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剑与龙之王座 > 第七十八章 感恩盛会
    “你们有什么线索么?那家店主应该是属于你们的情报组织,给你们提供了情报。”林枫澜问道。

    “是的,如果情报没错,那么艾尔莎就要展开行动了。艾尔莎,应该准备在近期举办的感恩盛会上动手。这是一年一度,西大陆最隆重的节日,各大家族贵族名媛都会出席。”狼人说道。

    “感恩盛会?”林枫澜对于西大陆的节日习俗并不懂。

    “是的,据说这天是光之智者,亚撒.阿特拉斯寻找到神之幻晶的那一天。教庭的那些伪君子们认为这是神对世人的赏赐,所以在那一天世人将对神的馈赠表示感谢,慢慢的就发展成为了一个盛大的节日。”狼人说道。

    林枫澜思忖,这对于艾尔莎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可是也很危险,就算是她成功了,也恐怕也难以脱身。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该放了她吧。”狼人说道:“她虽然是女巫,可若是流失过多的鲜血,会对她产生生命危险。”

    此时的女巫已经恢复了平静,林枫澜低头看去,无比震惊,女巫断掉的手又生长了出来。

    只是女巫为了恢复似乎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她的脸颊被头发遮挡林枫澜无法看到,可是从她的手来看,多了一些细密的皱纹,看起来又苍老了几分。

    此时的女巫貌似十分的虚弱,林枫澜能感受到她在微微颤抖,即使是重新长出了手,可是她却没有选择反抗。

    “我会信守承诺,同时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打艾尔莎的主意,否则你们将身首异处。”林枫澜松开了钳制女巫的手。

    狼人立刻上前,拉住女巫,将她护在身后。

    女巫缓缓地回过身来,林枫澜眯着眼睛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女巫果真是又苍老了,如果按照大周的说法,此时的她看起来像是个花甲老人。

    不过林枫澜此时已经无心关心这些,放开了女巫之后,林枫澜当即离开这里,他要寻得琳潇,打探感恩盛会的消息。

    “你的身体里,有着不同寻常的血脉,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呢?”女巫看向林枫澜消失的方向,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和在一起多少年了?五十年,六十年,还是更多?我从没见到过有人能抵挡住女巫对于生命的汲取。他,是与众不同的。”狼人说话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敬畏。

    “可那又如何?他最心爱的姑娘,不也是和我一样么?女巫的力量啊,让人着迷,让人堕落,让人疯狂!”女巫看着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哭还是笑。

    “没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就算是有那个小子在,我也会帮你把那个女孩抢到手。”狼人轻吻女巫的额头。

    高悬的月,废旧的街区,狼人与女巫彼此相拥。

    殿堂华美,高居于圣山之上,今日的教皇殿云集了教庭的大人们。

    高坐的教皇之下,阿特拉斯家族家主伊戈在,波旁家族家主班古拉在,禁卫军总统领李贝莱将军在,异端审判局局长林迦德在,班凡纳尔学院院长也在。其余在场的,皆是圣光王国的高层贵族。

    教皇端坐于王座之上,面色冷峻,今日是教皇召集的众人,因为近期地下研究所发生的事件,让教皇大为震怒。

    整个圣光王国,最为重要,最为隐秘的地下研究所,发生了实验体出逃的事件,这是让人不能接受的。

    “‘白色修罗’,炽天使曾经的骄傲,不败的男人和优秀的统帅,荣耀加身的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教皇重重地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当先开口说道。

    教皇身居高位,此时雷霆震怒,大殿中所有人皆是微微地低下头颅。

    此时尼尔斯单膝跪在大殿的正中。他身受教皇重托,专司守卫地下研究所,可是在他的眼皮子地下,25号实验体出逃,尼尔斯难辞其咎。

    “陛下,是尼尔斯失职,我愿意接受惩罚。”尼尔斯不是一个喜欢推卸责任的男人,他很诚恳地承认自己的失职。

    “你先起身吧,你的责罚稍后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帕留柳家族的次席长老生死未卜而实验体却逃跑,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要知道地下研究所里的,可都是我圣光王国的精锐军人啊。”教皇有些震怒地说道。

    当下,尼尔斯将林枫澜逃跑后的经过一一为教皇道来。

    “大周的飞羽,真的是个不简单的年轻人啊。”教皇眯着眼睛,三年前这个东方人也曾在圣光王国掀起波澜。

    这一次的他虽然有天启甲胄相助,可是追击他的可说是王国最为精锐的力量,面对这种力量,这个东方人依然可以全身而退,可见这个年轻人的心思缜密,思虑周全。

    并且这个年轻人行事作风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是个很懂得取舍的人,如此大好的机会,他竟能舍弃了天启甲胄,可见他行事的果决。

    此时凡纳尔大师站在下首,心中也在思虑林枫澜出逃的问题,虽然现在的目光集中在了尼尔斯的身上,可是凡纳尔大师心中却知道问题的真正所在。

    天启系列甲胄的实验已经接近了尾声,甲胄技术几乎达到成熟的地步,25号实验体那个东方年轻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竟能摆脱实验室对于甲胄的控制?

    这是凡纳尔大师一直思考的问题,也是他一直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在实验状态下的甲胄处于线控状态,不应该发生暴走事件,最让凡纳尔大师惊疑的是,神之幻晶的输入系统竟然也失控了。

    事后,凡纳尔大师组织了调查发现,实验设备本身并没有问题,而问题出在了天启甲胄之上。

    凡纳尔大师苦苦思索,似乎有能力导演这一切的,只有班大师。因为甲胄是由他与班大师共同完成设计的。

    他负责甲胄的法阵配置,班大师负责甲胄的机械设计。凡纳尔大师自然不会对甲胄动手脚,最有可能的就是班大师。

    可是班大师却险些被25号实验体刺破心脏,至今他还在病房中修养。由此可见似乎25号对于班大师这个“叛徒”,恨之入骨。

    凡纳尔大师这位炼金术界的巨匠,第一次感到迷惘,如果问题没有出在班大师身上。那么,25号,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尼尔斯,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追捕实验体25号,如遇反抗可以对其抹杀。”在凡纳尔大师思虑之时,教皇下了命令。

    “是,教皇陛下。”尼尔斯恭声道。

    “最近异端又开始猖獗,堂堂圣城塞亚竟然出现了红发女巫,而她至今未能落网。一年一度的感恩盛会即将开始,李贝莱我希望你们能够保卫好圣城的安危。还有林迦德,我希望早点在火刑架上看到红发女巫的身影。”

    教皇目光缓缓地划过下方的众人,他沉声道:“诸位,我们与东方决战在即,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此时此刻圣城塞亚的稳定是多么的重要!”

    “是!”下首的众人齐声回答。

    顿时,禁卫军,尼尔斯率领的执行组,异端审判局同时出动,圣城塞亚一片风起云涌。

    阳光静好,天空澄清的如一块碧蓝的宝石,这一天的圣城塞亚是欢乐的海洋。

    一场盛大的狂欢游行,是感恩盛会的传统,这一天,男男女女们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他们穿上最艳丽华美的衣服,踏着欢歌,穿梭在圣城的大街小巷之中。

    这一天也是孩子们最高兴的一天,艺人们齐齐涌现在街上,有小丑当街杂耍,还有会从嘴中喷火的男人。

    不少的商贩会在这天来到街边,卖售各种好吃的甜品零食与圣城塞亚的特色小吃。

    孩子们手拿着造型可爱奇异的糖果在街道上欢乐的奔跑着,热情似火的单身青年男女们,换上最华美的盛装,期待一场美丽浪漫的邂逅。

    在这一天,整个塞亚圣城,成为了一场狂欢的舞台。

    欢乐游行从午后便开始了,而当夜幕降临之时,这场欢乐行将达到最顶点。

    林枫澜与琳潇拥挤在人群之中,在这种状况下寻找艾尔莎无异于大海捞针。

    从午后开始,林枫澜便穿梭在人群之中,直到现在夕阳西下,月亮渐渐挂上梢头,他也未能发现艾尔莎的身影。

    林枫澜的心中有些焦急,因为盛会的最顶峰来自于教庭,夜晚八点,那时教庭的主教贵族们将出现在索菲亚大教堂前的广场之上,出席这一场盛会。

    他们将与塞亚的民众一同狂欢,这将是艾尔莎动手的最佳时机,可是这也是警备最为严厉的时候。

    艾尔莎凭借女巫的力量或许可以刺杀复仇成功,可接下来她很有可能就会被异端审判局所俘获,等待她的将是审判与火刑。

    林枫澜要在艾尔莎动手前找到她。

    “艾尔莎,你在哪里。”林枫澜有些无助的四下张望,眼神像是在森林中迷失方向的麋鹿。

    琳潇试图安慰他,可是却不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周遭的民众们发出一声赞叹的惊呼,所有人都让开道路,目光投向一辆缓缓行来的彩车上。

    与其说这是一辆车,不如说是一座可以移动的舞台,几名浑身肌肉虬结,如雕塑般的黑色皮肤壮汉缓缓的拉着这个舞台前行。

    幻彩琉璃的宝石与璎珞装点着这个舞台,粉红色的纱幔迎风飘扬。

    舞台上,一旁技艺娴熟的乐师们演奏着优雅欢快又带着节奏的舞曲,中央是身姿曼妙的貌美女子随着舞曲热舞。

    她们的衣物极为简单,露出了大半白皙如雪的肌肤,身姿妖娆婀娜,魅惑的如同美女蛇。

    西大陆的民风一向比东方开放,女人毫不吝啬的显露自己优美的身姿,男人们也不吝为这些美女们投出赞赏喝彩。

    一时间,彩色的移动舞台成为了众人的焦点,男人们的口哨与喝彩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

    女郎们身上的衣物镶嵌着特质的亮片,在灯光下反射出一片绚烂的光,随着舞蹈的进行与观众的狂热,女郎们纷纷走下舞台,她们高举着双手,随着舞曲的节奏摇摆拍手。

    在女郎们的带动下,民众们也加入到了这场狂欢的舞中。

    琳潇这个仲夏夜的女王此时有些跃跃欲试,可是一看到身旁有些郁郁的林枫澜,觉得时机有些不太恰当,便收下了与这帮妖艳的后辈一较高下的心思。

    他们二人默默地退到了路旁,看着眼前狂欢的人群从眼前走过。

    就在这时,刚刚还在喧闹的人群忽然静了下来,舞曲与女郎们的摇摆还在继续,可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回到了舞台之上。

    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舞台,神情像是朝圣一般。

    林枫澜下意识的看去,心头像是漏跳了一拍。舞台上只有一个女子随着乐曲舞动。

    就是这个风姿绰约如弱柳扶风的女子,吸引着在场人的目光。林枫澜远远的看着她,依稀可见她的身影。

    林枫澜的心狂跳着,台上的女子,似乎就是他一心寻觅的那个人!

    林枫澜立刻起身,向人群中涌去,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硬生生的挤到了舞台前。

    林枫澜大口的喘息着,看向台上的女子。

    一袭黑色的长裙勾勒出女子姣好的身影,女子的舞姿是与众不同的,她的舞姿有着西大陆的火热奔放,却含着婉约飘逸的味道。

    天使与魔鬼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出现在她的身上,并不矛盾,反而让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现场大多数人,都是被这种气质所吸引。

    女子的容颜被遮挡在黑色的面纱之后,让人无法一睹真颜。可是女子若隐若现的下颌,白皙如同象牙,弧度优美的像是天神所画。没有人会怀疑女子的美貌,这一定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帝王可以为之放弃家国的绝世美女。

    林枫澜同样看不见女子的真容,可是林枫澜可以确定,这就是那个日日走进他梦中的女子,他的未婚妻子艾尔莎。

    女子身上那飘然若仙的气质,是西大陆的女郎所没有的,这是艾尔莎同他生活在楚王府多年,培养成的气质。

    三年过去了,林枫澜长大了,艾尔莎也从女孩变成了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

    艾尔莎,终于找到你了!林枫澜恨不得立刻冲上台上,可是却被人一把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