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49 洞中异变
    石洞中,除了蒋长水带来的那只手电,就再没有其他的光源。

    杜阙修为虽然深厚,却也没有到视夜如昼的地步,好在石洞还算宽阔,地面也没有什么障碍,再加上他的灵觉素来敏锐,能隐约感觉到前方有没有阻碍,踉踉跄跄间向前奔跑,速度倒也不算太慢。

    不过,就在他奔出七八米的时候,无数磷光从那碗口大的石洞中逸出,漂浮在空中,将整个洞穴照成绿幽幽一片……杜阙见身后绿光乍现,心中愈发惊恐,趁着有光源照射前方道路,脚下猛然加力,想要尽快的逃离这里。

    在他身后,一阵狂暴的阴风从碗口大的石洞袭来,然后凝成一团,猛地冲进蒋长水的体内。

    被这阴风一激,蒋长水顿时伏倒在地,身形仿佛筛子般乱颤。

    大约两三秒后,他忽然停止了颤动,口中吐出一道污秽的黑气。

    这道黑气喷在石壁上,立刻将坚硬的石壁侵蚀的坑坑洼洼,就仿佛被硫酸泼过一般。

    深吸了口气后,蒋长水扭过头,看着杜阙逃离的方向,眼中露出诡异的红光!

    下一刻,他忽然伏倒在地,手脚并用,盯着杜阙的背影,仿佛一只狸猫般猛地蹿了出去……绿色的幽光中,他的速度极快,拉出一道残影后,几个纵跃就已来到杜阙的身后。

    杜阙没有听到身后有任何的脚步声,但鼻中却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并且灵识也在不断的提醒着他,身后有某种恐怖的东西正在追着自己。

    杜阙不仅是道门后裔,更是个经历过无数风雨的老江湖,闻到身后淡淡的腥臭味后,他心中便知道,这样一味的被动逃下去绝不是办法。

    于是他一咬牙,脚下略略放缓,然后半转身,运足内息,一指弹向身后。

    他这一指凌空疾射,在正常的情况下,威力绝不小于手枪子弹。

    除了希望能以这种方式阻挡对方的脚步之外,同时,这也是一种试探。他想知道,身后的邪物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东西!

    严格的说,杜阙此时心中的惊恐,更多的是来自那个古老的传说,如果没有这个传说,他也不至于如此的惶恐,更不会转身就逃。

    “嗤……”

    蕴含着强劲内息的指风刺破空气,结结实实落在蒋长水的身上。

    蒋长水猝不及防,肩头顿时血花激射,疼的他惨叫一声,像个滚地葫芦般一头撞在石壁上……杜阙半转身向前奔逃,眼角捕捉到这一幕后,心中略略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过于谨慎了。

    他当然能看得出来,此时的蒋长水已经不再是蒋长水,无论是鬼附身也好,还是被某种邪物完全夺舍,现在的蒋长水仅仅只是个傀儡!

    在杜阙看来,追赶自己的只要不是传说中的那个东西,自保至少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蒋长水只是个普通人,身体孱弱,气血匮乏,哪怕附在他身上的邪物再怎么强大,也是无木之本、无水之源。

    蒋长水此刻被他一指洞穿了肩膀,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傀儡毕竟只是傀儡,只要击断你的手脚,即便你有通天的本事,也是没有用武之地!”

    “不过这里太过狭小,没必要和他纠缠,还是等出了洞再说……”

    杜阙一击得手,心中稍安,脚下速度不减,继续向洞口方向逃去,但却显得从容起来。

    但是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蒋长水的肩膀被击穿后,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在地上滚了几滚后,又一头撞在了石壁上,可谓伤上加伤。

    他的痛觉并没有失去,伏在地上疼的连连惨叫,头上和肩膀上的鲜血更是不要钱似的汩汩流出,将半个身子都染通红。

    但是下一刻,他的身体开始却发生异变!

    首先,他身上原本殷红的鲜血渐渐发黑,散发出阵阵腥臭。同时肩膀上的伤口中更是泛出无数黑色的肉芽,相互纠结裹缠,转瞬间就将伤口封住。头上的伤口也是如此……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也在发生着某种更加诡异的变化,指甲忽然全部掉落,指骨从开始腐烂肌肉中穿出,变得微微弯曲,并且极度锋锐!

    ………………………………这个石洞并不是直线向前,转过一个弯后,杜阙已是将蒋长水完全甩在身后。

    眼看洞口就在前方,他的脚步便更加从容起来。

    但就在这时,一股夹杂着腥臭的恶风破空袭来!

    杜阙心中大惊……刚才转弯时,他曾回头看了一眼,蒋长水滚伏在地距离自己至少有十几米,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了上来?

    他不敢怠慢,半转身故技重施,再次屈指一弹。

    “噗!”

    强劲的指风再次击中蒋长水,但这一次却没有任何的效果,指风落在蒋长水身上,如中败革,仅仅是将他的外衣击的粉碎!

    一击未果,看着满天如蝴蝶般飞舞的布片,杜阙心中的惊骇已是无法形容!

    他这一指的威力绝不亚于手枪子弹,在近距离施展的时候,威力甚至犹有过之。

    “这到底是什么邪物?不过短短的十几秒,居然能将附身的傀儡强化到这种程度!宋清远以尸煞炼体都不敢硬接我这一击,这个怪物却是浑不在意,难道……这邪物真的就是那东西?”

    一念及此,杜阙刚才好不容易敛聚起的一点心气顿时崩散,再没有半点对抗的心思,心中只想着如何逃离这里。

    此时他距离洞口只有十多米,已能看到洞口外如水的月光。

    只要脱离这个狭窄的洞穴,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身手,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谓自保,其实也就是一个字‘逃’,洞外地势开阔,而且有树木、石块、沟壑作掩护,可以极大的阻碍对方的追赶。

    他心中做如是想,脚下更是不敢怠慢,几乎将全身力气都集中在双脚,拼命的向外逃。

    在杜阙身后,蒋长水紧追不舍,而且在速度上还要更胜一筹。距离洞口大约两三米的时候,他追至杜阙身后,抡起乌黑黑的爪子,恶狠狠的抓向杜阙背心!

    杜阙的速度虽然略逊一筹,但灵觉却是极为敏锐。

    蒋长水一爪袭来,早被他感应到……刚才回转身时,他就已经发现蒋长水身上发生的异变。猩红的眼睛,黑色的肉芽,尤其是那双乌黑锋利的爪子,更是透着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杜阙再怎么自负,此时也不敢以血肉之躯去承受这双黑爪的攻击!

    无奈之下,他飞速的转身,凌空一脚踢向蒋长水的右手。

    更严格点说,这一脚既不是踢,也不是踹,而是‘点’!

    杜阙一脚凌空而出,脚尖轻轻点向蒋长水的掌心,其目的是为了在延阻对方攻势的同时,顺势借助对方的速度和力道,将自己‘送出’洞外!

    一脚点出后,他立刻将体内淤积的浊气吐出,使自己的身躯尽量变得轻盈,然后等待着蒋长水将‘送’出洞外。然而,愿望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蒋长水见他一脚踢来,口中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右手腕忽然一翻,竟是将杜阙的足踝抓在手中!

    感觉到足踝处传来的巨力,杜阙顿时骇的魂飞魄散,来不及多想,另一只脚下意识连环踢出……但是下一刻,蒋长水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最初的‘愿望’,抡起右手,将他在空中抡了个半圆,随即扔向洞口!

    这洞穴本就狭窄,杜阙被蒋长水握住脚腕在空中抡了个半圆后,大好头颅免不了要和石壁做一些亲密接触。

    好在他反应极快,不仅将全身内息运转至头部,两只手也及时护住了脑袋。

    只听‘砰砰’两声肉体撞击石壁的闷响后,杜阙像个沙包般被蒋长水扔出了洞口……杜阙双臂剧疼,意识也是有些模糊,身在空中已是完全无法控制身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向洞口外的一块巨石。

    便在这时,一股柔和的力道凭空涌来,将他全身裹住……“噗……”

    杜阙狼狈不堪的落在地上,好在有了刚才那股力道的护持,他不仅没有撞在巨石上,而且也没有受什么伤,最多也就是形象上狼狈了一些。

    “吼吼!”

    蒋长水跟着杜阙蹿出石洞,几个大步来到杜阙身前,便是一爪抡下!

    杜阙是个老江湖,那股力道刚一出现,他就知道有人相助。

    但是面对蒋长水的黑爪,他根本来不及多想,狼狈的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这一击……洞外月华如水,沐浴在静谧的月光中,蒋长水却忽然停止了攻击,仰起头睁着猩红的眼睛,对着月亮发出狼嚎般的长啸。

    下一刻,异变再次发生!

    受了月光的滋润,蒋长水的身体忽然长出许多细长的黑毛,双肩变宽,后背隆起,体型变得极为魁梧。乍一看去,倒有些西方奇幻中狼人变身的意思……杜阙见蒋长水忽然变身,就知道这是自己逃离的最佳时机。

    他不敢怠慢,口中仓皇道:“刚才的那位朋友,这是邪物附身,没有踏破天关,我们绝不是它的对手,还是赶紧走吧!”

    说话的同时,他翻身而起,向着山谷外疾奔而去。

    只不过刚跑出几步,就听有人仿佛贴着他的耳朵,问道:“什么是天关?”

    杜阙不禁吓了一跳,下意识转身看去,却连根人毛都没看见。

    同时他心中亦有些奇怪,只觉得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