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嫁给那位长官 > 第 9 章
    陆枫在说完那些气人的话后,就不再逗留,转身离去,只是声音远远的传来:“明天记得来御史台报道。”

    他能想到身后的冯凌气得跳脚的样子,原本清冷的眉眼在此刻变得柔和,嘴角缓缓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其实他之所以又回来,还是担心冯凌这个初入宫的人找不着路或是惹下麻烦,结果还真让他撞着长公主一事。

    这只是开始,从来没有谁能在得罪他之后全身而退,特别是那个可恶的冯凌当初竟敢调戏他,不能忍。

    看着男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冯凌同样轻轻的勾了勾嘴角,再没有方才那气急败坏的样子。

    呵,这男人还赖上她了,那就让他给她等着,以后不让男人在自己面前哭着求饶,她不姓冯。

    因为心中正在发着狠,一不小心,冯凌把一根花枝折断了,她做贼心虚的看了下周围,见没有人注意到她,就轻手轻脚的赶紧走了。接下来的这段路,她没有再碰上什么大人物,顺顺利利的到了宫门口。

    冯凌在宫门口处等得百无聊赖,悻悻的摸着花白的毛,还亲热的凑过去问道:“花白,热吗?”

    花白用鼻子拱着她的手,只是“嘶嘶”的叫着,冯凌看着它头顶留下的汗水,顿时觉得自己又傻又无聊,竟然去问这种蠢问题。

    爹爹还未回来,也不知陛下在与他说什么,冯凌的心情蓦得沉重下来,她是知道为什么陛下要在这个时候把爹爹召回京的。

    陛下登基已经有许多年,年长的皇子也已长大成人,开始了对皇位的角逐。陛下此时把爹爹召回京,再在军营中安插好自己的亲信,那么将来西北军营这股势力必然是给自己看重的皇子留下的一大筹码。而朝廷去年已经和草原和亲,暂时是没有什么战事的,那么爹爹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什么用了,还是给别人腾位子的好。

    当今大庆朝前几年不仅外有南疆,西北草原的虎视眈眈,内里也是藩镇割据,内乱不断,自去年开始,朝廷先是和草原部落达成和解,甚至嫁过去了一个和亲公主,然后虎庆大将军又打败了南疆。外祸先平后,内里的各个藩镇见朝廷稳定,现在表面上倒是也安分恭敬了下来,至于内里如何,却是不知。

    冯凌躲在了树荫底下,但毕竟闷热,只能不停的用手给自己扇风却依然解不了汗意。

    突然,前面过来一辆马车,车帘被拉开,车上先走下一个穿着豆绿衫衣的丫鬟,在马车边上放下马凳,随后一双白皙的纤纤玉手伸了出来,丫鬟扶住她的手,接着车上就走下了一个身姿袅娜的女子。

    女子大约十五六岁,一身粉色金绣边长裙,头上梳了个灵蛇髻,看上去娇俏可爱,脚上迈着大家闺秀的优雅步伐,边走边催着一旁的丫鬟:“翠香,快点走,皇后娘娘还在宫里等着我呢,也不知太子殿下今日可在。”

    冯凌看着女子急匆匆的在自己面前走过,心中暗暗思量,太子殿下似乎还没有大婚,听说皇后最近正在物色太子妃的人选,眼下的女子可能是皇后替太子相看的。

    冯凌看了眼马车上的牌子,上面清晰的写着赵府二字。

    没等多久,冯将军就从宫门口走了出来,冯凌一见到他,赶忙迎了上去,给了她爹一个熊抱。

    冯将军嘴角微微翘起,手上却是利索的把冯凌推开了,口中呵斥道:“规矩呢,这可是宫门口。”

    冯凌笑嘻嘻的也不计较,冯将军自去牵了他的大黑马,和冯凌一起离开了。一路上,他们都只是闲聊,很有默契的没有讲宫里发生的事情。

    一回到府,冯将军先让下人拿了几壶凉茶上来,再把所有人都禀退了,才细细的和冯凌说起了宫里发生的其他事情。

    冯将军摸着自己的胡子,悠悠叹道:“陛下和我叙旧,只说我多年沙场,身上全是伤病,到时给我挂个闲职也就算了,让我好生的享受京城的富贵。”

    “至于你,我猜陛下之所以会让你去御史台,除了是陆枫那小子自己去陛下面前求的,也大概是陛下已经削了我的职,总是要给点补偿才行,再则,陆枫是他的心腹,大约陛下还是不放心你爹我吧。”

    冯凌冷笑:“爹爹这些年在战场上九死一生也就算了,回来之后居然还要被陛下怀疑,这可真是什么世道?”

    冯将军沉默了好一会,才拍着冯凌的肩膀笑道:“这里面的关系多着呢,我出宫之时,还听到宫里出了一件好笑的事。”

    冯凌向来好奇心重,忍不住问:“宫里出什么事了?”

    冯将军连喝了几口的凉茶,一擦嘴巴,这才慢慢讲来:“今天你走后不久,长公主就进了宫,说是皇后替太子抢了她的未来儿媳妇,这个未来儿媳妇听说是沈家的千金,长得非常美貌。宁恩世子早就看上了她,但偏偏沈家是京城的几大世家之一,皇后也想为太子娶这位儿媳妇添助力,所以今天长公主到宫里去找皇后要说法了。”

    冯凌顿时想起了今天看到的那位明艳张扬的长公主殿下,不由撇了撇嘴,向她爹告状道:“那个长公主可真是不讲理,今天她竟然还诬陷我冲撞她,明明我规矩得很,结果差点被她打了板子。”

    冯将军赶忙焦急的查看冯凌的情况,看她哪里被打伤了,却见冯凌已经一跳三尺远,愤怒的说:“我要是真被打了就算了,可惜碰到了陆枫这个混蛋,不仅扣了一个月的俸禄,还要被罚抄书呢。”

    冯将军见冯凌活蹦乱跳的样子,顿时放下心来,舒了口气,斥责道:“钱没了就没了,抄抄书也挺好,省得你整天不安分,学学修生养性也不错。”

    冯凌见没有得到她爹的同情,讪讪的停下了自己浮夸的表演,把手背在身后,再次坐下,眨着大大的桃花眼问道:“那皇后和长公主怎么样了?”

    冯将军顿时又是一笑,脸上出现了冯凌从未见过的兴奋神情,他接着细细讲来:“皇后和长公主正在吵架的时候,赵府的小姐又来了,原来赵小姐是皇后为了太子准备的备选,如果太子能娶到沈小姐,赵小姐就会被纳为侧妃,如果太子娶不到沈小姐,太子就娶赵小姐为正妃。可赵小姐是武将家的小姐,一心要当太子妃,哪忍得了这种气,已经在皇后的宫中闹出来了。”

    冯凌顿时疑惑:“是皇后召见的赵小姐,碰到长公主来找麻烦,怎么不去通知赵小姐让她不要进宫呢?”

    冯将军笑笑:“阿凌以为皇后没有派人去对赵小姐说吗?可是赵小姐依然什么都不知道的进宫了。”

    冯凌深呼出一口气,肯定道:“是陛下,他阻拦了皇后去向赵小姐传消息的人,让刚烈的赵小姐和皇后直接撕破脸。”

    冯将军但笑不语,皇后出身世家大族,母族的力量强大,如果太子再娶了沈家之女或是赵家之女,那么太子势必如虎添翼。但陛下也不愿直接反对,与皇后闹起来,于是借着宁恩世子喜欢沈家女的心思,皇后要传赵家女进宫与太子相看的时机,纵容长公主进宫闹事,让皇后和这两家都闹起来,把结亲之事破坏。长公主也正是知道皇帝的心思,才敢去皇后宫中闹事,她的嚣张跋扈从来都是审时度势。

    而当今陛下的成年皇子共有五位,大皇子正是皇后所出的太子,二皇子是贵妃所出,贵妃的父亲正是这次平定南疆的虎庆大将军,三皇子是宫女所出,不受陛下重视,四皇子是宁妃所出,宁妃已经过世多年,当年宁妃宠冠后宫,目前四皇子也是陛下最宠爱的皇子,五皇子是淑妃所出,文不成武不就的,同样不受皇帝的重视。

    皇帝破坏太子和这两家的联姻可能是为了各位皇子之间的均衡,也可能是为了他自己心中属意的皇子铺路。

    和冯将军交换完了今日宫中所得,冯凌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耐烦的挥退了要上来服侍的丫鬟小厮,思索了很久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最后不知怎的又想到了某个欠揍的男人,好像明天又要见到了。

    什么皇帝公主的,离她都远,但那男人离她却是近得很,明天他不但要让她做白工,还要罚她抄书。

    真是表面清雅,内里心黑的破书生,她再也不要看书生小姐的戏曲了。

    今天晚上的梦里,冯凌又梦到了陆枫,梦中的她成为了陆枫的长官,板着脸就把陆枫一年的俸禄给扣了,再罚他练武两小时,折腾的男人只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想来换得她的心软,而冯凌自己则是站在一旁叉腰大笑。

    梦里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第二天,冯凌可怜兮兮的爬起了床来,连睡晚觉的资格都没有,准备去御史台当那没有钱的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