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刺临 > 八十八章
    楚卫随着运功,陷入了冥冥之中,他来到了一处虚无之中,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面容刚毅,拿三尺青锋到老人。

    楚卫刚想询问,那老人对是对着他微微一笑,之后一阵天旋地转,再次睁眼,他发现浩瀚的长河之中。

    随即在他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和蔼的声音,这声音缥缈不定,似来自天边,又似在耳边:“来到这里的有缘人,老夫不知你是谁,老夫也不求你泽被天下,只望你得我传承,不要为恶就好。”

    楚卫刚想说些什么,可随即身子一沉,就掉入了那一片长河之中,之后被那涛涛的水流给淹没其中,消失不见。

    落入长河中的楚卫,只觉得脑海中有无数东西在涌动,他似看到一个人从少年到暮年时的记忆。

    那是一个风云变幻英才辈出的年代,在那里妖孽满地走,天骄不如狗,一二流高手如同街边路人一般,随处可见。

    他随着一个少年人看到了他一生的过往,三五之时就已习文会武,幼学之年已在从家族中展露头角,志学之时已受万千人拥戴,成为一地之俊杰。

    而在这一年,英姿勃发的他,遇到了人生中的一场大变,也是改变他一生的变故。

    绿树红花,草木成荫,正是一年好春色,一群人骑马踏歌,簇拥着前往郊外踏青。

    可就在走到半路之时,一人突然冲了出来,跪倒在他们面前,开口求助。

    阻拦了好友们的驱赶,经过一番了解后才知道,此人是附近山庄的家主,平日里乐善好施口碑倒也不错。

    可近日却遇上麻烦,被恶人传信胁迫,要么给足千万玄银,要么屠尽满门,而其原因是因为帮了不该帮之人。

    这家主四处求助皆遭到了拒绝,走投无路之下,听闻有不少英姿少年来到此地,故才抱着试试的心态前来求助。

    听闻此事后,一群少年群情激愤,千万玄银那是什么概念,那怕是将他们在场所有的家族绑在一起,都卖不了那么多。

    那人完全就是想要戏耍这山庄之人,根本没有将他们放过的打算。

    故此在少年心性之下,他们也想要帮上一帮,做那铲奸除恶的侠客,可得知那恶人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鬼面屠夫后,一个个皆闭口不言了。

    因为那恶人是成名已久的老前辈,其实力不可小觑,哪怕是他们的长辈,没有倾尽全部手段之下,也不一定能够拿下,更何况他们这些还没出江湖的小辈。

    随即一个个解释推脱,而少年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辞了好友,和那庄主一起离开了。

    顺风顺水的他,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并不觉得对方有多可怕,只想着能帮上一把是一把。

    可这一去,也改变了他的一生。

    自不量力,需要付出代价,而他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被那恶人吊起来,眼睁睁的看着那山庄之人,一个个在他面前死去。

    伴随着那恶人的猖狂大笑,以及那一幕幕凄惨的场面,他最终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之后他也知道,那恶人之所以不将他斩杀,是因为顾忌到他身后的家族。

    回来之后他深受打击,这事也成为他的噩梦,哪怕父母的苦苦开导也毫无用处,让他一度陷入了自责之中。

    少年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若不是自己的弱小,也不会让那恶人得逞,若不是自己的无能,也不会让那恶人嚣张。

    故而他每日闭门,沉浸在修炼之中,可武道一途在于通达,而他心不通,意不达,修为不进反退,最后更是走火入魔,经脉受损,沦为一介普通人。

    虽有亲人关怀,朋友安慰,但他心有难以释怀,最终在一个黑夜之中,留下书信一封,不辞而别。

    期间他遇到了很多,初入江湖,因为涉世未深,以为周遭都是好人,结果就被人骗去财务,流落街头。

    由于实力的消散和失去了财物,让他尝遍了人间的疾苦,也体会到了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在这里,所有人都为了生计,昼起夜伏无日月,唉唉哭哭泣泣,只是平日里的常态,柴米油盐酱醋,不知道困惑了多少贫苦人家。

    这期间也是好几次想过回去族中,可是想起了父母当年的期许,以及朋友的称赞,就让他心中愧疚,更何况如今他有何面目回去?

    好几个月来,他凭借自身的学识,一直帮人卷抄书本或以卖字画为生,日子过的清苦,不过也打磨了她的意志。

    而观察这芸芸众生,也让他有了颇多感悟,恶人为何为恶,善人为何向善,这一切都迎和在他的心头。

    随着它的不断深入感悟,他渐渐懂得了一些东西,恶人为何向恶,因为他的心不满足,善人为什么向善?因为他懂得知足常乐。

    人欲无穷无尽,他经历了很多,也见过很多悲换离合。

    之后他自然一声离开了这里,寻山问水寻求恢复之法,他要以自身三尺青锋,善人划出一片庇护,为恶人划出一片血色。

    他这一走就是十年,少年也变成了一个青年,期间他地为床,天为被,蓬头垢面也不管不顾,只寻求那一丝的机会。

    在这期间他也见过很多东西,江湖厮杀,宝物争夺,兄弟操戈,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欲望。

    青年以旁观的角度看着这一切,看着在那物欲横流的红尘,万象人有万象面,他看了众生之欲望。

    充斥在天地间的无穷欲望,好似将滚滚红尘中的所有一切都包裹入其中。

    一刻他是有所明悟,放弃了寻找实力修复之法,开始就如何祛除这世间欲望。

    都说天生不同者,做不同人之事,其他人觉得可理喻的事情,他们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既然想到那就去做,这就是他的想法。

    随后青年回到了家族之中,被他知道人之力有限,若想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借助无尽的学识。

    对于他的回归,父母没说什么,虽然离去十年,是父爱,母爱依旧。

    本已看透一切的青年,对于问心情却无法保持平静,虽然没有多说,但父母之命他一应俱全。

    在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沉迷于书阁之中,万千书籍,寻找自己所需要的那一份。

    而之后他听从父母命,娶妻生子,对于寻找那方法一刻也没有停止,直至他发皆白已到天命之年,这才踏入了江湖。

    而在这英才辈出的江湖之中,凭借手中的三尺青锋,闯出了自己的名号“剑煞贤者,林慕白。”

    一个为世间开出一道的奇男子。

    以毕生为代价创出一道,一道为普通人所开的武道之门。

    这世间除了,道与阵外的第三种修炼法门“煞。”

    天地万物无不有煞气,杀机移星换树,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而这煞气孕育其中,所形成的就是杀气。

    剑煞贤者所创之法,就是以人为本,吸纳天地之煞气,消弭人心中之欲望。

    如今此法多流传与官场与军伍之中,也随着时光的演变,出现了多中变化。

    可以说,林幕白所创之法,功在社稷,利于千秋,造福万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