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当幕僚 > 第七卷第18章 征和新政 中
    百官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没有人敢回答征和的话,征和伸出手指点了点众位朝臣:“朕只是说了几个侍郎校尉的罪过,莫以为朕手中没有其他的奏折,朕没有当着大殿、当着众卿的面说出来,是为了给众位留些脸面,也给这大宁的朝廷留一些脸面。

    从今天起,你们或检举,或自首,但凡说出罪状在朕这里有所核实的,告他人而自己无罪者赏,告他人而自己有罪者量刑降低一等,自首者量刑降低一等,今儿是十月十五,朕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到十一月十五,如果有知情不报者,畏罪不敢自首者,罪责一律从重一等!”

    这一政策从征和的口中说出来,犹如一个重磅炸弹扔在了油锅之中,刹那间火光四溅,百官哗然。

    “陛下,不可啊,这眼看着就要到了年底收关,若有罪者过多,则我大宁的朝廷必然陷入瘫痪之中,万万不可如此啊!”

    一人出声,百官附和,原本肃穆的金殿一时间如同菜市场一般热闹非凡。

    “朕,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朕就是要看看,这满朝文武,究竟几人黑,几人白,几人浊,几人清!”

    征和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让百官立刻肃静下来,满朝大臣一个个面如死灰,彼此交换着眼神,谁不知道,这满朝文武,哪有清?皆是浊……

    朝议散去,一个个大臣都如同丢了魂的行尸走肉一般,再也没有了往日彼此交头接耳的场面,而是个个疏远,看向彼此的目光之中,都是充斥着怀疑与芥蒂。

    ……

    迟府,李瑱浩再次找到了迟康,连个寒暄都省了,直接便问道:“舅舅,父皇这是什么意思啊?”

    迟康看上去仿佛老了十多岁一般,满脸皱纹满布,眉头紧锁:“看来陛下这次是动真格的了,本以为只是一阵风的事儿,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浪花竟然演变成了朝堂之上翻天覆地的巨浪,朝廷,这次是要出大事了,唉……

    陛下这一步棋走得太出乎人意料了,先是用靖龙卫搜罗罪证,再让大臣之间相互举报,没有人知道陛下那里究竟拿到了多少的证据,这也就让大臣们人人自危,互不信任,往日共同分赃的大臣,现在却成为了彼此最大的威胁,朝廷,怕是不保了啊……”

    “那我们怎么办?”李瑱浩也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乱转:“如果让父皇查出了我们这些人的罪状,别说是夺嫡了,怕是这项上人头都要不保啊!”

    迟康叹了口气:“你和太子倒还好,毕竟是陛下的亲生骨肉,所谓虎毒不食子,你和太子性命是无虞的,只是陛下这么做,满朝大臣怕是要去了十之八九,也就是说,你和太子的羽翼都要被剪除,那么陛下此举究竟是为何呢?”

    李瑱浩倒吸了一口冷气:“老三?”

    迟康摇了摇头:“不无可能,只是现在还说不准,陛下说得对,现在大宁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如果再坐视不理,恐怕大宁迟早会亡,陛下心怀天下,仅仅是为了肃清朝纲也不无可能,但若说为了三皇子铺路,也是有可能的,毕竟齐国攻伐胶州的时候,你和太子的表现都太让人失望,而三皇子的表现又太过亮眼了。”

    李瑱浩眉头紧锁,手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那我们要不要……”

    迟康怒目而视:“不可!逼宫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提及!你最好把这个想法给我收起来!羽林军现在已经被朱瑜这个三皇子的嫡系所统筹,我们逼宫,必然被羽林军所阻隔,而这时候如果陛下下旨让北境支援,我军必败,你难道忘了北境那些军队的战果了?还是你以为,南境十万大军能够比得上齐国二十万大军?到时候事败,莫说是整个迟家、赵家,就连你二皇子的脑袋都是不保!”

    “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啊!”

    迟康摇了摇头:“我会去找陆虎一起商量商量,我们在这个时候便必须放弃夺嫡,否则两方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互相攻击,到时候只会两败俱伤,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双方尽释前嫌,团结一致,推出去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让陛下发泄怒火,等到处置的人多了,陛下的火泄了,朝廷陷入了瘫痪,陛下必然不会进一步彻查文武百官,毕竟无论那些大臣平时再如何贪赃枉法,大宁,终究还是要这些大臣的来维系的。”

    李瑱浩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了,只是舅舅,你有多大的把握?”

    迟康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一次陛下反其道而行之,所有的策略都让人出乎意料,我怕是有什么人在给陛下出一些鬼主意,如果陛下被人蛊惑了,那我们所有人都危险了!就像十年前……”

    “文字狱?”李瑱浩下意识道,却被迟康瞪了一眼:“这等事以后莫要再宣之于口!”

    李瑱浩点了点头:“外甥记下了,舅舅这里可有外甥需要帮忙的吗?”

    迟康捻着胡须沉吟片刻道:“和三皇子搞好关系,无论陛下此举是否是为了给三皇子铺路,这么做终究没有错,如果不是为了三皇子铺路,三皇子现在掌握着北境大军和羽林军,拉拢他对你以后夺嫡也大有裨益,如果真的是给三皇子铺路,三皇子也确实克继大统,那么以后最起码你也能当一个逍遥王爷。”

    说到此,迟康不由得苦笑出声:“没想到我们和太子爷斗了一辈子,倒让这个三皇子韬光养晦成长至此,莫名其妙地也成为了夺嫡的一方势力,真是莫大的笑话啊……”

    李瑱浩嗤笑道:“老三,他没那么大的野心,也没什么势力,不是吗?”

    迟康点了点李瑱浩的肩头:“你啊你,糊涂啊!现在北境的商路、京师的防卫都在三皇子的手中,你还说他没什么势力?现在你们兄弟三个,要想起兵造反,三皇子成功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啊!不对……”

    迟康突然低下头,捻着食指和拇指,似乎想到了什么,指尖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如果三皇子早有夺嫡之意,那么靖龙卫……”

    李瑱浩满脸不相信:“不可能吧……”

    迟康缓缓抬起头:“如果真的是这样,二殿下就等着为老臣收尸吧……”

    李瑱浩未来得及答话,便听门外有人通报,说陛下那里有诏书下来了。

    迟康接过诏书誊本,简单扫了一眼,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冤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