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武侠之天才 > 144 成名
    “祁峰,今天晚上的对战是知名武者银蛟-格木。他的经纪人今天找上我,让你对他手下留情,他愿意多付出一百万盾的代价?”

    吴海涛找到祁峰,跟他说了这么一席话。

    “你叫我打假赛?”祁峰皱着眉头说。

    “当然不是,赢还是要赢的,只是他不想你一拳就结束他。最好能打上几分钟,为他争取一点人气!”

    吴海涛连忙解释。

    这一个月来,祁峰一拳击倒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不管对面是什么样的对手,他都是一拳打出去,撂倒对手然后取得胜利!

    很多不信邪的选手都被他狠狠的教育了。

    祁峰狠辣的作风吸引了很大一部分的粉丝,他的比赛也在一个月的时间从早上场变成了晚上黄金时段场。由于他的比赛很快,组委会甚至还可以多安排几场比赛!

    就像今天晚上的对手,这个银蛟也是一个名气不错的人,打发夸张,为人爱现。这种风格吸引了很多粉丝。

    由于电视直播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电视观看直播。场外投注也多了很多,组委会最终给选手们的比例是百分之一,但是在庞大的基数下,这百分之一的收入也是很多的。

    连带着电视解说,选手分析这种节目也如雨后春笋一样崛起,各式各样的人都在分析祁峰的一拳是怎么打出来的,还有的人在评论祁峰的一拳什么时候会终结。

    银蛟现在在想,反正自己是输了,但是如果能坚持得久一点,是不是虽败犹荣?反而可以吸引更多的粉丝?

    所以他叫他的经纪人联系一下这边,想用钱打点一下祁峰。

    祁峰摇摇头,说:“不行,区区一百万,是不能买到这些的。”

    这一个月祁峰的奖金池已经积累到了三千多万,他充分的知道名气的作用了,为了区区一百万盾而放弃一大部分只是为了看他一拳打倒别人的粉丝,这是不明智的。

    吴海涛点点头,没有再说这个事情,而是问他:“阁光新竞技的记者想要采访你,你觉得怎么样?”

    祁峰正想推脱,然后吴海涛就说:“这个报纸是阁光很有名的报纸,而且他们约了你很多次,再不同意难免他们说一点不好听的话,你还是接受他们的采访吧,这样对你有好处。”

    哎,要不是为了一个亿的钱,谁又会同意去参加这样的采访呢?

    没办法,祁峰只能说:“叫他们快点,我下午还要训练的!”

    吴海涛笑了笑,说:“我马上叫他们进来。”

    “他们?”祁峰奇怪的问。

    吴海涛说:“既然一个人是访问,几个人也是访问,不如安排在一起,也节省一点你的时间!”

    祁峰也不好说什么了,他一直不喜欢这种宣传,但是作为选手他又不得不接受这种现实。吴海涛是个好经纪人,只能这样说了!

    这一采访就来了十几个记者,他们包围着祁峰,开始进行采访。

    李仲光在外面看了一眼,对吴海涛说:“我以后也要这样被采访吗?”

    吴海涛看了他一眼,说:“你希望你被采访吗?”

    现在李仲光也有一点名气了,虽然名气没有祁峰大,但是他年纪小,打拳风格也很犀利,吸引了很多青少年粉丝,只是这些粉丝大多没钱,不能直接转换成看得见的利益。但是长期持有对李仲光的发展非常有利。

    李仲光对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他很享受在聚光灯下的感觉,但是他又觉得这种事情很麻烦,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吴海涛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到时候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减少采访。”他还以为李仲光像是祁峰一样对这种采访很反感呢。

    除了采访,祁峰和李仲光还要配合组委会的宣传。

    这种活动是不能不参加的,因为这是南洋武者大赛的推广,他们作为其中的一份子是有责任和义务参加这种曝光活动。

    就比如今天晚上这场晚宴。祁峰在一拳解决了那个银蛟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阁光一个高档酒店参加一个武者见面会。

    这个就有点像是线下的粉丝见面会,只不过这些粉丝都是千岛之国有权有势的人。

    祁峰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目前祁峰四十多场比赛全胜的战绩,每个对手一拳搞定的表现,有的夸张小报已经给祁峰安上‘武师之下第一人’的头衔了,虽然是一个捧杀的手段,但是也可以看出祁峰在某些人的眼中确实是有这种实力。

    一个女士靠近了祁峰,对祁峰伸出芊芊素手,说:“我叫赵姝惠,很高兴认识你。”

    祁峰轻轻的和她握握手,本想打个招呼就离开,但是这个姑娘握住祁峰的手就不放开了,祁峰也不好甩开手,怕伤了姑娘。

    赵姝惠女士笑着说:“我可是你的粉丝,你不要这样见外嘛。和我聊几句?”

    虽然是请求的问话,但是紧紧握住的手,却表示这是不能推辞的要求。

    现场很多双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这里,这个姑娘只是露出微笑甜甜的看着祁峰,两人的手还紧紧的握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祁峰不舍得放开这个漂亮姑娘的手呢。

    无奈,祁峰只好说:“我们坐着聊吧,这样大家都不好意思。”

    赵姝惠微微一笑,倒是有一种‘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感觉。

    她拉着祁峰的手,穿过人群,来到了宴会厅后面的小桌子边,一路走来,她拉着不情不愿的祁峰,居然有一种女朋友向不高兴的男朋友撒娇的感觉。

    两人坐了下来,赵姝惠向侍者要了两杯红酒,就这样看着祁峰也不说话。

    虽然一个漂亮的姑娘这样看着自己会让大多数人心中很爽,但是祁峰却有点别扭,他只能喝了一口酒缓解了一下尴尬,然后问:“赵姑娘不知道找我有什么聊的?”

    赵姝惠抿了一口酒,说:“我的父亲是赵承龙。”

    祁峰一脸迷茫,赵承龙是谁?

    赵姝惠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说:“赵普龙是我的大伯!这下你知道了吧!”

    祁峰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关系啊。

    “大伯是大儿子,我的父亲是二儿子。作为一个老大,天生就有别人没有的优势。毕竟他是长子!”

    赵姝惠幽幽的说。

    “以前有一个周不疑帮他,现在还有一个你帮他。他真的是命好。”

    祁峰打断了赵姝惠的话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赵姝惠继续说:“每次我看见父亲愁眉不展,我就知道父亲很不甘心。你知不知道我们赵家的历史?”

    “我们赵家三百年前离开中原,来到南洋。当时中原还是大明朝。而我的家族,是大明朝的世袭锦衣卫千户。”

    “当年的小皇帝被他的叔叔从皇位上赶了下来,我们的家族奉命带着一批金银财宝离开国内,到南洋蛰伏。以待将来扶持小皇帝,重登大宝!”

    “但是等了三百年,直到新中国的成立。明朝末代皇帝退位,我们也没有等到反攻的号角。”

    “到了现在,我们反而成了控制千岛之国的三大帮派之一。按照明朝的规矩,我们也是一方总督,一方郡王了。”

    “我家世世代代按照明王朝培养皇帝的方式培养接班人,儿子们像是蛊虫一样在一个大瓮中厮杀,剩下的人就是帮主。”

    “我的爷爷是这样接班的,我的父亲也要这样接班!”

    “赢的人通杀,输的人死亡!这场竞争只能有一个人活着下来!”

    “我的父亲一直活在惊恐、阴谋、杀戮之中。只有死亡才能让他解脱,他本来可以做一个老师,或者医生,如果他习武,也许可以像你一样,做一个大赛选手,得到姑娘们的青睐。”

    祁峰是第一次听说占龙帮的传承是这样的,他没有说话,他有什么资格点评这个制度呢?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祁峰不得不再次发问。

    “我只是想要你站在一边,不要去参加这个不属于你的竞争!三个太子的之间的竞争,应该公平,不应该有外援!”赵姝惠认真的看着祁峰,对他说道。

    君王有御下的能力,带着自己的支持者进入竞争,这是规则允许的!

    祁峰的实力让其他人感到了不安!

    占龙帮有没有武师?当然有!一个统治国家的势力怎么能连武师都没有。

    但是规矩是,现成的武师不能下场。这些武师只能接受帮派的供奉,安静的做壁上观,等待尘埃落定,才能接受新的帮主!

    但是,如果是太子们自己培养的武师,那就没问题了!而祁峰,是被认为最有可能在近期变成武师的人!这是专家团给的意见!

    如果有一个武师下场了,而其他的人没有相应的武师抗衡,那么帮主的位置就板上钉钉是赵普龙的了,剩下的两个人按照规矩,他们的性命和直系男孩的性命,都要死亡!

    就像当年他们千方百计阻止周不疑晋升武师一样,他们也要阻止祁峰晋升武师!

    而赵姝惠,则是一块探路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