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背着条咸鱼闯异界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丑时之女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小羽身边,她也许只会碍事,虽然有点不甘,但还是妥协了,乖乖地骑着麒麟,跟着溟崎等一起走了。

    “溟崎,你说他们最后谁会赢?”芳华忽然问。

    “这个真不好说。”溟崎确实无法看透那一人一妖的实力。

    “那我们现在到哪里?”芳华又问。

    “你是白痴吗?当然是找个地方落脚啊。”溟崎翻了个白眼说。

    “就没有妖怪的消息吗?你不是说妖怪之间能够互相感应?”芳华提出了个疑问。

    这点霓瞳都觉得很好奇,“我是个半妖,但也没能分辨那些家伙的气息。”

    溟崎就摇摇头,说:“你不是半妖,准确来说你还是个人类,知道吗?”

    “就是,霓瞳姑娘,我们都一直当你是人类,别总是说自己是妖怪。”芳华也在旁附和道。

    “万一再冻结几次,或是被我诅咒几次,也许就能变成妖怪了。”丑时之女忽然说。

    “小丑,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溟崎怪责道。

    “我变成了妖怪就只能妖怪在一起了对吧?”霓瞳别有用意地说。

    溟崎皱皱眉头,“我不会让你变成妖怪的,你放心,我会帮你恢复成人类的样子。”

    “我说过我挺喜欢现在的感觉,恢复人类的事,还是到时再算吧。”霓瞳不以为然地说。

    溟崎眉头皱得更紧了,因为他觉得霓瞳这番话就像是在说:没关系就算变成妖怪也没关系,她到时候看心情,喜欢变成什么就做什么就好了。

    这趋势让溟崎有点担心,担心会与霓瞳越走越远。

    或许他该用什么办法来遏制霓瞳这种想法的生长。

    没多久,麒麟就发现了个小村子,避免被村民发现异常,就在村子外的一个小树林停下来了。

    麒麟的速度真是无人能比,就算是大天狗都未必有这么快吧,这么快就走了那么远的路,如果没有了这个坐骑不知道多酒才能跟大天狗汇合呢。

    说来奇怪,酒吞童子跟茨木童子也是用脚走路的吧?为什么一下子能走那么远呢?难道这就是强者跟弱者的区别?

    就在溟崎胡思乱想之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村子。村子很安静,一路走进去没什么人,可包子摊的包子还是热腾腾的,现在大白天,似乎都是在开市中,只是村子里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人都一下子走光了。

    丑时之女就说:“我们是不是能偷个包子吃也没关系?”

    “前面有很多人,肯定是出事了,过去看看。”溟崎没有回应丑时之女的话就率先朝着人群中走去。

    丑时之女被落下了,盯着包子摊的包子好会儿,就随手拿了一个,啃了两口就皱起眉头说:“这么难吃的东西,怎么会拿出来卖呢?”

    虽然嘴上那么说却还是把剩余的包子吃光了,接着才去跟溟崎汇合。

    早来的霓瞳已经了解到大概情况了。在面前是一间比较破旧的房子,而房子的小厅堂里,正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胸口被挖出了个洞,里面的心脏不见了,那洞口还哗啦啦地有血流出来,画面别说有多可怕了。

    霓瞳皱着眉头,盯着那可怕的尸体,说不上害怕却是感到莫名的恶心。她有点反感地别过脸,把目光落到地面上。

    溟崎刚回头就察觉到霓瞳的异样,就跟霓瞳说:“我们走吧。”

    “了解情况了吗?”霓瞳觉得这不是简单的杀人事件。

    “我已经交由芳华去打探了。”溟崎好奇地问霓瞳:“可是没想到瞳瞳你竟然也会在意这种事。”

    霓瞳又忍不住盯着那具死得很惨的尸体,说:“我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死得很蹊跷,中间肯定是有什么内幕。”

    “能让瞳瞳也感兴趣的内幕啊,我想一定是很了不得的事情,等芳华打探情报回来了,我们就去调查调查。”溟崎颇为高兴地。

    “你怎么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霓瞳表示有点困惑。

    “因为瞳瞳终于有值得去探索的事情,作为你的崇拜者,肯定是替你高兴了。”溟崎说话间已经领着霓瞳一起走出了闹哄哄的人群。

    其实从人群流传的话语里也能听出了点端倪,大致就是在一年前开始,就陆续有男人死亡,死因都是被挖去了心脏,而且性格特点都是特别好色的那种。

    “果然人类男人就是好色的。”丑时之女厌恶地说。

    溟崎能看到丑时之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不由得认为她是想起了生前的不快,为了避免她暴走以致连他这个主人都不认,就只好说:“小丑,你看这些男人都已经惨死了,他们都有了应有的惩罚,你就别再怨恨了。”

    丑时之女冷哼一声,说:“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这让作为妖怪主人的溟崎有点无语,听着丑时之女的话就像是他说那番话简直就是个白痴啊?

    刚从人群里走出来没多久,芳华就回来了,其实芳华就是去酒馆里打听的,很快就有了消息。

    “不仅是挖心脏啊,还有些女人啊,特别是一些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啊,都莫名地失踪了,到目前就有十来个吧,都是被剥去了皮囊,只剩下一堆血肉可惨了!”

    “绝对不会是人类所为吧?”溟崎问道。

    “确实,很快村民们就察觉不对劲了,就让山上的修仙者下来除妖,还真的被他们发现了个只有骨头的可怕妖怪呢!”芳华略带激动地说。

    溟崎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妖怪没被收服那修仙的就上山去了?”

    “倒不是,是收服了妖怪之后,偶尔还会有男人死亡。”芳华说。

    “莫非是还有另一只妖怪在作祟?”霓瞳皱眉头问。

    溟崎摇摇头,说:“倒不像,我没有察觉到这村子里有半点妖气,就连刚刚那个死去的男人,都没有感觉到有妖气。”

    “但是刚才不是说是妖怪所为吗?”霓瞳不明所以地问。

    “其实现在村民们都不敢肯定是否是妖怪所为,因为一般来说,仙人都下来把妖怪收服了,为什么还会有妖怪出来作乱呢?”芳华也是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