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隐身就完事了 > 第93章 标准母子模板
    别人打架是先叫小弟干,但屠龙帮疯了,三两下揪出堂主长老,直捣黄龙,惹得三大帮派的大佬都躲起来,不敢回城里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光州都成了屠龙帮的后花园,在那里,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人,而且还个个不说话,搞得凶神恶煞的好可怕。

    有人给车鸿宝汇报了目前的情况,大帮主有大帮主的威严,他似乎很淡定,一点都不怂。

    也是,野兽帮现在都成为minutes的后花园了,屠龙帮的人确实能打,但是有什么用,上头了,连老巢都不要了,现在这个社会讲的是钱,打架真有出路?

    “让武堂的人出手,会会他们。”

    但也不能让屠龙帮一直嚣张下去,搞得其他三个帮主都不敢回来了,作为老大哥,车鸿宝是时候做点什么。

    “有点小题大做了吧?”身后的手下面容惊惧,似乎放出的人是什么洪水猛兽。

    “屠龙帮只是一群枪手,真正幕后真凶还没出来呢,既然如此,那就将他的‘武器’废掉。”

    “是。”

    即使再害怕,马仔都要领命去做了。

    希望屠龙帮的人能熬得久一点吧,武堂的人可是特种兵退役的超级王牌。

    ……

    天气越来越冷了,可能跟最近的战斗有关。

    陈澈没有找到谭斯乔,因为被苏炜他们抓了回来。

    说是让他一个人静静,但是静太久了吧?

    再静下去会死人的。

    这货伤成什么样子了,大冬天的,不抓回来没准就死在外面了。

    今天医院只有他一人,但很快就又有两人来拜访。

    这两人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下属,一进来,就吓得半个医院宕机。

    但没有人敢出声,因为他们都认识车鸿宝旁边那个臭名昭著的屠夫,这是人人都知道手染鲜血的恶徒,但他就是能逍遥法外。

    至于让他心甘情愿走在后面的男人是谁,那就不知道了。

    不过看那高大的身躯,就不像是什么善茬,体外若有若无的气势,仿佛实质般,压迫众人的心。

    没有人敢拦车鸿宝,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在所有人惊惧的目光里,来到了陈澈病房。

    陈澈的护士是拿了苏炜好处的,所以很尽责,不准车鸿宝他们进去。

    “让开。”

    女人有些恼,她很急,必须要见到自己儿子,你敢在这里挡路?

    或许是跟大佬跟太久了,滕晓曼也沾染了杀气,给了那女护士一巴掌,让她滚。

    但这护士确实对得起苏炜给的钱,即使害怕的双腿发抖,但还是屹立在病房门口,不走了。

    “将她扔出去。”

    车鸿宝眉头一皱,就不再停留,搂着滕晓曼推门走了进去。

    那护士自然不能再拦他,因为她被屠夫拎起来,从二楼窗户丢了下去。

    旁边的人尖叫连连,吓得急忙跑下去救人,不知道死了没有。

    “小澈。”

    滕晓曼看着儿子的惨样,没有了其他情绪,心都碎了朝他扑过来,抱着陈澈就一个劲的哭。

    “你来干什么?”

    陈澈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挣扎着从女人怀里出来,表情冷漠。

    “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的,妈给你出气!”

    显然,滕晓曼是极怒的,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在此时,必须要表现的很生气,似乎想让车鸿宝看到?

    如果这位光州第一帮主肯出手,那伤害陈澈的人,渣都没得剩。

    “护士!”

    陈澈懒得理她,喊了好多声,想让人将他们赶出去,但是一直得不到回应。

    “别叫了,他们不敢进来。”车鸿宝走上前,看着陈澈,“那天那个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会跟在他身边,这其中的经过,你给我说一下。”

    “……”陈澈没搭话,只是瞄了他一眼,表情嘲讽。

    车大帮主身居高位久了,跟谁说话都是命令的口气,好威风。

    且不说陈澈和苏炜的关系,就算两人萍水相逢,也不会将真相告诉他。

    “小澈,你听你车伯伯的说,将那个人的身份告诉我们,你被人利用了呀!”

    滕晓曼显然也是先入为主,觉得苏炜不是什么好人,陈澈一个高中生,能有多牛哔?还被绑架?

    “利用NMXXX,”陈澈容不得别人侮辱自己兄弟,“老子是屠龙帮老大,屠龙帮帮主都要听我的!”

    “你真以为这么简单?”车鸿宝道:“如果对方是有心的,在你身边安插一个棋子谈何容易?你别以为对方是你同学,就身家清白了。”

    “呵呵。”陈澈冷笑着,如果车鸿宝这句话是给其他人说的,没准就对文圣杰产生了戒心,可他不是,他相信自己的兄弟,此时,他反而是怀疑车鸿宝狼子野心了,这人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另有所图?看他的样子,倒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面容,没准就是个傻子。

    不可否认,车鸿宝这个时代的人,有很多闪光点,但也有最致命的一个特质,就是这些人很自以为是,并且固执守旧,认定了的事情很难被改变。

    “小澈你快说呀,不然妈妈怎么帮你?那什么帮你也别去了,你车伯伯已经派高手出面,很快他们就会失败,到时候你就看看他们的真面目吧。”

    “真面目?”陈澈冷笑,身心都被这对活宝气得够呛,“我现在倒是看清你们真面目了,管的可真够多,在你们眼里,我就那么的不堪?连交个朋友都会被骗?你们可曾当我是个正常人?”

    “妈不是这个意思,你先别激动,好好躺着听我说,你还小,我们这不是怕你出意外吗?你看看现在自己这个样子,都伤成什么样了,妈看着就心疼。”滕晓曼止不住落泪,“你当然可以交新朋友了,但那个屠龙帮的帮主,还有之前那个男人,他们都不是寻常人,你跟他们在一起,会出事的。”。

    “出尼玛个事,”陈澈要气死了,他不清楚苏炜和文圣杰的为人?“麻烦你们滚好吗,如果不想我再死一次给你们看……”

    “好好,小澈你别激动。”滕晓曼实在是怕了他了,起身,给陈澈拉好被子,然后道:“既然你不肯听妈的话,那妈就替你做主,你放心,那两个人不会来骚扰你了,不用多久,屠龙帮就会消失在光州。”说这句话的时候,女人似乎充满了气势,她哪里来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