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快穿女配苏炸了 > 0234 这个世界不一般10
    鬼使神差的,褚明熙接了电话:“喂,你找婠婠什么事?”

    陈兆美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顿时急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婠婠呢?你让她接电话!”

    褚明熙脸色一沉:“她现在不方便,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陈兆美一听,心里更不痛快:“她现在不方便是什么意思?你们……”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不说什么事,我就挂了。”

    “等等!我找婠婠有事,你……”

    “哦,既然你没事的话,那我挂了。”

    “喂,你……”

    “嘟——嘟——”

    陈兆美气得差点摔了手机。

    他以前不这样的,可是自从认识了【秦婠】后,他就喜欢上了摔东西。

    好在他还记得现在的手机来之不易,总算没有真的摔了。

    陈兆美心里不痛快极了。

    他本以为秦婠是赌气才找了个男人,谁知道,她竟然真的跟那个男人……

    她怎么能这样!

    “无耻!不要脸!有钱人果然没一个是好东西!”

    陈兆美刚骂完,谁知旁边突然停下一辆车,一个女生不爽地瞪着他:“你有病啊?有钱人得罪你了?神经病!”

    陈兆美被她吓了一跳,看她表情凶凶的,一个字都不敢回。

    那女生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不屑地朝他比了个中指,开车走了。

    陈兆美被喷了一脸的车尾气,忍不住迁怒起了秦婠。

    但是想到迎新晚会的表演,还有钱老师说的出道,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明天去秦婠上课的地方堵她。

    他既然要出道,当然要表现得更好才行。

    钱老师帮他借到的那套礼服太一般了,穿在身上要差了很多。

    还是秦婠给他的那套礼服好。

    可她竟然收了回去!

    ……

    秦婠从卫生间里出来,就发现褚明熙的表情怪怪的。

    她狐疑地看着褚明熙:“我刚刚好像听到手机响了,谁来的电话?”

    褚明熙心虚地说:“哦,是诈骗电话,我没接。”

    “可我好像听到你说话了。”

    褚明熙通红着脸:“那肯定是你听错了!”

    “我听错了?”

    “对啊,肯定是你听错了。赶紧吃饭吧,你不是饿了吗?”

    “可能是听错了吧。”

    还跟她装!

    她可全都听到了!

    ╭(╯^╰)╮

    次日,秦婠照常来到学校上课。

    这时候新生还在军训,但褚明熙请了病假,免了军训,就给秦婠当了跟班。

    刚要走到教室门口,陈兆美和温如月突然走出来,拦住了两人。

    陈兆美一看到褚明熙就怒了。

    他瞪着褚明熙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接着又质问秦婠:“秦婠,他那样的身份,你带他来学校不合适吧?

    学校可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是学生们的圣地,可不能被他给污染了。”

    褚明熙直接气笑了:“我的身份怎么了?哪里不合适了?”

    陈兆美被他一笑,倒是有些怂了。

    但他想到褚明熙就是个卖的,又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就说:“你是什么身份,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让我说出来了吧?不然你脸上也不好看。”

    这时秦婠突然说道:“陈兆美,你跑来拦着我们,就是为了说这个?”

    陈兆美当然不是!

    他只是看着秦婠跟褚明熙站在一起,就觉得心里很不好受。

    仿佛是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褚明熙给抢了。

    可现在秦婠问了,他只能说正事。

    不然等会儿要上课了。

    陈兆美就说道:“秦婠,我希望你能把衣服和琴借给我用一下,表演完我就还给你。”

    温如月也说:“秦婠,你就帮陈兆美这个忙吧。大家都是同学,你也是个女人,总该大度点。”

    秦婠直接被他们逗笑了。

    “大度?我还不够大度吗?陈兆美出轨跟你在一起,我也只是拿回了属于我的东西,都没把他怎么样,你还想让我怎么大度?”

    陈兆美怕丢脸,秦婠可不怕。

    既然他和温如月都不要脸了,她就帮他们一把!

    “还想借衣服和琴?你说的,是那套价值六十万的高定礼服和一百万的小提琴?”

    不少同学都被吸引了过来,要不就是竖起耳朵在偷听。

    听到这番话后,他们看向陈兆美的眼神全变了!

    那么贵的衣服和琴,陈兆美居然理直气壮地让秦婠借给他!

    他的脸也太大了吧!

    而且,他居然还出轨?

    陈兆美顿时急了:“秦婠,你为什么要污蔑我?我什么时候出……出轨了?”

    “陈兆美,奉劝你一句,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让我污蔑你?我说你出轨,难道还会有假?

    衣服和琴你就别想了,你不是总说,我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有钱也没什么了不起吗?

    那就好好坚持你的清高,别总是跑来纠缠我。

    当初是你要分手的,我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让你帮我拿药的时候,你直接见死不救跑得飞快。

    现在哪来的脸跑来找我要东西?我欠你的?

    还有,你不用准备节目了。你的水平不够节目已经被毙了。”

    这下,周围的学生彻底哗然。

    如果说出轨只是道德问题,那见死不救还跑路,就太过分了。

    秦婠当初对陈兆美那么好,他怎么能这样做?

    就连躲在人群里的李晓明三人都惊呆了。

    “天哪!陈兆美居然还做过这种事!”

    “难怪秦婠把东西全拿回去了,换成我,我也得拿回去啊。”

    “陈兆美也太过分了,见死不救啊!”

    “秦婠可真是命大,居然活了下来。”

    “陈兆美居然还有脸问秦婠借衣服和琴!”

    “他的脸皮也太厚了!”

    “光看长相真是看不出来,他居然是这种人。”

    ……

    陈兆美本来还想质问秦婠节目的事,听到这些话后,顿时慌了。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

    说到这里,他突然晕了过去。

    温如月赶紧扶住他,然后质问秦婠:“秦婠,你现在满意了?陈兆美不过是想跟你分手而已,你居然要这样毁掉他,你太可怕了!”

    秦婠冷冷一笑:“那就有多远滚多远,别来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