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天降鸿运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提亲!
    看到赵安邦疑惑的样子,李华茂心里冷哼一声,“装的还挺像。”

    他也懒得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道:“实话告诉你吧,你们赵家以二十一亿米元的价格买下骏龙大厦,这种低价已经让很多公司眼红!他们将你的订单推掉,无非就是想刁难你而已!”

    “什么?你说我们赵家以二十一亿米元买下骏龙大厦?”赵安邦被他说得一头雾水。

    “赵叔叔,别装了,你们赵家一心想重振往日的辉煌,不甘心缩居北河,所以才会让赵雅馨背地里组建一家公司,看似与赵家的产业没有丝毫关联,但却用二十一亿米元的价格买下了骏龙大厦!”

    听到这话,赵安邦总算明白过来。

    李华茂的意思是赵雅馨替赵家开了家公司,买下了骏龙大厦。

    可事实上,骏龙大厦和赵家根本没有一点关系,他身为家主也并不知情。

    他正色道,“李公子,我想你误会了,我赵家和骏龙大厦,没有半毛钱关系,至于雅馨为何会出面买下骏龙大厦,我实在不知,虽说她很有商业天赋,但我不相信她自己目前有那么多资金,能单独买下骏龙大厦,她一定是哪家公司的谈判代表罢了。”

    听赵安邦这么说,李华茂心里笃定,赵家是打死不会承认暗中购买骏龙大厦了。

    他认为赵家依然还畏惧当年那件事造成的后果,因此不敢明目张胆将家族势力扩张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当年的赵家,因为家族财富巨大,当时的家主频频与一些高层走得很近。

    只可惜他们赵家支持的那位,最终没有登上大位,被后来的接任者秋后算账!

    于是赵家从华夏前十的家族,一步步沦落为如今这副模样。

    即便已经龟缩在北河做点小本买卖,依然小心翼翼地不敢太出风头。

    如果上面的人,知道赵家出手购买了鹏城的地标型建筑骏龙大厦,

    即便那位掌权者已早已经离世,但由他选定的接任者必然会继承他的遗志,赵家恐怕也会再次遭遇打压!

    赵家现在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除非能攀上势力强悍的大腿。

    否则,他们绝对不敢太早暴露扩张商业版图的意图。

    李华茂就是凭借这一点,才会认定骏龙大厦就是赵家在背后出手买下。

    所以他压根不相信赵安邦的话,只是淡淡一笑道:“赵叔叔,你不用否认,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希望赵家能将骏龙大厦一半的所有权,卖给我们李家,作为交换条件,我李家可保你赵家扩张商业版图无虞,那批医疗器材的订单也会有公司吃下。不知赵家主意下如何?”

    听到李家能保赵家扩张无虞,赵安邦有些心动。

    毕竟李家的大本营和根基都在香江,内地高层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有他们出面回护,确实能让赵家获得倚靠。

    但骏龙大厦并非赵家所有,他根本没办法拿出这个条件和对方交换!

    他只能无奈苦笑道:“李公子,这骏龙大厦,真的跟我赵家无关,我赵家虽有心与李家结交,但却没办法拿出李公子口中的骏龙大厦所有权,不知道可否用其他东西代替?”

    李华茂听到这话,眼珠一转,用其他东西代替?

    他脑海中忽然闪现一个念头,摸摸鼻子,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既然赵家舍不得将骏龙大厦交出来,不如这样,我在这里向赵家提亲,希望你们赵家,能将赵雅馨嫁给我!”

    赵安邦眉头一皱,“将雅馨嫁给你?”

    赵雅馨是赵家人,但他的父母都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并不怎么管理家族事物。

    对赵雅馨也比较放任,任由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赵雅馨也比较独立,她去麻省理工以及进入华夏银行,全都是她一个人走出来的路。

    可以说,虽然他是赵家家主,但在赵雅馨的婚姻大事方面,毫无话语权。

    此时面对李华茂的要求,他虽然有些动容,但也没有贸然答应。

    “没错!”

    赵安邦淡淡一笑,“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不过,我会和雅馨商量一下,若是能和你们李家结为亲家,对我们赵家也是好事一桩。”

    李华茂摇摇头,他知道,如果要和赵雅馨商量,这件事没有一丝实现的可能性。

    必须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来绑架赵雅馨,让她被迫嫁给自己,这也是他唯一能得到赵雅馨的机会!

    “你是赵家家主,在这件事上面,怎么会做不了主?”李华茂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赵安邦听出了他的意思,压根不想经过赵雅馨的同意就直接将事情定下来。

    他呵呵笑道:“我是家主,不过雅馨只是我的侄女,他父亲是我兄长,若是有谁能决定她的婚姻大事,只有她父亲。”

    “那就有劳赵家主将赵雅馨的父亲请出来,我当面和他说这件事,也希望赵家主为了你们赵家考虑,和赵雅馨父亲说明这当中的利害关系。”

    赵安邦站起身,“好的,我这就去请我兄长出来,请李大公子稍等片刻!”

    赵雅馨的父亲赵安南五十多岁,生性淡泊,因此将原本是他的家主之位让给了弟弟。

    不过在决定家族大事上面,他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

    来到赵家的后花园,赵安南正在拿着剪刀修剪花枝。

    赵安邦见到他,恭谨站立,“哥,香江李家的继承人李华茂今天来我们赵家,有一件事想和你商议。”

    赵安南动作丝毫不停,仍旧小心翼翼的拿着剪刀修剪花枝。

    他的声音很浑厚,唇上的胡须动了一下,“什么事?”

    “这个李华茂似乎对雅馨有爱慕之意,希望赵家将雅馨许配给他。”赵安邦说道。

    “这件事,完全由雅馨自己决定,我不插手!”

    “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不过好像雅馨并不喜欢他,所以才来找我们。”

    “那就让他回去吧!”

    赵安邦表情有些为难,“不行啊,这次是个和李家结交的机会,我们赵家最近越来越步履艰难,政府不断支持外来企业进入北河,蚕食我们赵家的市场份额,如果再这么下去,赵家在北河恐无立足之地啊!”

    “那你的意思呢?”赵安南放下剪刀,淡淡的看着这个现任家主弟弟,“由我出面,劝说雅馨嫁给那个李家人?”

    “如果能这样,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赵安南笑了一下,伸伸懒腰,“我这个当爹的,还真劝不了她,这件事,可以回绝他了。”

    赵安邦脸色一急,“那赵家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赵家一天天衰落下去吗?”

    他的语气有些激动,“如果雅馨能嫁给李华茂,其实还算是我们赵家高攀了李家。”

    赵安南叹了口气,摇摇头,“雅馨的性子我清楚,她自己不愿意的事情,谁都无法劝得动她。至于赵家,既然有人想让我们沉沦,不如我们干脆搬进大山,做个与世无争的隐世家族,也挺好!”

    说完,他自嘲似的笑了笑。

    赵安邦听见兄长的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哥,我们赵家经不起折腾了,你当惯了闲云野鹤,不知道我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赵家目前几百号人,全部指望那点产业吃饭,如果任由目前的事情发展下去,不出五年,我们赵家就会破产!就这次,由我们生产的一批医疗器材,被全部退货了,光这一笔,损失就达到一个亿的米元!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我们赵家目前就像是囚笼困兽,如果没有外部助力解救,根本只能坐以待毙啊!”他越说越激动!

    “那是你这个家主的事情!当初我将这个重担交到你手上,你可是信心满满,怎么?现在知道困难了?”

    赵安邦重重叹了口气,“我低估了那次事情对我们赵家的影响了”

    赵安南拍拍他的肩膀,“行了,你也别太气馁,车到山前必有路,赵家如今在北河,好歹还算是第一家族,很多事情,你也别想得太悲观,说不定你现在看着没希望,等过了今晚,就豁然开朗了。”

    “对了,前几天雅馨打电话给我,说要回来一趟,这样吧,趁这个机会,我和她说说这件事,要是她同意,我当然没话说,她如果不同意,我也不会多嘴,我这个女儿你也知道,性子倔得很,否则当年也不会一个人独自跑到米国去。”

    赵安邦点点头,忽然想起了正事,

    “对了,那个李华茂还在客厅等你,你要不去看看?”

    赵安南洗了洗手,拨弄了一下盆栽。。

    “花也修剪完了,正好没事,我就去见见他吧。”

    随即,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