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来自阴间的神 > 第两百七十六章:没有了 !
    这个要求也使很多同样蠢蠢欲动的那啥打消了心中的念头,至于私下的,老师总不可能一天24小时时时刻刻严防死守吧,校园是早恋的圣地,总有那么几对漏网之鱼在底下偷偷蹦哒。

    “要下雪了!”胡泉三抬头看看窗外的天空。南市虽然属于南方,但不在最热的那些地方,所以冬天偶尔还是会下一点雪的。

    果然上午第一节下课的时候,天空中洋洋洒洒的下起了白色的盐花。

    同学们都兴奋起来,南市虽然会下雪,可近年来气温越来越高,已经有四五年没有真的下过雪了。

    “下雪了!”

    有女生跑下楼站在操场上,仰着脸接落下来的雪粒。

    “这场景……”胡泉三站在走廊边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和下面操场上攒动的人头。

    “如果雪变成黑色……这场景……似乎见过?”胡泉三想着,黑色的雪,怎么不记得了呢,似乎……想起来了呢,有那么一个地方,飘着黑色的雪花。那里终日人来人往,市场上贩卖着来自各个世界的货品。那似乎是一个小镇,镇外有无数妖魔,可是那些妖魔谁也不敢走进镇子。

    “这……这……”胡泉三捂着头:“这是什么地方呢……”为什么,无法在胡泉三的记忆里找出印证的地方呢。

    “泉三,你怎么了?”诗秋看到胡泉三抱着头痛苦的靠在走廊的栏杆上,紧张的走过来抱着他。

    “没事,就是有些头疼。”

    “我看看……”诗秋灵力在胡泉三体内流转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休息会就好了……”

    这时有看不惯两人亲密的那啥在一旁愤愤不平的说:“注意影响好吧,这是学校!”

    “秀恩爱,死的快!”

    “虐狗有罪……”

    “……”

    胡泉三无语,毕竟这里确实是学校,应该注意些行为。

    之后胡泉三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黑色雪花的小镇被隐隐有些不安的胡泉三隐过去不谈。

    还是在新年里,假期的气氛还影响着同学的感官,连老师们都有些醺醺。

    正月十号上午,正在上课的胡泉三诗秋被教导主任叫了出去,同时被叫出去的还有晋傲巧和蒲明智。

    双方自从上次吵起来就再没说过话,这次一同出来,晋傲巧和蒲明智难免有些尴尬,不过他们见到胡泉三诗秋大大方方的走过去,不免有些恼怒自己,索性也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很在后面。

    那啥那啥*里坐着一个穿黑色西装扣着扣子,里面穿着道袍,头发凌乱的扎成抓髻固定在头上的道士。

    这身打扮让他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好在他身边的两个人衣着正常。

    胡泉三四人到那啥那啥*的时候,发现蒲含云和郑培玉也在。

    校长被支出了办公室,坐在校长位置上的西装道士正是“恶道真青。”。

    “坐。”真青的声音很细,但并不阴柔。

    办公桌前面自己摆了一排条凳,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动。

    真青抬起头转向胡泉三,打量了他足足有一分钟。

    “把凳子拿开。”

    两个手下立刻上来拿走了凳子。

    “我是公安局的,叫你们来也没多大事,不用紧张。”真青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敲桌子。

    “高一二班,蔡向玉……”真青顿了顿,看了看蒲明智晋傲巧和胡泉三诗秋:“你们的同学是吧。”

    “是……你是道士?”蒲明智问道。

    “哦!哦!哈哈……”真青哦哦大叫两声,又笑起来:“我不是道士,我是那啥。”

    几个人明显不那么相信,真青从西装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展开给大家。

    “看到了吧,那啥!”

    那几个人这才相信,只是仍旧对真青的外形不太理解。

    “晋傲巧?是你对吧……”真青念出一个名字:“蔡向玉和他的人偶,你知道多少……都说说……”

    晋傲巧迟疑的看了看蒲明智,看到他没什么反应,才慢吞吞的开始讲起来。

    接着蒲明智、胡泉三诗秋也例行公事讲了一遍。

    “这么说,那个人偶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真青明显对几人的话存疑,那双锐利的眼睛眯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胡泉三一眼。

    “那个手机呢,还在吧,拿来看看。”

    胡泉三根本没拿蔡向玉的手机,诗秋的早扔了,晋傲巧听到要手机立刻装鹌鹑,蒲明智无奈只得交出自己的手机。

    真青掏出一双蓝手套戴上,才慢悠悠的拿过手机,粗暴的拆解开来,心疼的蒲明智眉头都快皱出疙瘩了。

    真青盯着机壳里面的纹路看了一会,示意手下把手机装好。

    “这个做为证据留下了。”

    蒲明智不满。

    “你有意见?”真青气势一变,似乎有蒲明智不同意就要吃了他的样子。

    蒲明智被吓的手脚冰冷,再也不敢说出不同意之类的话。

    “关于笔仙的事情,蒲含云?你来说说。”看到蒲明智不再反对带走手机,真青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

    蒲含云此时也知道这个奇怪的那啥不是一般人,立刻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接着剩下三人也讲了一遍,诗秋也说了孙鸿畅所知道的。

    “那个坠子在哪里?拿上来一个。”

    郑培玉乖乖交出一枚有裂纹的白水晶坠子。

    真青拿过来看了一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胡泉三?这个坠子还有吗?”

    “没有。”胡泉三回答。

    真青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蒲含云几人有些诧异真青就这么轻易放开这个问题,随即就听到真青说:“你们,把剩下的坠子都交出来!”

    几人敢怒不敢言,乖乖的被收走了坠子。

    胡泉三对此并没有发表意见,东西他给过了,命也救过了,保不保得住东西是他们的事情,胡泉三才不会过问。

    真青整理下几人说的证词,又问了几个问题,才放几人回班。

    几个人被校长叫去在班级里引起了热议,随着他们的回归,热议也渐渐隐去。

    晚自习放学,诗秋跟着胡泉三回胡石家,对于诗秋时刻跟着胡泉三甚至回家也跟着这件事,孙鸿畅的哥哥很是嘲笑了现在身份是孙鸿畅的诗秋一番,到底还是奈何不了诗秋一副有了媳妇不要家的样子,由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