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我在碧蓝修舰娘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科学的事情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鲁宏感到有点措手不及,甚至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过,鲁宏的懵逼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因为其它房间也传来了舰娘们的惊叫声。

    鲁宏的内心有点不安,同时也在暗自惊叹,这个冒险屋确实有点东西啊,竟然还会打配合的,一套下来让自己根本看不见欧根是怎么消失的。

    舰娘们那边发生什么事,鲁宏这里是暂时管不着的,因为这个房间的门竟然全部关闭了,根本走出不去。

    鲁宏看了眼墙上的逃生按钮,然后摇了摇头,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按下那个逃生按钮,肯定是欧根触发了什么机关,才把这个房间的门锁死的,得找个办法出去才行。

    看着地上躺着的纸,鲁宏想起这是刚刚欧根叫自己拿的东西,欧根消失不见还有门被锁上,可能和这张纸有什么关联。

    鲁宏把地上的纸捡起来一看,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翻过来再看,觉得智商需要充值才行了。

    这纸竟然是一张白纸,白的就像光辉的女......一样,鲁宏顿时就放弃抵抗了,只能靠灵感闪现出来破解。

    鲁宏静静地在深呼吸,努力把急躁的心情平静下来,现在越着急越会忽略一些细节上的东西。

    感觉心态回复好后,鲁宏开始在房间里寻找着线索,尝试把大门打开。

    刚刚欧根是在自己被缠住不能动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上去拿这张纸条的,那问题很有可能出现在这个过程里。

    比如说,拿纸条的那个地方有个机关什么的,跟着自己的思路,鲁宏来到了之前放纸条的位置。

    鲁宏用手在上面摸了摸,突然感觉到桌子上有个突出的地方,拿刚刚的纸把它擦干净,发现这里竟然有一个按钮。

    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自己只能想到的地方,这里真的有一个机关。

    把警戒全部拉满,鲁宏用手指把按钮往下一按,四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是房间的四道门锁被打开了。

    鲁宏见此暗自高兴,看过名侦探柯南就是不一样,这么简单就把难关给解决了。

    不过鲁宏也就高兴那一小会,现在不知道欧根还有其它舰娘的情况,得先和她们会合在一起才行。

    正准备原路返回的鲁宏,把手放在那道门把手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眼前的门竟然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堵墙。

    鲁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用手拍了拍那堵墙,这竟然不是幻术,确确实实是一堵墙。

    这下鲁宏傻眼了,还真的有突然消失这种操作啊,原来介绍上的东西不是在骗自己的。

    见路变成了墙,鲁宏只能选择其它三条路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其它的舰娘。

    鲁宏把右边的门推开,一边走着一边在呼喊舰娘们的名字,尝试着与她们去的联系。

    可是十分钟过去了,鲁宏依旧没有碰到一个舰娘,这一点都不科学啊!按理说怎么也得碰到一个才对吧。

    难道说舰娘们都遇到机关消失不见了,这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四处游荡着?

    不然自己喊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连一个舰娘都没有碰到,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突然,后面的门被人给打开,鲁宏迅速地转身往后看,发现是克利夫兰进来了。

    “指挥官!”克利夫兰看向鲁宏的目光中,充满着无尽的喜悦之情,就像是身处沙漠里的人看到了一泓清泉。

    鲁宏一把将克利夫兰搂住,激动地说:“克利夫兰,怎么只有你一个过来了,其它的白鹰舰娘呢?”

    克利夫兰正想解释,突然她身后的门传来了声响,于是急忙拉着鲁宏的手,说:“指挥官,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吧。”

    一脸懵逼的鲁宏没有多说什么,就这样任由克利夫兰拉着自己的手跑,看她的样子应该很紧急。

    克利夫兰拉着鲁宏左转右转好一会,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未知的房间里,至少鲁宏是没有来过。

    贴着房门静静地听了一会,克利夫兰觉得没什么问题后,才松下一口气。

    鲁宏懵逼地挠了挠头,问:“克利夫兰,你刚刚究竟在怕什么啊?为什么要东躲西藏的?”

    深呼吸几次后,克利夫兰把气息调整好,说:“指挥官,刚刚在后面有可怕的东西追着我,要是我不东躲西藏,被它碰到整个人就会消失不见,北卡罗来纳已经消失不见了。”

    听到克利夫兰这样说,鲁宏的心立刻提到嗓子眼,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会让人瞬间消失不见?”

    “我也不知道,当时北卡罗来纳打开的时候,只看到一团白雾从盒子里冒出来,然后她整个人就消失了。”克利夫兰如实解释道。

    鲁宏摸了摸下巴,说:“那按克利夫兰你这样说,其它人现在去哪里了?”

    克利夫兰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不知道啊,我们在逃跑的时候分散了,不然很容易被一窝端的。”

    “而且那团白雾很奇怪,我们拿东西扔它的时候,物体直接穿过去了,根本就碰不到它。”

    这让鲁宏更加觉得奇怪,这间冒险屋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连这种不科学的白雾都出现了。

    闭目静静思考了一会,鲁宏睁开眼睛说:“我们现在只能继续走了,同时注意那团白雾,不要让它碰到。”

    “这一切的关键,可能和那份神秘大奖有关系,或许只要我们找到它,所有的事情就会迎刃而解了。”

    克利夫兰点了点头,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这个冒险屋果然有点东西,能做出这种效果。”

    牵着克利夫兰的手,鲁宏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看了眼里面没有任何异常,便带着克利夫兰走了进去。

    现在出现了一团诡异的白雾,行事得小心才行,不能像刚刚那样大喊大叫的。

    要是被那团白雾听见,可能会追踪过来的,到时候自己和克利夫兰就危险了。

    两人一步一个脚印,不管是开门还是关门,都静悄悄地进行,行事小心谨慎尽量不发出声响。

    然而,冒险屋里的每个房间看上去都像是一样的,很难靠肉眼辨别出来。

    鲁宏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螺丝刀,说:“我们不能毫无目的地走,要留点记号才行,这样才能逐一排除,找到有神秘大奖的房间。”

    克利夫兰赞同地说:“这个办法好,我们把每一次要走的方向用箭头标在桌子上面,这样就能慢慢排除,把路给找出来了。”

    对于克利夫兰的建议,鲁宏是毫无异议的,这样循环走下去,总能找到对的方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