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69 潭底探寻
    夜深人静时,莫言来到了二楼的静室,云萝像只小尾巴似的蹦蹦跳跳跟着他的身后。

    麦穗已经入睡,为了确保她不会打扰自己今晚的行动,莫言封住了她的安眠穴。

    今夜将是地底阴煞潮汐减弱的一刻,这种迹象其实白天就已显露,葫芦山中的阴气不仅已恢复到平时的强度,甚至还要略略差上一线。

    “天地万物的运行,都是有轨迹可循的,今晚应该就是探寻云萝道宫外围的最佳时机……”莫言看着窗外月色下的葫芦山,口中喃喃说道。

    今晚的探寻,他的主要目标是拿到丹书,次要目标才是寻找那些失踪的人。

    无论是方政的拜托,还是苏堇的求助,他其实都没有真正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他早已决定要去云萝道宫的外围一探究竟,仅凭方政和苏堇的脸面,还不足以请动他。

    “云萝,我今晚出去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莫言将窗关好,走回静室中央,盘膝坐下。

    云萝用力的点头,道:“我知道了,老爹……”

    莫言微微一笑,将心神沉入灵台,片刻后遁出本我,与本命魂剑合为一体,穿墙而去。

    有了本命魂剑的护持,他的实力要远远超出自身修为,比起一个刚刚踏破天关的练气士,又或是初辟灵台的神魂修士,至少要强上一个境界。

    也就是说,此时的他已有了阴神的实力。

    这种实力来自于勤奋,更是来自于机缘,如果本命魂剑没有融合那一滴真水,此时未必能堪大用。所以说,修行讲究的不仅是法侣地财,机缘也是不可或缺。

    莫言的本我遁出后,只有两寸长短,身在空中,望定仙女潭的方向,没有任何耽搁便疾驰而去。

    只片刻,就已来到仙女潭上空。

    夜色下的仙女潭清清亮亮,反射着月光,就仿佛一面银色的镜子。

    莫言没有急着进入其中,而是在周围巡视了一番。

    此时的仙女潭附近,寂静一片,不仅没有人迹,就连楚振堂等人遗留下的设备都已被方政的人取走。

    周围的气息也很纯净,阴阳之气大致平衡……不过莫言注意到,在仙女潭三千米方圆的范围内,残存着一丝极为隐晦的气息。

    这种气息怪异莫名,带着一丝残存的精神波动,与莫言此前曾见过的那只魔物身上的气息大致相同……“果然是地底的魔物在作祟……”

    虽然早有预料,但真正确定后,莫言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因为这意味着,楚振堂等人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退一步说,即使能找到他们,那时候的楚振堂等人很有可能人已非人,成为蒋长水叔侄那样的存在……当然,这种可能目前仅仅只是莫言的猜测,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还有待探寻。

    在仙女潭附近绕了几圈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莫言再次回到了仙女潭。

    看定潭水,这次他不再耽搁,一头冲了进去。

    葫芦山中的阴气虽然已经消散很多,但潭水却依旧阴寒,刚一入水,莫言就感到阵阵最纯粹的阴寒之气侵入本我……不过下一刻,这种阴寒之气就被本命魂剑吸纳。

    莫言炼制的这柄本命魂剑,其材质来自于天外陨石,以五行为基,以阴阳为核,可以说是一件令所有神魂修士都梦寐以求的全属性魂器。这种天生以五行阴阳为架构的魂器,最大的特点不是善攻,也不是善防,而是在于融合。否则,当初它也不会以小成都未曾达到的状态,便轻易吸收一滴真水!

    说起那滴真水,其实莫言并不知道,如果让他去炼化的话,没有百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吸收。

    面对潭水中的阴寒之气,以阴阳为核的本命魂剑轻易就将其吸收,没有给莫言带来任何困扰。

    再加上它的真水属性,潭水不仅不再是桎梏,反而成为一种动力。

    本命魂剑所向之处,潭水自行辟出一条道路,裹挟着莫言,不断往潭水深处而去……潭水深深,不知深几许。

    莫言向下而潜,足有两百多米后,依然不见潭底。

    这时,他不由想起当初那个老山民所说的话……“难道这里真的通向龙宫?”

    潭水虽然深不见底,但越往下,直径就越小,潜至两百米深后,周围的空间已经缩小到十几米的直径。形象一点来说,这座仙女潭其实就是一个锥形,下面小,上面大,直直的插入地面,可谓头重脚轻。

    同时,越往下潜,阴寒之气也就愈发的浓烈。

    莫言估算了一下,以潭水两百米之下的阴寒之气的强度,若是本体来到这里,需要真气全力运转才能确保无虞。

    继续下潜了大约三十米后,终于隐约见到森森的潭底……莫言略略有了些兴奋,驱使着本命魂剑,打算一鼓作气潜至潭底。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看到潭底的那一刻,仙女潭的岸边,又来了一位新‘游客’!

    ……………………………………仙女潭边,月色之下,一只体态纤细、优美的黑猫,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走到潭边。

    来到潭边的一块青石上,它驻足停下,低头看着幽深的潭水,眼中似有所思……深思片刻,它口中叹了口气,忽然在青石上懒懒的趴下,身后一只尾巴竖立在空中,调皮的摇来晃去。

    这一声叹,和人声无异,带着些沧桑,带着些慵懒。若是只听声音,不看外形,多半会以为这是一位绝色伊人在这月色之中,对月而叹……懒懒的趴了一会儿,它打了个哈欠,又忽然坐起,口中吐出一枚玉色氤氲的珠丸,对着月色开始吞吐月华之气。

    这珠丸约莫鸡蛋大小,玉色氤氲,毫光千万,看上去美轮美奂,却又带着一些奇诡。

    珠丸悬浮空中,仿佛心脏般微微震颤,一收一放间,尽情的吸纳着这漫天无尽的月华之气…………………………………………再说莫言,他潜至潭底后,首先看到了是几具遗骸,以及遍布潭底的各种工具。

    潭水阴寒,不仅杜绝了这里有生物的可能,同时也很好的保存了那几具遗骸。

    遗骸一共有四具,看他们身上的服饰,却是不同年代的人。其中一人额前净光,脑后留着一条粗大的辫子,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人。其余三人,有两人是古时装扮,看不出具体的朝代。另一人则是近现代人士,穿着一双系有鞋带的皮靴,以及蓝色的帆布工装裤……潭底散落的工具也是五花八门,有大约是几十年前的那种潜水装备,有简洁但却实用的盗墓工具,也有几个动物膀胱做的可供水下呼吸的气囊。除此之外,潭底还散落在一卷一卷的绳索……这些东西距离现在至少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但因为潭底独特的环境,竟是没有丝毫的损毁和腐烂。

    那些遗骸也是如此,不腐不蠹,面目栩栩如生,一眼看去,会让人产生一种时光竟是在这潭底凝固的错觉。

    换做一个胆小的人,看到这一幕后,多半也就裹足不前了。

    但是对莫言来说,这种场景甚至无法让他的心境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涟漪……对于这些遗骸,他只是略略扫了一眼,然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到对周围环境的探寻上。

    潭水虽已见底,但这绝不是最后的目的地。

    他要去的地方是云萝道宫的外围,而不是这里……片刻后,他终于发现,潭底另有一道时隐时现的潜流。

    顺着这道水流,他来到一块约莫人高的巨石前。

    巨石之后,却是藏有一个半人高的洞穴,潭底的潜流就是从这里缓缓运行……莫言将本我意识延伸至洞穴之中,前行了两百米后,只发现这洞穴是往西而去,其长度却是超出了两百米之外。

    莫言没有丝毫犹豫就潜入洞穴,以本命魂剑御水,顺着这蜿蜿蜒蜒的甬道往西而去。

    越往前,甬道就越宽阔,过了两百米之外后,莫言再次看到一具遗骸。

    这具遗骸就要凄惨的多,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浑身血肉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啃噬干净,还是自然腐烂一空。

    越过遗骸,莫言继续前进,差不多四百米的地方,又接连看到几具只剩下骨头架子的遗骸。

    莫言心中微喜,他知道,看到的遗骸越多,距离最终的目的地,也就越近!

    越过四百米之后,甬道就开始渐渐向上延伸……这时,莫言敏感的察觉到,周围的水温并没有随着甬道的上升而上升,而是显得越发阴寒!

    “看来,快要接近地底阴脉了……”

    算了算时间,来到此处已经花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莫言不愿在路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心念一动,立刻御使本命魂剑加快了速度。

    十来分钟后,他忽觉身形一轻,本我居然已经蹿出了水面。

    下一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洞内奇石无数,而且隐泛微光,这些微光五彩斑斓,颜色不尽相同,聚集起来后,将整个溶洞装点的美轮美奂!

    除了泛出微光的奇石之外,溶洞中自然少不了各类形态各异的钟乳石。

    同时,溶洞中氤氲的阴寒之气因为浓度已是达到了一个极限,已是凝成雾状。

    这些已成雾态的阴寒之气反射着五彩斑斓的微光,看上去就仿佛色彩艳丽的光带,在奇石、钟乳石之间氤氲飘逸,瑰丽到了极点。

    然而,这些看似美丽无害的光带却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尤其是那些隐含着丝丝黑色的光带,其中的黑色便是千万年凝集下来的阴煞!

    这种阴煞是阴气过度纯化的产物,虽然比不上至阴之气,但也是极为难得。

    莫言没有急着往溶洞深处去,而是停下来,御使本命魂剑,开始收集这些阴煞。

    如果不是炼器的话,这些阴煞对他基本无用,但本命魂剑本就是器的一种,吸纳了这种纯之又纯的阴煞之后,便等于是又炼化了一种阴属性的物质。虽然比不上真水,更比不上理论上只存在于九幽之地的至阴之气,却也是不无小补。

    本命魂剑果然不愧是最善于融合外物的魂器,它分出一团清亮亮的水球,撒着欢的在溶洞中上下飞舞,尽情捕捉着那些带有丝丝黑色光芒的彩色光带……“好了,小胖子,我们还有事要办,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太贪心了……”

    十分钟后,莫言出言提醒道。

    在空中胡乱飞舞的小小光球立刻就飘了回来,讨好的在莫言脸上蹭了蹭,打了个饱嗝后,融入本体。

    本命魂剑的灵智进展的并不大,不过却越来越人性化,颇有点像小狗崽子渐渐长大的意思。不仅对主人越来越忠心,而且讨好卖乖的工夫也是越来越娴熟……停留了十分钟后,莫言继续前行,往溶洞深处行去。

    这座溶洞的面积极大,越往深处走,阴煞之气也就越浓厚。行至一出约莫半个足球场大小的溶洞大厅后,阴煞之气的浓度已是到达了极点,飘舞在空中的光带,有很多完全就是由黑色的阴煞之气凝结而成。

    而在这里,莫言看到了更多的遗骸。

    他数了数,仅在这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厅里,就有十八具遗骸,形态各异,装扮、年龄也是各异。从服饰上看,几乎包括了自唐以来的所有朝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修士看似超脱,却也不能例外。”

    看着散落在大厅的遗骸,莫言不禁叹了口,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

    一路行来,就数这里死的人最多,莫言心中推测,这座大厅应该就是阴煞潮汐最初泛滥的地方……“现在是潮汐最弱的时候,也就是说,此刻这里正处于退潮的节点。真不知道,整个潮汐泛滥时,这里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壮观的场景?”

    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自持有本命魂剑护体,阴煞之气再怎么泛滥,也无法伤害到自己,心中忍不住就展望起涨潮时的情景……大厅中那些散落的遗骸若是有知,此刻多半会跳起来,在他身上狠狠咬上几口才肯甘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