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兮水寒 > 七十三、双笙黑洞
    曦凤听到通报,还觉得奇怪,出于谨慎,他没有放洛熠进来,洛熠的心里很焦急,看来只能硬闯了。他向两条蛇跑去,两条蛇也向洛熠奔去,洛熠借助掉落的树叶,与两条蛇平行,两条蛇立马分开,一上一下的围攻洛熠,洛熠往左边一斜,在空中划出一道线,避开了两条蛇的围攻,同时抓住掉落的树叶作为暗器仍向两条蛇,两条蛇转变方向,树叶打在它们的身上,对它们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两条蛇变换位置,不停的追击洛熠,都被洛熠避开,他看时机差不多了,再次抓住几个掉落的树叶,仍向两条蛇,两条蛇下意识的就要去避开,但是它们的身子已经绕在了一起,一下分不开,那几片树叶打在了它们的眼睛周围,它们两个吃痛,怒火冲天的看着洛熠,恨不得把洛熠吃掉。洛熠抱拳,表示歉意。

    “对不起了两位,我是真有急事找你们蛇王。”

    说完,洛熠就朝着蛇族王宫奔去,两条蛇嘶哑的冲着洛熠的背影叫着。洛熠来到王宫面前,看到曦洛带着蛇族的战士全副武装的等着洛熠的到来,洛熠上前解释。

    “在下找蛇王有急事,事关叶霏雪的生命安危,还请蛇王能见我一面。”

    “让他进来。”曦凤的声音在王宫门前响起,曦洛挥手,他身后的战士往两边一站,给他让出一条道路,洛熠赶紧走上去,曦洛全程都是敌意的看着洛熠,洛熠进入宫殿,曦凤正慵懒的坐在大殿之上,吃着水果。

    “你不远万里的来到吾这里,是想告诉吾,叶小姐出了事,你想让吾出面帮忙?”

    “正是如此。”洛熠如实的回道。

    “如果吾说,不帮呢?”

    “蛇王,这次您不能再袖手旁观了,魔界的野心越来越大,人界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如果说人界遭沦陷,那么渊黍山谷也不会幸存,这次霏雪落入他们的手里,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的除掉霏雪,到时候,他们更有理由的来进攻人界,蛇王,这件事已经容不得所有人袖手旁观了,袖手旁观的后果就如同当年的暗界一样,被魔界灭门,难道这是您想看到情况吗?”

    曦凤看着洛熠,在思索这件事,洛熠看着曦凤,却是怎么也看不近曦凤的想法,蛇族已经十几年没有插手外面的事,无非就是不想惹祸上身,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变了,没有任何人可以袖手旁观,他很急迫的想知道曦凤的想法,曦凤看出洛熠的想法,他也知道洛熠说的对,可这十几年来,族人们已经开始习惯远离外面的生活,要让他们重新去面对外面,重新拿起武器,去对付魔界,他也不清楚族人们会不会反对。

    “吾可以去救叶霏雪,但关于吾的族人离开这里,重新面对外面的这件事,需要告知吾的族人,让他们有一点时间准备。吾还有一件事很好奇。”

    “蛇王请说。”

    “这叶小姐跟魔界除了当年的事,没有其他任何的交集,为何会让魔界几次三番的派出大量的人手去追捕她?这明显的看来是魔界很重视叶小姐,非常希望她能够消失,可是据吾所知,之前魔界并没有对叶小姐下死手,为什么现在又变了?”

    “因为有人想让她消失。”

    尽是这一句话,曦凤就猜出了七八,他站起来,走到洛熠的面前。

    “行了,走吧,时间可不等人。”

    两个人离开渊黍山谷,就有人向俅铭汇报。

    孚翊隐藏自己的气息与身份来到金城,他没有第一时间就去程府,而是在程府外面观察,确实有大量的魔力在程府聚集,他来到后院,听到了打斗声,他猜测可能是玄清,所以他直接穿墙而过,果不其然,看到夜冥、云麓天和玄清还在对打,他躲在一旁,观察夜冥和云麓天,他发现云麓天的修为比上一次看到他要更强,竟能和玄明对打而不落败,孚翊没有见过夜冥,不知道夜冥的修为到底是什么样,看这二人相互配合着攻打玄清,居然能够压制玄清,使其无法脱身。

    他环视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来这里,就走出来,用玄力打向夜冥和云麓天,两人反应迅速的避开了这个攻击,玄清趁此远离了他们两个,夜冥看着多出来的一个人,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云麓天看来人是孚翊,倒也没有多惊讶。

    “你不去救你家主子,倒是跑到这里来凑热闹,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我先救谁与你无关,反倒是你们,两个人打一个人,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了。”

    “有吗?我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云麓天回道。

    夜冥和云麓天不经意的对视一眼,夜冥冲向玄清,云麓天冲向孚翊,四人又一次的对打起来。由于孚翊的到来,让玄清减轻了一些压力,反而夜冥有了一定的压力,进攻不再像之前那样非常的顺利,玄清像是能够猜出他的想法一样,每次都能够避开他的攻击,然后再给他一击,他不甘心就这么的被玄清压制,趁着和玄清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打开了双笙黑洞,玄清没有想到夜冥连这种禁发都修炼了,他连忙展开护之域,把那些暗黑之物挡开,孚翊也展开了护之域。

    云麓天站回到夜冥的身后,看着那些暗黑之物在程府里蔓延,碰到了程府里的人,这些人都成为了不人不鬼的样子,有些直接是当场死亡。这些暗黑之物蔓延到叶霏雪的房间,叶霏雪忍着疼痛看着那些暗黑之物在阵法外面游走,却又进不来,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幸运的事,她不知道暗黑之物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这些暗黑之物碰到人会怎样,又一波疼痛让她闭上了眼。

    卓洛在客栈里,自然看到了程府上空的黑雾,大街上也有人看到了这一幕,纷纷以为程府是不是中邪了,卓洛下意识的布置了一个结界,将程府融进去,这样外人就看不到程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夜冥看双笙黑洞成功的压制住了玄清和孚翊,不由得一笑,准备动手了解了他们,云麓天拉住了他。

    “你来我干什么?放手。”

    “我们的目的是杀了叶霏雪,不是杀了他们,而且玄清是难得一见的上古神器,这个东西就交给魔君处理。”云麓天道。

    “云麓天,你什么时候开始做事这么的拘束了?他们两个现在正好被我困住,正是一个好机会。”

    夜冥抽开云麓天的手,准备动手,云麓天知道夜冥是铁了心要杀了玄清和孚翊,也没有阻拦他,夜冥把更多的魔力灌入到双笙黑洞里,双笙黑洞里的暗黑之物感受到源源不断并且更为强大的魔力,很是兴奋,越来越多的暗黑之物涌出双笙黑洞,玄清和孚翊也加强了护之域,尤其是玄清的护之域,凡是碰到了他的护之域的暗黑之物都被消灭,很多暗黑之物只敢在他的身边派回,根本不敢靠近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程府已经被整个暗黑之物所包围,那些被暗黑之物所沾染的侍卫和下人被暗黑之物所指引,朝着孚翊和玄清这边僵硬的走来,孚翊刚好能看到玄清身后的一切,他向玄清传音:

    玄清,府上的人向我们这边来了,看样子是被这些暗黑之物所感染了,你小心一点。

    好。

    玄清不在耽搁时间,在心脏上的胸膛划了一刀,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东西,类似于一块石头,刚好玄清一只手就能拿住,被划过的胸膛自动恢复原样,玄清给这块石头灌输力量,然后把它送出去,这块石头碰到那些暗黑之物,开始闪闪发亮,夜冥注意到这块石头,看着这块石头周围的暗黑之物都被消灭,他就察觉这块石头与其他石头不同。

    他试图抓住那块石头,那块石头仿佛有先见之明,避开了夜冥,朝着双笙黑洞飞去,云麓天也看出这块石头的用意,也来阻挡,在石头要碰到双笙黑洞时,两个人阻止了这块石头的前进,玄清破开了护之域,光之域随即被展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泯灭了这些暗黑之物,夜冥和云麓天纷纷躲避,那块石头没有了阻拦,毫无顾忌的进入了双笙黑洞。

    夜冥一落地,就展开了暗之域,与光之域进行对撞,孚翊也破开了护之域,展开了攻之域,云麓天打开手上的扇子,用了防之域,四人的对抗产生了强大的气场,那些已经走过来的侍卫和下人被这股气场所震开,那块石头进入了双笙黑洞之后,就开始发光,同时有一股温柔的力量在伴随着驱散这些暗黑之物,夜冥能感受到双笙黑洞里的暗黑之物开始惊恐的躲避那块石头,魔力也开始减弱,这边暗之域开始慢慢的不敌光之域。

    夜冥想要收回双笙黑洞,却发现自己控制不了双笙黑洞了,甚至可以说不听使唤了,双笙黑洞开始震动,夜冥的魔力开始流失,暗之域的维持也开始不稳定,云麓天叠加了霜之域,孚翊也叠加了护之域,云麓天没有去等孚翊的反击,霜之域一碰到孚翊的攻之域就立刻收回,攻之域没有了阻挡,快速的朝着云麓天蔓延,云麓天划过了一道线,来到夜冥的身后,在他的基础上叠加了护之域,但他还是被攻之域伤到,他忍住胸口的血腥,抓住夜冥的手臂。

    “赶紧走,这里我来撑。”

    夜冥没有多说,撤回了暗之域,离开程府,双笙黑洞没有人来支撑,开始溃烂,云麓天一个人撑着两边的压力,虽然他解开了封印,减弱了他与玄清之间的差距,但又多了一个孚翊,他还是有些吃力,但是等到其他人来帮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夜冥来到卓洛的房间,莫之韫和卓洛将他扶到床上。

    “怎么回事?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了?云麓天呢?”卓洛开口询问。

    “云麓天还在里面,我和他本来已经压制住了玄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打乱了计划,玄清还把我的双笙黑洞给破了。”

    “什么?不好,他们一定会对云麓天下死手的。”

    卓洛对莫之韫交代了几句,就去程府,云麓天还在抵挡玄清和孚翊的攻击,卓洛没有多说什么,来到云麓天的身边,为他助一臂之力。

    玄清刚才破了夜冥的双笙黑洞,现在他的力量开始下滑,现在是一个机会。云麓天给卓洛传音。

    卓洛明白云麓天什么意思,全力以赴的展开了霜之域和水之域,压制了玄清和孚翊,孚翊知道这么耗下去,不仅他们两个的力量会被耗下去,还救不出叶霏雪,他和玄清对照一眼,纷纷收回域,离开了程府,卓洛和云麓天收回域,卓洛没有立马就离开,而是返回到叶霏雪的房间,查看她是否还在,叶霏雪看着突然出现的卓洛,不屑的笑了,卓洛抓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与自己对视。

    “你是有多幸运?嗯?刚刚都有人来救你了,只不过他们现在放弃你了。”

    “呵,他们跟你不一样,至少他们愿意来救我,至少不会伤害无辜,你呢,你忘了你的初心是什么了吗?”

    “初心?我的初心就是杀了你。”

    说着,卓洛开始用力,叶霏雪疼的开始狰狞,卓洛甩开她,嫌弃的拍拍手。

    “不会让你这么容易的就挂了,也不会让你就这么被轻易的就走,我要你看看,人界是如何被毁掉的。”

    “你,忘恩负义的家伙。”

    卓洛不在理会叶霏雪,绕过她离开了房间,叶霏雪耷拉着脑袋,她还是轻信卓洛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玄清和孚洛离开程府,洛熠和曦凤就赶到了金城,他们在城外的树林里汇合,玄清立地盘坐,调养生息。

    “你们这是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清楚,我赶到的时候玄清已经和他们打起来了,玄清封印了双笙黑洞,导致他的力量有所减少。”

    “双笙黑洞?你们遇到夜冥了?”

    “应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