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 第三十一章回家
    “是你吗?”

    李清河听到乾巧无头无脑问出这句话。

    what?

    什么是我,我干什么了?

    李清河并不记得自己和“金毛”巧还有短发“嘟嘟嘴”真理认识啊。

    看着李清河一脸的茫然,乾巧心想难不成自己真的认错人了,不过这也很可能。

    出车祸的那个人,伤的那么重,一个多月的治疗,估计还在床上躺着呢。虽然这个人和那个人长的像,但世上长的像的人也不是没有。

    既然李清河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出车祸的那个人,乾巧也就没有多理睬,他更关心真理。

    真理则没有乾巧那么心大,眼前的男人之前躺在地上是什么样,她可是记得很清楚,那可是和一个死人一样。

    就算现在看起来,李清河身上依旧是一身伤,真的该去医院看看。

    “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乾巧看到真理伤的不轻,就要带她去医院。

    “等等。我觉得他比我更需要去医院看看。”

    真理来到了李清河的面前,关心的问道:

    “你,还能走吗?”

    李清河刚刚面对牛型奥菲以诺的时候,还没感觉到什么。

    在乾巧收拾掉牛型奥菲以诺后,李清河心中的怒火一泄千丈,身上的伤口疼得他直咬牙。

    李清河被真理这么一问,李清河努力维持脸上的平静,

    “额,没事的。你看我给你走两步看看。”

    李清河出于男人的自尊心作怪,在女人面前,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李清河先迈出了左脚,当将全身的力量压在左半身,探出右脚的那一刻。

    颤抖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真以为那十几米的高度是假的啊!身上没少一件零件就不错了。

    李清河成为奥菲以诺也不过是勉强恢复了致命伤,至于其他的伤依旧留在李清河身上。只能说成为奥菲以诺后,那些伤会以常人千百倍的速度恢复,但目前………

    李清河还是忍着吧。

    “噗通”。

    一声重响,李清河面朝真理右膝跪地,吓了真理一跳。

    “这,这………”

    虽然成为奥菲以诺,让李清河活了过来。但是,他的伤势,并没有恢复,这方面终究时不如亚人血脉啊。

    亚人的复活可是是全方位的,身上的伤势、疾病什么的全都治愈了。只不过每次随机失去部分记忆,那是真的伤啊。

    像这次被摔死,复活后失去的记忆不包括他近一个月来的记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李清河感到自己的右膝盖已经骨裂了,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不至于大喊出来。

    面对李清河的跪拜大礼,乾巧和真理一脸懵逼。

    “还愣着干嘛,扶我啊。”

    乾巧最先反应过来,将李清河扶了起来。

    “巧,你送他去医院看看吧。我自己没问题的。”

    真理的伤口还在嘀嗒着血,渗透了外衣。

    一辆摩托车按理来说只能带两个人,如果三个人就有些太挤了。

    “我看这摩托车勉强也够咱仨,我的家就在附近,先在我家包扎一下吧。”

    李清河说的家,不是菊池启太郎的洗衣店,那个地方他还记不起来。

    他说的家是丰臣清香,给他的那套楼放,离这里确实也“不远”,也就比去医院近一些。

    一开始真理还有些磨磨蹭蹭,因为路上有三辆摩托车,其中两辆是分别属于乾巧和真理。

    这么一来的话,那么就有一辆摩托车被暂时放置在这里。

    三个人什么也不带的话,勉强可以坐下,但是要带上装有Faiz的箱子的话,那真的是够呛了。

    但真理死活不愿意放下,这么一来三个人的位置就定下来了。

    乾巧驾驶,真理被夹在中间,李清河坐在末尾,负责将手提箱抓在手中。

    还好这次李清河是变成奥菲以诺复活了,不然他这次可就真的死翘翘了。

    因为距离上次复活,连一天都没到,距离再次复活的冷却还有六天多呢。

    有着李清河的指路,来到了他家,停了下来。

    夹在中间的真理先下摩托,将李清河手中装有Faiz腰带的手提箱接过来,然后搭了一把手,将李清河拖下了摩托车。

    “还好钥匙还在。”

    李清河感叹自己真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下来,滚了一路,居然没死。

    真是个傻孩子啊。

    李清河摸了摸挂在裤带的钥匙,还好,没有丢失。只不过手机丢失了,手机包撕裂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手机空空如许。

    李清河低头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近乎衣不蔽体的现状,身上的白水公司制服已经被石头、荆棘、树枝撕扯成条条,一条裤腿都不见了。很显然,已经不能穿了。

    还好3【点】没露出来,不然真没脸见人了。

    李清河住在三楼,只靠真理的话,是不可能将他扶上去的。

    还好乾巧劲儿大,背个李清河上去并不算费劲。

    李清河将房间内背后的急救箱找出来。

    真理给自己换了一层纱布,她的伤也就是看起来严重。

    真正严重的,还还属“躺尸”在床上的李清河,折腾了一路后,现在连地都下不了了。

    乾巧将李清河和真理带到家后,就一个人出发了,路上还有真理的那辆红色摩托车吧。

    不提乾巧怎么去骑回来摩托车,真理闲来无聊,坐在沙发上和李清河聊了起来。

    “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这一百五十多平米的大房间,就只有两个人,显得有些冷寂。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住在这么大的房间里,那就更不用说了。

    “对啊,我这一个月来,一直都住在这里。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还得请个假,这些日子不能去工作了。”

    因为房间中,还有真理在的缘故,李清河不好意思换衣服,只好缩在被子中。

    “你能借我用下你的手机吗?我打个电话,我手机丢了。”

    真理将手机递给了李清河,李清河拿过手机,脸色尴尬,打不出去电话。

    原因无他,他没有记住白水公司任何一个人的电话号码,那些联系人比如丰臣清香的手机号,都储存在丢失的手机中。他就是有手机也打不出去电话。

    李清河将手机还给了真理。

    “怎么不打了?”。

    真理看到李清河拿过手机愣了一下,就将手机还给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一个同事的电话号码都没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