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045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
    对于大李和林秀的维护,莫言心中还是很承情的,虽然他并不在乎那可能存在的麻烦。

    “没什么疏漏的,我知道的都在这份报告上了……”他递了支烟给大李,道:“还是赶紧交上去吧,我估计郑老那边正等着这份报告。”

    见莫言一口咬定这份报告没有疏漏,林秀和大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林秀回到车中,将报告传给郑处长,大李则指挥着一干警员收拾现场。因为事件的特殊性,外勤组并没有联系医院,而是带来了七处的专业人员。这些人本职工作就是法医,急救什么的也不在话下。三下五除二就将几具尸体收拾好,顺便给徐德发包扎好伤口,给基本已成植物人的孔查戴上了氧气面罩……

    莫言察觉到徐德发已经醒来,或许是畏惧即将到来的审讯,竟是一直硬挺着装昏迷。

    莫言也懒得去管他,问大李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接下来还有我什么事?”

    大李道:“一起回七处待命吧,指挥部那边可能需要你……”

    莫言点了点头道:“行,我这条命算是卖给你们了,说真的,我这个顾问一月能拿多少补贴啊?”

    大李笑道:“你还在乎这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上莫言的黑色qr,道:“走吧,我坐你的车回去。说到顾问补贴,我是真不清楚,因为以前就没这个先例。在你之前的顾问最多也就算是个联络员。不过据我估计,你这个顾问补贴也就是个形式,肯定没几个钱。我说,你好歹也是方正的员工,还在乎这个?”

    莫言发动汽车,跟着前面的警车驶离了这座废弃的煤矿,道:“我是方正的人不假,可你也别忘了,我是新人,新的跟刚买的钱包一样,空空荡荡。”

    大李撇嘴道:“得了吧你,你们这些猎手从来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你是新人不假,可还是比我挣的多啊。别的不说,单就林燕那笔单子的酬金,就够我挣好几年的。”

    他并不知道林飞宇给莫言开出的酬金具体是多少,但七处跟方正打交道已经不是一年两年,大约的金额他还是能猜出来的。

    莫言并不惊讶大李能猜出自己第一单业务的酬金,让他惊奇的是大李对方正员工的称谓。

    “猎手?”

    “对啊,赏金猎人嘛,老美就有这行当,不过人家是合法的,你们是打擦边球的,所以人家堂而皇之的自称赏金猎人,你们就只能叫猎手了,还只是私下里叫叫,出去都得自称某某员工……”

    “我倒觉得我们这一行更像是私家侦探。”

    “没错……不过更严格点说,你们这行其实是包括了赏金猎人和私家侦探两个职业。老美划分的比你们细,而且都是合法的,这一点你们没人家专业。”

    两人一路闲聊,关系倒是越聊越近。

    不知不觉中,莫言的车再次驶进了省厅大院。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四号楼一反往日的寂静,不仅灯火通明,而且楼上楼下人来人往……

    前面的警车刚刚停稳,楼内就冲出一大帮人,有条不紊将后续工作接了过去。

    莫言问大李道:“指挥中心设在这里?”

    大李摇头道:“怎么可能,这种突发的重大恶性事件,指挥中心必须设在前沿。不过咱们七处的技术力量雄厚,这里算是通讯和信息处理中心吧。另外,整个事件是从咱们七处开始的,少了谁也不能少了我们。”

    莫言走下车,还没站稳,一个中年男子就走过来问大李道:“谁是莫言?”

    “这位就是……”大李让开身后的莫言,又给他介绍道:“莫言,这位是临时指挥部的成员,也是我们省厅的周处长。”

    周处长看向莫言,面无表情的道:“你跟我来……”

    莫言见不得别人对自己板一张死人脸,更不喜欢命令式的口吻,皱眉道:“有事?”

    周处长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冷道:“有些事情需要向你了解,你现在就跟我走……”

    话未说完,莫言就打断他的话,道:“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我很累了,不想再动弹。”

    说完,他拉开还没有关上的车门,往里一坐,示意对方有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说了。

    周处长脸上顿时怒气隐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莫言也不生气,笑道:“当然是好市民的态度……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发现了你们这些警察没有发现的重大事件的线索,并及时通报给贵方。不仅如此,我还顶着匪徒的子弹解救了一个人质,擒获了一个匪徒。你说,我这算不算是一个好市民的态度?”

    周处长顿时哑然。

    大李见势头不对,立刻站出来打圆场,道:“莫言,你别这样……事情来的太突然,而且性质极其严重,大家的压力都不小,周处长也不例外。”

    莫言倔强起来连莫家老爷子都懒得理睬,何况眼前的周处长?

    他摇了摇头,对大李说道:“你不用解释,其实你也知道,我所知道的经过和细节,都记在林秀的那份报告里了,想知道什么就去看报告吧。大李,我真的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他原本是打算跟着大李后面,见识一下国家暴力机构的风采,所以,当郑老要求他待命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

    而且,对于郑老他也是相当的敬重。这位老头机关沉浮多年,却依旧保持着军人的风范,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对于莫言来说,听从这位老军人的命令,让他有一种化身战士的感觉,枕戈待旦,没有私心杂念,一切都只是为了胜利……

    然而这位周处长就像一只嗡嗡飞来的苍蝇,瞬间打破了这种美好的感觉。

    老子又不是你的下属,板着一张死人脸很涨官威么?

    莫言撇了撇嘴,打响车,准备离开这里。

    周处长见莫言压根就没自己放在眼里,脸色顿时涨得通红,竟是上前一步堵住莫言的车,大声道:“你想干什么?现在是特殊时期,你敢离开这里,就是犯罪!”

    莫言冷笑,停下车,伸出双手,道:“需不需要给我戴上手铐?”

    大李没想到莫言这么倔,同时对周处长的言行也是极度不满,**的不耍官威能死人啊?

    他心中狂骂,但周处长毕竟是上司,无奈之下,还是只能腆着脸出来做和事佬。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周处长或许是压力过大,这时竟是一拍黑色qr的发动机盖,道:“李大海,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你把他给我铐起来!我就不信,还压不不下他这股歪风!”

    大李目瞪口呆,心中狂骂,你个狗日的疯了吧,人家刚提供特大线索,气还没喘匀,你就要把人铐起来?

    莫言善于察言观色,这时看出来,这位周处长也未必就是针对自己,之所以出现眼前这种情况,一是这家伙平时的官老爷作风使然,其次,可能真的是压力过大。

    不过知道归知道,他可不打算来个理解万岁,当然,考虑到这里是暴力机关,他也不可能反客为主,来个以暴对暴。于是,他轻轻冷笑,坐回车中点了支烟,道:“大李,别为难了,他让你铐你就铐呗。顺便帮我打个电话给教授,就说我现在需要律师……另外,刚才制服孔查的时候,声带受了点伤,为了保证以后不变成哑巴,我现在决定保持沉默。”

    声带受伤?

    大李哭笑不得,我靠,你这是在找借口,还是在调戏人?换个好点的借口能死人啊!

    ps:谢谢插花兄弟打赏,另外真诚的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