放心的点了一下头,挥挥手,示意她暂且退下,步子放缓了一下,慢慢走到房门外,用手轻扣了两下门,听到屋里有动静,脸上的笑容逐渐舒展了,“泽儿,睡了吗?”

    这时门开了,丰泽一席睡衣白袍,头发虽有些散乱,但清纯的脸上仍挂了一丝温馨的笑容,“父亲,您回来啦?泽儿这次惹祸了,还望父亲责罚。”

    说到这里,丰无尘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不少,但眼中充满了关爱,“泽儿,此事无患已经跟我说了,这不怪你,只是那群人的来历得想办法打听清楚,总不能打了半天连自己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吧。”

    丰泽从袍袖中取出一物,但见它莹润剔透,周身透着一股如同霜雪一般的寒气。

    “这是......?”丰无尘从她手中取得,仔细看了又看,“相柳珠?”丰无尘脸上布满了疑惑,看着它若有所思的思量着什么。

    “父亲,你认识这个珠子?追杀我的黑衣人就是为了得到它,继而害了四位护宝师大哥。”丰泽的语气带着一丝伤感,那份伤感是发自内心的忧伤,虽然她表情平静,但水灵的眸子里却充满了泪水,只是尽量不让它滑落。

    “泽儿,”丰无尘关爱的轻抚了一下她的头顶,“这颗珠子应该是相柳珠,相传是三百年前一位修道者的宝贝,一共有九颗,九颗代表着他对权利的欲望,每一刻都是用他认为值得他认真对付的对手的舍元精魄,一共有九位上乘修道者成为他珠子的炼化物。后来他也去了昆仑,想得道飞升,结果因为修行时作孽慎重,遭到了八卫神的诛杀,激战了三天三夜,他用尽了九颗珠子里所积攒的所有灵力,结果大败。都以为他会被万劫不复,但听说是出了意外,”他语气加重了不少,“有人把他救走了!”

    “什么?!”丰泽听得入神,但听这么一说着实有些意外,“从八卫神手中夺走犯人?!”

    “泽儿,你先好好养伤,余下的事,”丰无尘此时温和的眼中掠过一丝坚韧,“就交给为父来处理。”他看着丰泽,“以后不许再以身犯险了,出门必须让护宝师随行,让耿忠负责安排,不过这次选拔出来的护宝师里面,倒是有两三个身手不错的。听无患说,其中有一人是把你背回来的?”

    “哦?是不是一个看起来傻呆还特别让人不舒服的人?”丰泽本想说其实救下他们的另有其人,他和那人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但她还是最终忍住了,她见识过林中那位女子的术法,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在不确定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她还不想出卖一个对她有恩的人。。

    丰无尘看了看丰泽,似乎看出一丝端倪,笑了,“那小子功夫不错,只是可惜灵力修炼不够,还需磨炼,是块习武的好料。”他长舒一口气,话锋一转,“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为父还要听听无患今日打探的一些消息。”说完,转身离开了。

    丰泽轻轻一欠身,看着父亲渐渐离开,心中着实有些杂乱,就像一团乱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