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204 你耍赖
    麦穗和苏堇之间的斗嘴已成习惯,一般来说总是旗鼓相当,不过这次麦穗显然占了上风,几句话之后,苏堇便偃旗息鼓。

    “行了,行了,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要去晨跑,你去不去?”

    苏堇穿着一身素白的运动服,问着麦穗。

    她主动偃旗息鼓也是出于对莫言的一丝忌惮,生怕这这家伙算话不算话,拒绝履行昨晚的约定。

    每当看见莫言那张总是带着微微笑意的脸孔,苏堇就恨得牙痒痒,就觉得这张脸说不出的可恨。总之,她现在的心情很矛盾,既觉得这家伙可恶,却又不敢真的得罪他。一想到昨晚被莫言吃得死死的,她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沮丧。

    自从被颜方收养后,她的人生可谓一帆风顺,很快就攀上大多数人永远都无法达到的人生高峰,说是天之骄女也不为过。

    这也养成了她心气过高,对男人不屑一顾的态度。但自从遇上莫言后,却仿佛遇见了命中的克星,不仅从未占过上风,甚至还被鄙视为‘大长腿’,以及‘大白天做梦泡帅哥’的花痴,这实在是让她抓狂不已……麦穗并不知道苏堇昨晚的遭遇,见她偃旗息鼓,奇道:“咦,你怎么改性子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苏堇没好气道:“你男人就站在身边呢,我一个弱女子,敢不低声下气么?”

    麦穗更加惊讶道:“哇,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么?不可一世的火凤凰,居然自称弱女子?”

    苏堇恨恨一顿脚,道:“麦穗,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可走了。”

    麦穗笑道:“我可不像你,到哪都有保镖和助理……你瞧,我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礼服,怎么陪你晨跑?”

    说着,裘晚晴也走了出来,笑道:“大清早就听你们俩个叽叽喳喳闹个不停,真是不省心……”

    待看到莫言,便想起了昨晚的事,又道:“怎么样,昨晚有收获没有?”

    莫言笑道:“算是有点收获吧……对了,你们也不要在这里久留了,还是收拾东西赶紧离开这里吧。”

    裘晚晴惊讶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一两句话说不清,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现在不走,待会蒋天孝也会亲自来赶你们走。”莫言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其实他也知道,地下军火库的存在已经跨越了大半个世纪,没道理恰好就在今天这个时候出事。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知道了这个隐患,自然是走为上策。

    十分钟后,一行四人连带苏堇的保镖就离开了明园。

    路上,莫言将地下军火库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惊得麦穗和裘晚晴脸色发白,就连苏堇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裘晚晴惊讶道:“天啊,我来明园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要是晓得脚下就埋着一个大炸药包,打死我也不来。”

    微微一顿,又道:“老蒋这次可惨了,至少的歇业半个月!”

    莫言笑道:“以他的身家,不在乎这半个月吧?”

    裘晚晴道:“经济上的损失的确是不在乎,但明园并非没有竞争对手,歇业半个月,他的对手肯定会利用好这个机会……”

    莫言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随口一问。

    车至常胜街的时候,他下了车,和众人道别,然后坐出租车返回了36号院。

    临走的时候,苏堇背着麦穗和裘晚晴,冲他悄悄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示意他要说话算话。

    莫言微微一笑,只当是没看见。

    ………………………………明园地下军火库的事情当天晚上就上了a省的晚间新闻,第二天,不仅是四面八方的记者都汇聚了过来,就连中视也派出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报道小组,打算对清理工作进行现场直播。

    这条新闻之所以具有如此的轰动性,是因为它包含了种种因素,政治、历史、军事、民族、国家、仇恨、过去、现在、未来……军火库的发掘,就像是打开了一道大门。

    只一天的时间,就被炒得沸沸扬扬,各类的专家学者、名人公知、精英分子,纷纷跳出来,发表各种见解和言论。

    而对媒体来说,这更像是一场盛宴。

    一天后,除了越聚越多的本国媒体,各大国际媒体也纷纷赶到,将这条新闻共同推至一个新的高度。

    倘若只是一个埋着几枚废弃炸弹的土坑,自然不会引起这样的浪潮。但明园下的这座军火库实在是太庞大了,近半个足球场的面积,把全世界的人都给吓到了……清理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正如莫言所料,不仅是明园完全歇业,就连附近几条街的人也被临时疏散。而负责清理工作的则是地方部队的现役军人,面对堆积如山的军火,他们才是真正的专家。就连a省的警察也只能敲敲边鼓,在警戒线外维持一下秩序。

    清理出来的军火,安全系数高的直接被军车拉走,危险度高的则是现场拆卸处理。

    为此,宛陵市甚至专门开辟了一条通往城外的专用车道,除了军车之外,任何车辆不得通行。

    为了力求稳妥,清理工作进行了整整十天,才堪堪进入尾声。

    中视现场直播了整个清理过程,就在大家都以为要结束的时候,铁门后的那些宝藏又引起了一个新的高潮!

    当电视画面上出现那些价值巨万的黄金珠宝、古董书画时,几乎所有的观众都被这笔惊天的财富惊得倒吸了口凉气!

    那些书画古董什么的倒也罢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行家,能准确估量出它们的真正价值。真正让人心速加快的是那堆能耀花人眼的黄金小山,以及几大箱子的各类珠宝!

    看到这个极具冲击性的画面,普通人也就是惊叹一阵子,然后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对蒋天孝来说,差点就诱发了他的心脏病。

    直到此时他才晓得,原来自己的屁股下面坐的不仅仅是一个巨大的炸药包,而且还有一座巨大的宝藏……这笔宝藏曾经离他近在咫尺,此时却已是远在天边!

    …………………………当整个宛陵都被这件事闹得不得安宁的时候,事件的始作俑者,王一、光头和柳下夜子则被秘密解押出了a省,具体的去向,就连马厅长都不了解。

    而莫言对此也不关心,离开明园后,他联系了孙明远,对他的那张钻石卡表示了感谢。

    同时,他也询问了一下关于聚会的事情。算起来,距离孙玉英的忌日也只有两周的时间了……孙明远告诉他,忌日那天,该到的人一个都不会少,剩下的事情就全部交给莫言了。

    看在那张钻石卡的面子上,莫言难得的打了一次包票,让孙明远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只管等着看戏就是。

    接下来的几天,莫言没干别的事,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本命魂剑之上……器虽利,不善用也是白搭。

    在净瓶中经历的那次惊险,让莫言隐隐觉得,自己修行路上第一次人劫可能就要到来。

    修士的劫难分为人劫、天地劫、心魔劫。

    劫无形,借由人出,为人劫。借天地灾变出,为天地劫。以本心之种种负面情绪而出,为心魔劫。

    末法时代,修士零落,再大的人劫,若无好的载体,也是枉然。对莫言来说,人劫的威胁其实并不大,但也不可不防。所谓态度决定成败,即便大路通常,也当未雨绸缪。如此,才能避免阴沟翻船的可能。

    后院中,莫言盘坐木亭之中,一道肉眼难见的清光在他身边飞速盘旋。

    这道清光自然就是本命魂剑,日夜的温养加上近几天来勤修,莫言加持在本命魂剑中枢内的印记已然完全生根,并与本命魂剑中枢内的五行本源融合,化为亿万紫金色的本命符箓。

    至此,除非有人以大法力将整个中枢毁去,否则没人能隔断莫言和本命魂剑的联系。

    本命魂剑祭炼到这一步,已是莫言现有修为的极致,剩下来要做的就是慢慢读温养。

    莫言忽然睁眼,轻轻吐气。

    本命魂剑也停了下来,化为一个胖乎乎的圆球,在他肩膀上跳来跳去,时而在他脸颊上蹭来蹭去,极尽亲昵之能事……小云萝在一旁看的眼热,以指画字,道:“老爹,把小胖子借我玩玩呗。”

    莫言不禁一笑,心念一动,本命魂剑就冲着云萝飞去。

    大概是同为天地间罕见的灵物之缘故,本命魂剑对小云萝一点也不排斥,绕着她飞来飞去,玩的不亦乐乎。

    “这样也不错,算是给云萝找了个玩伴……”

    这段时间以来,云萝的心智在飞速的成长,也越来越顽皮,莫言早就琢磨着,是不是养几只宠物来陪伴她,分散她的注意力。

    现在看来,本命魂剑化成这只‘小胖子’倒是与她挺投缘,也算相得益彰,共同成长。

    正看得有趣,他的手机忽然响起。

    按下通话键,响起的却是苏堇的声音。

    “姓莫的,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

    莫言哈哈一笑,道:“我说,你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苏堇哼了一声,道:“这是说好的约定,不是求你,除非你食言而肥!”

    莫言笑道:“没错,我的确是答应过你,但我有说过具体的时间么?”

    苏堇闻言,不由一滞,半天才气急败坏道:“你耍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