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赤玺传 > 第十二章 复仇 第8节
    贺昇走不多时,去而复返,原来他去藏匿被他点倒的那两个王府下人的灌木丛里,把剩下的一坛酒又抱了回来。那将官横跨着腰刀,有些不耐烦地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贺昇低着头假装惊慌道:“回老爷,我那同伴不知吃甚么吃坏了肚子,实在走不动路,又怕王爷等得心焦,这坛酒小的便替他搬了过来。”

    那将官挥了挥手,道:“送进去就快出来。”

    贺昇一听,正中下怀,抱着酒坛子便往厅里去。进了屋内,只听白金羽道:“如此说来,倒是要到绍兴走一遭了,免得让人抢了风头……”见有人进来,白金羽警醒地抬头看了一眼,便闭口不言。

    穆德亮见贺昇走进来,眉头深锁,走过来小声道:“把酒放这里,快出去!”

    贺昇假意惊慌失措地抱着酒坛递给穆德亮,穆德亮伸手去接,贺昇去把坛子往外侧一滑,“哗啦啦”一声,酒坛子掉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众人都聚精会神,各怀心事,突然听得这声响,俱各吃了一惊。酒坛子一碎,酒水流了一地,酒香四溢开来,使得原本凝重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贺昇连忙一躬身道:“对不起,对不起,穆大爷,都是小的的错。”穆德亮一张肥脸涨得紫红,心道这个奴才让自己在王爷和众人面前丢丑,回头非杀了他方能解气,当下又不好发作,小声骂道:“你个狗奴才!还不快去,把这里收拾干净!”

    回头看镇南王时,果见镇南王脸色颇为不悦。贺昇小跑着出去,找了扫把和抹布来,清理一地的虽瓷片和四溅的酒水。

    穆德亮快步走到王爷近前,耳语道:“王爷不必多虑,这个下人回头我料理掉,万万不要耽误了大事。”

    镇南王脸色稍缓,对众人道:“咱们接着说。”

    一名个子瘦高、披散着头发的头陀模样的人坐在白金羽下首,受众端了一只装满酒的海碗,边说话边饮酒,混没把众人放在眼中。只听他说道:“这几年,我们得到的线报是这宝贝的秘密便藏才四本经书之中,听说他们已经得了一本,就是青城派的那一本。”

    帖木耳问道:“酒头陀,你说既然宝贝的秘密在经书之中,那他们去绍兴又要做什么?”

    那酒头陀道:“这个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财头陀和气头陀正带人盯着他们,一有消息,很快便会回报。”

    贺昇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这时地上的碎酒坛和洒落的酒水已经清理好了,他心道左右也是听不明白他们说的是甚么,正打算转身离开,穆德亮却把他喊住了,道:“你过来,给各位大人倒酒。”

    贺昇一听,只好又回转身来,依旧低了头,躬身来给众人倒酒。

    只听镇南王道:“既如此,那就由羽儿带领阴阳子、金光上人,还有两位头陀,再带上本王的兵符,到杭州后调动当地兵马配合,密切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如发现宝贝的下落,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宝物给本王带回来。如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帖木耳站起身道:“爹,我也想去。”

    镇南王看了他一眼,道:“你去捣什么乱,乖乖在家里呆着,哪里也不许去!”

    帖木耳不服气又不敢回嘴,气哼哼地一屁股坐回椅子里。

    “那就有劳各位,陪犬子到江浙一带走一遭,事情办成,本王自动论功行赏,表奏朝廷,说不定龙颜大悦,各位加官进爵,也是有的。”脱欢说罢,举起酒碗,道:“预祝各位马到成功!”

    众人一齐起身,端起酒碗,齐声道:“恭祝王爷得偿所愿,福寿安康!”

    饮罢,众人向脱欢告辞,白金羽对镇南王道:“事不宜迟,孩儿今晚这就动身。”随后,带着阴阳子等人急匆匆地走了。

    帖木耳也带着贺兰客、韦七星讪讪地告辞走了。穆德亮陪着镇南王缓步走出鸳鸯厅,走到门口时对俯首垂立的贺昇道:“你过来,和我一起送王爷回房歇息。”

    贺昇听了正中下怀,心道今日却是老天开眼,叫你们两个恶贯满盈的家伙都落在我的手里,那我可要为民除害了。

    贺昇跟着二人走出门外,门口的将官带着两队亲兵手持火把,腰跨钢刀已经等在外面。见王爷出来,簇拥着回房休息。贺昇见了,心道这还有些麻烦,若惊了这府中的高手,自己非但不能帮义父他们报仇,便是连自己想脱身也难。

    心中这样想着,不免暗暗焦急。他跟着众人转过几进跨院,终于来到镇南王的卧房退思斋。穆德亮亲把王爷送回房中,临走时指着贺昇对卫兵说:“你们看住他。”

    穆德亮进房,几名元兵立时将贺昇围了起来。过了片刻,穆德亮退了出来,用蒙古语对那为首的将官说了几句,贺昇也听不懂,只见那将官留下两名健壮的卫兵,自己带着其余卫兵守护在王爷卧房两侧。

    穆德亮带来两名卫兵,二人押着贺昇,一齐向后花园走去。

    进了后花园,穆德亮引着几人向一片小树林走去。走到树林边,穆德亮回头问贺昇道:“你叫甚么名字?”

    贺昇假装害怕,嗫嚅道:“小的,小的叫张田。”

    穆德亮又道:“家中还有甚么人么?”

    贺昇听了这话,冷冷地道:“家中原有老母一人,前些年,被征召到府中为小王子做乳母,后来一直没有回去。”

    穆德亮听贺昇话里有话,问道:“你到底是甚么人?”

    贺昇道:“苦命人。”

    穆德亮忙对两名卫兵道:“抓住他!”

    说这话时,已然迟了,贺昇身影飘动,两名卫兵已被他点中穴道,动弹不得。穆德亮见势不好,一拳向贺昇面门挥来,他并不懂武功,不过靠一身蛮力和作战勇猛,在两军对垒时曾救过镇南王脱欢的命,深得脱欢赏识。

    贺昇见他这一拳袭来,左手上翻,只一招,便捏住了他的命门。穆德亮刚要大声呼救,却被贺昇点中穴道,说不出话来,又觉浑身酸软无力,如烂泥一般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