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192 钻石卡
    “我谁的面子也不给!”

    裘晚晴瞪了一眼蒋天孝,然后看向张长青,冷笑道:“姓张的,你是故意来添堵的是吧?”

    张长青笑了笑,道:“晚晴,你这又是何必呢?我过来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

    裘晚晴哼道:“见我一面?现在你已经见到了,可以走了。”

    张长青身后的戚远山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愕然。他没想到,张长青居然和自己一样,也是抱着目的来的。

    见到张长青,除了裘晚晴面色不豫,麦穗对他同样没有好脸色。

    上次裘晚晴被张长青拦截时,她被这个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看的浑身发冷,就仿佛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若不是有莫言在侧,她是一分钟都不想看到这个男人……不过这次,至少在表面上,张长青没怎么注意麦穗。或许是因为裘晚晴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莫言正站在她身边的缘故。

    总之,麦穗不想看到张长青,而张长青同样不想看到莫言。

    进门的时候,他看到莫言也在这里,脸上的神情便明显有些涩滞和意外。

    “晚晴,我今天来不仅是为了看你,同时也是陪戚老来认故人之女的。”

    张长青为了缓和气氛,立刻将戚远山推了出来。

    “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张某的忘年之交,戚远山戚老爷子。戚老是国学大家,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尤其精擅玄学风水。戚老生性淡泊,可谓当世大隐。”

    他这么一说,裘晚晴也不好在发作,黑着脸坐了下来。

    戚远山上前一步,微笑道:“诸位,老朽打扰了。此外,长青刚才的话实属谬赞,让诸位见笑了。”

    说着,他看向苏堇,笑道:“小凤儿,你还认得我么?”

    苏堇状似惊讶的站起,迟疑道:“您是?”

    戚远山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不记得我了,当年你小的时候……”

    话未说完,苏堇便似忽然记起了什么,惊讶道:“您是戚爷爷……我想起来了,您是戚爷爷,我的名字还是您给起的呢!”

    戚远山一脸欣慰,笑道:“哈哈,小凤儿,看来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嘛!”

    这一幕故人相见的场景很是温馨,众人在一旁无论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至少在表面上都是很替两人高兴的样子。张长青更是招呼着服务生送上香槟,请大家举杯共饮,以示祝贺。

    然而,莫言站在一旁,脸上神色却是古怪之极。

    故人相见?

    哄鬼去吧……看到戚远山的第一眼,他就发现,这老头不仅是个内家高手,而且体内流转的气息与苏堇的气息同出一辙!

    同时,本我意识也监测到,这看似激动的一老一少,其心跳、血液流速一切正常,并没有普通人相见后的情绪波动。

    这就表明,这场所谓的‘相见’其实是早就约定好的!

    察觉到这些异常,莫言心中顿生好奇,这一老一少明明熟得不能再熟,为什么要装作多年不见的样子呢?

    “这个夜晚还真是有趣,先是一对纠缠不休的男女,又来一对演技不错的老少……真是有趣。”

    第二段插曲上演后,气氛明显和缓许多。

    戚远山和苏堇坐在沙发里促膝长谈,张长青也死皮赖脸的凑到裘晚晴身边,温声的说着什么。

    至此,女人们的牌局无疾而终。

    过了一会儿,因为蒋天孝和严双林的到来,一些身份明显稍逊一筹的人,也纷纷起身告辞。

    最后留下的女人只有裘、苏、麦三人,以及天逸老总严双林的夫人。

    留下的男人除了莫言之外,有蒋天孝,严双林以及张长青和戚远山。

    “你是麦穗的男朋友?”

    严双林身为天逸老总,见到旗下员工的‘家属’,自然不好装作没看见,笑着上前和莫言握手。道:“早就听晚晴和麦穗提过你,幸会。”

    若是一般员工的家属,自然没有和严双林握手的资格,但是麦穗现在人气骤升,在a省范围内,甚至可以与苏堇并肩,由不得严双林不重视。

    莫言笑道:“严总,幸会。”

    这时,在裘晚晴面前讨了个没趣的张长青走了过来,看着莫言,淡淡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莫言笑着看了一眼远处的裘晚晴,道:“这不奇怪,你要是总像今天这样自讨没趣,以后肯定会经常见到我。”

    张长青闻言,神情不由一滞,张口想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老实说,他很不喜欢莫言这个人,将莫言换做别人,他可能早就将这个狂妄的家伙收拾了一百遍。但不知为什么,每次想要针对莫言的时候,心中却总有一种莫名的心悸,使得他数次打消了这个念头。

    其实,他的这种心悸并非什么第六感,而是很多事情累计起来后,一种来自潜意识里警觉。

    第一次见到莫言,莫言的武力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此后,他让范长云去搜集莫言的信息,而那个素有滚刀肉之称的老混混不知什么原因,竟是吓得半途而废。

    及至莫愁湖小区的灵异事件,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莫言却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这件事。

    所有的事情叠加起来后,尽管张长青嘴巴上不肯承认,但在潜意识里却早已树立起一道针对莫言的防火墙!

    客观的说,这种建立与潜意识的警觉,绝对救了张长青一命。

    莫言从来就不是什么圣人,身为修士,他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向来很直接,很干脆,而且不留痕迹。

    张长青若是不知死活的去惹他,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这个在a省内呼风唤雨的角色直接人间蒸发!

    旁边的严双林见两人话中带刺,心中也是吃惊不小,暗道,麦穗的这个男朋友究竟是什么来路,居然能堵的张疯子说不出话来?

    莫言和张长青话不投机,严双林便出来打圆场,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倒省的我来介绍了。”

    莫言和张长青碍于面子,都是笑了一笑。

    这时,蒋天孝走过来,道:“长青,严总,难得聚上一次,不如玩上一局?”

    张长青和严双林都是明园的座上客,他这个明园老板自然不能怠慢,至于旁边的莫言,则直接给他忽视。

    “蒋兄既然有兴趣,我又岂能扫兴,自然是奉陪到底……”张长青微微一笑,看向莫言,眼中略带挑衅,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玩上一局?”

    他此时虽然无意针对莫言,但有机会看着家伙出次丑,也是绝不介意的。

    在他眼中,莫言是标准的草根阶层,别说是亲自参与这种私人牌局,就是旁观的资格都没有。邀请他参加牌局,本身就是一种讽刺。

    莫言笑了笑,道:“抱歉,没有兴趣。”

    他自然能看得出张长青眼中的挑衅,但是这种挑衅在他看来,无异于蚂蚁叫嚣着要放翻大象,实在不值得与之计较……张长青微微一笑,道:“这种牌局等闲很难见到,不参与实在可惜了。对了,你是晚晴的朋友,若是真的有兴趣,牌局的筹码算我的。”

    这句话已经带有明显的奚落和轻蔑,蒋天孝和严双林对视一眼,立刻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一些微妙。

    察觉到这种微妙的不仅是他们,一旁的裘晚晴和苏堇也看在眼中。

    裘晚晴顿时沉下脸来,急匆匆的走来……而苏堇的眼中则是浮现出一抹兴奋,盯着莫言,想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样的反应。

    这时,在牌室内的一位服务生看到这一幕,悄然离开了房间。

    “莫言,我们走!”站在莫言身边的麦穗气的牙痒痒,拉着莫言就要离开。

    莫言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笑道:“张老板如此盛情,却之不恭,今天的牌局算我一个……”既然有人送脸上门,他也不介意扇上几记,顺便还能赢点老婆本。

    张长青闻言,笑容更甚,对蒋天孝道:“蒋兄,那我们就开始吧,莫先生的筹码算我的。”

    裘晚晴走过来,冷脸道:“张长青,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人家不缺你那点筹码。”

    张长青佯作愕然,道:“是嘛,那我可真是失礼了。”

    他这表情十分虚假,眼中的轻蔑更是不加掩饰……实际上,张长青和蒋天孝等人经常玩的牌局数额并不算大,这样的牌局更多的是一种等级和身份上的彰显。有些人为了能参与这样的牌局,可谓是削尖了脑袋,似乎只要能跻身其中,便算是人上之人。

    一般来说,这种私人牌局每个参与者的筹码一般在五十万到百万之间,对张长青和蒋天孝、严双林这些人来说,绝对只是小小的消遣。

    莫言虽然不算什么有钱人,却也不缺这点筹码钱。

    但是这里并非赌场,没有人掏出现金或者银行卡来购买筹码,人家玩的都是身份和信用。

    就这一点而言,张长青的确有资格蔑视莫言。

    老实说,莫言还真没意识到这一点。

    裘晚晴却是心知肚明,笑道:“莫言,你是第一次来,没有这里的会员卡,今晚的筹码就算我的。”她有意忽略了莫言并非第一次来到这里,只是一心想替莫言解围。

    会员卡?

    莫言不由一怔,随即心中了然……便在这时,忽然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直接走到莫言身边,微微躬身,道:“莫先生,这是您的会员卡。”

    这人手中捧着一张明园最高等级的会员卡,卡面流光四溢,正是由蒋天孝亲自签发的钻石卡。

    蒋天孝见了这张卡,心中也是惊讶不已。

    他记得很清楚,这种钻石卡迄今为止自己总共送出去二十张。其中八张卡的主人他能确定身份,其余十二张卡的去向,就连他这个明园老板也无法确定。

    简而言之,对蒋天孝来说,明园的这种钻石卡,其实就是一种向上攀附的工具。凡是值得他送出钻石卡的人,其身份地位、财势,无一不在他之上。有些卡送出之后,对方甚至连个回音都没有,而且也从未使用过。久而久之,便去向不明。

    而莫言手中的这张钻石卡,就是其中的一张。

    这种钻石卡,就连张长青都不曾拥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