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通天六道 > 逃跑
    封烨不着痕迹的向着阮眉妩那边靠过去,在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有数十米的时候,围攻阮眉妩的三个人中,那名黄袍少年动作越发乏力,施展出来的法术甚至有好几次都打偏了。

    这样的情况让的粉衣少女十分的恼火,手中攻击不停,嘴里却毫不客气的训斥道:“王海波,你个白痴,攻击都打偏了,敌人在那儿!”

    “文儿,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我的头有些发昏。”王海波站在那里已经有些偏偏倒倒,单手扶着脑袋不停的摇晃,明明痛苦极了,但是听见粉衣少女的斥责,他还是先出言解释了。

    只见他不停的摇晃着头颅,脑子里胀得发疼,淡淡的红色爬上了王海波的眼睛上,他眼中的世界似乎也发生了改变,一股股压制不住杀意涌上他的头脑。

    “霍文儿,你够了,没看见王道友身体不舒服吗?”

    紫衣少年早就看不惯霍文儿的作派了,如今见好友身体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但他一向爱慕保护的女子,竟然连一句关心的话语都没有,反而口出恶言的指责他,这让得紫衣少年很是不忿。

    “是吗?我只是着急着杀了这个女修,所以没发现罢了。”

    霍文儿的脸上露出怒意来,但很快又掩饰了下去,只不过很显然,她的作戏功力不到家,此番脸色变了又变,让得她那张娇美的面容很是扭曲。

    但是她也清楚,紫衣少年并非是她的手下,不提他们相同的修为,若是让她与紫衣少年打斗,是定然不敌他的,他们这五个人只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而合作罢了。

    “走!”

    伴随着蛇杖发出的一团巨大火焰,阮眉妩冲着封烨这边喝了一声,这团巨大的火焰瞬间结化为一条形状逼真,且带着一丝凶悍气息的火焰大蛇,大蛇尾尖一摆,张着大口冲向了紫衣少年。

    紫衣少年三人的争吵仅是一瞬,但原本越发紧密的合围之势却是因此出现了一丝松懈,王海波此时似乎昏昏欲倒,仿佛一个最简单的法术就能将其击杀。

    而霍文儿必竟知道只有王海波真心待她,在阴尸地穴中,她还得仰仗他才行,所以即使心中不耐,也是强忍着性子,一边攻击着阮眉妩,一边询问王海波的现状。

    而阮眉妩就是在这一刻发难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施展了这样一个威力强大的法术,即使是阮眉妩,体内法力恐怕也所剩无已了。

    但只要能达到阮眉妩预期的效里,那么她的所作所为就不算蠢,果不其然,她突然来的大招,让得谁也没有想到。

    在一招逼退了注意力不在她身上的紫衣少年后,只见她脚尖轻轻的在地上点了一点,整个人像一片被风吹走的花瓣,轻盈而灵动的飘出十几米外。

    也不知道她使用的是何身法,随风而动,仅仅只是几个眨眼间,就已经挑出老大远了,而紫袍少年慌于应对阮眉妩施展的最后一击,即使他有能力追上去,那条火焰大蛇也是不允许的。

    “呲啦!”

    “王海波,你在干什么?!”

    似乎是什么布料被暴力撕开的声音,伴随着霍文儿惊怒交加的怒斥声,让得紫袍少年不由自主的分出了一丝注意力到霍文儿与王海波那边,结果却看到十分诡异的一幕:

    王海波双目赤红,就像是在他的眼睛上蒙了一层红纱一般,脸上没有其他多余的神色,只剩下明显的杀意,看他周围的威压,很明显体内法力运转没什么问题,但他却是直愣愣的扑向了霍文儿,且下起杀手来毫不留情。

    而在王海波不远处的,是不断后退的霍文儿,只见她脸上满是惊怒的神色,原本一身精致俏美的粉衣,却因为王海波的攻击而丢了一只袖子。

    洁白光滑的手臂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而手臂上三条明显的抓痕中不断有鲜血涌出,顺着胳膊往下流,就像是一条条蜿蜒的红色小蛇在手臂上爬行,平添了几分恐怖气氛。

    紫袍少年虽然心里对霍文儿的受伤而暗暗叫好,他早就看不惯这个嚣张跋扈,性子又狠毒的女修了,尤其是她还出自那样臭名远昭的家族。

    可奈何他的好友王海波喜欢,就像是被下了蛊一样的迷恋她,为着维持这段友谊,紫袍少年可谓是忍让颇多。

    他虽然对于霍文儿的受伤暗自窃喜,但也明白他们现在的处境,绝对不是起内讧的好时机。

    尤其是他看见好友的眼睛通红,仿佛蒙了一层红雾或是薄纱一般,明显是神志不清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中毒还是中了幻术。

    但若是让他现在出手杀了霍文儿,虽然永绝后患了,但是事后若是好友恢复神智,记起今天的事情,肯定会记恨他没有劝阻,所以紫袍少年仅仅是犹豫了片刻,就放弃了追赶阮眉妩,而向着好友而去。

    不提紫袍少年三个人因为阮眉妩的举动而手忙脚乱,就说封烨这边,他早早的分出了一丝注意力注意着阮眉妩那边的情况。

    待阮眉妩将头转过来时,他心中就明白,只能抓住这个机会逃走,不然,他就会重新陷入包围之中,而他体内所剩无己的法力,也支撑不了太久。

    所以在阮眉妩才一张嘴,“走”字话音尚还未落下,他一刀逼退了围攻他的两个少年,脚尖一点,整个人如箭离弦一般激射了出去,同时手拂过乾坤袋,三张灵符冲着反映过来的两个少年激射而去,化为一片风刃。

    “叮叮当当!”

    白衣少年最先反映过来,在察觉到封烨想要后,他心中不由暗骂一声:狡猾的小子。

    他自然也看到了同伴紫袍少年那边的情况,但他却不以为,要是他们三个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么他过去也没有什么用。

    而且虽说霍文儿是那位发起人的表妹,但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那位发起人可没多重视霍文儿,只要将这次任务完成了就好,途中哪怕损失那么一两个人,不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吗?

    封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