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173 光说不练假把式
    “在这片区域,民用通信的信号都已被屏蔽,你不知道么?”

    检查人员警惕的看着莫言。

    莫言解释道:“我是省厅七处的人,能不能麻烦你联系一下省厅的马厅长?”

    检查人员闻言,皱眉道:“你应该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没有急事的话……”

    莫言打断了他的话,诚恳的道:“的确是有急事,和疫情有关。”

    和疫情有关?

    此时此刻,但凡和疫情有关的事务都必须优先处理,检查人员见莫言神色诚恳,而且仪表堂堂,不像是别有用心的人,沉吟片刻后,终于答应替莫言联系马厅长。

    接着,他问了莫言的姓名,然后转身走向检查站。

    不多时,他手里拿着一部通讯器返回,道:“请出示你的身份证件。”

    莫言取出证件递给他,检查人员仔细看了看,对着通讯器道:“马厅长,身份无误,您要和他通话么?”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将通讯器递给莫言,道:“马厅长要和你通话。”

    “麻烦你了……”莫言笑着致谢,然后接过了通讯器。

    “莫言么?”通讯器中传来马厅长的声音,他的嗓音十分沙哑,即使隔着通讯器,也能听出那浓浓的疲倦。

    莫言道:“马叔,是我。”

    马厅长道:“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情?”

    莫言直言不讳道:“马叔,我要去指挥部见你。”

    马厅长皱眉道:“莫言,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我现在不方便见你。你应该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来水镇这个地方,别人躲都躲不及,你跑来凑什么热闹?”

    莫言道:“马叔,七处的人现在正被困在民俗村。我想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他们现在的真实情况。”

    马厅长闻言,沉默了片刻,道:“我知道你很关心七处的同仁,但现在是非常时刻,即使是我,也无权向你透露具体的情况。”

    莫言不禁皱眉,道:“马叔,我可不可以将你的话理解为,杜小音和大李他们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马厅长沉吟了片刻,道:“大李和林秀他们暂时情况良好,但杜小音……她可能已经感染上了病毒。”

    闻言,莫言不禁深深吸了口气。

    这是他最不愿听到的消息……老实说,他对这场疫情从来就没有真正放在心上,并非是心态冷漠,而是他根本就没预料到情况会如此严重。其次,他向来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草根,这种大事且轮不到自己操心。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置身事外,很本分的旁观着。

    即便此时已然置身事态的边缘,也仅仅是出于私人的原因,他从未想过,要以一己之力来力挽狂澜。

    然而,当他得知杜小音极有可能感染上病毒之后,心底的那一丝漠然,立刻荡然无存!

    他微微眯眼,心思急转……“杜小音是无论如何也要救出来的,无非是区区病毒,别人束手无策,又岂能奈何得了我?”

    “但是想要救出杜小音,就必须深入疫情中心点,如果是晚上,自然没人能阻挡我的去路。但是现在晴天白日,地面有层层警戒线,空中有巡逻直升机,如果直接闯进去,肯定会引发一系列不必要的冲突……”

    想到这里,莫言便知道,想要救出杜小音,就必须从大局入手。

    “莫言,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秦省长亲自指挥坐镇,我不能离开的太久……”

    通讯器那端,马厅长准备结束通话。

    莫言道:“马叔,你等等……如果我告诉你,我有办法对付这种未知的病毒,你会不会让我进去?”

    马厅长有些不悦的道:“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这不是说胡话和开玩笑的时候!”

    莫言笑了笑,诚恳道:“马叔,我们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但我想,您肯定从其他方面了解过我。在您的印象中,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么?”

    听了这话,马厅长不由沉吟。

    正如莫言所说,当他得知莫言就在自己的麾下后,的确从其他途径了解过莫言。没办法,莫言背景深厚,无论是从私人感情,还是从自己的仕途考虑,他都必须看护好这块宝贝疙瘩。

    而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至少在性格上,莫言并非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换做平时,马厅长很愿意相信莫言这这种性格淡定,举止稳重的年轻人。

    但还是那句话,现在是非常时期,所有的一切,都不能以常理待之!

    此外,在马厅长看来,莫言此行的动机,相当值得怀疑。

    “这小子恐怕是喜欢上了杜小音,所以才如此急切的赶来,想要了解她的近状……否则,他吃饱了撑的,往这种差不多已是绝地的地方跑?”

    马厅长是过来人,深知处于热恋中的情人很容易失去理智。他很担心,一旦自己拒绝了莫言,这小子说不定就会犯浑,从其他地方私闯禁区!

    “算了,就成全他一次吧,反正指挥部这里很安全……有我亲自看着他,总好过他四处乱闯!”

    沉吟了片刻,马厅长道:“莫言,你跟马叔说句实话,你真的有办法对付这种未知的病毒?”

    他口中看似严肃的问着,其实无非是找个借口,好让莫言名正言顺的进入指挥部而已。

    莫言并不知道短短的一瞬间,马厅长的思维已是无限的发散,将他定义为热恋中的无脑冲动男!

    “马叔,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不敢说,但五六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莫言难得的谦虚一回。

    他却不知道,马厅长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听了他这话,很干脆的道:“你把通讯器交给值班的检查人员,我来跟他说。”

    莫言闻言,立刻将通讯器交给车窗外的检查人员。

    半分钟后,那位检查人员坐上了莫言的车,亲自‘押送’莫言往指挥部的方向而去。

    ………………………………马厅长所在的指挥部设立在来水镇郊外的一处农场。

    这座农场地势开阔,地面稍加平整,就可供大型车辆停靠进出,甚至是用来做停机坪。

    整个指挥部从外面看去,更像是一座军营,尚未真正靠近,一股凝滞的气氛就扑面而来。

    莫言的车被拦在了距离指挥部大约两百米的地方。

    “你就是莫言?”

    一个身着便装的男子从指挥部大门中走出,来到了莫言的车前。

    莫言二话不说,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这人看过证件后,道:“请跟我来吧,马厅长正等着你……”

    莫言随着这人进了指挥部,然后穿过十来间临时搭建的草绿色板房,来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前。

    “马厅长在二楼靠右的第三个房间,你自己上去吧。”

    那人留在了楼下,并没有陪莫言上去。

    莫言笑着向他道谢后,快步上了二楼。

    二楼的某间办公室,马厅长见到莫言,不禁松了口气,道:“莫言,你也太胡闹了。”

    莫言一怔,道:“马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马厅长板着脸道:“我知道你关心杜小音,可现在是特殊时期,容不得儿女情长。”

    儿女情长?

    莫言闻言,不禁哭笑不得……他苦笑道:“马叔,您让我进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马厅长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是什么原因?要不是担心你私闯禁区,你就是说破大天去,我也不会让你进来!”

    莫言依旧苦笑,道:“马叔,我来这里,的确是为了杜小音,但原因并非你想的那样。再说,关于这场疫情,我的确可以提供帮助。”

    马厅长一摆手,道:“行了,人都已经来了,这些废话就不要再说了。你老实的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我还有个会,等我回来后,再和你说说杜小音的情况。”

    说着,他收拾桌上的文件,便要离开。

    莫言急道:“马叔,我真的可以帮忙!”

    既然已经进来,他自然想尽快见到杜小音,可若想见到杜小音,就必须拿出一点‘货真价实’的东西给马厅长看。

    马厅长闻言,不禁停下脚步,满脸疑惑的看向莫言,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莫言道:“马叔,这种特殊时期,我会跟您开这种不着调的玩笑么?”

    马厅长皱眉道:“我当然相信你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莫言眉眼通透,见状,立刻接道:“马叔,你是不是想说,我不是医生,也不是什么病理学专家,凭什么敢空口说这样大话?”

    马厅长闻言,索性将话摊开说,直言不讳道:“实际上,我想说的不止这些……我告诉你,就在距离这里一百五十米的地方,聚集了数十位国内最好的病理学专家,其中有八位老专家是业界泰斗。而在他们身边,还聚集着很多其他领域的精英,每个人都是各自领域中的翘楚。莫言,别说你不是学医的,即便是,你在他们面前最多也只是个小学生!”

    莫言笑了笑,道:“马叔,我的确不是学医的,但有一句我相信您肯定听过……”

    马厅长道:“说来听听。”

    莫言道:“虾有虾路,蟹有蟹道!”

    马厅长看了看表,道:“距离开会还有点时间,我倒是想听听,你这个‘虾有虾路,蟹有蟹道’到底是怎么个‘有’法!”

    说着,他招呼莫言坐下,想要问个清楚。

    莫言却不肯浪费时间,道:“光说不练假把式……马叔,既然距离开会还有段时间,不如我用事实来证明我的话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