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重生辣妻是神医 > 第368章 冷战
    “还想怎样子?”郑长吟反问一句。

    顾宇曼哑口无言,她也不知道应该要怎样子。但是,起码郑长吟应该表现出一副着急的样子啊,而不是现在这副不在意的样子啊。

    两人沉默了片刻。

    “你回去吧,我走了。”郑长吟朝顾宇曼挥了挥手,便转身走了。

    顾宇曼的嘴巴张了又合,久久也没有回过神来。如果换了是她,她一定急坏了,也许还会去跟大哥大吵大闹了呢。

    良久,顾宇曼喃喃自语说了一句:“大嫂真的太酷了。”

    郑长吟并不是完全不在乎。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心还是揪痛了一下。不过,当郑长吟听说是顾宇凡让宇曼来找她的,她的心情就豁然开朗了。

    顾宇凡首先得知了蒋凤要退婚一事,不去想办法解决,而是通过顾宇曼让郑长吟知道。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顾宇凡是故意的!顾宇凡存心想让郑长吟着急。

    郑长吟就偏偏不着急,不让顾宇凡得逞。

    果然,顾宇凡在家里坐立不安,就等着顾宇曼回来。

    一看见顾宇曼回来,顾宇凡立即把她拉出了院子里,急着就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顾宇曼被问得有点莫名其妙。

    顾宇凡一咬牙,伸出五个手指头,正要敲顾宇曼的脑袋。顾宇曼赶紧一闪,避开了。

    “我问你,你大嫂的反应如何?”顾宇凡不得不直白地说。

    顾宇曼一愣,没有立即回应。沉默了片刻,才吱唔地回了一句:“大嫂没有啥反应。”

    顾宇凡皱眉了。没有啥反应是什么意思?难道长吟一点也不在乎?

    见大哥疑惑的脸,顾宇曼便一五一拾把郑长吟说过的话都告诉了他。是的,一字不漏全告诉了他。

    “她只说了这几句话?”顾宇凡不敢置信。

    顾宇曼重重地点了点头。

    顾宇凡的脸抽搐了,心里一阵揪痛,后退了两步。

    “哥,你没事吧?”看见大哥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全白了,顾宇曼担心了。

    顾宇凡摆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就走了。

    能没事吗?当然有事!心很痛呢。顾宇凡本以为郑长吟知道之后,会万分着急,急着来找他商量。没想到,却是一点也不在意。

    因为钥匙的事情,顾宇凡还在生郑长吟的气呢。本为想借此事让郑长吟主动来找他。没想到,顾宇凡的如意算盘扑空了。

    既然长吟一点都不在乎,那么,他还有必要在意吗?顾宇凡心里不断重复地问着自己这个问题,满脑子的慌乱。

    另一边,宿舍里,郑长吟一手吃着饼干,一手拿着书在看。宿舍里的其她人,有人看书,有人做练习题。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长吟姐,顾大哥又出去执行任务了吗?”突然,杜小玉望着郑长吟问了一句。

    “肯定的。不然就能天天见到顾大哥了。”还没有等郑长吟回应,杨艳已经帮忙回答了。虽然,杨艳不属于严重的花痴类别。但是,像顾宇凡这种重量级的大帅哥,她还是很喜欢看的。毕竟,养眼嘛。

    只要顾宇凡在省城里,没有外出执行任务,503宿舍的女生们几乎可以天天都见到他。因为,他每天都会来找郑长吟的。

    郑长吟抬了抬头,扫了杨艳和杜小玉一眼,沉思了片刻,没有说一句话,便继续低头看书了。

    郑长吟当然不会告诉大家,顾宇凡就在省城里,没有外出执行任务。顾宇凡两天都没有来找她,那是因为他们冷战了。

    郑长吟自然知道顾宇凡是为了钥匙一事而生气。不过,在郑长吟看来,那是顾宇凡太小气了。郑长吟可不愿意先低头,不想长了顾宇凡的火焰。

    在顾宇凡看来,却觉得是郑长吟不在乎他。凭什么每次冷战都是男生低头,应该是谁错谁先低头啊。

    于是,这两天里,两人谁也不理睬谁。就算蒋凤即将要去找郑母退婚了,两人也不愿意先低头。

    三天之后,若是顾宇凡还没有来找她,那该如何是好?不怕,郑长吟早就想好了。到了第三天,若是依然不见顾宇凡,她就回家一趟。

    回家阻止退婚一事吗?不是。

    郑长吟想着,若是蒋凤执意要他们退婚,顾宇凡也没有任何表态。那么,这婚事就退了吧。郑长吟回家,是为了保护母亲梁洁,不让母亲受到伤害。

    顾宇凡并不知道,郑长吟连后路都想好了。一整夜,他可是满脑子都想着郑长吟,根本没有合过眼。

    第二天,顾宇凡按时上班,郑长吟也呆在空间配制药丸。两人的生活轨迹没有任何变化,生活依旧。

    一整天,顾宇凡总是不经意间往队大门口的方向看去。长吟会不会突然地出现呢?就像上次一样。

    不过,直到下班,到了傍晚时分,依然没有看见郑长吟的影子。

    终于,顾宇凡按捺不住了,直接就驾车前往中医大学。

    但是,车子在学校门前停了下来,主人又犹豫了。

    进还是不进呢?

    顾宇凡在学校门前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发动了车子,掉头走了,没有进去。

    这一晚,顾宇凡还是睡不着。

    这一晚,郑长吟也不太淡定了,在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后来,还得依然闻着草药香包,才缓缓地睡着。

    一天早,顾宇凡再次开车前往中医大学。不过,还是停在学校门前,没有进去。

    “你会不会出来买早餐呢?”顾宇凡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大门口,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

    此时,顾宇凡多希望郑长吟出来,可以跟她偶遇。尽管,这种概率是非常小,郑长吟没有出门买早餐的习惯。但是,顾宇凡还是等着,希望能看见郑长吟的身影。

    “如果你突然地出现,我就原谅你。”顾宇凡又喃喃自语说了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顾宇凡并没有看见郑长吟的身影。顾宇凡咬了咬牙齿,又对自己说了一句:“学校里有饭堂,她怎么可能出来买早餐呢?要不,我进饭堂里跟她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