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浮世录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翻盘的起点
    “时迁兄弟,你这所说可都是确切之事?”

    梁山机密暗室中,明亮的便携式电灯悬挂在屋顶,将整间屋子照的通亮,朱武坐在正上方,一脸凝重地看着时迁。

    而卢俊义、杜嶨、晁盖、林冲、武松五人,无不是一脸震惊地神情,眉头几乎拧成了一股绳。

    一旁的座位上,时迁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看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身上,他只是随意地笑道:“这事啊,我时迁虽说已经不是梁山人了,好歹也和晁天王和林大哥有八拜之交,做兄弟的怎么可能专门跑过来骗人呢?”

    “你说九皇子殿下派你去闻焕章那里,窃取董平大哥他留在东平城的所有重要资料?”

    林冲拿出那厚厚的一沓公文,在时迁眼前晃了晃,一脸严肃地问道:“那么,这些就是机密资料了?”

    “当然了,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时迁嘴角一撇,随意地晃了晃头说着。

    众人面面相觑,旋即大笑数声,卢俊义拍了拍时迁的肩膀笑道:“兄弟,那这次还真是误会你了,不如这样,干脆在我们梁山入伙得了。”

    “是啊,要功名利禄的话,只要你把这些资料交给九皇子,按他原本的计划,到皇帝老儿那里揭发闻焕章诬陷忠良的罪状,闻焕章百口莫辩,董平大哥不就能官复原职了。”

    杜嶨也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样,你这可是大功了,到时候董平大哥肯定会记你大功,给你重任的,怎么会比在赵构那玩意手下差?”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时迁只是摆了摆手,神情出奇地正经了起来,他那张脸上第一次没有了嬉皮笑脸。

    “行了,你们莫非还不明白?”

    晁盖沉声道:“既为人臣,当辅上至终,方为忠义,我等虽为兄弟,时迁兄弟却已经是朝廷做事的人了,你等莫非要陷他于不义么?”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便不再说话了。

    “话不多说,你应该也知道,董平他和九皇子殿下现在是联盟关系。”林冲语气淡然地说道:“时迁兄弟,以后有空也多多走动,兄弟们互相聚聚,增进感情也好。”

    “这是当然,理所应当,理所应当不是?”

    时迁大笑了几声:“那好,兄弟这就走了,有空再来和各位兄弟聚聚。”

    “到时候可得从那九皇子那搞点好酒过来。”

    武松在一旁锤了时迁一拳,笑骂道:“你小子害得我们几个一晚上没睡着觉,不补偿点我可饶不了你!”

    “行行行,武二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时迁苦笑着摆手说道。

    “哎,我说你以后得改改这个习惯。”杜嶨在一旁笑道:“要不然,迟早那一天掉到女人床上,被别人男人捉到打个半死去不是?”

    众人听了,都是哄堂大笑,就差没把屋子给震塌了。

    “姓杜的,揭老子老底是吧?”时迁笑骂道:“要不要我透露下当年在淮西的武举大会上,是谁把别人姑娘肚子搞大了,别人都追到决赛擂台来讨说法了?”

    “这厮好生猖狂!”杜嶨气的当场就跳起来三丈高,正想追着时迁出去收拾一顿,却看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早已经一溜烟不见踪影了。

    “行了,各位,别笑了,停一下,给杜元帅一点面子,哎呦……”

    众人笑的都快岔气了,武松强忍着笑道:“晁盖大哥,我们今天来找你还有些事,现在天也快亮了,干脆一并解决了如何?”

    杜嶨见状,也只得强忍着气,硬是憋着又坐了下去,拿起茶杯就是一大口灌下去。

    “噗!”

    “谁装的酒!!!”

    众人看上去一脸嫌弃地模样,只有卢俊义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估计是手下的小兄弟不知道杜元帅的习惯,把茶换成了酒吧?”

    “行了,还是说林冲兄弟这事。”

    眉头皱了皱,晁盖也说道:“二位但说无妨。”

    林冲看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将手肘撑上了桌面,眼神阴沉着说道:“既然各位都在,为了不耽误各位兄弟的时间,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晁盖和卢俊义杜嶨几人都是一脸凝重地神情,盯着林冲的脸庞。

    “现在这幅模样,你们还想看着董平他一意孤行下去么?”

    林冲这话一出口,场面瞬间就沉默了下来。

    许久过去了,才有不同的声音冒了出来。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杜嶨座正了身子,放下茶杯一脸严肃地盯着林冲。

    “我说,你们还准备让董平他这么下去,这么多人陪着他,沉沦在过去的荣誉中吗?”

    林冲说完,他的声音也彻底低沉了下来。

    “这就是你要说的话?”

    杜嶨语气冰冷了起来:“林教头,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可没那么傻,镇东候他更不是靠愚蠢当上的这个职位。”

    “杜嶨!”

    卢俊义眼神阴沉着,瞪了他一眼,又对林冲笑道:林教头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但说无妨,我们很乐意倾听。”

    “是吗,不见得吧?”

    林冲冷笑一声:“我让各位和我们二龙山联合,共同反抗朝廷,现在就开始造反,你们能接受吗?”

    “阿嚏!”

    “哥哥,你怎么了?”

    扈三娘从车厢中钻了出来,关切地问道:“身体没着凉吧?”

    “没事,不用在意,大概是谁在说我坏话罢了?”

    董平笑着望向星空,他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迷茫。

    费茵茨因为全身突然刺疼,董平便让石宝和杨再兴护送着刘赟和他先回梁山,找安道全诊治去了。

    对于这些未知的怪病,董平对安道全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上次卢俊义中了高俅下的剧毒,也是安道全治好的。

    “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扈三娘走到了另一匹马上坐了下来,双手握着缰绳,熟练地控制着马车,语气也渐渐低了下来。

    “啊,没事啊?”

    几丝寒风打在脸上,董平这才回过神来,笑着看向扈三娘说道:“对了,你会用马车吗?”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父亲和大哥教我学过。”扈三娘话锋一转,又是笑了笑。

    “呵呵,你骗不了我的,你一想着什么事的时候,眼神就会变得迷茫起来。”

    扈三娘也望向了漫天繁星的夜空,一丝笑容从她的嘴角渐渐升起:“你是……想婉儿姐姐她了吧?”

    “果然被你猜中了吗?”

    董平摇了摇头笑道:“我在想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帮助身边的人解决这些问题。”

    “不,不只是这些事。”

    “如果我有能力,改变这个乱世,婉儿,清照,师师,还有你,你们的悲剧,又怎么会发生呢?”

    “都是因为我,现在都落到梁山这片田地,别说什么改变乱世,从被闻焕章抓住把柄,到这一次差点死在契丹人手里。”

    说到这里,董平也松了松缰绳,抬起了头仰望着一片苍茫的星空,苦笑着摇了摇头。

    “还是我的实力不够啊,给不了身边的人一个好的生活。”

    “你不用说这些的。”

    扈三娘笑着说道:“我一直在想,这世上居然有你这种男人,到了这等显赫地位还能这么为他人着想。”

    “而且,不只是你,我们都是一样的心情啊。”

    苦笑了一声,扈三娘说着:“当年是婉儿姐姐她把我从梁山解救了出来,我这第二次生命也全靠你们的帮助,谁想后来会发生这么多……”

    “行了,不谈这些了。”

    董平挥了挥手,叹了口气说道:“今天都这么晚了,你和红玉妹子她去车厢里休息下吧,过两天应该就能到梁山了。”

    “哥哥,你真是个感情白痴呢。”

    “嗯?”

    董平微微回过了头,却发现扈三娘已经进了车厢内。

    笑着摇了摇头,董平又抽了一鞭子,在保持平稳前进的基础上,加快了马车行进的步伐。

    然而,他的眉头很快,已经狠狠地拧了起来。

    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大片的扬尘,混杂着雷鸣般的声音,似乎有大批人马在往这边靠近。

    “踏踏踏……”

    奔腾的马蹄声和兵器碰撞的金铁交加声,似乎是在撼天动地一般,向着这边逼近过来。

    “看样子,今晚是睡不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