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78 各逞心机
    “莫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杜阙看不见莫言祭出的本命魂剑,却能感受到那股凛冽、锋锐的气机,同时也听到了莫言打给方政的电话。

    莫言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已经找到了你说的那只黑猫,说起来,我和它也是老熟人了。”

    杜阙惊疑道:“它……真的是一只妖么?”

    莫言点了点头,道:“应该算是吧……论境界,它甚至在我之上,而且又是猫身,这样的存在不是妖又是什么?”这几天来,他反复琢磨过那只黑猫的境界,最终确定,它的修为或许不如自己,但境界却极有可能在自己之上!

    比你的境界还高?

    杜阙听了这话,不由一惊,急道:“莫先生,需要我帮忙么?”

    莫言摇了摇头,道:“它的境界虽高,但修为未必如我,前两次见面,都是它逃我追……放心吧,就实力而言,我吃定它了!”

    他这话说的自信满满,但还有一句话藏在心里没说出来,那就是万一人家想逃,他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那种无需海量天地灵气就能施展的血遁术,实在是太过bug,这两天莫言思来想去,都没有找到破解之法。

    “杜老,你安心休息,我过去看看。”

    莫言走出病房,将门轻轻带上。

    杜阙在病床不由苦笑……莫言让他安心休息,其实就是让他自己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跟出来添乱。

    莫言的话说得虽然委婉,但是杜阙又岂能听不出来?

    当然了,即使没有这句话,杜阙也不绝会跟着出去看热闹,毕竟那是一只境界更在莫言之上的妖!

    莫言走出病房时,医务区的医师和护士已经顺着走廊开始向外撤离。

    她们的脚步从容,有条不紊,显然是经过这方面的训练。

    莫言见状,立刻收回脚步,静等着这些医师护士离开。

    不过,他的本我意识并没有松懈,而是一直牢牢的锁定着休息室里的黑猫……休息室内,黑猫已经放弃了逃走的打算。倒不是它不想逃,而是因为刚才那片刻的犹豫,导致它此时已被莫言的本命魂剑牢牢锁定,除非是施展血遁术,否则只要一转身,那柄无形之剑恐怕就会毫不留情的劈过来!

    但是,血遁术岂是那么好施展的?

    在这个灵气已然枯涸的世界里,每施展一次血遁术,都要消耗一滴本命精血。与人类修士所不同的是,妖修的本命精血更加珍贵,每一滴都是生命之精华,消耗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补充回来。

    黑猫前几天才消耗了一滴精血,此时尚未补充回来,若是不顾后果的发动血遁术,甚至有可能暂时下跌一个境界……所以,当它被莫言的本命魂剑锁定后,索性一咬牙,竟是选择留在了原地。

    除了不舍得耗费本命精血之外,促使它留下的最大原因,主要还是不愿前功尽弃。

    对它来说,辛苦等候了几十年,最后的结果眼看就要揭晓,若是不能亲自看一眼,那真是死都不能瞑目!

    走廊里,医师和护士已经全部撤离完毕,只剩下莫言一人。

    他‘注视’着本我意识中的那只黑猫,不禁微微一笑,顺着空荡的走廊往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的大门虚掩着,透过门缝看去,恰好能看见黑猫那双带着忿忿的幽瞳……莫言站在门前,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伸手敲了敲门。

    直到此时,他对这只黑猫依然没有恶意。实际上,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愿意和对方来一次友善的交流,而非眼前这种剑拔弩张的对峙。因为到目前为止,这只黑猫是他所见到的生命层次最高的生物!

    尽管他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事实就摆在这里。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修行其实就是一种进化,境界越高,进化的程度也就越高。从这个角度来说,眼前的这只黑猫毫无疑问是比莫言的生命层次还要高级的存在!

    “我们又见面了……”莫言很虚伪的客套着。

    他虽然没有进门,甚至还很有礼貌的伸手敲了敲门,但这种虚伪的表象并不能掩盖他用本命魂剑锁定对方身形的本质!

    门内没有回应,只有气咻咻的鼻息声。

    “或许我们可以聊一聊……”莫言笑道:“我猜,你一定能听懂我的话,对吧?”

    门内,黑猫依然没有回应,不过气息却稍稍平缓了一些,似乎是对莫言的提议有些意动。

    “这家伙是真的想和我聊聊,还是故意在麻痹我?”

    黑猫久在人间行走,对人类的心思和伎俩有着很深刻的了解。老实说,它并不是很相信眼前这个家伙……莫言清秀的面孔与清澈纯净的眼眸,对普通人有着很大的杀伤力,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言语间,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亲和力。但是在这只黑猫面前,他所谓的气质和亲和力,却是半点作用都不起。

    “人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脸笑嘻嘻,不是好东西……哼哼,这家伙一看就是只笑面虎,不可不防。不过他既然愿意谈,倒也不妨和他虚以委蛇。如果应付的好,说不定能在这里多留几天。”

    黑猫心中急转,片刻后就有了主意。

    门外,莫言见对方虽然没有回应,但也没有逃跑和进攻的意图,便道:“你不出声我就当你默认了……”

    说着,他伸手推门,走进了休息室。

    在休息室的中央,一只黑猫蹲在那里,眼中带着一丝疑惑和警惕,静静的看着莫言。

    “不用这么戒备,我对你其实并无恶意。”莫言笑着说道。

    黑猫从鼻腔里飘出一丝不屑的轻哼,随即抬头看了看悬浮在空中的本命魂剑……用剑指着人家,这也叫没有恶意?真是虚伪透话,这只不知修炼多少年的猫妖,又怎么可能不会人言?

    声音的本质就是通过空气的震动来发音,对这只黑猫来说,无论是通过声带,还是用妖元来震动空气,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口出人言。对此,莫言心中如镜子般雪亮。

    “你真的想和我交流沟通?”黑猫状似疑惑的看着莫言。

    莫言点头道:“没错,你和我又不是什么生死仇人,为什么不能交流和沟通呢?”

    黑猫眨了眨眼,看着空中悬浮的本命魂剑,道:“可是我不习惯在这种情况下和别人交流……”

    莫言微微一笑,道:“如果你保证不逃的话,这种情况不是不可以改变。”

    黑猫心中冷笑……我要是想逃,早就转身逃得远远的了,还用得着在这里和你废话?

    它心中冷笑,口中却诚恳道:“没问题,我保证不会逃跑。”

    莫言点了点头,将本命魂剑召回,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莫,单名一个言字。”

    黑猫眼睛一转,道:“我姓箫,单名一个怡字。”

    猫也有姓?

    莫言心中不禁惊讶,转念再一想,箫怡岂不就是小姨的谐音么?

    他将脸一沉,道:“你占我便宜?”

    黑猫眨了眨眼,无辜道:“谁占你便宜了?”

    眼见莫言的脸色越发黑沉,它嘻嘻一笑,道:“这原本就是我闲着无聊起的名字,你不愿叫就算了……脸黑的像个包公似的,真没劲。”

    莫言不禁哑然,看来这猫妖在人间已经生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居然连包黑子都知道。

    “我的真名是不可能告诉你的,你随便叫吧,无非是一个称呼而已……”黑猫说道。

    莫言点了点头,不再拘于这个话题,道:“上次见面,你为什么转身就跑?”

    黑猫没好气道:“因为我怕了你,不行么?”

    莫言不觉好笑,这黑猫的声音娇嫩清脆,仿若十五六岁的小小少女,口气和脾性也是如此,十足一个刁蛮任性的小女孩。

    “那你能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么?”莫言问道。

    他的这个问题直指核心,黑猫听在耳中,急切间找不到理由来敷衍,眼珠一转,却道:“这不公平!”

    莫言奇道:“怎么不公平了?”

    黑猫哼哼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交流、沟通,那么双方就应该是平等的,没道理你左一个问题、右一个问题的问个不停,而我却只能回答不能提问。”

    莫言惊讶道:“你有问题要问我?”

    黑猫趾高气扬道:“不行么?”

    莫言笑道:“行,当然行,有什么问题就请直接说出来吧。”

    黑猫眨了眨眼,道:“你刚才问我,上次见面我为什么要跑?现在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死追着我不放呢?”

    这也算是问题?

    我是修士,你是妖,追你不是天经地义么?

    莫言不禁愕然,随即笑道:“我追你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怀疑你和前一天晚上失踪的那些人有关。嗯,也就是现在躺在病房里的这些人……”

    黑猫一撇嘴,道:“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哼哼,那些人其实是我救出来的,若不是我,早就死光了!”

    莫言追问道:“你是从什么人的手底下救出他们的?”

    黑猫闻言,不禁一呆,随即心中大骂,这家伙真是狡猾,明明是我在提问,三言两语却又被他绕了回去!

    它之所以向莫言提问,其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然后想办法将水搅浑,但莫言声声句句不离问题的核心,倒是让它有些难办。

    它心中急转,随即道:“我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昏迷了过去,是我将他们救回了山洞,然后有伤的治伤,没伤的也尽量稳妥的安置了……”

    它这话七分真,三分假,莫言听在耳中,急切间很难判断出真假。

    黑猫见莫言无话,洋洋得意道:“说起来,我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呢。”

    莫言笑了笑,道:“他们能有你这样的救命恩人,真是幸甚。明明自己被人追的仓皇而逃,却还惦记着来这里看他们,我想等他们醒来之后,一定会感动的涕泪纵横……”

    黑猫岂能听不出他话中的讥讽,顿时气的两眼溜圆,却又无话反驳。谁让它不在远,不在近,却偏偏出现在这个敏感的地方呢?

    说起来,它在人间停留的时间足够长久,对人心见识的也足够多,平时也是自诩聪慧无双,但遇上莫言这样心灵剔透的人,却始终有力使不上,处处受制。

    不管它如何敷衍、拖延、狡辩,莫言却总是抓着问题的核心不放,这实在是让它有些无奈。

    “其实我能看得出,你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我同样能看得出,在他们的身上,应该隐藏着一个秘密……”莫言见这只猫始终在和自己兜圈子,于是干脆将话题点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之所以不顾自身安危潜入这里,包括前两天主动救下他们,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秘密,对不对?”

    他这一问,推衍和猜测的成分很大,并无实据。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这恰恰是最合理的答案,否则,无从解释这只黑猫潜入这里的动机。

    他这番话一说出口,黑猫不由默然。

    莫言也不催它,站在门口,悠闲的点了支烟。

    黑猫默了片刻,道:“我来这里的确有所图,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也不想告诉你。我唯一可以保证的是,我对你、以及病房里的那些人并无恶意。”

    莫言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对我和他们没有恶意,但是很遗憾,我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就放过你……”

    黑猫眼睛眨了眨,道:“你一定要逼我说出实话才肯放过我么?”

    莫言耸了耸肩,道:“没错,的确是这样。”

    黑猫眸光盈盈闪动,忽然一反常态,可怜巴巴道:“可不可以容我考虑一下下?”

    莫言被它的用词给雷了一下,忍不住笑道:“你这‘一下下’是多久?”

    黑猫依然用可怜巴巴的口吻说道:“我也不晓得哎,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难做出决断,你可以容我多考虑几天么?”

    微微一顿,又道:“你看,我现在被你堵在这里,无路可逃。论修为,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大不了……你找间房子把我关起来好了。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真的需要时间去考虑。”

    莫言看着黑猫那扑扇扑扇的眼睛,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有些意动。

    有门!

    黑猫心中窃喜……饶你心似铁,也要吃我这招温言软语迷汤计!

    它心中正自得意,但下一刻,莫言就砸碎了它的美梦……“几天的时间太久,还是短一点吧。嗯……给你十分钟吧,如果十分钟之后你还是不肯告诉我答案,我也只能如你所愿,做一回刀俎了!”

    黑猫闻言,气的牙根痒痒,恨恨道:“你真是个混蛋,难道非要逼得我在这里大打出手么?我承认你的实力比我强,但也强的有限,真要是逼得我拼命,我讨不了好,你也没多少便宜可占!”

    莫言忍不住笑道:“这就要翻脸了么?”

    黑猫气咻咻道:“是你逼我的!”

    莫言点了点头,正色道:“也好,不打一场的话,你恐怕永远都不会说实话……”

    黑猫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了两步,道:“喂,你不是真要开打吧?”

    莫言正要点头,一直没有收回的本我意识却忽然察觉到一丝异常!

    在几十米之外的病房区,忽然出现一股极其微弱的魔念……黑猫也察觉到了这股魔念,它的灵识虽然不及莫言的本我意识精纯,但数量却是胜出许多,可谓磅礴宏大。它甚至比莫言更早就察觉到了这股魔念……“功夫不负有心人,居然给我等到了,真是老天有眼!”

    黑猫心中大喜,立刻运转灵识,细细的体察这股魔念的源头。同时心中做出决断,只要找到这股魔念的源头,就立刻施展血遁术逃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