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重生八零之盛宠小娇妻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环环相扣的内幕

第四百五十八章 环环相扣的内幕

    段睿打了电话,已经确认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跟他们没有关系。

    “不是咱们的人?!”许佳人也有点懵了。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这会是谁的人,冷笑一声道:“没想到,郑河这么沉不住气!”

    “现在怎么办?”段睿一直跟在那辆面包车后面。

    难不成现在要从那些人手上把廖司凡抢过来?

    “既然他们这么想要人,那咱们就给他们。不过……”

    许佳人望着前面那辆没有车牌的破旧车子,道:“让咱们的人好好保护廖司凡,可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嗯。”段睿也不多问,立刻打电话开始部署下去。

    唐珏却搞不懂许佳人的想法了,问道:“你要保护廖司凡?!你不是相信王诞的话吗?他可是杀了一家五口啊!”

    许佳人到底在想什么?!

    竟然要保护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

    难道她忘记了他们差点被廖司凡给杀了吗?

    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可她肩膀上留着个廖司凡送的伤,那可还没好呢!

    “怎么?我这么做让你失望了?觉得我特别不善良是不是?”

    许佳人转头看着愤慨的唐珏,轻笑一声,问道:“还觉得我特别没有正义感对吗?”

    “我……”唐珏被许佳人这么一问,突然觉得有点语结。

    他也没有这么想,但就是觉得许佳人要护着廖司凡,总是有些不对。

    “唐珏,我是生意人,我可不是维护世界和平的美少女。你不要把我想得太好了。”

    许佳人没有再看身边的人,他眼中的失望已经很清楚的表达了他的想法。

    “我也不好啊……可是,我就是觉得你不该保护廖司凡了。”

    唐珏抿着薄唇,说道:“之前他还可以吸引警。察的注意力,帮咱们挡了灾。现在他能做什么?”

    “唐珏,我的属下我允许他们提出自己的建议,但是我不允许他们对我已经做了决定的事情提出质疑。”

    许佳人语调微冷的说道:“我需要的是绝对执行力的下属,而不是提问题的好奇宝宝。”

    “额……”唐珏的俊脸一红,有些不知所措。

    要不是这会儿车内的光线极暗,他恐怕已经无地自容了。

    “不过,因为你是刚成了我的下属,所以这一次我给你解释。”

    缓了缓后,许佳人说道:“晚上我们去的那个家属楼是郑河住的地方。郑河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知道,清北市市公。安。局的一把手。”唐珏当然知道郑河是谁。

    “嗯,你知道他的身份,那你肯定不知道当年让廖司凡提早出来的就是他。”

    许佳人想到当年她听到高山和廖司凡提早出。狱的消息时的惊愕和愤怒,“一个本该挨花生米的人,大摇大摆的出来,还成了正兴的当家,你觉得这背后没有人给他撑腰?!”

    “你的意思是……郑河一直在帮着廖司凡?!”唐珏睁大眼睛。

    他这一秒,才彻底明白,为什么之前许佳人一直阻拦骆亦然直接对付廖司凡。

    打狗还要看主人啊!

    廖司凡是郑河养的狗,那要动的话还真要好好掂量一下了。

    “你早就知道他会去找郑河?”唐珏说完突然想到了还关着的王诞,问道:“那王诞那边。”

    “这会儿我想郑河已经知道了我要保王诞。”

    许佳人手里握着电话,扯了扯嘴角,说道:“相信郑河那边会很快有对策。”

    话音刚落,许佳人手里的电话响了。

    “许彩霞。”来电显示标记着三个字。

    唐珏看到了来电的名字,不由回忆起下午见到的那个女人。

    “该不会……那个女人也是郑河的人吧?”唐珏自己说出这话都不太相信。

    许佳人任由手中的电话响着没有接,淡笑着说道:“我的继父许绍远前段时间因为‘骚。扰’家教的女学生被人告了。你这么聪明应该能猜到那个女学生是谁了吧?“

    “该不会是郑河的女儿吧?”唐珏咽了咽唾沫问道。

    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绕晕了。

    “宾果——就是郑河的独生女。”

    许佳人打了个响指,噙着一抹玩味的笑:“要不是段睿找到了当初记录口供的人,恐怕我们根本没办法知道那个女学生是谁呢。”

    以许绍远的性格,打死他都不会说这个女学生是谁。

    “今天,许彩霞给我的那张纸,上面提出的两个条件之一,就是让我从此之后不要过问廖司凡的事情。我那时就猜到了郑河要保廖司凡。”

    郑河的身份和地位在那,想要给廖司凡重新找一个合法的身份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你故意要保王诞,然后和李生军吵起来?”唐珏不愧是国外的高才生,思路已经渐渐跟上了许佳人的想法。

    “是啊。不过,我没想到郑河跟廖司凡会谈崩了。”许佳人叹了一声。

    她本以为郑河和廖司凡会保持一致,所以才故意拿王诞当Q使。

    为的就是刺激一下郑河。

    但是,她没想到郑河和廖司凡会这么快翻脸。

    “郑河想要除掉廖司凡?”唐珏盯着前面的无牌面包车问道。

    许佳人没有再说话,前面的车子七拐八绕的进了一个废旧的拆迁小区。

    四周到处都是破败和断垣,段睿将车子熄火停在了路口,没有继续跟进去。

    “现在要怎么办?”唐珏瞅着廖司凡被拉下面包车,几个人将他拽进了黑漆漆的拆迁楼里面。

    “放心,我可不会让廖司凡就这么死了。”许佳人扯了扯嘴角。

    唐珏正要问她怎么做,路口突然出来了七八个拿着啤酒瓶,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混子。

    那几个小混子各个喝的酒气熏天,走路东倒西歪,嘴里还胡乱唱着流行歌曲。

    几个人一边在黑夜里放肆的嚎着,一边朝着刚才廖司凡消失的方向走过去。

    这几个人是许佳人安排的。

    唐珏此时此刻,真的很佩服许佳人的心思细腻,更加佩服她的手断和办事速度。

    他不由想到刚才许佳人的话:“我决定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质疑。”

    那不是她傲慢自大,是她真的有这个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