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 > 038 白色面包车
    这时,高秘书那边传出些杂音,有人似乎拿过话筒,道:“我来跟他说。”

    紧接着,一个年轻却显得有些淡漠的声音响起:“下周三是爷爷的生日,我不管你在哪里,也不管你在做什么,你都必须安排好时间,然后等着人去接你。记住,所有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什么都不必做,包括你的着装、生日礼物,我都已经安排好……”

    这个年轻的声音莫言并不陌生,早在h大的时候,他就和这个年轻人有过接触。

    这人同样姓莫,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他小一岁。

    从岁数就能看出,莫言的母亲还没有去世的时候,他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就已经来到人世。而这也恰恰是莫言厌恶那座莫家大院的原因。从祖父到父亲,甚至他的几个伯父、叔叔,就找不到一个专情不渝的人。莫言并非那种顽固的人,如果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再续弦,他即使不喜欢这个结局,却也无法心生厌恶。真正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当母亲在病榻上时日无多的时候,自己却已经有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更严格点说,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妹妹,那位他从未见过面的继母,其生育能力显然更加出色,在做外房的时候,就给莫家带来了一对双胞胎。

    莫言的这个弟弟叫做莫语,虽然年纪比莫言小一岁,却因为莫言对莫家的疏离,他俨然已是莫家的长房长孙。

    实际上,自从跟着老头离开了那座大院,莫言与莫家并非完全失去联系。尤其是老头去世后,莫言的父亲曾一度想带他回去,但却被已有主见的莫言拒绝。而在之后,莫家每月都会往莫言的卡中打入一笔生活费,但莫言却总是在年终的时候全部汇回去。

    常言道,知子莫若父,但这个世上最了解莫言的不是他的父亲和祖父,而是教他炼气、站桩的老头。

    老头对莫言实在是太了解了,他知道这个倔强的小屁孩是多么的厌恶那座大院,于是在去世之前就专门给莫言存了一笔钱,寄存在莫家村的村委会。虽然不算太多,却已足够莫言从小学到大学的生活费和学费……

    莫言在h大的时候,他的父亲曾去看过他,身边就带着当时还显得稚嫩却已有世家子弟风范的莫语。

    莫言只是远远的瞧了一眼,然后就溜走了。他不想让人知道由校长亲自陪同的那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更不想让人知道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家伙是自己的弟弟。

    在这之后,或许是因为莫言的父亲不愿有着血缘关系的两兄弟太过陌生,曾让莫语打过几次电话给莫言。不过,两人通话的时候每次都是三言两语,彼此敷衍。大二之后,莫言就再没有接到过莫语的电话。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莫语虽然冷淡,但语气却没有此时的淡漠和倨傲。

    那座大院果然就是一座染缸……莫言心想,如果我一直生活在那里,现在会不会也变得这样?

    “为什么不说话?”

    电话那端,莫语显得有些不耐烦,道:“你记住,时间是下周三,莫家所有的子侄辈都得到场。你是莫家的长房长孙,爷爷特意叮嘱过,无论你在做什么,都必须到场。还有,你在外面野惯了,不要把那些坏毛病带过来。我派去接你的人有专门的礼仪师和服装师,你听从他们的安排就好。记住,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丢人,老爷子生日那天,我不希望看到你丢莫家的脸!”

    丢莫家的脸?

    莫言忍不住笑了,淡淡道:“莫语,是不是每个从莫家大院走出来的人都像你一样的白痴?”

    莫语一窒,显然没料到莫言会这么说。

    莫言摇了摇头,实在懒得和这家伙再说什么,手指轻轻一按,结束了通话。

    “应该是八十岁生日了吧?”

    莫言想起那个面色冷峻的老头,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参加这个生日会。

    从内心来说,他肯定不愿再次走进那座大院,可祖父毕竟是祖父,自己又是长房长孙,如果不去的话,终究有违孝道。

    “再说吧,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去一趟……”

    沉吟半天,他最后终于说服了自己,决定到时候去给老头磕个头,然后直接走人。

    做出决定后,心里似乎轻松了一些,他打量着远处那栋红色小楼,决定先进去看看。来之前,他去银行取了一万块钱,是打算冒充记者收买某个工作人员,然后旁敲侧击,搞清楚那些枯死的古树的下落。如果找不到可以收买的人,又或是那些古树早就被销毁,他就只能等到深夜,直接潜入徐德发的办公室或是他的家中,寻找最直接的证据。

    他从来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最喜欢的方式就是单刀直入,快刀斩麻。

    推开车门,他正要下车,却见一辆破旧的白色面包车风驰电掣般驶来,轰着油门直接闯入植物园的大门。

    门口的保安显然被吓住了,愣了半天才走出保安室,准备问个究竟。

    面包车的侧门呼的一声被拉开,钻出三四个男子。

    这些人衣着普通,皮肤很黑,看上去像是民工,但脸上明显带着一股凶气。

    其中的一人长得格外黑瘦,他瞥了一眼朝自己走来的保安,头一歪,示意身后的同伴去应付保安,然后快步走向红色小楼。

    莫言见状,心中一动,立刻坐回车中,仔细的打量着这些人。

    这帮家伙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又黑又瘦,个子不高,而且颧骨突出,明显带有东南亚人的特征。

    莫言和这些人的距离差不多有两百米,出色的视力可以让他看清这些人身上的细节,但却无法近距离扫描。

    “这些人会是紧挨着南疆的那片毒品种植地的人么?”

    莫言点了支烟,静静的观察着,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并不打算上前。

    这些人极为警惕,除了留一个人应付保安,其余两人散在周围,目光四处搜巡,右手也有意无意的按在腰间。

    大约十分钟后,黑瘦男子走了出来,面色平静,然后一言不发钻进车中。

    面包车很快离去……

    直觉告诉莫言,这些人与自己追寻的那张网绝对有很深的关联。

    他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跟上去,却见那栋小楼的某扇窗户的玻璃砰地一声被人砸碎。

    保安恰好在楼下,险些被玻璃溅伤,抬起头怒道:“谁啊,没看见下面有人么?”

    那扇破碎的窗户猛的被人拉开,一个圆溜溜的脑袋钻出来,大声骂道:“叫你妈的叫,信不信老子立刻让你打铺盖卷滚蛋?”

    保安吓得脸色雪白,道:“对不起,徐总,我不知道是你!”

    这个有着圆溜溜脑袋的男人正是徐德发,不知什么原因,他正大发雷霆,冲着保安吼道:“滚,滚,别站在那里碍老子的眼!”

    看到徐德发,莫言立刻取消了跟踪面包车的计划。

    那个黑瘦的男人刚离开还不到一分钟,徐德发就大发雷霆,这绝对不是巧合。

    莫言甚至能看见,徐德发的脸上除了怒气之外,还带有一些惶恐。

    这个胖子站在窗前,大约两分钟后终于冷静下来,接连拨了几个电话。

    莫言心中痒痒,自己如果能靠近这家伙一百五十米以内,绝对能听到某些精彩的内容……

    打完电话后,徐德发的身影从窗口消失,但紧接着就在小楼的门口出现。

    一辆黑色的轿车悄无声息的驶到他的身边,他挥了挥手,让司机下车,然后坐进车中,竟是自己亲自驾车离开了三叶园艺公司。

    莫言笑了笑,觉得自己正找寻的线索可能已经自动送上门来。

    他发动黑色qr,等徐德发的车驶离大约一百米的距离后,转动方向盘,悄悄的跟了上去。

    他没有学过如何跟踪,不过在一百五十米范围,他自信不仅不会跟丢,而且不会被人发现。在城市的车海中,一百五十米已经是一个极远的距离,稍不注意就会被前面的车甩掉。但对莫言来说,在本我意识的笼罩下,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

    徐德发的车直接往宛陵市区驶去,莫言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大约四十分钟后,徐德发的车停在一家银行门口,然后拎着一个黑色的包急匆匆的走进去。

    二十分钟,他拎着明显鼓起的包走了出来。

    整个上午,徐德发跑了四家银行,直到手中的那个黑包完全鼓起,才驾车回到了三叶园艺公司。

    莫言估算了一下,以那个包的容积,如果装的全是百元钞票的话,应该在两百万左右。

    “这么一大笔钱,这家伙要干什么?”

    联想到那几个黑瘦的男人,莫言觉得这笔钱多半和毒品有关,或许那几个人是来收货款的……

    但他立刻就否掉了这种想法,徐德发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小毒贩,应该不会出现这种低级的纰漏。

    让人堵着门收货款?

    莫言摇了摇头,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看徐德发发怒的样子,倒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

    莫言沉吟片刻,打了个电话给岳悦,道:“美女,帮我查一个车号,是白色面包车,车号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