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23 跟踪与偶遇
    马钧离开后,众人看莫言的眼光多少有些惊异。

    尤其是邱老五,他从事的这个行当多多少少参杂了些灰色的成分,平时最不愿打交道的就是警察。至于蔺秋,他一直以为莫言是方正公司的调查员,没想到居然是个警察。

    “莫言,你不是方正信息的调查员么,怎么成了警察?”

    蔺秋与莫言一路同行,觉得他是个可交之人,彼此关系也很融洽,于是直言不讳的问道。

    莫言笑道:“没想到连你也给骗了……”

    说着,他将证件递给蔺秋,解释道:“我是省厅七处的顾问,没有编制,没有警服,最多算个编外警察。”

    蔺秋听后,倒没觉得什么,无非是哈哈一笑。

    旁边的邱老五却是悄悄松了口气……不是警察就好,若真是警察,那四万块究竟要还是不要,可就得费点思量了。

    接下来,便是午饭时间,邱老五今天得了一笔意外之财,兴奋之下,将饭馆里特色菜点了个遍。

    莫言下午还要开车,便谢绝了饮酒,蔺秋不善酒,陪邱老五小酌了几杯后,就要了一碗面条。

    吃完饭后,两人告别了邱老五,开车上路。

    ………………………………且说马钧开车离开小洲乡的地界后,找了岔道,忽然拐了进去,开出十几米,将车原地调了个头,然后停了下来……这一路上,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将司机赶到了另一辆车上,自己亲自开车。

    女孩就坐在他的身边,见他脸色不对,虽然心中好奇,但却没追问。

    此时,她见马钧忽然将车拐进岔道,又调转车头对着来时的那条省级公路,心中便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女孩微微蹙眉,道:“你把车停在这里,是要等刚才那个人?”

    马钧没有回答女孩的提问,皱眉道:“事情有些不对,你容我想想……”

    他的性格虽然冷傲,但并非白痴,此时他已隐隐意识到,自己手中那枚银色铃铛之所以失效,恐怕和刚才那家伙有很大的关系。

    “难道这人也是我道门的后裔?”

    所谓时移世易,道门一脉,若是不想被这滚滚红尘淘汰,行事也当与时俱进。这百多年来,道门后裔并非一味隐在某个偏僻的地方苦修,而是有选择的让一些资质不好的子弟进入俗世,或是从商,或是治学,又或是从政。

    在马钧想来,刚才那人恐怕正是属于此类范畴。

    不过,这其间却是有个关隘无法解释,那就是但凡进入俗世的道门后裔,几乎都是修道资质不佳的子弟。可刚才那人不动声色就破解了自己的摄魂之音,论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又怎会是资质不好的子弟呢?

    想到这里,他忽然取出那枚银色铃铛,不假思索的就发动了上面的符阵……在他想来,如果这枚铃铛依旧失效,这就说明刚才的事情仅仅只是巧合。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要简单很多,只要咬住那人的踪迹,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他。官家的人的确不能轻易招惹,但只要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又有谁会知道?

    最重要的是,那张残页势在必得,绝对不能落到外人手中!

    为此,冒点险也是值得的……当然,如果铃铛上的符阵依然完好,这就说明那人不仅是道门后裔,而且实力强悍。若此,想要得到那张残页,就必须借助家族的力量。

    “马钧,你在胡闹什么?”

    旁边的女孩见马钧取出符器,不管不顾的就在车中发动,顿时吓了一跳。

    马钧却没理会她,手中轻轻一摇,那铃铛就发出一阵无形波动,呈扇面发散开去……这种无形波动虽然专慑神魂,但同样具有一定的物理破坏力,只听‘噗’的一声,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个水晶吊坠砰然碎裂,化成无数细小的碎片。

    马钧顾及到身边的女孩,没敢全力催动,最多只催使了三分之一的苻阵运转。但饶是如此,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孩被无形之音波及,也是陷入到一阵恍惚之中………………………………几分钟后,女孩缓过神来,怒视着马钧,道:“马钧,你欠我一个解释!”

    马钧叹了口气,将银色铃铛收起,道:“放心,我会给你解释的,另外,等我说完后,我还需要你的帮助。”

    女孩没好气的道:“那得看你的解释能不能打动我。”

    马钧稍稍沉吟,就将饭馆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那人取出警察的证件,我无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他。另外,我怀疑他同样是我道门后裔……”

    女孩打断了他的话,道:“所以你刚才像个疯子似的驱动符器,就是想证明你的怀疑,对么?”

    马钧苦笑着点头,道:“没错……至于结果你也看到了,我的这件符器依然有效。所以我怀疑,这家伙的修为远在你我之上,否则,他不可能挡得住这种摄魂之音!”

    女孩闻言,不禁深深蹙眉,陷入沉思。

    片刻后,她似是想通了什么,微微一笑,道:“按照常理,你的这件符器全力发动后,只有家里的长辈才能化解,而且也是颇为吃力。但那人却在不动声色之间,就轻松化解了你的攻势。马钧,你觉得这可能么?”

    微微一顿,她又加重语气,道:“别忘了,他的年龄可是和我们差不多!”

    马钧略略思索后,眼睛忽地一亮,道:“你是说,他的身上带有某种防护类的符器?”

    女孩肯定道:“唯有这种解释才是最合理的……他的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一身修为怎么可能还在家中长辈之上?这也太荒谬了!”

    马钧仿佛看到了希望,笑道:“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女孩冷冷的看着他,道:“马钧,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马钧对女孩的推测深信不疑,此时心情大好,道:“别急,我这就说给你听……”

    微微一顿,他的脸色忽然凝重起来,道:“去年三月,我曾去看望爷爷,当时他在书房里,我没打招呼就直接走进去了。老爷子当时聚精会神的看着桌上的一张拓图上,我连叫了他三声,他才醒过神来。当时我就有些好奇,于是多看几眼那张拓图。这张图不知从什么地方拓印下来,上面的字符弯弯曲曲,像只蚯蚓,我一个也不认得……”

    “当时因为好奇,我就问老爷子,图上究竟写的是什么文字。老爷子却是叹了口气,将那张拓图小心翼翼收起,然后跟我说,这是一种上古文字,与丹道有关。据说,有一本丹书,完全以这种文字写成,得之可炼化天地灵气入药,延寿百载……”

    说到这里,女孩不由惊呼出口,道:“延寿百载?”

    马钧点了点头,道:“老爷子的确是这么说的,我也不知道真假。但如果这是真的,相信你也知道,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延寿百载到底意味着什么?”

    女孩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眼中不禁异彩连连。

    她冰雪聪明,立刻就联想到刚才的那本线装书,道:“难道那本书……”

    说到这里,她又摇头,道:“不对,应该是那张残页,我记得上面的字符也是弯七扭八,很是难看,倒是和你说的那张拓图上的文字有点类似。”

    马钧严肃道:“不是类似,而是完全一样!最重要的是,那张残页上还有注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注释就是这种上古文字的翻译。”

    女孩听到这里,深吸了口气,喃喃道:“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对那张残页如此感兴趣了!”

    微微一顿,她看向马钧,语气开始变得严肃起来,道:“马钧,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别忘了,我也姓马,而且这次出门,是我做主。如果你早告诉我这些,事情也不会变的如此被动!”

    马钧苦笑道:“是我不对,当时心情太激动,没顾得上告诉你。”

    女孩哼了一声,道:“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你心里是想着大功告成之后,好独自像老爷子请功吧?”

    马钧脸色微微尴尬,道:“事已至此,就没必要说这些了,总之是我的不对……”

    微微一顿,又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已经关系到我们马家的根本,我们是不是想个主意,把那张残页夺过来?”

    女孩斩钉截铁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这种好东西,向来是有缘者得之,我们当然要夺过来!”

    马钧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刚才故意放慢了车速,在这里又耽误了一段时间,我估计那人差不多要过来了。”

    女孩心思显然要缜密的多,略略思考后,道:“这里不能动手!一是人多眼杂,二是即使拿到东西后,也得小心身后黄雀……据我所知,这几天来九佛山的道门后裔不在少数,凭我们俩的实力,最多也只是中游。万一被某个修为在我们之上的人盯上,别说是保住那张残页了,恐怕连我们的小命都是堪忧。”

    马钧道:“那你的意思?”

    女孩道:“把你的那两个跟班先打发走,我们就在这里守着,等那个人的车过来后,我们先跟着,等到了晚上,再见机行事。”

    马钧想了想,觉得这是持重之举,于是点头同意。

    随后,他走下车,将两个跟班打发走。

    等跟班离开,女孩却走下车,将手里的一副车牌扔给马钧,道:“你也别闲着,把车牌换了。”

    马钧道:“这车牌只能蒙蒙交警,怕是瞒不过那家伙吧?说真的,你这车太显眼了,别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女孩得意的笑了笑,道:“那就换个颜色。”

    说着,她走到车头,手指轻捻,竟是从车盖上揭下一层薄膜……不多时,这辆异常高调的火红色豪车就摇身一变,换了一身颜色,由红变黑。

    ……………………………………“莫言,晚上住宿的地方有没有安排好?”

    离开小洲乡后,蔺秋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提前预定好酒店,便问着莫言。

    莫言道:“没有,到时随便找个地方住就行了。”

    蔺秋道:“我在九佛山下的一个酒店预定了房间,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帮你安排一间?九佛山的客流量一直都很大,而且这几天去那里观展的人也不在少数,现在预定还来得及,我怕再过两个小时,就找不到房间了。”

    莫言琢磨着马钧和那个女孩晚上可能会出现,便不打算和蔺秋住一家酒店,道:“不用了,我在岳阳市有个老同学,打算晚上和他聚聚,到时在市内随便找家酒店就行了。”

    蔺秋也不勉强,道:“那好,观展的时候我打你电话,咱会展上见,回头我还得坐你的车回宛陵呢。”

    莫言笑道:“就这么说定了……”

    此时,离开小洲乡已有十来公里,莫言察觉到,自己留在马钧身上的印记已经停滞了一段时间。

    看方向,差不多是前方十公里左右的地方。

    果然是盯住我了么?

    他微微一笑,有意识加快了车速……距离印记越来越近,马钧和那个女孩却没有移动的迹象。

    大约距离两人一百多米的地方,莫言启动了本我意识,却惊讶的发现,原本的四个人现在只剩下马钧和那位女孩。此外,两人乘坐的那辆车不仅换了车牌,而且颜色也做了改变。

    两人坐在车内,并没有说话,皆是一脸凝重的注视着路口。莫言见状,已经完全确定,这对男女的确是盯上了自己。

    “正打着瞌睡,你们却送来好大一个枕头……呵呵,那就晚上见吧。”

    莫言料定,无论这对男女打得什么主意,都不太可能在省级公路上动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想在这里缀上自己,然后等到晚上再见机行事。

    莫言一踩油门,呼的一声从路口掠过。

    马钧看见那辆黑色qr,兴奋道:“是那家伙的车!”

    说着,他发动汽车,准备立刻跟上。

    女孩拦住他,没好气的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就这么直接跟上去,你是担心他发现不了,还是以为他是个瞎子?”

    说着,她打开车门,从车头绕过,来到主驾驶座,道:“让开,我来开车。人家是警察,反跟踪的意识比你我都强……”

    马钧拗不过女孩,悻悻的爬到副驾驶,嘟囔道:“好像你学过怎么跟踪似的……”

    女孩没好气道:“我是没学过,但你别忘了,我的灵觉比你要强得多!”

    道门中并非一味的炼气,灵觉的修行也是必不可少的。

    此类灵觉,由六种感官组成,算是本我意识的一种雏形。简而言之,其实就是佛家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以及意识的集合。

    女孩炼气的修为与马钧相仿佛,但灵觉却是远远胜出。千万别小看了这种看似没有实际攻击力的灵觉,对道门中人来说,灵觉的深浅不仅关系到修行的根本,更是一种集攻击与防御为一体的辅助类技能。就拿马钧的那枚银色铃铛来说,若是由女孩来施展,有了灵觉的加成,攻击力至少会上升百分之二十,而且还可以将范围性的攻击约束在特定的区域,甚至是特定的目标上!

    这种灵觉,用在跟踪上也有很好的效果,女孩与莫言见过面,鼻中存有他的味道,耳中存有他的声线,意识中存有他的气息,这种种迹象综合起来,便能隐隐感觉到他的踪迹。

    当然,这种感知的范围是有局限的,一百米之内最为清晰,超出这个范围,感知便极其模糊。

    ………………………………莫言开着车,一边与蔺秋闲聊,一边观察着身后的情况。

    如他所料,那对男女已经远远跟了上来,并且相当谨慎,一直缀在三百米开外。

    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本我意识的感知范围,但是莫言却可以从后视镜中看到那辆黑色汽车的身影。

    莫言刻意将车速稍微放缓,以免身后的两个尾巴将自己跟丢……这条省级公路不像高速公路那样一览无遗,路上的弯道很多,而且两旁树木茂盛,丘陵起伏。若是不将车速放慢,对方很容易跟丢目标。为了能钓上这两条小鱼,莫言也算煞费苦心。

    蔺秋完全没有察觉身后的异状,与莫言聊了一会,酒意上涌,便放倒座椅开始小憩。

    半个小时后,进入岳阳市地界,路面变得笔直宽广,莫言无需担心身后的尾巴跟不上,于是加快了车速。

    又半个小时后,车进入岳阳市区,莫言并未停车,而是直接开往九佛山的方向,打算将蔺秋直接送到酒店。九佛山距离岳阳市区大约有十五公里的路程,找到蔺秋预定的哪家酒店后,莫言才叫醒了这位四方斋的老板。

    “咦,已经到了啊……”

    蔺秋发现车已停在自己预定的酒店门口,伸了个懒腰后,走下车,笑道:“莫言,真的不打算和我同住?”

    莫言看了看时间,现在已是四点半,道:“晚上得去见同学,就不陪你了。”

    蔺秋笑道:“那行,我们会展上见。”

    两人分手后,莫言开车直奔岳阳市。

    车至岳阳市郊,他刻意将车速放慢,打算在这里找一家酒店。

    所谓与人方便,即是与己方便,考虑到身后那两只尾巴极有可能今晚上动手,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觉得很有必要找个偏僻的地方住下。

    几分钟后,他看中了一家设在大型货车停车场附近的酒店。

    这里地处郊区,颇为僻静,酒店后就是大片的稻田,不远处,还有一座小山……“就是这地方了!”

    莫言将车驶至酒店门口,下车后直入大堂,订了一个房间。他并没有带随身行李,拿了门卡后,便直接去了酒店的餐厅。

    酒店的餐厅距离大厅差不多一百五十米远,恰在本我意识的监控范围之内。

    等他在餐桌旁坐下,刚点完菜,两个尾巴之中的女孩就走进了酒店大厅。

    女孩这时已经换了一身普通的装束,看起来不是很显眼,而且要的也只是普通标准间。

    拿到房卡后,她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去了房间。

    “怎么只有她一个人?”

    莫言心中好奇,不过稍一琢磨,便明白过来。

    他起身走到餐厅的窗前,往远处的停车场看去,果然,那个叫做马钧的男子就坐在车里,正拿着高倍望远镜看向酒店这边……“一内一外,倒是挺周全的。”

    莫言微微一笑,不再理会这两人的行迹,坐回餐桌旁,安心的享用起岳阳的本地菜。

    ………………………………大约五点半左右,莫言吃完晚餐,正准备结账离开,餐厅中却走进来几个人。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走在最前面,他抬头看见莫言,不由一怔。

    莫言见了此人,心中也是颇为讶异,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家伙怎么跑来岳阳了?

    这人并非别人,恰是a省国土保卫局新上任的行动科科长路梁!

    路梁扭头跟身边的人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直奔莫言而来。

    莫言笑着打招呼,道:“别来无恙,路组长。”

    路梁看着莫言,心中很是别扭……老实说,他对莫言的印象可谓差到了极点,但有意思的是,他之所以从总局调来a省,至少是有三分之一的因素是为了这个讨厌的家伙而来。

    “你怎么在这里?”路梁冷冷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愿意躲在暗处观察莫言,但此次来岳阳,他是有任务在身的,此时他有些担心莫言会搅合进自己的任务。

    关于莫言的杀伤力,他曾亲身体验过,有着最直接的印象,老实说,他是真心不希望在这里看到莫言。

    莫言笑道:“我是来观展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路梁心中咯噔一跳,道:“你是来参观宗教文物巡展的?”

    莫言道:“对啊,很有意思的展览。怎么,路组长也是来观展的?”

    路梁没好气的道:“你觉得我有这个时间么?”

    莫言能听出这家伙语气中对自己的怨念,哈哈笑道:“路组长,你的怨气好大,事情早就过去了,何必挂怀?”

    路梁冷冷道:“下次换我将你往楼下扔,你会不会介怀?”

    莫言很认真的道:“不会。”

    路梁一怔,道:“你有那么大肚量?”

    莫言摇头道:“和肚量无关,你要是有实力把我拎起来往楼下扔,我会哭着喊着拜你为师……你别翻白眼,我是说真的!”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路梁与莫言实在没有共同语言,听了这话后,就更呆不住了。

    他转身欲走,却又转身,很严肃的问道:“你这次来,真的只是观展?”

    莫言自然不会告诉他实话,笑道:“自然是观展,总不会是来做贼的吧?”

    他口中如是说着,心里却是奇怪,这家伙不再宛陵好好呆着,跑来岳阳做什么?

    再有,他为什么一听我是来观展的,就变得如此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