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046 突发情况
    看着莫言油盐不进的样子,再听他刚才的那番话,周处长心中忽生寒意。

    他毕竟是正处级,能爬到这个位置的人,可以说基本没有庸才。在官场上,处级是一道分水岭,只有迈入这个级别才能称得上是官,处级以下,无非是吏。处级以下的公务员可以靠裙带、靠拍马、靠种种交易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位置,能力并不是第一要素。可处级以上的官员,虽然同样可以靠裙带、拍马和交易来打通上升渠道,但自身的能力却已从次要因素上升到主要因素。

    周处长不是没有脑子的人,否则也轮不到他做到正处的位置,没有脑子的人即便坐到这个位置,这片土地上特殊的官场文化和传统也会很快将他淘汰……

    莫言的油盐不进,反倒使他冷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失控,正如莫言所看到的,一是因为平时的官老爷作风使然,其次是因为压力实在太大。这时候他冷静下来,立刻明白,继续和莫言呛气的话,自己这个正处恐怕就算是做到头了。

    这并非危言耸听,正如他刚才所说,这是特殊时期,而他却因为一时的不冷静,激怒了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莫言。莫言的功劳还在其次,关键是在这个特殊时期,他是唯一和匪徒有过正面接触的人,也是最了解情况的人。如果因为自己一时的不冷静而导致这家伙撂挑子,可以想见,省府以及省厅的领导肯定会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毫不犹豫的拿自己开刀!

    想到这里,他已是冷汗淋漓,在心里不断大骂自己脑子进了水……

    好在他是个官员,变脸的技能炉火纯青,莫言刚撂挑子,他就换上了一副诚恳无比的笑脸,道:“莫先生,莫先生,真是抱歉,刚才是我不对,因为压力太大,导致心理有些失控。首先,我向你道歉。其次,正如我刚才所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我衷心希望能得到像你这样好市民的帮助……”

    大李在一旁忍不住翻起白眼,你个狗日的,这脸变得可真快!

    莫言不仅油盐不进,同时软硬不吃,他看都懒得看这家伙,眼睛一闭,靠在座椅上竟是打算小憩片刻。

    周处长背上冷汗哗哗直冒,其实他也只是个跑腿的,真正要问莫言话的人是留守在四号楼的指挥部其他领导,如果不能将莫言带到领导面前,后果不堪设想。当然,这个后果仅仅是对他个人而言。

    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郑处长一脸凝重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郑处长是个老刑侦,对周处长其人也颇为了解,此时见周处长满脸尴尬,现场的气氛也有些凝滞,就已经猜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口中冷冷哼了一声,但指挥部那边传来的一个坏消息却已让他顾不得这些鸡皮蒜毛,冲着仍旧闭着眼睛的莫言沉声问道:“莫言,林秀的那份记录有没有什么遗漏?”

    莫言睁开眼,刚想表示自己声带不好不能说话,却见郑处长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心里不禁咯噔一下,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遗漏的,我知道的基本都在报告上了。”他坐直身体,道:“郑老,看你的表情,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他这一问,大李和周处长心里都是一惊。

    警方对南湖路那栋烂尾楼的布置早就开始,而对方不愧是准职业军人,留下的暗哨很快就发现了警方的存在。

    而就二十分钟前,双方有了第一次正面接触。

    在彼此都被发现的情况下,双方都不想把事情闹大。

    匪徒们的目标立刻从弄一笔钱然后远走高飞调整为活着离开这座城市。而警方的第一目标是控制事态,尽量不使之扩大化。其次是拯救出被匪徒控制住的人质,第三则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将这帮匪徒歼灭在烂尾楼中。如果做不到,那就想办法将这帮匪徒驱赶至于城市之外,然后再慢慢炮制。这帮匪徒既然敢进来,无论是出于政治目的还是其他目的,警方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帮家伙大摇大摆离开。这是指挥部的最终目标,也是这个国家在对待此类事件的最终红线,哪怕牺牲再多的警察,也不允许一个匪徒活着跨过这道红线!

    在各有目标的情况下,双方的第一次接触都很克制。

    匪徒向警方喊话,说明自己并没有制造混乱的打算,希望警方能派出谈判代表……

    而警方这时候最需要的是时间,派出谈判代表也是指挥部希所望看到的,一是能拖延时间,二是如果谈判效果好,或许可以考虑重新制定计划。毕竟对方不是本国人,只要能放下武器,未必不能从他们的身份上做些文章。

    所以,指挥部派出了谈判代表。

    而整个a省最好的谈判专家在省厅,在七处!

    没错,她就是七处的技术总监、犯罪心理学博士,杜小音!

    如果事情正常发展,郑处长的脸色未必会如此难看。

    身为谈判专家,杜小音不是第一次经历类似的事件,她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和足够丰富的经验。正常情况下,即便不能驾驭整个谈判,至少能也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但这次出现了特殊情况,被匪徒控制住的几名人质中,有一名孩子在试图逃跑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直接摔断了腿,杜小音跨入烂尾楼的时候,这孩子已疼得死去活来,而且失血情况也比较严重……

    杜小音立刻调整方案,表示自己愿意留下做人质,条件就是立刻将那个孩子送出去。

    对匪徒来说,一个警方的谈判专家肯定比一个孩子有用,而且他们也不想这个孩子因为得不到救治而死去,这并非是他们心有怜悯,而是不想因此而激怒警方,所以立刻同意了杜小音的提议。

    “杜小音留在那里做人质?”

    莫言立刻忘了周处长和自己的小矛盾,眉头紧皱,心中涌出阵阵不安。

    他不是不通世事的人,幼稚以为现实中的事情都会像电影中那样,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那帮匪徒的凶悍和手段,并且同样清楚警方的最终底线。简而言之就是,无论双方怎么谈判,永远都不可能达成双赢的结果。

    匪徒一方是必须活着离开这座城市,这是生命的底线!

    警方则是无论付出多大的牺牲,都必须留下这帮来自境外的武装匪徒,这是国家尊严以及政治上的底线!

    而现在,杜小音极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被牺牲的对象!

    郑处长正是因为明白这些道理,所以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我靠,这丫头真是……

    莫言很想说杜小音真傻,但是却又说不出口。他知道,如果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多半做不到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的事情,但是,当别人做到的时候,哪怕你还有一点人性,都不能将那个‘傻’字说出口!

    “郑老,现在情况怎么样?”莫言深吸了口气,问道。

    郑处长道:“地方驻军的行动小组已经到位,正制定计划。小音那边的谈判也在继续,指挥部的意思是利用对方的身份做点文章,不过希望不大,对方的老大、也就是那个勇哥,其实是南疆人。八年前因为杀人潜逃至黑三角,这次不知什么原因又被人从黑三角赶了回来……”

    莫言道:“这就是说,最后还是得用枪说话?”

    郑处长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对方不放弃的话,这是肯定的。现在他们提出需要五百万现金,一辆加满油的大巴,然后将他们和人质一起送到机场……”

    莫言问道:“警方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郑处长摇头道:“我不是很清楚,这得指挥部来决定,不过初步的计划是假装答应这帮匪徒的要求,等他们快要进入机场的时候动手。你知道,那里已经是郊区,行动起来,没有太多的掣肘。另外,消息扩散的很快,现场已经有媒体赶到,警方也不方便在烂尾楼那边动手。这么算起来,距离最后的行动差不多还有一个半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