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091 近墨者黑
    “这不太合适吧?”

    杜小音愣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话,却又怕莫言误解,解释道:“嗯……我的意思是,它太贵重。”

    阳光从窗口透进,照在杜小音的身上,莫言看得清楚,女孩微微垂首,表情依旧淡定,但白皙的脖颈上却浮出微红……

    莫言笑着解释道:“谈不上贵重,这是我闲着无聊的时候,自己做的护身符。一共做了好几枚,都送了朋友,这是最后一枚。”

    东西既然拿了出来,就没有理由再收回去,莫言耐心的解释着,同样不希望引起杜小音的误会。

    “是这样啊……”杜小音笑了笑,心情却有些莫名,原来已经送出去好几枚了么?

    莫言将护身符轻轻放在桌上,道:“其实就是图个心理安慰,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面临危机的时候,它的存在,多少能带给人一些心理上的慰藉。这和西方人喜欢在额头和胸口画十字架是一个道理……”

    他将话题巧妙的转移到杜小音的专业上,以此打破彼此间略显尴尬的气氛。

    杜小音是犯罪心理学博士,自然能看明白莫言的这些小伎俩,笑了笑,便不再扭捏,而是很大方的将护身符拿起,道:“那就谢谢你了……”她自然不可能当着莫言的面将护身符戴上,而是略略欣赏了一会,然后很自然的将它放进了抽屉。

    莫言见状,心中不由轻松了许多。这件礼物如果杜小音坚持不收,他倒未必觉得有什么尴尬,反正也没外人看见。对莫言来说,他更多的是不愿看见这个女孩再次经历烂尾楼中的危险,好人应当有好报这句话虽然很俗,但既然自己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印证这句话呢?

    “它很灵的……”

    莫言开玩笑道:“我找人开过光,出警的时候记得戴上它。”

    杜小音笑道:“你还信这个?”

    莫言哈哈一笑,没有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道:“最近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

    “有啊,其实你自己不提,我也要找你……”杜小音道:“其实前几天,我就想找你,但是你也知道,联合调查组是以国土保卫局的人为主。对了,说起这个,调查组被撤销的消息你知道么?”

    莫言也不隐瞒,道:“刚才从大李那里听说了。”

    “你们俩倒是走的近……”杜小音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莫言,话中有话。

    莫言笑了笑,自然不肯顺着这个话题往下接。有些事情,无须点破,大家心照就好。

    杜小音见他不肯接话,便直截了当道:“调查组撤销后,赵越和徐德发的案子现在由我全权接管,莫大神探,有没有兴趣参与?”

    莫言笑道:“那得看有没有难度了,有难度,我才有兴趣。”

    杜小音道:“这两件案子你也算亲身经历过,你觉得没难度么?”

    莫言道:“老实说,我还真没觉得有什么难度。赵越的案子无非就是取证的问题,虽然有难度,但只要钉死他,迟早能找到证据。至于徐德发被毒杀的案子,看似离奇,但实际上只要扳倒赵越,这个案子就等于不破自解。”

    杜小音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刚才也说了,赵越的案子难就难在取证上。徐德发已死,线索链就此中断,凭他死前的那些口供,我们很难扳倒赵越。另外,赵越这人狡诈多疑,行事也足够谨慎,再加上他在宛陵乃至a省经营了这么多年,身后的保护伞涉及的层次也很深。请问,神探阁下,我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莫言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醒悟过来……面前的女孩和自己不一样,她不是方正公司的猎手,而是头,即便获得证据,也必须是符合法律程序的证据。否则,同样无法扳倒这个拥有保护伞和律师团的毒枭,甚至还有可能被他利用法律武器倒打一耙。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对杜小音这样的执法者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极大讽刺……

    而莫言身为七处正式聘请的顾问,此时的身份算是半官方性质,所以,他即便有心帮忙,也是无处使劲。不过有意思的是,莫言不仅是七处的顾问,同时也是方正信息的员工。半官方性质的身份使得他无法剑走偏锋,但另一个身份却可以有效的避开这一层桎梏。

    所以,他强调了自己在七处的身份,同时又提出建议,让杜小音寻求方正信息的帮助。

    这种方法其实就是换个马甲,以警方之外的身份隐在幕后,帮助七处寻找证据。

    这样一来,他所找到的证据只要有效,无论是否符合法律程序,七处都可以完全采用。这就好比一个小偷,在偷取了某个贪官的财富后,因为良心发现,举报了这个贪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所提供的证据完全可以被警方合法的采用。

    简而言之就是,警方可以采纳小偷提供的证据,但却不能自己去做小偷。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杜小音轻轻点头,但秀眉却依然轻蹙,道:“但是有个问题,我们和方正信息是合作单位,如果直接向方正提出这样的请求,那么将来获得的证据,在程序上依然是有问题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莫言笑道:“我当然明白,这就好比你想获得某个东西,自己去偷是违法,雇请别人去偷同样是违法。”

    杜小音哭笑不得,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比喻很贴切。

    莫言又道:“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既然你们不能成为方正的客户,那就替方正另找个客户……”

    杜小音闻言,先是点头,随即却再次蹙眉,道:“……这的确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问题是,我上哪去找这个客户?你应该知道,如果真的扳倒了赵越,那么这个客户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在将来遭遇到一系列法律上的问题。”

    莫言笑道:“放心吧,这个客户我已经替你找好了。”

    杜小音一怔,问道:“是谁?”

    莫言却是卖了个关子,道:“以你的聪明,即使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这个人是谁。”

    我应该能猜到?

    杜小音闻言,揉着太阳穴仔细想了一会儿,忽然间,一个人的名字跳进了她的脑海。

    她恍然大悟,脱口道:“林飞宇?”

    莫言笑道:“没错,就是他……上次我将赵越的电脑交给他,虽然没有细说,但以他的聪明,想必已经猜出一些什么。如果我现在去找他,告诉他如果肯花一笔钱,就能让某个恨他入骨,并时时觊觎他女儿的家伙彻底完蛋。你猜,他会怎么做?”

    杜小音苦笑道:“他还能怎么做?林飞宇比任何人都了解赵越,对他来说,赵越根本就是一座迈不过去的山……如果我是林飞宇,我想,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莫言点头道:“没错,他根本就没得选择……如果林飞宇接受我的建议,他甚至无需通过方正信息,直接就可以雇请一个有能力的人,对赵越展开调查。当然,就像你说的那样,他可能因此而承担一些法律上的麻烦,但相比女儿的幸福,家庭的存亡,他有的选择么?”

    “另外,如果一切顺利,因为林飞宇的努力,七处将会获得一份符合法律程序的证据,从而将赵越彻底扳倒。那么,警方是不是可以认定,他的这种行为属于重大的立功表现呢?你看,只要这种认定成立,再加上适当的操作,他完全可以避免来自法律上的一些小麻烦,不是么?”

    杜小音听到这里,道:“最后一个问题……”

    莫言道:“你说。”

    杜小音道:“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林飞宇面临的法律问题,而是某个被他雇请的人。”

    莫言笑道:“不用替古人担忧了……我保证,这只是林飞宇的小麻烦,绝对不会牵扯到其他人。”

    我替古人担忧?

    杜小音不禁咬唇,给了莫言一个白眼……

    话说到这里,两人已是半公开的在‘编织阴谋’,莫言对此当然是毫无压力,但杜小音却是免不了有些忐忑。

    身为警察,她更习惯与阳谋,而不是这种表面看似合法,实际却是剑走偏锋的招数。但不知为什么,当莫言提出这个办法时,她不仅没有反对,甚至在内心深处,还隐隐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期待……

    “每个人的心底都潜藏着某种犯罪的欲望……”杜小音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这句话。

    她看着满脸阳光,正朝自己微笑的某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心里不禁轻轻哀叹一声,这算是近墨者黑么?

    ps:好些天没求推荐票了,乡亲们,看着给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