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我的召唤英灵系统果然有问题 > 195. 战场转移
    在关键时刻赶来营救的,正是第一英雄,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带领的职业英雄们。

    钢筋混凝土的墙壁,在欧尔麦特的肌肉模式的巨力下如同脆弱的豆腐,开出一个足够多人进出的洞口,欧尔麦特首先突入,作为先锋开道的同时,还眼疾手快地将李想护在自己的身后。

    “抱歉,月见少女,我们来得有些晚了。”

    “怎么会,你们来得实在太及时了。”

    而紧接着欧尔麦特而来的,是大片大片宛若灵蛇的木质“触手”。仿佛拥有自我意识一般找到房间内的所有敌人,而后紧紧困住。

    “先发制人·漆树锁牢!”

    密林神威最擅长的先手必杀技,延长自己木质化的手臂,将多个目标牢牢锁住。多年苦练之下,这个招数他已经能够做到接近瞬发,遭遇意料之外状况的敌联盟成员根本反应不过来,无一幸免。

    反应最快的是茶毘,在被木头缠绕后,他的身体上燃起青色的火焰,试图烧掉自己身上缠绕的坚韧木头,却被斜刺里冲出来如一阵飓风般刮过的格兰特里诺一脚踢晕。

    “小子,让你醒着会很麻烦,你还是赶紧去睡觉吧。”

    三名英雄联手,不过短短三秒钟,室内的所有敌人都被控制住。

    “真不愧是新生代的实力派和老当益壮的老将,好了,死柄木吊,束手就擒吧!”

    虽然被漆树锁牢束缚住,但死柄木吊不仅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强势:“我准备了这么多的计策,没想到最终BOSS竟然这么快就出现在面前。职业英雄?你们那高高在上冠冕堂皇的样子究竟是做给谁看的?真以为我们就只有这么一点实力吗?”

    死柄木吊的脸部被干枯的手掌遮住,从指缝间露出的眼睛里闪烁着歇斯底里的疯狂。

    “黑雾!把脑无们给我传送过来,有多少传多少,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和这些打着正义旗号的伪君子决一死战!”

    然而,黑雾却为难道:

    “抱歉,死柄木吊,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在我设定坐标位置附近的脑无们,现在全部都不见了!”

    “什么?!”

    死柄木吊猛地回头看向黑雾,“你没有搞错?”

    “没有,我试了好几次,没有任何反应。”

    “哈哈哈哈,死柄木吊,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够站在你面前,全都要靠警方人员昼夜不停的排查,最终锁定了你们所在的位置。不仅仅是这个酒吧,你们的脑无制造工厂,我们也安排了大量的警力,以及数名经验丰富战力强大的职业英雄,就算你们能逃脱我们的包围,酒吧外面还有安德瓦以及大量全副武装的警员。”

    “渡我被身子、分倍河原仁、伊口秀一、引石健磁……你们的名字已经被我们查清楚,换言之你们现在已经被全国通缉,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你们已经逃不掉了,投降吧!”

    眼见事不可为,黑雾冲着死柄木吊喊道:“事态严峻,死柄木吊,我们现在还是先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工厂那里还有……呃!”

    黑雾的话戛然而止,正在发动的传送个性被打断。

    “准备好的我们是不会给你们可趁之机的。”

    忍者打扮的艾基修特在黑雾身后现出了他的上半身,全身为忍者装扮。灰色的头发凸出好几个锐利的尖角,头发将一只眼睛给遮挡住。嘴上戴着口罩,右肩处有个尖锐的铠甲,手上戴着白色袖套,腰带正中间有个蛇头般的形状,上半身以下则像一条细线从黑雾身体内穿出。

    艾基修特,英雄名纸锋射手,能力是“纸肢”,能够将自己的身体向纸一般变薄变细、延展拉伸,用来穿透敌人。经过艰苦的锻炼,他的身体延展速度已经能够媲美音速,刚才黑雾就是被他急速延展变薄的“纸肢”贯穿身体而打断了技能释放,是英雄排名第五的实力派。

    艾基修特做出忍者经典的结印手势——这是他个人的喜好——郑重其事地说道:

    “这个男人的传送个性有些棘手,所以他还是就这样睡着吧,忍法千枚通——我只是在他体内动了些手脚,让他暂时睡下罢了。”

    “好了,死柄木吊,你们这里唯一能够改变战局的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你还要负隅顽抗吗?”

    眼下的情况,对于敌联盟一方是压倒性的不利。茶毘被踢晕、黑雾似乎是被下了药或是动了其他手脚现在正在昏睡;死柄木吊的双手被漆树锁牢的树枝死死匝在腰部,他的个性必须五根手指同时接触物体才能发动,双手被束缚就失去了战斗力;渡我被身子被绑住,无法服食血液,体术也无法发挥;分倍河原仁的个性是“2倍”,能够把复制队友增加己方战力,但在这个情况下也无法使用,对于死柄木吊而言,似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格兰特里诺问道:

    “好了,死柄木吊,我们知道你们背后还有一个人,一个非常强大的人。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为什么,死柄木吊,也就是志村转弧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老师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他曾是那么憧憬英雄,但自己的志向不被理解,甚至被亲生父亲拳脚相向。意外的觉醒个性“崩坏”,但失控的个性让他失手杀死了自己的所有亲人,虽然他恨自己的父亲,但自己的姐姐、母亲和其他亲人都是无辜的,却由于自己的失误化为齑粉。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糟糕的人生,为什么只有自己遇到这样灰暗的遭遇?

    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面前的,是老师。

    “没有人来救你,你一定很痛苦吧,志村转弧。很多人都告诉你,等等吧,英雄会处理这件事的,总会有英雄来解决的,但是没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你伸出援手。大家都对你视而不见。没关系,我能明白你,一切都交给我吧。你原来的名字已经是过去式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叫死柄木吊,你将成为我的继承人。”

    他知道的,眼前这个人绝不是什么英雄,缠绕在他身上的恶仿佛实质,他能敏感地察觉其中的“罪”。

    可这又如何,老师是唯一一个对自己伸出救赎之手的人,追随于他,又有什么关系?对一个无家可归心如死灰的人,正确与否真的重要吗?

    “果然……”死柄木吊抬起眼睛,死死地盯着欧尔麦特:“我果然还是非常讨厌你。”

    “没关系,失败不过是重头再来,有我在,你可以不断重复,不断挑战。就好像你最喜欢的游戏,一遍遍地重来,一步步地成长,从会一步步接近最终的答案。”

    老师Allforone的话,在死柄木吊心中回响。

    “欧尔麦特,你总是一副傻笑着的样子,好像什么都能做到,什么都能改变似的。许多人傻傻地听信了你的话,认为你真的无所不能……但是,在这个英雄社会,你的光芒到达不了的角落,还有无数像我这样的人在挣扎,你等着吧,就算我们失败,终究也会有其他人站出来的,哈哈哈哈哈……”

    死柄木吊似乎想通了什么,在这绝境之下,反而释然了起来。在他的狂笑声中,数量众多的灰色的不断自行涌动的混沌物质凭空出现,一只只脑无从中爬了出来。

    欧尔麦特惊道:

    “?!怎么会是脑无?艾基修特,是黑雾醒了吗?”

    艾基修特否定道:

    “这个家伙还睡着,不是他做的。”

    “啧!既然这样,那就一定是……”

    死柄木吊喃喃自语:

    “老师……果然你还是……”

    如李想之前看到过的那样,死柄木吊和一众敌联盟成员口中涌出像刚才那样的未知物质包裹全身,之后被传送走,相对的,这里出现了大批的脑无,向职业英雄以及成群结队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发动了冲击。

    “别走!”

    欧尔麦特大步向前,却被脑无阻挡耽搁了时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人被传送走,抓捕行动功亏一篑。

    “SHit!”

    欧尔麦特一拳打飞一只脑无,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在这些怪物身上。

    格兰特里诺喊住欧尔麦特:

    “等等,俊典,脑无加工厂那里传来通讯,一个戴面罩强的过分的家伙一击就打倒了潮爆牛王、虎鲸、山岭女侠等所有镇压脑无加工厂的职业英雄!”

    “你是说……”

    “强到那个次元的家伙世界上还有别人吗?那一定是Allforone,只有你能战胜他,快去,这是六年来他第一次露面,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也是唯一一次终结你们之间宿怨的机会了,这里交给我们,你快去!”

    “可是……”

    安德瓦怒吼道:“欧尔麦特,你什么时候那么婆婆妈妈了?我十分钟不到就能解决这里的这群碍事的家伙,老头子你也和欧尔麦特一起去吧,这里有我一个就可以了!”

    格兰特里诺也说道:“就像安德瓦说的那样,我脱身之后马上就去找你。”

    “前辈……我知道了!”

    欧尔麦特点头,甩飞缠在自己身上的脑无,做出一个下蹲的动作,而后向着脑无加工厂的方向猛然起跳!

    欧尔麦特的起跳,简直就是火箭发射,只见地面突然龟裂下沉,一声爆响,欧尔麦特就飞上了数十米的高空,在夜幕中消失不见。

    另一边,脑无加工厂,戴着面罩的Allforone看着传送到自己身边的“下属们”。

    由于六年前被欧尔麦特打碎头部,现在Allforone只能戴着维生面罩,通过管道维持呼吸。

    “老师,这次还是麻烦你了。”

    死柄木吊缓了缓自己因传送导致的晕眩,站起来对Allforone说道。

    “你又失败了呢,死柄木吊。但是不要气馁,我说过,有我在,你可以无限次重来,而且你也越来越成熟了,这说明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可惜,那个女孩的体质似乎有些特殊,我的传送对她不起效。如此有价值的人物,可惜了。”

    Allforone似乎的确非常惋惜,但又说道:

    “不过没关系,棋子什么的,丢了再重新找就好了。”

    分倍河原仁看了一眼周围倒在地上的职业英雄们,颤抖地说道:

    “一个人就解决了这么多的高排行英雄,您就是我们的老大吗?实在太强了!”

    Allforone不置可否,他抬起头,看向天空。

    下一刻,欧尔麦特的身影在夜空中迅速放大,穿过遥远的距离,砂锅大的拳头挥下,被Allforone抬手接住,两人的交锋激起台风般的气浪,席卷四周,敌联盟的人由于距离近,被气浪直接掀飞。

    “把一切都还回来吧。Allforone!”

    “你还想再杀死我一次吗?欧尔麦特!”

    对拳的结果势均力敌,反作用力让两人分开。Allforone甩了甩手,似乎欧尔麦特的力量也让他有些吃不住:

    “从酒吧到这里差不多五公里,我把脑无送过去以后,超过三十秒你才赶到这里,你的力量衰弱了啊,欧尔麦特。”

    “你才是,Allforone,六年一别,你怎么戴上了这种工厂用的面罩,是不是在勉强自己的身体啊?”

    欧尔麦特直起身体,轻轻跳了跳,眼前的人是绝对的强敌,他要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我不会犯和六年前一样的错误,Allforone,这次我一定要把你和你的敌联盟一起,送进监狱!”

    欧尔麦特移步上前,拳头带起劲风。

    “一个人就想要做这么多的事情,真是不容易。不过我的情况也差不多就是了。”

    面对欧尔麦特威势惊人的拳头,Allforone仅仅是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不过他左手的形状在接触欧尔麦特右拳前产生了一点变化。

    与方才的对拳同样的威势,但这次是Allforone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欧尔麦特却被弹飞了出去,巨大的冲击力让倒飞而出的欧尔麦特接连撞毁数栋大楼。欧尔麦特所过之处,大楼应声倒塌,烟尘弥漫。

    Allforon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空气排出、筋骨弹簧化、瞬发力×4、膂力增强×3,这个个性组合还真是有趣,再加上一点增强型的个性应该会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