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71 追踪与发现
    上次见面,这一人一猫之间好歹有点交流,这次相遇,却是一个逃,一个追。

    莫言紧追不舍,是因为他怀疑楚振堂等人的失踪与这只猫有关。而这黑猫之所以转身就逃,除了本能的对本命魂剑的畏惧之外,最大的主因,恰如莫言所料,它的确与楚振堂等人的失踪有关!

    严格说来,它并非失踪事件的罪魁祸首,但绝对算是躲在暗处,并不断推波助澜的既得利益者。

    不过这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一两句话很难说清楚。

    总而言之,这只黑猫心中有鬼,当它看到莫言忽然从仙女潭中冒出,难免就会心虚,再加上对本命魂剑的畏惧,索性三十六计跑为上,逃之大吉……月色下的山林中,莫言与黑猫一追一逃。论速度,以本我出现的莫言,绝对是世间第一极速。不过,他并没有追得太紧,而是不紧不慢、悄悄的盯在后面。他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想看看,这只猫到底会逃向何方?

    这么做的主要原因其实也是为了楚振堂等人的下落,在莫言看来,如果这只黑猫就是导致楚振堂等人失踪的元凶,自己悄悄地盯下去,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收获。至不济,也能探得这只黑猫的巢穴。

    只不过,他到底是小瞧了这只黑猫的修为,同时犯下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莫言原以为自己收敛了气息之后,黑猫必定无法看穿本我的踪迹。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只黑猫的真实境界其实更在他之上。若不是有本命魂剑的加成,他未必就是人家的对手!此外,这也亏得他是个神魂修士,本我意识煌煌凛冽、纯净澄澈,远胜于寻常练气士、妖修的灵觉和灵识。凭此一点,在抛却了肉身的负赘之后,他至少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但是,境界就是境界,他的境界不如人家,哪怕属性相克、质量胜出,最多也就是稍胜一筹而已,还远远谈不上碾压。

    比如此时,他以为自己只要收敛气息,以本我的无形无质,黑猫肯定看不透自己的行踪。但是这只黑猫的境界可不是凭空得来,它所修的灵识虽然不及本我意识纯净,但却庞大了无数,而且覆盖的范围也要广博许多。在它的灵识中,莫言的行踪虽然没有煌煌大日那般煊赫,却也如当空皓月般,清晰而明了。

    如此一来,在这一人一猫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误会。

    莫言不紧不慢的跟着,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行迹隐秘,不怕被对方看穿。

    而黑猫这边,见莫言始终不紧不慢的跟着,却误以为这家伙是仗着实力故意戏弄自己。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猫捉老鼠,且玩着……黑猫心中这个气啊,它本就是猫身,现在却被别人当老鼠般的戏弄,对它来说,天下间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么?

    “这家伙真是可恶,若不是此间灵气全无,导致我的修为迟迟不能恢复到鼎盛,必定给你一个好看!哼哼,枉我当初还觉得这人挺和善来着,真是瞎了眼……”

    黑猫心中愤愤,有心想转身问问莫言,阁下因何穷追不舍?

    但是它心中原本就藏着一只小鬼,再加上本命魂剑的威摄,生怕问题还没问出口,对方就蛮不讲理的一剑劈来!

    于是,它按下询问的念头,一心一意的向前奔逃。

    月色下,它仿佛一道黑色闪电,划过山林,其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它毕竟有着肉身的桎梏,与莫言那种抛却肉身后的变态极速相比,却是远远不如。

    “这样下去可不行……这家伙心眼忒坏,多半是想等我力竭之后,再好整以暇的戏弄我。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脱身!”

    黑猫扭头看了一眼葫芦山的南方,那里有一座隐秘的洞穴,是它临时的藏身之地。失踪的楚振堂等人,就被它藏在那里。这一番奔逃,它有意远离了洞穴的方向,至少暂时不用担心会被莫言发现。

    黑猫摸不清莫言穷追不舍的真正目的,但楚振堂那些人对它来说相当重要,绝对不容有失。它边逃边想,片刻后就决定,最好还是暂时离开葫芦山为好。

    说起来,它此时虽被莫言穷追,但心中除了忿忿之外,倒也不是很焦急。论速度,它比不过莫言,但却自有脱身之道,无非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罢了。

    莫言并不清楚黑猫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优哉游哉的跟在后面,还以为自己是隐形的呢。

    越过一座山头后,前面的黑猫忽然放缓了速度。

    莫言心中一喜,暗忖:“难道已经到了它的巢穴?”

    他心中正振奋着,却见那只黑猫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眼中带着戏谑看向自己……莫言不禁一怔,难道它能看得见我?

    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

    下一刻,他就见那只黑猫伸出毛茸茸的前爪,似笑非笑的冲自己比划了个中指!

    他已是第二次被这只猫竖中指了,愕然之下,却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黑猫见他停下,眼中露出笑意,却依然不敢怠慢,立刻咬破舌尖,吐出一滴精血……这滴精血丝毫不受地心引力的束缚,滴溜溜悬浮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忽然炸裂,化为一蓬血雾。月色下,血雾氤氲诡异,黑猫不屑的朝莫言飞了一个白眼,然后一头扎进这团血雾!

    莫言看得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这只黑猫在做什么。

    但是下一刻,他便明白了过来!

    黑猫跳入血雾之后,竟是随着血雾一起离奇消失,只瞬间就没有了踪影……“我靠……”

    看着这诡异离奇的一幕,莫言忍不住吐了句粗话,心中亦是震撼不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遁?”

    在左道人的传承中,关于的法术的记载并不多,倒不是他老人家不会,而是在末法时代,法术这种‘技能’其实很鸡肋。法术的施展,不仅与自身的境界、修为相关,同时还需要海量的天地灵气作为媒介和动力。这就像炸弹爆炸离不开空气,声音传播也离不开空气一样……对莫言来说,如果法术是道途中的一门学科的话,他可能连十分都拿不到。此时乍见黑猫施展出这种即使在末法时代之前都算牛x的‘血遁术’之后,就仿佛小学生看到物理学大拿列出了某道高端的物理算式一般,心中的惊愕和震撼可想而知。

    不过,这也让他对这只黑猫愈发的感兴趣起来。

    “不仅是妖身,而且还能不借助天地灵气施展法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震惊过后,莫言看着黑猫消失的地方,喃喃道:“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的话,那也太小看我了。”

    黑猫消失了是不假,但也留下了痕迹。

    莫言疾飞向前,来到黑猫消失的地方,然后伸手一招,将空中残存的一丝血雾摄到掌中。

    这血雾是由黑猫的精血所化,其中所蕴含的气息来自于黑猫的本源,可谓世上独一无二,莫言只需记住这种气息,就能按图索骥,找到黑猫的踪迹。

    不过这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且还得看那只黑猫逃的有多远,如果它逃的足够远,比如百里千里,莫言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但如果它就藏在十公里范围之内,莫言只需花费一定的时间,就可以感应到它的方位。

    “先让我看看,你究竟逃了有多远?”

    莫言凝神感应,很快就在向北数十里之外的地方,感应到黑猫的气息……不过,他的感应速度虽然够快,但那只黑猫跑的也不慢。莫言刚有所感应,那只黑猫就又再次消失,看方向,恰是一直向北,而且很快就脱离了莫言所能感应到的最大范围。

    “算你跑得快,不愧长了四条腿……”莫言不禁有些悻悻。

    自‘出道’以来,他从没有在别人面前吃过瘪,但遇上这只黑猫后,不仅接连被竖中指,而且两度被对方逃脱,这让他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郁闷之下,也只好吐槽对方比自己多长了两条腿……不过他毕竟是神魂修士,心中虽然悻悻,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此外,他也不觉得自己和这只猫的‘缘分’就到此结束了,来自于神魂深处的感觉告诉他,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与这只黑猫再次相遇,而到那时,场面一定会比今天更加有趣!

    莫言平复了心情,转身朝36号院的方向飞去。

    掠过一个山头后,他忽然一怔,下意识看向葫芦山南边的区域。

    黑猫是向北而去,但此时,在葫芦山南边的某个区域内,莫言却感受到一股属于黑猫的气息!

    这股气息极淡,但却真实无虚,与那只黑猫的气息毫无二致。

    莫言并不认为这是黑猫去而复返,而是认定,向南的区域要么藏着黑猫的老巢,要么是它曾在那里长久的停留过。

    “不论是不是它的老巢,过去看一眼总是没错。如果找到了它的老巢,这就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不是,至少也可以借此来推衍它的活动路线!”

    一念及此,莫言立刻调整方向,往南而去。

    片刻之后,他便来到一条狭长的山谷之中。这条山谷中的树木保存的极好,放眼看去,百年之上的树木处处可见,毫无砍伐的迹象。此外,树林杂草间,鸟兽的粪便也是随处可见……植被如此完好的区域,即使在葫芦山这个国家级的森林公园中,也是不多见。

    “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用来藏身倒是不错……”

    莫言凝神辨析,那抹极淡的气息就在前方数千米的地方。确定了具体的方位后,他折身下冲,仿佛一只飞鸟般掠进了树林。

    气息所在之地,是一处隐藏在无数藤蔓之中的山洞。

    实际上,这里是一处不大不小的石壁,只不过千百年来从没有遭受过人为的破坏,整个石壁完全被藤蔓和枝叶遮掩。而在这郁郁葱葱虬结攀轧的藤蔓之下,一个宽约一米、高两米的石洞,就隐藏在其中。

    莫言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开启了本我意识,小心翼翼的向洞内探查。

    换做十分钟之前,他未必会如此的小心谨慎,但是此刻他已经意识到,那只黑猫的修为和‘伎俩’绝对不可小觑。若是粗心大意,说不定就会再次吃瘪!

    这处洞穴是天然形成,并没有人工斧凿的痕迹,除了洞外由藤蔓构成的天然伪装层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防御。

    洞穴并不深,大约只有二十来米,不过行进到十米左右的时候,洞穴忽然变得开阔,形成了一个长约十米、宽五六米的石厅。

    石厅之中,横七竖八躺着二十来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人莫言绝大多数都不认识,但有四个人,即便是化成灰,他也能轻松认出。

    “戚远山、张长青、老黑、杜阙……”

    看到这些人,莫言心中顿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

    在云萝道宫的外围寻找未果之后,他就已经熄灭了寻找这些人的心思,而且也不打算再花费时间。但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当他放弃时,这些人却自己‘跳’了出来……洞穴中,这些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形象上虽然有些不雅,但呼吸均匀,气息稳定,并没有生命上的危险。

    看到这些人安然无恙,莫言却反而觉得事情愈发诡异。

    从目前的迹象来看,这些人的失踪显然与那只黑猫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但是,它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囤积血食?

    这是莫言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定。

    那只黑猫毫无疑问是个妖身,但难得是,在它的身上莫言并没有发现任何负面的气息。没有血腥、暴戾和乖张,它的气息幽深且纯净,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便是妖,它也是一个广义上的好妖。这也是莫言发现它是妖身之后,只是觉得好奇和有趣,并没有产生敌意的根本原因。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介意化身正义侠客,来个斩妖除魔!

    “即便是囤积血食,也不至于好坏一锅脍……像戚远山这样的道门后裔血气强盛,对它这样的妖身来说,或许有一定的补益。可是像老黑这样被酒色熏陶过的普通人,身上难免沾染污秽之气,它又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为了囤积血食,那么它将这些人聚集到这里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在本我意识的观测中,这些人不仅没有生命危险,其中有几人甚至还被救助过。比如说戚远山,他的身上就残留着一股生生之气,据莫言的判断,应该是替他驱除体内阴寒之气后残留下来的。此外,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被独自放置在洞穴最里面、也是最平坦的位置,身下甚至还垫着一些干草。

    “这个女孩应该就是楚振堂的队员了……”

    莫言没有进洞,也没有急着离去。

    对于黑猫的意图,他思来想去,却始终猜不透。

    此外,他也没有忘记那段录音。从最初的迹象来看,楚振堂等人的失踪与地底魔物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仙女潭边残留的那些气息,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难道这只黑猫与魔物有着勾连?”

    “又或者,它适逢其会,从地底魔物的手中救下了这些人?”

    莫言心中沉吟着……从目前的迹象来看,似乎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毕竟失踪的这些人此刻正完好无损的躺在这里,而且其中几人甚至还得到过那只黑猫的照料。由此可见,无论它有什么样的打算,但至少没有动过杀心。

    “没有杀心,却也未必存有好心。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不能以‘人’的角度去评判它……”

    莫言摇了摇头,继续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失踪人员的身上。

    为了确保自己不会再次看走眼,他甚至开启了心眼,对这些人来了次彻底的观察。

    最后的观察结果告诉他,这些人的失踪的确与魔物有着直接的联系,因为他们的身上依旧残存着淡淡的魔气。

    虽然这些魔气已经淡到无法对人体造成伤害,但确确实实存在着,这足以说明,他们曾经遭遇过魔物的侵袭。

    “想要搞清楚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关键还在于那只黑猫。可惜,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它……”

    莫言摇了摇头,将洞穴中所有陌生人的相貌和特征全部记下,然后转身遁空而去。

    救人这种苦活,他自然不会亲力亲为,天亮之后打个电话给方政,到时自会有人赶来救援。

    “另外还得提醒方政,这些人醒来之后不能简单的放走,尤其是那些我不认识的人,必须搞清楚他们的背景和真实身份……”

    以莫言的谨慎,他其实很想在这些人的身上种下印记。但印记毕竟是神魂的一部分,瞬间分出二十来份,即使是他,也有吃力的感觉。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借助方政的力量,去查清楚这些人的真实背景和身份。

    其实这种事即便他不去提醒,方政同样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实际上,仙女潭失踪事件在国土保卫局内部,早已经被列为红色序列。其重视程度,甚至比当初的民俗村疫情还要高上半个等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