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宋春归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干戈满地天南东40

第一百三十五章 干戈满地天南东40

    回城后,杨可世便径直来找周南。等杨可世过来后,李石和狄庄,还有陶谷、石岳、王三疯这些人都已经在周南这里了。

    一见陶谷等人都在,杨可世脱口问道:“你……你们没有去追那张钧啊?”

    石岳、陶谷等人都摇摇头,陶谷向杨可世说道:“高将军去追杀李车的人,北面的张钧更是早就跑掉了,我等请缨去追杀张钧,可是驸马说平州军是困兽犹斗,不必将我们也搭进去。唯独杨将军出去的早,定是斩杀不少平州乱军。”

    说到斩杀平州乱军,杨可世抱怨道:“大郎,那些平州军只顾着逃命,连结阵阻击也没人做,像这种士气,追上去,必能将这些人杀个大败。为何却不肯去追啊?”

    周南笑着说道:“你便是追上,与他夜间乱斗,虽能杀敌,也会损折自己手下。且随他去。先养足精神,明日再设法除掉这些乱军!”这些平州军逃跑,周南也想到过。所以周南虽说没有放在心上,可对于这些冥顽不灵、不自量力的平州军,周南还是有些动怒。以前对奚军,对宋军,他都是能网开一面就放走了事,从来不曾想着赶尽杀绝。少造些杀戮,对人对己都是好事。可是自己的仁慈,竟然让这些平州军以为是软弱可欺,周南当然是心里憋着火气。

    “高兄弟不是带兵追去了么?”杨可世眼珠一转,发现高远没有回来,向周南问道。

    “我派去传信的人回来说,高大哥只是带了一千骑军远远吊着,并没有冲杀上去,还让人回来告诉我:李车这路人马是向西南而去,过了石门镇,再走上五十多里路,便是蓟州了。蓟州城虽然城坚兵足,可蓟州城外那些村镇可就要遭殃了。故此高大哥一路追赶,便是不让李车为祸一方。”周南先解释了一番高远的动向,又对杨可世说道:“明日你便带王将军,领两千骑军,带足炸箭,去寻高大哥,到时再将李车这一路除掉。”

    听周南安排自己和王三疯带兵去与高远汇合,一起除掉李车,而且还让用炸箭,杨可世心里高兴,忙不迭答应道:“明日一早便去寻高兄弟,有炸箭在手,定让李车前去追随张觉!”

    “只是对那些士兵,给个教训就是了,不必非要处死。”周南最后犹豫着说道,同时心里也是暗怪自己心不够狠辣,也许是自己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吧。

    “那另外两路乱军呢?”杨可世只觉得除掉李车这一路还不够过瘾,又打起了另外两路的主意。

    “另外两路,我已经拍左四哥的人分头去追了。一时没有太多人马,只能先打探清楚这两路人马去向,先盯紧了。等你和高大哥、王将军解决掉李车,再逐一除掉剩余两路乱军。”周南向杨可世解释道。

    杨可世这才知道左小四为什么去追马方宇,原来是为了盯紧马方宇的去向,不论马方宇藏身何处,总能尽快找到,以绝后患。

    “明日一早,杨大哥同王将军,领两千黑铁军,带上五十支炸箭,向蓟州方向去与高大哥汇合,将李车一路乱军除掉,切勿使其为祸百姓;”周南正色下令道。

    “是!”杨可世和王三疯知道周南这是在安排明日的事了,忙也正色答道。

    “陶将军会同石将军,由狄将军陪同,开始拣选归顺的平州军;”

    陶谷沉声问道:“那城东的平州军人马可包含在内?”

    周南答道:“今日李佩李将军未到,明日可叫上李将军,将他手下士兵一并拣选。”

    “是!”陶谷、石岳、狄庄三人同声答道。

    “李翰林,明日你带人将城内外粮草集中到城内来,那些未曾选上的士兵,收其兵甲弓箭,交予你处,由你登记入库,再给这些未选上的士兵每人两贯钱回家。”周南最后对李石说道。

    “每人两贯钱?是不是多了?”李石吃惊地问道。在平州军里,想要回家,就别想着还给发个安家费,更何况一发就是两贯钱。

    “他们虽未曾选上,好歹也是归顺了朝廷,我不能太薄情,日后朝廷再用兵,也不怕无人来投。”

    “是。”既然周南定下了办法,李石自然会照着去办。看看都安排完了,李石、杨可世等人向周南告辞,都除去了。

    对于李石觉得发的钱过多的疑惑,在周南的理念里,既然自己现在处理事情是站在朝廷的位置和角度,那就根本不怕赏赐给自己治下百姓多少钱,反正赏给他的这些钱,最后他还是要花出去的,花来花去,总是在自己的地盘里流通,跑不出去。

    至于日后和大宋,甚至和西夏国、金国开市做买卖,自己有的是办法赚别国的银钱。自己现在做的事,就是为日后发展农商做准备的,准确地说,应该是农工商。务农才可有粮吃,有衣穿,才能满足温饱;务工可以促进各方面的发展;经商是为了满足百姓们的各种生活需要,还能反过来促进务工——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这些最基本的道理,是周南穿越前那个时代初中时便要学习的知识。

    只凭这一最简单的道理,周南便相信,自己的思想就比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先进的多,包括大宋。凭借这一理念,周南相信,自己建立的这一片东到大海、西至太行的乐土,所能创造的经济实力,便不会比大宋差多少。

    农耕问题上,周南虽然没有种过地,可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他只要将后世一些他所知道的农业知识说个大概,再加上这个时代精于耕作的农民进行体会和应用,用精耕细作的方式,收获的粮食足够他们自己吃饱了。

    手工业上,周南有足够的设想来提供给燕京城内的各行工匠来实现,比如牙膏、香皂、护肤品、减震马车,凭着这些当世罕见的手工产品,一定能在大宋这个超级市场赚取大量银钱。。

    商业上,不必周南动用后世的经营理念,只凭着燕京地处南北货品交换和买卖的中心位置,草原民族的毛皮、牛羊,金国的人参、珍珠、草药,这些在大宋紧俏的货物,还有在塞外游牧民族那里深受欢迎的大宋的茶叶、丝绸、瓷器等,可以说,天下南北百货,都会集中在这里,然后再流通向四方。这样坐收渔利的事,想不赚钱都难。

    可是这样发财的事,如果不想给别人抢去,唯有拳头够硬。像大宋那样花钱买平安的蠢事,周南是绝不会去做的。