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九叔师侄石少坚 > 109曲终人散长闭关
    “噗。”

    石少坚吐了一口血,血液里竟是夹杂着粒粒冰渣。石坚收回按在石少坚背上的双手,从床上下来,倒了杯水给石少坚漱口。

    “谢谢爹。”

    石少坚咕噜咕噜的漱口,石坚坐在凳子上若有所思,随后自言自语道:“静云子师妹体内这股寒气相当的霸道,以她的修为是根本掌控不了。玉虚师叔将缚神绫送给她,应该是想压制她体内的极致寒气。”

    “爹,这股寒气有什么来历?”石少坚问道。

    “不知道,少坚,你以后离她远点,这个女人非常危险,我可不想看到你变成冰雕。”

    石少坚郑重点头,其实不需要石坚告诫,他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尽量少跟静云子接触,“对了,爹,那缚神绫是法器吗?”

    “比法器高级,是法宝。每一件法宝都妙用无穷,缚神绫可以用来束缚对手。玉虚师叔催动起来,一般的宗师境强者都会被困住,一时半会脱不开身。”注意到石少坚脸上的热切,石坚泼冷水道:“你不要打法宝的主意,灵界中的法宝数量稀少,几乎都掌握在宗师境强者手里。”

    石少坚冷静下来,好奇地问道:“茅山派有几件法宝?”

    “我知道的有七件,玉虚师叔的缚神绫,青虚师叔的金刚镯,掌门所有的一剑一印一符一圭一砚,还有没有其他就不清楚了。”石坚说道。

    石少坚很眼馋,心里却知道法宝不是现在的他能觊觎的,压下强烈渴望,转移话题道:“爹,还有一件事想问问你。”

    “问。”

    “静云子师叔施展的朱雀诀跟火灵咒有关系吗?”

    石坚露出不快的神情,哼道:“当然有关系,火灵咒是凝练火之力,修成三昧真火的道术,而朱雀诀是驾驭火之力和三昧真火的道术,一个是基础,一个是进阶道术。玉虚师叔真是太偏心了,她一定经常帮助静云子修炼火灵咒,简直不惜血本,不然静云子体内的火之力不会这么多,连朱雀诀都能施展出来。少坚,你今天运气好,要是静云子将火灵咒修炼大成,一口三昧真火就能烧死你,不过你今天用的符有点意思。”

    石少坚敏锐地察觉到石坚对闪遁符的极大兴趣,暗暗警惕起来,摇头叹道:“这种符不好画,材料难寻,刚才用了四张,已经所剩不多了。”

    石坚仿佛没有听出石少坚话里的意思,直截了当问道:“你还有多少?”

    “没多少了。”

    “具体点。”

    “还有六张……”

    石坚狮子大开口,“给我四张。”

    石少坚瞬间就炸了,一脸激动的说道:“爹啊,闪遁符是我保命的东西,你一下子拿走了四张,我怎么办?”

    “你自己画啊。”

    “爹,你修为这么高,用不到闪遁符……”

    “少啰嗦,要命还是要符?”石坚问道。

    “要符。”

    石坚抬起拳头,霎时间电弧激荡,真要一拳打死石少坚的样子。石少坚从了心,乖乖掏出四张闪遁符。

    石坚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对石少坚说道:“以后每年给我送十张来。”

    “这是强人所难啊,你不知道闪遁符有多难画……”

    “能比储物符难画?”

    石少坚惊了,“这你都知道?”

    “拿来吧。”

    石少坚满嘴苦涩,以前只有他从别人那儿拿好处的,现在风水轮流转,他恭恭敬敬地奉上一张储物符。

    “就一张?”

    “爹啊,符云子师叔就做出四张符纸,无云子师叔拿走一张,剩下三张被我拿走画出了储物符,一张我自己用,一张送给了婷婷,就剩下你手里这张了。”石少坚老老实实说道。

    “行吧,你好好在茅山待着,我要回凤村了。”

    “这么快?”

    “茅山住的不舒服。”石坚走过去拍了拍石少坚的肩膀,“少坚,你长大了,如今又成为开堂法师,可以坐镇一方,爹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

    石少坚鼻子发酸,沉默了一会,真心实意地说出一句话:“爹,谢谢你。”

    石坚的嘴角似乎微微翘起,抬手摸了一下石少坚的脸,转身离开道舍,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石坚的离开只是开始,随后几天,四目道人、千鹤道人、麻麻地等人也相继向石少坚道别。当然,道别是幌子,真实目的是要闪遁符。

    石少坚骗了石坚,哭穷说手里只有六张闪遁符,实际上有十一张,他跟四目道人他们又不熟,怎么会轻易相送呢?四目道人含笑而来,盛怒而去,一个劲骂石少坚过河拆桥,不懂感恩,是个名副其实的白眼狼。

    随着万福宫一脉的开堂法师一一离去,本就冷清的万福宫更加没有人气了。石少坚每天坚持修炼,静心等待青虚真人召见。

    这天,石少坚正在藏经阁学习一门新道术,万寿宫一脉的龙云子找上门来,说是青虚真人叫他到万寿宫。

    石少坚放下手里的书,深吸口气,跟随龙云子到万寿宫觐见青虚真人。龙云子把人带到就关门离开了,大殿里只剩下石少坚和青虚真人。

    青虚真人面露疲倦地笑道:“这几天等烦了吧。”

    石少坚赶忙摇头,“修炼上的事情,我永远不会感到烦。师叔祖脸色不太好,要不要休息几天?”

    “无妨。”青虚真人摆摆手,说道:“少坚,之前我答应过传授你金光神咒,你成为开堂法师,亦有一次请我出手的机会,想好了吗?”

    “想好了,我想请师叔祖帮我打通奇经八脉十二正经。”石少坚恭敬道。

    青虚真人笑了,“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也好,一次性解决。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有没有没办法的事情?”

    石少坚惊讶道:“半年这么久?”

    “你以为打通经脉那么容易吗?强行打通以后,经脉受损,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温养。金光神咒更麻烦,五个月算是短的。”

    石少坚想了想,“我倒是没什么事。”

    “事不宜迟,少坚,你坐到我对面,我现在就帮你打通奇经八脉十二正经。”青虚真人凌空一指,一个蒲团落到地上。

    见石少坚盘膝坐下,青虚真人嘱咐道:“少坚,一会我将法力注入你体内,千万不要反抗,用意念催动法力跟随我的法力运行。”

    “是,师叔祖。”

    “开始吧。”

    二人掌心对掌心,一股雄浑磅礴的法力涌入体内,犹如奔腾的江河,尽情冲刷着奇经八脉十二正经,石少坚咬牙忍受经脉胀裂之痛,集中精神,调动法力紧随其后温养经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