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阴阳乾坤颠 > 第一百七十一章:伤母
    赵欣悦急得跳脚,心里直后悔:偷偷溜出王府几次,既然那次来没见到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多来一次呢?

    “欣儿,不管别人怎么说,爹和哥哥看不到你的人,始终不放心啊!你放心你哥哥不会有事的。“金未几目光有些躲闪,不敢正视着女儿。

    赵欣悦却没注意到这些,只是想着,自己一定要找回哥哥才能放心:“那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哥哥?“

    金未几摇头:“爹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但他有时会回来的,只要我们守在这里就行了。“

    赵欣悦懒得跟父亲多费口舌,转身就走了,没有理会父亲,在身后大呼小叫地喊着她的名字。

    经过林家武馆门口,她见武馆大门是开着的,逐走了进去。

    在里面,她果然见到了赵清湘,正在教林丝言学着做衣服。

    赵清湘一边教着一边说到:“以后你夫君,穿着你亲手做的衣服,该多有面子呀!“

    “咿呀,娘!你又来了。“林丝言害羞地抬起头来,就看到赵欣悦站在自己面前。

    她忙起身红着脸,轻声说到:“欣悦姐姐,对不起。“

    赵欣悦不介意地笑笑,突然看到她头上依然绑着许多小辫子,想起太子说的“像茅草一样“,就又笑了起来。

    赵清湘见女儿站在自己面前,很是惊讶。

    一旁的林丝言懂事地说到:“你们聊,我去看看姐姐,准备好中午的菜没有?“她边说边跑开了。

    赵欣悦拉过赵清湘,噘起了嘴:“姨娘,你什么时候,成别人的娘了?“

    我一直就是别人的娘,自己的女儿在身边,却不知怎么开口跟她说。

    赵清湘叹了一口气:“这个言言,自从被关了一晚上,回来后就改掉了许多的坏毛病。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是喊我为娘,说了几次她都不听。只要她能变好,姨娘也就只好由着她了。“

    赵欣悦挽着姨娘的胳膊,把头枕在姨娘肩上,一脸的兴奋:“除了亲娘外,欣悦也只认姨娘为娘亲。“

    赵清湘爱怜地嗔怪着:“姨娘怎么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两个女孩子为了姨娘着迷?“

    赵欣悦不答,好半天才抬起头来:“对了姨娘,你知不知道哥哥已经进了逍遥门,当了其门下的一名弟子?“

    刚才还沉浸在甜蜜之中的赵清湘,陡然被这句话震得几乎栽倒:“你说什么?“

    赵欣悦松开姨娘,闷闷不乐地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又问姨娘:“我当初平安的事,姨娘是怎么跟爹和哥哥说的?“

    “当日太子派人送纸条来,你爹和哥哥都在场,而且第二天我去看你们,回来还跟你爹和哥哥说,你只是被皇帝禁了足,等过段时间就能出来了。

    并且你后来回来的事情,我也去知会了你爹和你哥哥的,安儿怎么会这样呢?“赵清湘急得变了颜色,原地打起转来。

    “姨娘别着急,哥哥这样做,一定有他的苦衷!”赵欣悦压下心里的哀伤,轻声安慰着姨娘。

    赵清湘努力回忆着当时的场景,突然笑到:“你这个傻哥哥,前几天专门单独过来,突然跟我说,要我嫁给他。

    我当时很生气,就甩了他一嘴巴,并骂了他几句。为了让他反省到自己的错误,姨娘这几天就吃住在武馆里。

    没想到你哥哥,竟然这么地不争气。“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里竟然带着几分哽咽,眼圈也红了起来。

    见姨娘伤心难过,赵欣悦连忙劝道:“姨娘,哥哥一定是一时糊涂,等我把他找回来,说说他。让他来给姨娘道歉。“

    吃过午饭,赵欣悦又回到父亲那儿,还没有进门,突然看到哥哥,不禁欢喜异常起来:“哥哥!“

    ——————————

    却说救出安平后,周靖轩见赵欣悦离开了他们,他也在半道上,与四皇子分道扬镳了。

    等他回到熙王府时,已经到了傍晚了,见赵欣悦还没回来,他没有在意。

    晚饭后,他又溜出王府,想看看赵欣悦在哪里。

    他曾听赵欣悦说:母亲这几天,一直在林家武馆里。

    他便找到林家武馆里,却被告知:赵清湘总是晚饭后,就会离开的。

    等他寻到赵幽映那里,也没有看到赵欣悦。

    赵幽映却告诉他:“昨天太子亲自来,问我有没有慢性,还不会被发觉的毒药?我说我只懂救人,不会害人。

    太子就讹我,说我把一只下了毒的猫给你,让你去害人。

    我当然没承认,只说太子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太子自知理亏,又道歉让我别放在心上。

    他又央求了一会儿,见我说得信誓旦旦,这才离开了这里。“

    赵幽映说到这里,看了看周靖轩:那个太子,可比你这混小子,好糊弄多了!

    周靖轩没注意到赵幽映的异样,只是有些后怕起来:“舅舅,你昨天无意中,救了我和欣悦一命。“

    要是逍遥门人发觉孩子中毒,一定会拿他跟赵欣悦作为人质,交换解药的。

    想到赵欣悦,周靖轩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打听到金未几的住处后,立即骑马往那边赶。

    等他赶到金未几那里,问赵欣悦回来没有?

    金未几却冷冷道:“请你离我家欣悦远着点儿,她现在可是太子的人了!“

    周靖轩懒得跟他理论:“既然如此,你知不知道她,早已得罪逍遥门的人。除了宫里外,她现在在哪里,都不安全?“

    “这就不用你管了!“金未几转身想关上门。

    “喂!你到底是不是赵欣悦的父亲?我只是想知道她在不在这里。如果她不在,也许已经被逍遥门的人抓走了!“

    金未几冷哼一声,随即把门关上了:她哥哥现在入了逍遥门,怎么会让别人来抓自己的妹妹?即使要抓,也会通知自己的。哼!这还用不着别人来提醒。

    周靖轩拍着门大喊赵欣悦,喊了半天没有回音。

    可是除了这几个地方,她在京城里,也算是人生地不熟的,又能去哪里?

    周靖轩的心里渐渐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来,暗想赵欣悦一定是出意外了。

    等他去牵马时,却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东西反射着月光,发出点点白光。

    他连忙奔过去,就看到地上有一条腰带,看着眼熟。

    等他捡起来就发现:这是赵欣悦从不离身的一把软剑,装饰在了腰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