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28 一箭双雕与一箭双雕
    博物馆的后大门,消防车早已赶到,但是并没有派上用场。博物馆里的火警铃声虽然吓人,但火情其实并不严重,只是后院的某个储藏室出现了明火,在消防车赶到之前,就已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及时扑灭。

    ……看着博物馆门口被疏散的游客,宋清远依然猜不透杜阙打的什么主意。

    他原以为老和尚是想浑水摸鱼,但直到此时,老和尚却依然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动手的迹象。

    把水搅浑,却又不动手,这不是打草惊蛇么?宋清远微微皱眉……杜阙仿佛听到了他心中的疑问,转过身,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是在打草惊蛇?”

    宋清远皮笑肉不笑的道:“打不打草,惊不惊蛇,都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杜阙佯作惊讶,道:“难道那根佛杖你就不想要?”

    宋清远冷笑道:“我当然想要,但是经你这么一折腾,你觉得还有希望么?”

    杜阙哈哈一笑,道:“宋清远啊宋清远,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你会被人撵的像只兔子一样到处乱窜……”

    宋清远见这老东西居然揭自己的短,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有事说事,扯这些有意思么?”

    杜阙见这货恼羞成怒,微微一笑,却是转了话题,道:“我们这些所谓的道门后裔,其实有个最大的缺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宋清远道:“是什么?”

    杜阙叹了口气,道:“我们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视太高,把自己从普通人中脱离开来,而且早就忘了同气连枝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当我们从普通人中自我脱离时,也就等于是孤立了自己。再加上我们忘了什么叫同气连枝,什么叫守望相助……”

    宋清远见老和尚忽然开始说教,心中极度的不耐烦,打断他的话,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杜阙道:“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能齐心合力,区区一件佛杖……。”

    说到这里,他忽然一顿,苦笑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道途如龙门,各自奋力争,这才是道门中的常态,齐心合力这种事,不适合我们修道之士。是我妄想了……”

    说着,他拿起望远镜,再次仔细的观察着博物馆门前的动向。

    大约十分钟后,他微微点头,转身道:“行了,我们可以走了。”

    宋清远道:“去哪里?是离开岳阳么?”

    杜阙笑道:“佛杖还没到手,离开做什么?若是一走了之,我的这番布置岂不是白费了?”

    微微一顿,他见宋清远一脸的疑惑,便道:“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怀疑我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你刚才说的很对,我的这番布置就是为了打草惊蛇。”

    所谓人老精,鬼老灵,宋清远可不敢小看眼前这个老和尚,道:“故意打草惊蛇?你说来听听……”

    杜阙道:“你我都知道,盯着这次巡展的道门后裔并非只有我们,但是佛杖却只有一件。所以对我们来说,想要得到佛杖的最大的障碍,其实不是那些保安和防护设施,而恰恰是所谓的同道。”

    宋清远不是个笨人,稍稍一想便明白过来,道:“我明白了,你的这些布置其实是个圈套,是故意诱使他们主动出手!”

    杜阙笑道:“没错……试想一下,如果你刚才也在展厅之中,忽然发现火情和烟雾同时并起,你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宋清远稍一沉吟,便道:“首先我会想,肯定是有人在我之前率先发动,其次,我会毫不犹豫的赶过去看个究竟。如果能黑吃黑最好,如果不能,至少也要分一杯羹。”

    杜阙道:“没错,换做是我,可能也会这么做。而问题恰恰就在这里,据我所知,这次来到九佛山的道门后裔不在少数,至少有七八人,如果这些人都做如是想,你猜局面是不是会很混乱?”

    宋清远顺着老和尚的思路往下想,点头道:“佛杖只有一件,大家如果都不愿放弃的话,到时肯定会有一番龙争虎斗……”

    微微一顿,他想到另一种可能,又道:“如果大家放弃纷争,选择合作的话,你的布置岂不是落了空?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嫌疑。”

    杜阙闻言,笑得像只老狐狸,嘿嘿道:“忘了告诉你,那枚烟雾弹的有效时间其实很短。无论他们是相争还是合作,都不可能从容的带着那根佛杖离开。”

    真尼玛是只老狐狸……宋清远心中忍不住腹诽。

    刚才还假惺惺感叹别人忘了什么叫同气连枝,什么叫守望相助,自己却恬不知耻的挖坑陷害同道,你老人家的脸皮也太厚了点吧?

    杜阙见宋清远面带不屑,便知道这货在想些什么,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一招有陷害同道的嫌疑?”

    宋清远干笑道:“这已经不止是嫌疑了吧?”

    杜阙道:“其实,我这也是为他们好……”

    宋清远见这老货恬不知耻的往自己脸上贴金,冷笑道:“我还真是有些奇怪,这样也算为别人好?”

    杜阙无奈的笑了笑,脸上带着些自嘲,道:“你不要忘了,在我们觊觎佛杖的时候,别人也在觊觎着我们。”

    宋清远闻言,不禁一怔,道:“你是说?”

    杜阙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说的就是逼得你东奔西跑的那些人。你想想看,区区一次巡展,居然来了这么多的道门后裔,你觉得那些人会视之不见么?”

    宋清远心中一惊,道:“他们也盯上了这里?”

    杜阙道:“我不敢肯定,但这种可能性真的很大……而我之所以诱使那些同道出手,却又不给他们充足的时间,为的就是让他们和那些可能存在的国土保卫局的人同时现身。”

    宋清远恍然大悟,道:“这样一来,等于是同时清理了两个障碍。有了那些同道挡在前面,国土保卫局的人必然会把大部分精力集中到他们身上。如此一来,我们就有了动手的机会!”

    杜阙笑道:“没错,这也算是一箭双雕吧。除此之外,我这么做也等于是变相的保护了那些同道,只要没被国土保卫局的人抓个正着,他们想要全身而退还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任由他们各自动手,一是坏了我们的事,其次,在争纷之下,难免会露出破绽,让国土保卫局的人各个击破。”

    宋清远轻轻点头,道:“听你这么说来,的确是从某种程度上保护了他们。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现在有些明白,你刚才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感叹了。”

    杜阙叹了口气,并没有说话。

    宋清远又道:“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杜阙道:“再观察一下吧,或是今晚,或是明晚,我现在还没决定……”

    ………………………………莫言离开博物馆的时候,身边不仅跟着马晓,还多了个小尼姑。

    只不过此时的小尼姑早已脱去了僧衣,恢复了原样。

    她的年纪和甘蓝差不多,正是活泼的时候,蹦蹦跳跳跟在莫言身后,十足的一个顽皮少女。

    路梁安排她跟着莫言,对于这个任务,她不仅没有任何意见,反而很是高兴。

    其原因无非是出于好奇……她很想知道,向来从容,而且很有硬汉味道的头儿,为什么见到莫言之后,却总是有点缩手缩脚。此外,路梁和莫言刚才的对话中,隐隐透露出,两人之间还存有某种过节或者恩怨。并且,胜利的一方居然不是路梁,而是这个看上去似乎毫无威胁的男人!

    对此,少女真的是很好奇。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能自我介绍一下么?”

    出了博物馆的大门,莫言笑着问小尼姑。

    小尼姑道:“我叫楚玉,楚河汉界的楚,玉石的玉……”

    “楚玉?好名字……”莫言笑道:“我给介绍一下,这位是马晓,你们应该算是同脉。”

    楚玉瞥了一眼马晓,小嘴一撇,压根就没有说话的意思。

    马晓自然也没心情理会她,轻轻一哼,尽展对二五仔的不屑。

    莫言见状,不由苦笑……这时,远处有人正朝莫言招手,莫言笑着走过去,道:“蔺兄,我正找你呢。”

    蔺秋笑道:“找我?你这话可说反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快半个小时了,要不是听这里的工作人员说没有人受伤,刚才我就冲进去找你了。”

    莫言笑着解释道:“遇见一个熟人,多聊了几句。喏,就是这位……”

    说着,他将楚玉介绍给蔺秋。

    蔺秋开玩笑道:“你这家伙,走哪都能遇到熟人,先是马小姐,现在是楚小姐,还都是美女。”

    莫言哈哈一笑,转了话题,道:“蔺兄,我听说这次的巡展可能要提前结束,你有什么打算?”

    蔺秋道:“要提前结束?这可真是扫兴,主展厅我还没看呢。要是这样的话,那就随便在九佛山周围逛一逛,后天回去。”

    莫言道:“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蔺秋道:“既然这样,那你干脆和我住一起吧,我定的是套房。”

    莫言笑道:“两个大男人住一起?我可不习惯,哈哈……”

    微微一顿,又道:“我就在这附近找家宾馆,方便爬山。”

    蔺秋道:“这附近的宾馆早已客满,否则我也不会找距离博物馆那么远的宾馆了。走路得花半个小时呢……”

    莫言微微一笑,看向楚玉和马晓,道:“你们谁有办法?”

    钱能通神,权亦如是。

    马晓是道门后裔,而且身后有个大家族,并非宋清远那样的孤魂野鬼,钱这东西自然是不缺的。而楚玉不仅是道门后裔,更有着国土保卫局特勤的身份,手中有着一定的特权。普通人难以办到的事情,对她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马晓看了一眼楚玉,见她准备开口,立刻抢先道:“交给我好了。”

    说着,她取出手机走到一边,安排马钧立刻去办理这件事情。

    蔺秋见状,忍不住高声道:“马小姐,要是有多余的空房,麻烦你帮我也订一间。”

    马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一行四人来到距离博物馆大约三百米的一家四星级宾馆。

    马钧早已等在这里,见到莫言后,道:“莫先生,房间已经订好,一共四间房,都在同一楼层。”

    莫言笑道:“麻烦你了。”

    马钧对莫言依然心存畏惧,干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您太客气了……”

    一旁的蔺秋见到马钧,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他对这家伙的印象可谓差到极点,但看在莫言的面子上,也就没再计较。

    众人上了楼,马钧将房卡分发给大家后,便离开了这里。

    四人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莫言来到窗前,遥望着不远处的博物馆……由于火情来得突然,除了那根佛杖和弥勒佛之外,他暂时还不清楚,其他的文物中是否也蕴含有自己所需要的愿力。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问题,所有的文物都摆在那里,只要今晚走上一趟,九佛山之行就算是大功告成。

    “抱歉了,路科长,这次借你做个掩护。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莫言点了支烟,嘴角浮现一抹莫名的笑意。

    在这个科技昌明的时代,做贼不仅是个高风险的行当,技术含量也是越来越高。

    尤其是刚才参观的那间博物馆,平时的防护措施就已经相当的到位,这次更是增加了至少一倍的安保力量。除此之外,甚至还有国土保卫局的人参与其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莫言,其实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毕竟是人而不是神,即使能避开人类的耳目,也很难绕开那些无所不在的监控,以及各种高科技的防盗设备。

    此外,他接连两次遇见路梁,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在莫言看来,这位路科长即使不派人盯着自己,事后也会将怀疑的目光投向自己。他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有苍蝇成天绕着自己飞。所以,他便觉得,在动手之前,最好将自己从‘嫌疑人’的行列中摘出来。

    由此,他产生了一个一箭双雕的想法。

    前面说过,在层层保护下,即使是他,也很难在不惊动别人的的情况下,取走那根佛杖。

    但这并非绝对!

    如果他以本我脱壳,然后驾驭本命魂剑潜入博物馆的话,即便是天过,就是为了摆脱不必要的嫌疑。”

    马晓道:“莫先生,您认为……还有人在打那些文物的主意?”

    莫言笑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这时,楚玉出了房间,听到这句话后走过来,狐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莫言笑道:“内幕肯定没有,这只是一个属于男人的直觉……”

    “切……”楚玉对他的回答显然很不满意,道:“你哄鬼呢,我们女孩子才有直觉,你们男人有的只是本能。”

    微微一顿,又道:“对了,科长让我跟着你,可是我们又不住一个房间,晚上你要是偷偷溜出去,我这不是白跟了么?”

    莫言笑道:“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我的这个房间足够大,晚上……”

    话未说完,楚玉便瞪眼道:“喂,喂,你不是要我和你住一起吧?”

    莫言笑道:“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我的意思是说,大家晚上可以来我的房间玩牌,你们是道门后裔,精力充沛,玩个通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楚玉眼睛一亮,道:“是个好主意,玩牌什么的,我最喜欢了。不过一定要带彩头才行,这样才刺激!”

    马晓一撇嘴,道:“就你那点儿薪水,还玩刺激?攒着当嫁妆吧……”

    “懒得理你……”楚玉冲她做了个鬼脸,拉着莫言就要去餐厅。

    莫言道:“别急,别急,还有一个人没叫呢。”

    马晓道:“蔺先生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他正在洗澡,让我们先下去。”

    ………………………………一行三人来到酒店餐厅,马晓已提前安排好包厢,众人直接进了包厢。

    不一会儿,洗完澡的蔺秋也赶了过来。

    这顿饭吃的很快,甚至连酒都没上,大约半个小时,众人就结束了用餐。

    “蔺兄,这两位大小姐晚上要通宵玩牌,你有没有兴趣?”

    回房时,莫言向蔺秋发出邀请,有这位仁兄在,安全系数又再次上升。

    蔺秋笑道:“你们要是不介意我这个大叔级的老男人参合,我当然没意见。”

    楚玉立刻道:“当然不介意,大叔,三缺一呢。”

    蔺秋道:“三缺一?这是要打麻将么?”

    莫言笑道:“这里可没有麻将,也没有麻将桌,我看,大家就玩德州扑克吧。”

    众人上楼后,直接去了莫言的房间。

    马晓打电话让人送来两副扑克牌,顺便又叫了一些零食和酒店没有提供的饮料。

    牌局开始后,基本就是马晓和楚玉唱主角,两个女孩彼此看不顺眼,在牌桌上更是勾心斗角,争的不亦乐乎。

    莫言和蔺秋看着两个女孩在牌桌上互相算计,倒也是一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