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重生之偏宠 > 第十二章
    绫锦街以卖女性胭脂水粉、首饰、服装等出名的一条街,故特被取名为绫锦街。这条街也是各位大家闺秀出门首选之地。

    “小姐,你看那的糖葫芦。”小兰眨巴着眼,“我去买上两根?”

    应瑶曼不以为然,看向街边卖着糖葫芦的小贩:“这卫生吗?而且就这么几铜就可以买到,不会太好吃的。”

    “别去浪费钱。”

    小兰信誓旦旦:“小姐,我保证好吃。你在这等奴婢,我现在就去买!”

    应瑶曼看着小兰挤过几名幼童,皱着眉看向其他地方,却发现周围的人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她如画的眉头皱的更紧。

    她回头一望就见小兰已经买好了糖葫芦,正一脸兴奋的超这里冲来。

    “小姐,给。”小兰将一根糖葫芦递到应瑶曼手上,“我保证好吃。”

    应瑶曼半信半疑的看了眼小兰,她手拿着糖葫芦犹豫半响才轻触一口:“唔!好甜!”

    “小姐,好吃吗?”小兰笑脸盈盈。

    应瑶曼心情变得有些愉悦:“味道还不错,没想象的那么难吃。”

    应瑶曼拿着糖葫芦走了几步,终于听见那些对着她指指点点的百姓们,在讨论些什么。

    “你瞧瞧,这那家出来的千金,好生俊俏的姑娘。”

    “这姑娘一脸福相,能生出她的,三生有幸呐。”

    ......

    应瑶曼听到了一耳朵的赞美之词,她提着的心略微的放下了,看来那些百姓没有发现她是谁。

    就算她再怎么表现的无所谓,还是会在意别人的言论。

    应瑶曼顿时觉得少了那些蜚语,今天的出门之旅一定会很愉悦。应瑶曼的步调都变得轻快起来,好像一跃就能飞上去。

    应瑶曼的念头刚起,她就看到不远处围着一群人,似乎是在围观着什么。

    秉承着好奇心害死猫的想法,应瑶曼决定不去围观,奈何她忘了身边有个爱凑热闹的贴身丫鬟小兰。

    “小姐小姐,我们去看看吧。是不是出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呀。”小兰叽叽喳喳的开始在应瑶曼耳边唠叨。

    应瑶曼斜看了眼小兰,她自然不会同意:“跟着我出门,就好好跟着。别凑什么热闹。”

    应瑶曼又想起上辈子的事,轻声叹口气:未知的热闹,不去凑才是最好的,才是最稳妥的。

    或许是天意在跟应瑶曼作对,就在应瑶曼和小兰经过围观人群时,应瑶曼听到他们在说着里面有个纨绔子弟正在调.戏一名黄花闺女。

    调.戏?应瑶曼回头看着一圈的人群,脚步停了下来。

    小兰疑惑的看向应瑶曼问道:“小姐,怎么了吗?”

    应瑶曼驻扎在原地,眼神缥缈,上辈子听过一件事,就在今天有个女子在绫锦街被人当众调.戏,无人搭救后,因不堪受辱自杀了。

    “小兰,我们去凑这个热闹。”

    “好!”

    应瑶曼一挥手便走向人群,当她在小兰的推推搡搡的护送下,终于从人群中挤进到中间位置时,发现一件事。

    在纨绔子弟调.戏那名姑娘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人全都围在一旁,远距离的观看。

    应瑶曼眼神扫过一圈,而且没有人有想救那名姑娘的念头。

    应瑶曼刚踏出一步,一名老妇人便扯住应瑶曼的衣袖,凭一名老人的力气硬是阻止了应瑶曼。

    老妇人在应瑶曼和小兰中间,轻声说道:“别去,这位公子哥家里父亲是当京官,有权有势的很!”

    “是啊,你一个姑娘家的,长的比那名被调.戏的姑娘俊俏的多。快快快,躲在我身后,别去凑这个热闹,也别想着去救,人你是救不回来,你别把自己搭进去了。”

    一位像是屠夫,身上长的几两膘肉的壮汉,不管说着话,动作上也扯着应瑶曼,想将应瑶曼藏在他的身后,不被那名纨绔子弟发现。

    “不用。”应瑶曼摇头。

    “民不与官斗!这句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老妇人在一旁急了眼。

    应瑶曼轻笑,风轻云淡的说着:“如果为官者就是为了欺负百姓,那么他这官不当也罢。”

    另一名在一旁的书生忍不住出了声:“这!你这姑娘口气好大。”

    应瑶曼推开两名扯着她衣袖的人,笑了:“是吗?”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踏了出去,小兰也紧跟其后。

    应瑶曼双手负在身后的站在中央,跟那名纨绔子弟对视,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良家妇女,这就是你父亲教你的?”

    纨绔子弟停下对那名姑娘上下其手的动作,反而看向了应瑶曼,做出一副打量的模样,嘴里还“啧啧啧”发出惊叹。

    “瞧瞧,一位美人自己站在我面前。我看看啊,这不是应二小姐吗!”纨绔子弟做出一副夸张的模样,“应二小姐不去追齐王,改来对我投怀送抱了。”

    “放心,我爹对我做的事,是放任的。所以齐王不疼你,哥哥来疼你。”纨绔子弟放下那名姑娘,转而走向应瑶曼,嘴里发出令应瑶曼作呕的声音。

    应瑶曼站在原地,皱眉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我想?我当然想,嘿嘿嘿。”纨绔子弟说着手就要摸上应瑶曼。

    “喂,你想干嘛!”小兰猛的往前冲,拦在应瑶曼和纨绔子弟正中间。

    纨绔子弟发出怪笑声:“我?我来满足你家小姐啊。哈哈哈哈哈”

    纨绔子弟的荤话让应瑶曼不由皱着眉,而安静的周遭突然发出的声音让应瑶曼的眉头皱的更紧。

    “她就是应二小姐?看着一副俏模样,没想到是这种人,可惜应丞相居然生出了这种女儿。”

    “对啊,我还以为她想救人,没想到她是抱着这种念头。”

    那些嘈杂的声音让小兰红了眼眶,眼泪却没有掉下去,只是在眼眶中打着转。她冲向说的最大声的人,吼道:“你说什么呢!”可小兰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脏话来表达,只能说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之前默不作声的围观的人群,这下将所有的恶意和不.良情绪,全都涌向站着应瑶曼,说出的话每一句都砸在应瑶曼的心中,就连好心阻止应瑶曼的两个人都不由看着应瑶曼皱眉。

    应二小姐,应瑶曼的名声本就很差,是被她一点一点败坏的,怪不得别人如此说。

    应瑶曼皱着的眉头反而舒张开,对小兰轻描淡写的喊道:“小兰,不得无礼。”

    “是啊,哈哈哈,不得无礼。快,让爷爽......啊!”纨绔子弟对应瑶曼伸出的手,眨眼间就被折断,发出“咯嘣”的声音,清脆又响亮。

    小兰就见一道黑影从身边闪过,一回头发现一名身穿黑衣长袍的男子正站在应瑶曼身后。

    应瑶曼不清不淡的看了眼身后的萧泽奕,对着握着手“嗷嗷”痛叫的人说:“你爹目前是在吏部当官吧,皇上知道你爹教导儿子做如此不当之事吗?”

    “如果皇上不知情,我倒还有些颜面去皇上面前说上几句。”

    “让在吏部任职的金官人给皇上留下些印象。”

    “你!”金公子捂着做疼的手腕,刚要说上什么,瞧了眼应瑶曼身后面露杀气的萧泽奕又闭上了嘴。

    “怎么?想让本王也去父皇面前美言几句?”萧泽奕低头看着应瑶曼笑了下又恢复原本的模样,“不过,应小姐在父皇面前所说的话,有足够的分量。也不必本王再去多嘴的说几句。”

    金公子这时才想起自家父亲说的话,冷吸口凉气,畏惧的看向一旁他刚刚还在调.戏的应瑶曼。这位在皇上面前是真的说的上话,而且齐王萧泽奕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他手下的势力就是皇家的刀、皇家的剑亦是皇家的盾。

    金公子好歹在京城混了多年,一些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他掩下不甘的神色对应瑶曼匆匆说了声:“抱歉”就急忙跑开。

    “你,还没给那名姑娘道歉。”应瑶曼对金公子喊着,“对她弯下腰,道三声歉才准离开,要大声。”

    金公子听话的折回,对着那名姑娘连着鞠躬三次,大声的说:“抱歉!抱歉!抱歉!”

    他说完就连看眼应瑶曼都不敢,急忙跑走。

    萧泽奕低头看着在他面前完好的人,松了口气,不枉他得到消息后就匆匆赶来:“你有没有那里受伤?”

    萧泽奕说着就牵起应瑶曼的小手,将应瑶曼的手放在他掌心之中,宛若珍宝一样的护着,将她放入心中。

    应瑶曼将头低垂,眼睛看向地面上两人离的很近的绣花鞋和黑色的靴子,就连她手都可以感到萧泽奕到来的温度,看着似乎很亲密。

    她轻声说道:“没有。”

    她说完头又抬了起来,掩下心中的万般情绪。

    应瑶曼眉眼间都带着冷淡,就连她脸上的婴儿肥都被感染上了冷漠的色彩:“齐王,我想,男女有别,我们还是别凑太近为好。”

    “而且,你不觉得这样会显得我们很熟吗?”

    应瑶曼甩开萧泽奕的手,她连着退后几步,拉开与萧泽奕的距离。

    她一脸冷淡的看着面露惊异的萧泽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