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110 死马当作活马医
    莫言的举动把很多人都吓着了,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立刻上前一步,想要阻止莫言向梅清浅靠近。

    莫言身形一晃,很轻易就绕开两个保镖,不过他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梅清浅了,于是距离女孩大约两米的地方,他停下脚步,露出轻松的笑容,道:“我是莫言,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对吧?”

    梅清浅怔了怔,然后轻轻点头,道:“听爷爷说起过。”

    莫言见女孩怯意稍减,便得寸进尺往前走了几步,笑道:“那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我能治好你的病?”

    梅清浅闻言,眼中却露出一抹黯然,很显然,她并不认为眼前这个男人能治好自己的病,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梅洛追了过来,忿忿对保镖道:“你们干什么吃的,不知道拦住他吗?”

    “小洛,到底怎么回事?”梅越山很不满意眼前这混乱的一幕……

    刚才他远远看见莫言和梅洛似乎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已经开车离去。但不知为什么,却又忽然停下车,转回头径直朝梅清浅而来。再然后,梅洛就追了过来,脸色不仅难看,语气也有些不对。

    “爸,这人是个骗子,你知道他刚才说了些什么吗?”

    梅洛已经认定莫言是个蹩脚的骗子,欲擒故纵不成,便来了个回马枪,想在梅清浅这个没有任何阅历的女孩面前施展他那可怜复可笑的骗术。

    梅越山脸色一沉,道:“你说清楚点,究竟怎么回事?”

    他虽然看不惯莫言,但在内心深处,对这个年轻人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此时听梅洛说这人是个骗子,心情顿时差到了极点。梅家这些年来遇到的骗子至少也有一打,多上一个莫言,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梅越山不希望当着女儿的面说这些事情,因为每拆穿一次骗局,对女孩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只是,梅洛已经把话说了出来,他也只好当面问个清楚。这时,他甚至不忍心去看梅清浅的表情,因为他知道,女儿这时一定很伤心很失望……

    果然,梅清浅听到梅洛的话后,消瘦的身子下意识往轮椅中缩了缩,眼中除了失望之外,更多的是自哀自怜……

    我操……莫言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真尼玛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就成了骗子?

    刚才他上车离去,无非是心中不爽,而停车回转,则是因为梅清浅手腕上的一串佛珠。

    两分钟前,他将车开出了不到十米远,忽然惊讶的发现,胸前的佩饰正散发出微微的热意……

    这情形与孔查在废弃煤矿对峙的那一晚极其相似,都是因外物而引起的莫名的异动。只不过,那天晚上这枚佩饰格外躁动,骤然而生的温度曾烫的他龇牙咧嘴。这次的异动要和缓了许多,但对莫言来说,任何引起佩饰异动的事物都值得自己深究。与其相比,葫芦山里的那只鬼以及正在淬炼的天生剑胚甚至都可以先放一放……

    毕竟,他的这枚佩饰中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未知的新世界!

    这段时间以来,莫言一直没有放弃对这枚佩饰的研究。闲暇之余,他查了很多资料,试图搞明白引起佩饰异动和嬗变的玉石究竟是什么材质。但是很遗憾,他翻遍了各种资料,也在网上请教了一些专家,最终却一无所获。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就在他以为机缘未至,打算暂时放弃追寻时,却在梅清浅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察觉到佩饰的异动后,他第一时间发动本我意识,最后将目标锁定在梅清浅手腕上的一串佛珠上!

    这串佛珠平平无奇,甚至有些老旧,不过在本我意识锁定它后,给出的数据却只是平常。

    于是莫言不惜耗费神魂,开启天眼。

    而在天眼之中,这串佛珠之中分明流淌着一种莫名的气息……

    这种气息很古怪,无分阴阳,而且也不在五行之列,可谓玄之又玄。

    不过莫言可以肯定,这股莫名的气息,与当初从孔查和勇哥手中得来的玉料和护身符中蕴藏的那一抹金光,是同一种气息。只不过,佛珠里的这种气息明显弱了很多……

    对莫言来说,这种气息就是开启佩饰空间中那未知世界的钥匙,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它的源头!

    所以他立刻忘了与梅洛之间的那点小摩擦,转身回返……

    换做普通人,他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是典型的送脸上门,被人当做江湖骗子亦是在情理之中。

    “爸,事情是这样的……”

    梅洛贴在梅越山耳边,小声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将莫言刚才的两句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出来……

    梅越山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并在心中认可了梅洛的判断。

    他看向莫言,冷冷道:“这位莫先生,我想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

    考虑到莫言是梅三鼎亲自请来的人,为了照顾老父的面子,梅越山觉得自己这话已经是很客气了。

    莫言叹了口气,道:“离开这里不是问题,不过,梅先生,在我离开之前,你最好打电话向您的父亲说一声……”

    他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突兀,有点送脸上门的味道,无奈之下,也只好将梅老爷子祭了出来。

    梅越山却不吃他这一套,冷冷道:“没有这个必要,我希望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说完,他朝两个保镖微一点头,示意两人可以采取必要的行动。

    莫言耸了耸肩,道:“梅先生,你好像忘了,这里是公共区……”

    梅越山一怔,这才想起这里是别墅的门口,不是自己家。

    他心中恼火,阴着脸对服侍梅清浅的保姆道:“还愣着做什么,送小姐进去……”

    莫言没奈何,眼睁睁看着梅清浅坐在轮椅上被保姆推走。心中就忍不住想,若是换了左道人在这里,他老人家怕是早就动手杀人,抢走那串佛珠了吧?

    莫言扪心自问,今天这事,起因在于梅洛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但自己出尔反尔也的确是有些丢人,怨不得被人当做骗子。最重要的是,自己总不能没脸没皮的去硬抢一个小女孩手里的佛珠吧?

    “算了,这事还是回头再说,没必要急在一时。”

    他心中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这些人不知道,梅三鼎却是心中有数。与其留在这里和梅越山、梅洛纠缠,还不如坐等梅老头亲自上门赔礼道歉……

    一念及此,莫言给梅清浅和她手中的佛珠打上神魂印记,便打算离开这里。

    有了这两枚印记,这串佛珠就再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而就在这时,保姆却忽然惊呼道:“不好了,梅小姐晕过去了。”

    一语激起千重浪……

    “你们是怎么照顾的,刚才不还好好的么?”梅越山闻言,顿时慌了神,急道:“克里斯,克里斯医生呢?”

    ………………………………

    莫言点了支烟,看着乱作一团的人们,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他倒不是看笑话,而是觉得这梅清浅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似乎也得负点责任。刚才那一幕,女孩可能受了点刺激,此时的晕厥极有可能是因为情绪激变而导致的……

    莫言站在人圈之外,静静的看着那个叫做克里斯的大鼻子忙成一团。

    “嗷,真是见鬼……氧气,氧气,我需要氧气袋……”

    “上帝在看着你,梅,你一定会醒来的!”

    “见鬼,掐人中是没有用的,早就跟你说,这是巫术,不是医术……”

    莫言没想到,这个大鼻子居然说的一口不错的汉语,虽然有些别扭,但至少吐字清晰,词能达意。尤其难得的是,这家伙居然还知道‘人中’……

    慌乱中,时间过得飞快,近十分钟过去后,梅清浅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而且呼吸也越来越弱。

    大鼻子克里斯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沮丧,手底也明显慢了下来,……

    莫言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上前几步,轻轻一拍梅越山的肩膀,道:“有句话叫死马当作活马医,不如让我试试?”

    死马当作活马医?

    梅越山老脸涨得通红,怒道:“不会说人话就闪一边去!”

    莫言笑了笑,道:“话糙理不糙,我这么说不是为了激怒你,只是想让你看清事实。这么跟你说吧,这里距离最近的医疗机构有五百米,不过那只是一个社区诊所,里面的医疗设施,甚至还比不上你们随车带来的设备。而正规的大型医院,距离这里至少有三十分钟以上的路程,而且这还是不堵车的情况下。梅先生,以你女儿现在的情况,你觉得,她能熬的过这三十分钟吗?”

    微微一顿,他又道:“在你们眼中,我可能是一个骗子,对此,我不想做什么解释。但我要提醒你,对一个骗子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骗多少钱,而是规避不必要的风险。如果我真的是一个骗子,你觉得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情况下,我有必要站出来吗?”

    梅越山不禁一怔,是啊,他要真是个骗子,又怎么可能这个时候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